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汉第一太子〕〔大秦老祖:开局让〕〔龙骑猎手〕〔真君请息怒〕〔穿到古代,每天都〕〔海贼世界里的格斗〕〔在影视剧修仙加点〕〔重生之投资巨富〕〔神奇宝贝之余山海〕〔超级弃婿〕〔网游之大恒帝国〕〔脑回路清奇的主角〕〔无主空间〕〔观战能使我变强〕〔疯了吧!你管这叫〕〔左道问仙〕〔斗罗之我携核爆而〕〔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之我的沙雕玩〕〔超品渔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92章:风起(二)【二合一】
    『ps:谁说一定要‘云涌’呀。另,感谢“公子小善”大佬打赏一万币!~最近都忘记看打赏的名单了,实在抱歉。』

    ————以下正文————

    黑虎贼“玉面虎”王庆,作为汝南县的县令,刘仪仅看过这贼子在通缉令上的画像,因此今日才能认出这名贼子。

    但认出归认出,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与这贼子的初次见面,竟然会是这么一副光景。

    别以为当官的不怕死,当官的也怕死,至少刘仪怕死,看着面前浑身血污的王庆,刘仪强忍着瑟瑟发抖,面色难看地劝说道:“王、王庆,悬崖勒马还来得及,擅闯县衙、杀害县卒,此乃大逆不道的重罪,但倘若你肯悬崖勒马、缴械投降,本、本官可以保你一条性命……”

    “你当我傻?”

    王庆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刘仪。

    别说他根本不可能悬崖勒马,就算做了,他也不认为刘仪事后会放过他与他的弟兄们。

    瞧见王庆脸上那戏谑的笑容,刘仪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他鼓起仅有的勇气,故作刚烈地说道:“既然你不肯悬崖勒马、弃暗投明,那我与你也就没话好说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王庆饶有兴致地看着刘仪,他也很意外于刘仪这个方才躲在书桌下瑟瑟发抖的家伙,此刻居然在他面前假装镇定。

    『是见我没有动手,是故有了底气么?』

    王庆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右手手中的刀熟练地耍了一个刀花。

    看他那上下打量着刘仪身体的目光,仿佛是看待一头待宰的猪羊,准备从对方身上割下点什么。

    而就在这时,廨房外传来一名黑虎贼的示意声:“老大。”

    王庆转头一瞧,旋即便瞧见他手下的弟兄掳着一名妇人与一名女童来到了这边。

    那妇人年纪不算大,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俏美的面庞花容失色;再看那女童,顶多就七八岁的样子,亦是被在旁一干黑虎众吓得小脸发白,小手死死地攥着妇人的衣角。

    “夫人?容儿?”

    刘仪亦看到了妇人与女童,惊呼一声,旋即愤怒地瞪视王庆,面色涨红。

    原来这妇人与女童,正是刘仪的夫人沈氏与次女刘容。

    “让她们过来吧。”

    在王庆的示意下,守在廨房门口的两名黑虎众朝两旁让了一步,那妇人与女童快步奔入廨房内,前者扑到丈夫怀中,而后者则躲在父亲背后,用畏惧的目光偷偷看着王庆。

    “夫人,你们没事吧?”

    刘仪扶着妻子的手心切地询问着。

    “没事。”

    沈氏摇摇头,在用畏惧的目光看了一眼王庆等人后,小声对刘仪说道:“这些人闯入后衙,将我母女掳来此处……”

    说到这里,她见到丈夫眼神示意,遂不再说话。

    拍拍夫人的手背安抚着,刘仪转头看向王庆,带着愠怒质问道:“你等究竟想做什么?!”

    王庆正要开口,忽听廨房外又有他的兄弟喊道:“老大,找到马车了!……县衙果然有马车。”

    “好!把马车驾到县衙外去!”

    王庆朝着屋外喊了一声,旋即这才一脸恶笑地对刘仪说道:“我黑虎寨大首领见一见刘县令,特派我前来相邀!”

    『黑虎贼首领……周虎?!』

    刘仪将妻女护在身后,绷着脸斥道:“刘某乃汝南县令,尔等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刘某强行掳走?!”

    他还要再骂,却见王庆一甩刀上的血,阴恻恻地说道:“来时我家首领说了,若见不到活人,见死人也是无妨!”

    这一句话,就让刘仪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怒骂又咽了回去。

    此时的他,心中亦闪过一个疑问:这群黑虎贼,竟敢杀官?!

    要知道晋国的律法,杀官与造反无异,都是十恶不赦的重罪,倘若眼前的王庆等人胆敢杀他,那么纵使天下之大,也再没有黑虎贼的容身之地——朝廷绝对不会姑息一群胆敢杀官的贼寇!

    但看了一眼吓得发抖的妻女,刘仪也不敢反问,免得激怒王庆。

    只见他吐了口气,故作镇定地说道:“好,我跟你走,但请放过我的妻女。”

    王庆哂笑一声,说道:“我看,还是请令夫人与令嫒陪同为妙,否则难保刘县令会做出什么令在双方看来都不好的事……”

    心中失望的刘仪,愤怒地骂道:“卑鄙。”

    可骂归骂,自己一家三人都在对方手中,刘仪也没有办法,只能听之任之,老老实实带着妻女跟随王庆走向前衙。

    在前往前衙的途中,刘仪一家陆续看到十几具尸体,那些都是他县衙的县卒。

    “容儿别看。”

    吓得花容失色的沈氏,立刻就捂住了女儿的眼睛,但他的女儿还是看到了地上的尸体,以及那一滩滩的血迹。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遭到了黑虎贼的屠戮,因为在经过几间班房时,刘仪看到有好些县衙里的文吏躲在里头,从窗口窥视外面。

    『这群没用的东西!』

    刘仪心中暗骂了一句。

    尽管理智告诉他,那些大多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吏纵使一起冲过来解救他们,也未必够这群黑虎贼杀的,但看着那帮人满脸惊恐地躲在屋内,刘仪还是感到莫名的气愤。

    此时,一行人已转过了前衙衙堂。

    因看到有几名黑虎贼从前衙衙堂内跑出来,刘仪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衙堂。

    这一看不要紧,他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他竟然看到衙堂内燃起了火势,愈演愈烈。

    “你、你们……”

    他指了指衙堂,难以置信地看向王庆。

    然而王庆只是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衙堂,显然,那些黑虎贼于衙堂内放火是由他授意的——最起码他也是知情的。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

    刘仪又急又怒,胡须微颤。

    倘若说方才他并不认为王庆等黑虎贼胆敢杀官,但这会儿他却不那么自信了——这群疯子,竟然在他衙门里放火?!

    杀死县官,于衙门内放火,这都意味着一件事——与整个晋国、整个朝廷为敌!

    区区一群蟊贼……

    刘仪气地浑身发抖,同时也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毕竟在他看来,既然黑虎贼胆敢在他县衙放火,那么就未必做不出杀官的恶行来,考虑到他一家三人如今都在对方手中,刘仪又怒又惧。

    在王庆以及一干黑虎贼的挟持下,刘仪带着妻女走出了县衙,此时,早已有几名黑虎贼将马车赶到了外头。

    “上去!”王庆沉声命令道。

    “……”

    刘仪不敢违抗,只好让妻女让了马车,旋即,他自己也上了车。

    在上马车之前,他看了眼四周,看到附近的街边、巷口站着不少百姓,似乎是在观望这边,但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也是,面对一群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携带兵器杀入县衙掳走县令一家的恶寇,那些老实巴交的寻常百姓谁敢靠近?相信躲还来不及呢!

    叹了口气,刘仪亦上了马车。

    一上马车,他就在马车内看到了一名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汝南县的县丞,裴绥。

    “你……你也被抓了?”刘仪苦笑着问道。

    “大人……”县丞裴绥苦笑着拱手行礼,解释道:“这些人冲入廨房,将卑职掳来……”

    说话间,他看了一眼沈氏母女,心下暗自庆幸。

    此刻他唯一感到庆幸的,就是他家人并不住在县衙,不像县令刘仪,一家全被抓了。

    “哗。”

    马车的帘布撩起,两名黑虎众绷着脸坐了上来,其中一人盯着刘仪、裴绥二人警告道:“别耍什么花样。”

    刘仪、裴绥对视一眼,皆暗自叹了口气。

    “走!”

    马车外的王庆下了一声令,旋即跳上马车夫的位子,吩咐驾车的弟兄驾驶着这辆马车直奔城门,而其余黑虎众,则反手手持兵器,步行紧跟左右。

    倒不是他们不想遮掩一下,问题是他们身上的血迹遮盖不住,既然遮掩不住,那就索性亮出来,想来也没有什么人敢招惹一群手持兵器、浑身上下沾满血迹的亡命之徒。

    果不其然,在王庆一行人直奔城门的途中,沿途百姓看到他们,纷纷退避三舍,一脸震撼地看着这群人经过。

    大概一刻时辰之后,王庆等人就回到了来时的南城门。

    此时在南城门值守的县卒,已然得到了‘有贼子袭击县衙、掳走县令’的消息,非但已经关闭了城门,更是手持兵器严密防守。

    只可惜,这些县卒的人数太少了,只有十来人,哪里挡得住王庆一行人?

    王庆甚至没有拿刘仪威胁那些县卒,率先跳下马车冲了过去,口中喊道:“挡我者死!”

    他单凭自身的武力,就带领一帮弟兄杀退了那些县卒,只是短短一个照面的工夫,就有四五名县卒被杀,其余大多负伤。

    听到那些县卒的惨叫声,沈氏吓得连嘴唇都发白了,死死搂着女儿。

    而刘仪与裴绥则相视长叹一口气。

    若在平时,像王庆以区区二十几人杀入他汝南县衙,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平日里有县尉黄贲在,还有诸多捕头、县卒,那王庆率区区二十几名黑虎贼杀到县衙,不过是自寻死路。

    但遗憾的是,前一阵子为了响应叶县令杨定围剿黑虎贼的邀请,他汝南的县尉黄贲率领五百名官兵前往相助——其中至少有一半以上是汝南县衙的衙役。

    再加上他汝南县衙此前从未发生过有山贼袭击的凶事,在这方面缺少防备,以至于被王庆轻松得逞。

    忽然,刘仪心中闪过一阵惊疑:王庆率人杀入我县衙,莫非与黄贲率人围剿黑虎贼有关?

    不过事已至此,他一家三口还有裴绥,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当日临近黄昏时,王庆一行人掳着刘仪一家三口并县丞裴绥,来到了应山群山东北部的一座山附近。

    顺便一提,若从应山群山的最高处,俯视整片群山,不难看到整片群山形状酷似一头振翅高飞、尾羽宽大的巨凤,而东北部的那座山,便酷似凤首,因此当地人多称呼为鸟首山、鹰首山,或者凤首山——这里姑且就统一称呼凤首山。

    当年‘应山九贼’之一的陈祖,他的山寨就在凤首山的北侧。

    凤首山的东西两侧,各有一道山脉,西侧的山脉大致呈西北、东南走向,而东侧的山脉大致呈西、东走向,从高处俯视酷似‘巨凤’的两只翼翅——姑且就泛称‘西翼山’、‘东翼山’。

    当年与杨通、陈祖齐名的其余三家应山贼,许和、俞荣、袁许,这三伙人的老巢就在西翼山。

    而凤首山往南,则是接连几座相对矮小的矮丘,仿佛‘巨凤’的颈脊。

    再往南,又有三四座相对较高的丘陵耸立,仿佛‘巨凤’的胸脯,其中最靠东边的那座山,便是黑虎寨的所在,故而这座山就名为黑虎山。

    汝南、襄城前往昆阳的通道,就位于西侧的凤首山、黑虎山,与东侧的东翼山之间,

    鉴于当前凤首山的东南、黑虎山的东北,有襄城县尉邹布的县军驻扎,王庆遂在凤首山的北部将马车停了下来,准备今晚带着刘仪、裴绥等人在山中过夜,明日再返回黑虎寨。

    值得一提的是,在刘仪一家下马车时,始终躲在母亲背后的小女孩容儿,竟然鼓起勇气询问一身是血的王庆:“你会杀掉我们吗?”

    大概这个仅七八岁的小姑娘也看出来王庆是这群人的头头。

    可能是料到这个乍看胆怯的小姑娘居然有勇气与自己搭话,王庆着实愣了一下。

    “容儿,别多问!”

    沈氏吓了一跳,紧张地将女儿搂在怀中,同时惊慌地看向王庆,生怕女儿的询问激怒了这个凶恶的贼寇。

    王庆看了几眼被母亲搂在怀中、只露出一双眼睛怯生生看着自己的那个小姑娘,在略一思量后,他罕见地用和蔼的语气回答道:“我不杀女人,无论如何,你跟你娘都会没事的……”

    说罢,他歪着头瞥向刘仪与裴绥二人,似笑非笑地又说道:“至于你们两位嘛,就看你们是否配合了……”

    这隐含着威胁的话,让刘仪与裴绥面色微变。

    刘仪带着怒意说道:“我刚还想,觉得足下多少还有几分人性……”

    “哈哈哈。”

    王庆哈哈大笑,毫不在意刘仪的讥讽,朝着山上努了努嘴:“上山!”

    刘仪、裴绥对视一眼,只能护着沈氏母女,在一干黑虎众的保护且监视下,朝着凤首山的山上而去。

    而与此同时,褚燕也已带着他一干弟兄混入了襄城,来到了襄城的县衙门口。

    襄城县衙的守备,相比较汝南也好不到那里去,褚燕一行人可谓是势如破竹杀入了县衙。

    面对这群胆大包天的山贼,襄城县衙仅留的十几名县卒完全不是对手,一个照面就被褚燕等人杀溃,吓地其中一名负伤的县卒立即丢弃兵器求饶:“这、这位壮士,我上有老、下有小,请高抬贵手……”

    褚燕在看了他两眼后,用手中的刀朝旁边指了指,这显然是在示意对方赶紧逃命。

    不得不说,算这名县卒运气好,他碰到的是褚燕。

    倘若他碰到的是王庆,这位主要看心情的主,多半会补上一刀——虽说王庆不杀老弱妇孺,不杀手无寸铁之辈,但对于已对他刀剑相向的县卒,他未见得会留情。

    总而言之,相比较王庆一伙在汝南县衙的屠戮,褚燕在襄城县衙还是比较克制的,拜他所赐,县衙的县卒与文吏虽多有负伤,但倒是没杀几人,只是把这些人吓退就算。

    在吓退那些人后,褚燕没多久就在县令的廨房,找到了襄城县的县令王雍。

    在得知竟然有贼子杀入县衙的消息后,县令王雍亦是万分惊怒,甚至于当褚燕带着人闯入他的廨房,这位王县令还敢怒声喝斥:“你等是什么人呢?你等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直到褚燕自报了家门:“黑虎寨,褚燕!”

    一听说是昆阳的黑虎贼,王雍顿时就吓住了。

    毕竟黑虎贼凶名在外——这是一伙历经四次围剿不灭,反而令讨贼官兵伤亡惨重的悍寇。

    想来也只有这等亡命之徒,才敢袭他的县衙。

    与刘仪差不多,王雍立刻就联想到了他襄城县尉邹布率五百官兵前往昆阳围剿黑虎贼的这件事,连忙说道:“褚壮士此番前来,可是为了叫我襄城退却官兵?我可以答应……”

    褚燕有些惊讶于这位王县令的软弱,但他恪守来时赵虞的吩咐,淡淡说道:“我家大首领,请王县令一家前去做客。”

    听到这话,王雍吓得面如土色。

    黑虎贼的首领周虎请做客?而且还是请他全家?怕不是有去无回哟!

    心惊之余,他连忙说道:“褚壮士,褚壮士,这都是误会……事实上王某对贵方并无而已,只是拗不过那杨定,可能贵方不知,那杨定身份显贵,他号召诸县进剿……我是说对贵方不利,我又哪敢拒绝?事实上,在下与昆叶互利会的会长黄绍多有照面……”

    他凑近褚燕,低声说道:“那黄绍,也是跟你们一边的人,对吧?”

    “……”

    褚燕上下打量了几眼王雍,他也有些惊讶于这位王县令知道不少。

    想了想,褚燕正色说道:“王县令可以放心,我等并不会对你与你的家眷不利,但大首领下令邀王县令前去,褚某必须照办,请王县令莫要让我难做。”

    听到这话,王雍也没办法,只能带着妻儿跟褚燕一行人走。

    临走前,褚燕亦吩咐手底下的兄弟在前衙的衙堂放了一把火。

    看到这一幕,王雍又惊又急:“褚壮士何故放火?”

    他当然着急,毕竟县衙遭贼人放火烧毁,他这个县令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哪怕他也算是被害的苦主。

    可能是见褚燕不为所动,王雍急切地向他讲述‘放火烧衙’的恶行究竟会遭到什么样的恶果,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放火烧衙门,就是与晋国为敌,与朝廷为敌,属于十恶不赦的大罪!

    但褚燕依旧不为所动。

    至少表面上不为所动,但心底嘛,他或多或少也有些担忧。

    毕竟傻子也明白放火烧衙门意味着什么。

    但同时他也明白,寨里那位大首领执意吩咐他与王庆这么做,那肯定是那位大首领的用意。

    在县衙借走了王雍出行的马车,褚燕一行人掳着县令王雍一家,直奔城门。

    在城门口,他们亦遭到了留守县卒的阻击,但很显然,这些缺乏操练的县卒,根本不是褚燕以及他身边一干黑虎贼的对手。

    要知道黑虎贼那可是被按照正规军队训练的。

    当晚,褚燕等人将王雍一家掳到了黑虎山东边的东翼山。

    因返回黑虎山的途中有五县官兵的联营阻隔,褚燕亦不敢妄动,派了两名弟兄回山寨报信,而他自己则与其余人在山中看押王雍一家,静等赵虞的命令。

    汝南、襄城两县遭袭,县令被掳走,自然有县卒跑到黄贲、邹布二人处报讯。

    大概当晚的戌时前后,黄贲、邹布二人前后得到己县县卒的汇报,得知自家县令被黑虎贼所掳,二人大惊失色,连忙将此事禀告杨定,希望与杨定商量对策。

    在得知这个噩耗后,杨定亦有些瞠目结舌。

    纵使他也没想到黑虎贼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在一日之内,同时袭击了汝南、襄城两县,趁二县守备空虚,趁机掳走了两个县的县令。

    更令人震惊的人,那两伙黑虎贼还放火烧了县衙。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讯号。”

    老家将魏栋终归是活了大半辈子,立刻就从这件事中嗅到几分危险,他严肃地说道:“黑虎贼放火焚烧县衙,我认为是为了传递一个讯息,那就是他们眼下……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说着,他转头看向杨定,沉声说道:“恐怕那周虎是想陷少主于不义!”

    “……”

    听到这话,杨定深深皱起了眉头。

    他当然明白老爷子的意思。

    平心而论,他并不认为黑虎贼会被昆阳县招安,毕竟连昆阳县的县尉马盖都是黑虎贼的内应,谁能保证县令刘緈、县丞李煦就不受其控制?

    倘若不幸言中,那就真不知谁招安谁了,搞不好整个昆阳县,都会陷入黑虎贼的控制。

    但话说回来,黑虎贼在表面上确实有被招安的可能性,而现如今,这群原本还算安分的山贼,突然间变得极其危险,袭击县衙、焚烧衙堂、掳走县令,尽管杨定认为那只是这伙山贼原形毕露,但难保所有人都这么看。

    或许会有人觉得,是他杨定‘逼反’了这伙黑虎贼。

    而这就意味着,后续那些黑虎贼再做出什么离经叛道、伤天害理的行为,他恐怕也要背负一定的责任。

    更要命的是,眼下汝南县的县令刘仪一家,还有襄城县的县令王雍一家,全在黑虎贼的手中。

    万一这两家遭黑虎贼杀害,他杨定或也要背负责任——至少他的名声会因此受损,极大地受损。

    “卑鄙的伎俩……但确实厉害。”

    长吐一口气,杨定沉声说道:“为今之计,唯有铲除周虎,令黑虎贼群龙无首。”

    说罢,他转头对魏驰说道:“魏驰,去回覆那几名黑虎贼,就说我答应了。……我愿意给他们二十万钱,但我要求用那周虎的首级来换!再告诉他们,今晚就要动手!”

    “今晚?”

    魏驰微微一愣。

    “唔。”杨定点头说道:“眼下周虎未必已得知他派往汝南、襄城两地的人已经得手,一旦他得到消息,他必然会拿刘、王两位县令要挟我等,到时候我方将陷入被动,一定要在此之前,铲除那周虎!……周虎一死,余众不足为惧!”

    “明白了!”

    魏驰抱拳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