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带着星际农场重生〕〔穿成年代文里的极〕〔我有两个SSS天赋〕〔斗罗:这一世,谁〕〔重生归来:我喝了〕〔全球进入大航海时〕〔穿书后我被白切黑〕〔论从天才到大能〕〔开局极限斗罗,我〕〔我用闲书成圣人〕〔美食博主穿成宅斗〕〔媚色无双〕〔钓系美人的攻略游〕〔止渴〕〔两对家分化成o后[〕〔咸鱼女主她每天都〕〔不可能恋人[娱乐圈〕〔傻了吧,爷会变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88章:初战(二)【二合一】
    /!无广告!

    就当魏驰代替高纯指挥叶县县军尝试突破黑虎山东南山坡上的蛛网狭道时,东坡与南坡,亦分别爆发了两场攻山之战。https://

    因为工期的关系,东坡与南坡尚未建成蛛网狭道,因此攻山的县军仍需攀岩强攻,用自己的双手在长满杂草的山坡上开辟一条可以通行的通道。

    但遗憾的是,黑虎寨在两侧山坡分别安置了重兵:东坡有王庆,南坡有褚燕,且在这两侧山坡把手的黑虎众,人数都接近二百人。

    这别小看这二百人的防守,仔细说来,黑虎众占据地利优势,又早早准备了滚石、檑木等防御兵器,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只有二百人左右,也未必不能击退一倍于己的官兵。

    至少,王庆就丝毫不曾将对面的官兵放在眼里,恨不得立刻就率领手下的弟兄杀下山去,将那些蹒跚登山的县卒杀个片甲不留。

    但很遗憾,此刻还不是他这位‘左统领’出马的时候,因为他东坡上储备了滚石与檑木,官兵前几轮的攻势,用这些东西来防守就足够了。

    “放。”

    眼见下方的襄城县军已攀爬至半山腰,王庆翘着腿坐在一块石头上冷眼旁观,懒洋洋地挥了挥手,下达了投放滚石、檑木的命令。

    在他的命令下,一个个大如磨盘般的圆石,还有那整根的圆木,咕噜咕噜地往山下翻滚,越滚越快,将那些正在攀爬的襄城县卒们吓地面如土色。

    整根的圆木姑且不论,那一个个大如磨盘般的滚石,那可不是轻易能够抵挡的,足可谓是‘撞到死、擦到伤’的致命兵器。

    面对这种可怕的防守兵器,县卒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躲避,但遗憾的是,还有不乏有人在这种滚石面前吓地双腿发软。

    “砰!”

    一声震耳欲聋般的响声传开,一枚巨大的滚石撞到了山坡上的一块凸起,它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旋即高高地飞了起来,飞地足足有两丈高。

    然而看到这块滚石,下方的襄城县卒们却仿佛吓软了双腿,竟目瞪口呆般仰头看着那枚巨大的滚石,一动不动呆呆站在原地。

    结局,自然不难猜测。

    只听“噗”地一声怪响——其中夹杂着骨头与肉被碾碎的声音,一名襄城县卒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就忽然地在其余同伴的余光下‘消失’了。

    等到在旁的众襄城县卒们转头去看时,他们这才发现他们那位倒霉的同伴,已经翻滚下十几丈,浑身摔地血肉模糊不说,身前还凹陷了一大块,显然是活不成了。

    不得不说,像滚石这种防守兵器,它会对敌人造成巨大的震慑与心理阴影,但除了这两点,事实上它并不能给敌人造成足够的伤亡,一般只要是不被吓到双腿发软、难以动弹,都可以躲掉那些快速翻滚下来的滚石。

    相比之下,看似不起眼的檑木,它的威胁却要比滚石还要大。

    滚石好歹大致是圆的,它在翻滚下来的时候不会轻易变换方向,但檑木不同,这种整根的圆木在翻滚下来时,往往会因为一端的受阻而使另外一端变换方向,而这就会导致提前预估的敌人判断失误,从而被这跟檑木砸到。

    可别怀疑一根从山坡上滚下来的檑木究竟能造成多大的伤害,被它砸中或许不至于致死,但它却足以叫人受伤。

    这不,一些成功闪避开滚石的襄城县卒,就在‘不规律’滚落的檑木上遭了秧,或被檑木的一端砸中面目,当即满脸鲜血,连牙齿都被砸落下几颗;或被檑木击中四肢,很干脆地发出一声骨头www.ddgyf.碎裂的声音,旋即抱着受伤的部位惨叫不止。

    有一说一,面对这种滚石与檑木,襄城县卒的表现并不好,就像是根本没有受到过相关训练一样,王庆等人仅仅只是投放了一部分的滚石与檑木,就迫使这些襄城县卒方寸大乱。

    “就这实力,还敢来攻山?”

    听着山下鬼哭狼嚎般的惨叫,王庆一脸嘲讽地看着山下,满脸的不屑一顾。

    从旁,黑虎众们哈哈大笑。

    虽然这些黑虎众其实也未必能比山下的襄城县卒做得更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此刻去嘲笑人家。

    而此时,山下的襄城县卒可无暇顾忌山上传来黑虎贼们嘲讽的笑声,正忙着躲避滚落下来的滚石与檑木,其中聪明的人选择躲避,而一部分愚蠢的,或者说是缺乏相关经验的,则吓地反身就跑。

    反身逃跑,这无疑是最愚蠢的行为,因为人的背上没有眼睛,根本无法看到逼近的威胁。

    最终,这阵滚石与檑木让襄城县卒付出了几十人的伤亡,而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因为惊慌失措。

    就连襄城县尉邹布,亦被那些滚石与檑木吓住了,一双眼睛瞅着山上,颇有些不知所措。

    应该再次攻山么?

    邹布也有些犹豫不决,毕竟他们连守山山贼的面都没看到,就损失了几十个人手——与军队中一些已习惯将伤亡数字纯粹看做数字的将领不同,一般县里的县尉,还是很看重己方的伤亡情况的,毕竟总共也才那么些人。

    在一番思忖后,邹布终究还是咬咬牙,决定再次派人攻上去。

    总不能这样就被吓地退缩不前吧?

    而与此同时,在南坡那边,鲁阳县尉丁武亦在尝试率领鲁阳县卒进攻山上。

    事实上南坡的攻势,本该由昆阳县尉马盖负责,然而马盖却撂了杨定的挑子——他以‘招安周虎’为名,对杨定试图围剿黑虎贼的行为持敷衍态度,因此杨定自然不会指望马盖出力,因此攻山这件事,就落到了丁武以及他麾下鲁阳县军的身上。

    而丁武等人所面对的,便是黑虎寨的‘右统领’褚燕。

    他环抱双臂站在半山腰,居高临下看着下方正攀爬上山的鲁阳县军,神色复杂地盯着底下那些人当中的一面旗帜。

    那是一面黑底白字的旗帜,上书‘鲁阳’二字,从旗帜的规格来看,这显然是一面城旗。

    所谓城旗,就是天底下大大小小城池竖立在城头的旗帜。

    县卒不同于军队,一般并没有表明身份的旗帜,因此一般县军出动的时候,都会借用城旗来表明身份,就好比褚燕此刻所见到的鲁阳县军。

    鲁阳的县军……领兵的应该就是鲁阳县尉丁武吧?

    褚燕心下暗暗猜测道。

    与一般的黑虎众不同,褚燕是山寨为数不多知道赵虞确切身份的头目,他很清楚赵虞与丁武的关系,也知道赵虞曾与丁武、甚至是与鲁阳县的县令刘緈私下商议。

    毫不夸张地说,丁武是自己人。

    这可不是褚燕个人的判断,他是询问过赵虞的——当注意到山下的官兵当中有鲁阳县军与县尉丁武的身影时,褚燕便私底下询问了赵虞。

    虽然当时赵虞并没有确切告诉他鲁阳县响应叶县剿贼号召的原因,但却明显告诉过他:那是自己人。

    既然是自己人,那就有必要手下留情。

    想到这里,褚燕吩咐左右道:“投放滚石与檑木。”

    左右黑虎众闻言一愣,提醒道:“右统领,敌军还未深入山中哩?不如等到他们靠近些……”

    褚燕瞥了一眼说话的那人,淡淡说道:“听我的。”

    “呃……是。”

    在褚燕的命令下,把守半山腰的黑虎众们遂割裂绳索,投放了一部分滚石与檑木。

    大如磨盘般的滚石,与整根的圆木,咕噜咕噜地往山下滚。

    听到这些动静,鲁阳县军立刻就察觉到了危机,大声叫嚷起来:“滚石!滚石!”

    鲁阳县尉丁武自然也注意到了。

    “呵。”

    轻笑一声,他故作严肃地下令道:“莫要惊慌,所有人注意闪躲。”

    在丁武的指挥下,众多鲁阳县卒有惊无险地避开了这波攻击。

    由于不清楚其中原因,有个别鲁阳县的捕头嘲笑山上的黑虎贼:“这帮愚蠢的家伙,竟然如此沉不住气,倘若他们再等片刻,我等恐怕要损失惨重。”

    听到这些的话,丁武暗暗摇头。

    沉不住气?

    黑虎贼前前后后历经四次围剿,其中有一次甚至还是正规军的围剿,那群人会沉不住气?

    很明显,对方这是故意留情了,或者说提前给他提了个醒,免得他鲁阳县军伤亡过重。

    想到这里,丁武故作严肃地喝斥道:“莫要大意!别忘了,这股贼子曾经历四次围剿,小看他们无疑是取死之道!我认为对面的举动肯定有什么深意,他们或许是想要我等掉以轻心,不可懈怠,警惕攀山!”

    “……是。”

    被丁武喝斥了一通,众鲁阳县卒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一个个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攀爬。

    而这,也就意味着这些鲁阳县卒的攀爬速度比起另外两处战场不止慢了一筹。

    再加上褚燕陆续又投放了几次滚石与檑木作为‘吓唬’,众鲁阳县卒的攀爬速度愈发缓慢,但好处是,鲁阳县卒的伤亡也微乎其微。

    而这,让丁武亦有所犹豫。

    他不知他是否应该率领官兵攻上去,因为他不清楚他的行为会不会给黑虎贼造成不利的影响。

    最终,还是褚燕给他想了一招解决的办法:射箭!

    在足足还相隔有几十丈的情况下,褚燕便下令麾下黑虎众朝山下放箭。

    弩箭,它本该是中距离的兵器,在十几步至数十步间,威力最大,但倘若相隔几十丈,那威力可就大打折扣了——甚至于,射不射地到都是一个问题。

    不过褚燕的做法,却让丁武眼前一亮。

    “反击!反击!”

    在相隔几十丈的情况下,丁武故作激动地喊出了反击的话。

    众鲁阳县卒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违抗丁武的命令,纷纷伏身在地,举着弓弩朝山上射击,与山上的黑虎贼来了一场激烈的对射。

    不得不说,这场面乍一看还是蛮险峻的,来来往往到处都是箭矢,但事实上嘛,这个距离下的弓弩对射,其实不见得还有什么威力,即便被射中,双方也可以凭借身上的皮甲将那些箭矢挡下来——除非实在是倒霉,被流矢射中眼珠、咽喉等脆弱的要害。

    最终,直到杨定下令鸣金收兵,鲁阳县军的伤亡也是微乎其微。

    对此,就连丁武都有些暗暗嘀咕:是不是做得有点过火了?

    片刻后,魏驰率先率领叶县官兵撤回自己的营寨,旋即便向杨定回报损失。

    说到叶县县卒的伤亡情况,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大概是四五十人阵亡、百余人受伤的样子,总的来说勉强还过得去。

    这个结果,自然是得力于魏驰妥当的指挥与及时的撤退。

    相比之下,魏驰这次尝试攻山的结果,则愈发让杨定感到头疼。

    在杨定的帐篷内,魏驰当着杨定、魏栋、高纯几人的面绘了一副山路的地图,还将山中那些岔路的标记地清清楚楚。

    他对杨定说道:“如马盖所言,这个所谓的‘蛛网狭道’,端的是易守难攻,其中非但岔路重重,而且有诸多伏击,倘若要强攻这一路,最起码要一千名兵卒,我才敢尝试。”

    杨定听了,惊疑问道:“哪怕你已打探清楚这些岔路?”

    魏驰郑重地点了点头。

    “一千名兵卒可以确保取胜么?”杨定问道。

    “这……”魏驰犹豫了。

    见此,杨定也就明白了,神色凝重地在帐内来回踱步。

    一千名兵卒,他们一方其实是有的,但问题魏驰说的是有一千名兵卒他才敢尝试,而他方才的态度也表明,他并没有确保取胜的把握,仅仅只是可以尝试而已。

    可见,想要确保胜利,就必须做好付出更大损失的准备,仅靠一千名县卒是远远不够的。

    这让杨定不禁有些犹豫。

    在略一思忖后,杨定吩咐魏驰与高纯二人道:“你二人先代我去慰问伤卒,我跟老爷子再商量看看。”

    “是!”魏驰、高纯二人抱拳离去。

    待二人离开后,魏栋笑着说道:“少主是不想出现太大的伤亡吧?”

    & “唔。”杨定没有隐瞒,如实地点了点头。

    见此,魏栋眼眸闪过几许赞赏,但旋即,他却正色说道:“少主宅心仁厚,但正所谓慈不掌兵,少主想要铲灭黑虎贼,那就必须做好付出巨大代价的准备……”

    “话虽如此……”

    杨定一脸惆怅,改口道:“先召邹布、丁武等人问问战况吧。”

    一听这话,老家将魏栋便知自家少主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不再多说。

    片刻后,杨定召集了邹布、黄贲、丁武、马盖四人。

    平心而论,今日他五县官兵分三路进攻黑虎山,每一路的战况杨定都不满意,好在这只是一次试探性的佯攻,用来试探黑虎贼的实力,以及这三条用兵路线的可行性,因此杨定倒也不是很在意胜败。

    待四位县尉到齐后,他询问邹布与丁武道:“邹县尉、丁县尉,不知两位今日伤亡如何?”

    邹布率先回答道:“贼子以滚石、檑木作为防守,使我麾下人手出现了不小的伤亡,有三十几人阵亡,五十余人重伤……”

    这个伤亡数字,杨定勉强还能接受,遂点点头,转头看向丁武。

    见此,丁武亦抱拳道:“跟邹县尉一样,我攻南坡,南坡的黑虎贼亦试图以滚石、檑木逼退我手下的人手,好在我曾经与高县尉聊过黑虎贼的事,事先有所准备,因此我这边损失倒不大,只要数人阵亡,不过伤者却有近百人,大多是被黑虎贼用弩矢射伤……”

    他稍稍夸大的受伤人数,反正在他看来,杨定也不至于派人去挨个数。

    果不其然,杨定丝毫没有怀疑丁武报出的数字,点点头说道:“今日的试探,三县皆有不同的伤亡,但也大致摸清了黑虎贼的实力。……首先,东南坡那条路,也就是马县所说的蛛网狭道,这条路估计是走不成了,据我家将魏驰所说,除非有数倍于黑虎贼的兵力不计伤亡强攻,否则很难突破,因此我认为,咱们应该着重东坡与南坡……邹县尉、丁县尉,两位意下如何?”

    与面露迟疑之色的邹布对视一眼,丁武想了想说道:“大致可行,不过,南坡并无平整可行的山路,大概东坡也是如此,当年马县尉一把火烧掉了黑虎山上的树木,哪怕是时隔一两年,黑虎山上依旧光秃秃一片,如此一来,黑虎贼只要扼守山上,朝山下射箭即可,着实不利于我方偷袭攻山……”

    听到‘射箭’二字,杨定瞥了一眼马盖,不动声色地问道:“马县尉,方才魏驰向我汇报时,有件事杨某觉得很不可思议,那就是黑虎贼的兵械……区区一支山贼,竟然有许多皮甲与弩具,不知这却是什么原因?”

    马盖的目光稍稍闪烁了一下,旋即摊摊手说道:“很抱歉,杨县令,对此马某亦不知情。”

    可以让我派人查一查贵县的械库么?——杨定此刻很想这么问,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倘若黑虎贼果真与马盖合谋得到了昆阳县兵械库内的装备,那么马盖肯定会设法掩盖痕迹,用诸如‘报废’等借口欺瞒过去。

    此时开口询问,无疑会打草惊蛇。

      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揭过了此事,平静地对众人下令道:“既然强攻不易,暂且围山几日,待我思忖一条可以破敌的计策,顺便也让兵卒们好好歇整一番。”

    “是。”众县尉不疑有他,皆抱拳领命。

    待四位县令离开之后,杨定坐在帐内的桌旁若有所思。

    忽然,他转头对魏栋说道:“老爷子,派人向颍川郡里借兵!”

    “借兵?”

    魏栋愣了愣,脸上露出几许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