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96章:三月中旬【二合一】
    /!无广告!

    待亲眼见证大首领周虎亲自执行寨规,当众处死了何任等三名叛徒后,聚集在聚义堂前空地的那数百名黑虎众也就陆续散了,各回各的岗位。https://

    此时,郭达这才走到赵虞身边,低声询问:“阿虎,没事吧?”

    再次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赵虞微微摇了摇头。

    由于他方才处死何任他们三人时,这三人是背对他跪着,他并没有看到那三人的脸,在感觉上倒是稍微好受了些,更多的只是自我道德上受到的冲击,毕竟他又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见赵虞反应还算镇定,郭达这才放心下来,低声称赞了一句:“没事就好……还有,做得好。”

    赵虞在面具下的脸上露出几许苦笑。

    他明白郭达的意思。

    鉴于他这个大首领平日里过于‘神秘’,而且不经常出现在山寨,这就难免导致他在普通寨众心中的威慑力并不高,是故借着此次的机会,郭达有意让他亲手当众处死何任他们三人,让赵虞借机立威,提高在山寨里的威慑力。

    而赵虞,也没有浪费这次机会,果决地承担了黑虎寨首领应该承担的责任。

    继郭达之后,牛横、褚角等人也陆续围到赵虞身边,拐着弯称赞赵虞方才的果决。

    毕竟这些大头目都清楚赵虞的确切岁数,甚至于,像极个别的郭达、牛横等人还知道赵虞的出身——以赵虞的岁数与出身,似方才那般果断地处死何任三人,着实需要莫大的勇气与意志力。

    至于杀人,对于这些人而言,杀个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或者说,在当今这个世道,这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事。

    从始至终,唯独静女默不作声,罕见地没有称赞自家少主。

    iyoky.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并不认为那是一件好事——她愿意为自家少主双手沾染鲜血,替少主将威胁他的敌人通通杀掉,这并不意味着她能接受自家少主亲手杀人。

    在回到二人的屋子后,静女伸手摘下脸上的面具,一脸严肃而认真地对赵虞说道:“少主,若日后再有类似的事,请务必让我来做,我愿意代少主去杀人……”

    “静女。”赵虞伸手去拉静女的手,却见后者罕见地退后了一步避开了赵虞的手,咬着嘴唇一脸难受地说道:“少主您有尊贵的身份,您不应该、不应该去做那种事……”

    尊贵的身份?

    赵虞暗暗自嘲一笑。

    落草为寇的他,还谈有什么尊贵的身份?

    但看着静女认真的面孔,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待点点头后,伸手将静女揽在怀中,轻声宽慰道:“我只能答应你,除非逼不得已,我不会再做那样的事,因为……我不想让最关心我的人难过。”

    听赵虞称自己为最关心他的人,静女心中一暖,虽然对赵虞的承诺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顺从地倚靠在他身上。

    虽然昨晚没怎么睡好,但鉴于是非常时期,因此赵虞与静女也不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上午,有郭达派了几人过来,由静女带着他们清理屋内的血迹,而赵虞则来到了郭达的屋子,与郭达、褚角商量起接下来的策略。

    说是商量,确实就是随便聊聊而已,因为没什么可商量的——除非他们准备对山下的官兵做出反击,而遗憾的是,凭山寨里如今的人数,几乎不可能对山下的官兵造成太大的威胁。

    因此与其说是商量,倒不如说赵虞、郭达、褚角三人在等待王庆与褚燕派人送回消息,好确认‘掳走二县县令’的策略已经得手。

    大概晌午前后,王庆与褚燕派出的人终于回到了山寨,将确认得手的消息告诉了赵虞、郭达、褚角三人。

    终于得到确认的消息,赵虞几人精神大振,被杨定等人打压了许久,他们终于掌握了些许先机。

    掌握了些许先机后做什么,那自然是迫使杨定退兵,放弃这次对他黑虎寨的围剿咯。

    当日,由赵虞亲笔写了封信,吩咐两名黑虎众下山,以箭书的方式将书信送到叶县县军的营寨。

    两名黑虎众依言下山,将赵虞放在竹管内的书信绑在箭矢上,然后用弓射到了叶县县军的营寨外。

    营寨外有叶县县卒把手,在捡到那竹管后,立刻到军帐交给杨定。

    “大人,有黑虎贼射来箭书。”

    “送进来。”

    从一名县卒的手中接过竹管,杨定从中抽出书信,皱着眉头扫了两眼。

    跟他预测的差不多,黑虎贼首领周虎以汝南县令刘仪一家、襄城县令王雍一家作为威胁,要求杨定立刻放弃对其黑虎寨的围剿,立刻撤兵。

    而相应的,周虎也承诺事后释放刘、王两位县令及其家眷,并保证对其秋毫无犯。

    在杨定逐字逐句念完那周虎的书信后,魏驰正色说道:“此乃危言耸听,那周虎未必敢真的那么做……”

    从旁,他的父亲魏栋却打断了儿子的话。

    他对儿子说道:“放衙与杀官,孰轻孰重?既然那周虎敢放火烧衙门,那他就敢杀官,莫道他不敢。”

    “呃……”魏驰顿时语塞。

    的确,放火焚烧衙门,与杀死朝廷任命的县令,都属于是十恶不赦的大罪,罪同谋反。

    语塞之余,魏驰不快说道:“可是父亲,总不能就这么答应黑虎贼的条件吧?”

    魏栋捋了捋胡须,正色说道:“以少主此刻的处境,就只能答应黑虎贼的条件,即便退一步,也不能拒绝黑虎贼,否则不但将有损少主的德望,还将得罪颍川郡上上下下的官员,甚至于,就连不相干的人,也会对少主产生成见……”

    看了眼皱眉不语的杨定,魏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逐渐琢磨过来了。

    要知道汝南、襄城二县本不至于被区区二三十名黑虎贼掠走县令,只因为二县响应了杨定围剿黑虎贼的号召,分别派来了五百名官兵,抽空了己县的守备,这才被黑虎贼趁虚而入。

    倘若这会儿杨定无视刘仪、王雍两位县令以及家眷的安危,回绝黑虎贼提出的条件,这不是恩将仇报、见死不救又是什么?

    一旦刘仪、王雍两位县令果真被黑虎贼加害,虽然罪魁祸首肯定是黑虎贼跑不掉,但杨定显然也要背负一定的责任,这大大有损于他的德望,不利于他在叶县为官。

    此前杨定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意识到刘、王两位县令落入黑虎贼手中会使自己陷入被动,他才会让魏驰联系蔡间那几人,以重金收买他们,希望那几人能抢先除掉周虎。

    但遗憾的是,他这最后一番补救,最终还是失败了。

    饶是杨定,事到如今也无计可施,只能问计于他最信任的老家将魏栋:“事到如今,老爷子可有什么办法?”

    看得出来,魏栋并非空活大半辈子,虽然此时杨定有些手足失措,但这位老将却颇为镇定,他正色对杨定说道:“事已至此,少主不宜正面回绝周虎,否则有损少主的德望。老夫觉得可以这样,咱们先派人与黑虎贼交涉,拖延时间;同时,派人将消息传到许昌。……少主乃叶县县令,刘、王两位县令并非少主的下属,少主无权为两位县令的安危做出决定,但颍川郡守李昮却可以……既然如此,何不让那位李郡守出面呢?无论李郡守妥协或者不妥协,都无损于少主的德望。”

    “会不会因此得罪李郡守?”杨定皱眉问道。

    魏栋笑了笑,摊摊手说道:“刘、王两位县令被掳,此乃黑虎贼过于卑鄙,且目无王法,非少主可以预料,李郡守又怎能将此事怪在少主头上?至于他个人是否会因此对少主产生成见,有‘那位’在,我想他应该不会……”

    听到‘那位’二字,杨定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思忖半晌后,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吧。”

    决定下来后,他当即亲笔书写一封书信,派心腹护卫送往许昌,交给颍川郡守李昮。

    随后,他又派人召集五县县尉。

    一个时辰后,丁武、马盖、黄贲、邹布四位县尉来到了叶县县军的营寨,来到了杨定的帐内。

    等这四人与高纯皆在帐内坐下之后,杨定出示了手中的书信,对众人说道:“我方才收到周虎派人送来的箭书,他在信中已承认,袭击汝南、襄城两县www.xynewenergy.,掳走刘、王两位县令以及其家眷的,正是黑虎贼……在信中,周虎以刘、王两位县令以及其家眷的安危威胁杨某,要求杨某下令撤兵……”

    其实这会儿,非但黄贲、邹布两位县尉已得知自家县令被掳走的消息,就连丁武与马盖二人也已知情。

    不同于黄贲、邹布二人满脸的怒色与不快,马盖挑了挑眉,心中暗自嘀咕:唔,熟悉的手法,果然是周虎干的。

    此刻心情最为复杂的,莫过于丁武。

    他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杨定口中的周虎——他所认知的二公子赵虞,会做出派人掳走县令、放火焚烧县衙的行为。

    不得不说,这在丁武看来已经有点出格了。

    不过考虑到现如今双方的实力对比,丁武也能理解那位二公子为何铤而走险——估计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倘若换做旁人,那丁武肯定不会坐视这种事,但做这件事的,却是他鲁阳县赵氏一家的二公子赵虞……

    二公子应该有分寸的。

    丁武心中暗暗想着,同时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杨定。

    以他对二公子赵虞的了解,后者绝不是滥杀无辜的人,然而如今关键却在这个杨定身上,倘若这杨定无视刘仪、王雍两位县令的生死,那恐怕就会出现很多人都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不过丁武并没有担忧许久,因为杨定很快就做出了他的打算:“虽然黑虎贼卑鄙无耻,且目无王法,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举,我等本不能姑息,但涉及到刘县令、王县令以及家眷的安危,我等不得不慎之又慎……我派人将此事禀告李郡守,请李郡守定夺此事,在李郡守做出决定之前,我等先稳住黑虎贼。”

    ……这杨定倒是狡猾。

    丁武惊讶地看了一眼杨定,心下暗暗嘀咕。

    说得好听是机智,说得难听,这就是狡猾了——把难处理的问题丢给颍川郡守李昮,这杨定的举动不是狡猾,又是什么?

    来头大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瞥了一眼杨定,马盖亦是暗自讥讽。

    看到杨定做出‘没有担当’的决定,马盖心中愈发认为此人不如周虎——看周虎多有担当,一不做二不休,掳县令、烧衙门,仅凭数百名黑虎贼,就让这边手握多达五千名官兵、郡兵的杨定投鼠忌器。

    抛开立场不谈,马盖个人觉得周虎更有魄力,更有魅力。

    哦,对了,无需抛开立场,他已经是黑虎贼那边的了。

    当日,杨定亲笔写了一封书信,同样派人以箭书的方式射上黑虎山,由捡到的黑虎众交到赵虞手中。

    在郭达、褚角的注视下,赵虞摊开杨定的书信,看得轻笑连连。

    见此,郭达很是好奇,遂凑到赵虞身旁看了几眼,奈何他文化不高,而杨定的用词用字又趋向于生僻,以至于郭达通篇都认不出几个,更别说能看懂杨定整篇文字。

    尴尬之余,郭达问赵虞道:“阿虎,他写的什么?”

    “一篇废话。”

    赵虞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他写了一篇声讨我等举措的檄文……说我等掳走县令、火烧衙门,罪同谋反作乱,令我等速速释放刘、王两位县令,免得后悔……”

    从旁,褚角不解问道:“他提没提我方的退兵条件?”

    “没有。”

    赵虞摇了摇头,将手中的书信放在桌上,口中说道:“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干脆连提都不曾提起,只是一味地声讨咱们的做法,这让我感觉……他似乎也在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

    郭达闻言一惊,压低声音说道:“他会不会已派人搜查王庆、褚燕他们去了?”

    “搜查自然会搜查,但他应该不会将希望寄托在这方面,否则我只能说他太过于天真。”赵虞微微摇了摇头。

    “那他想干什么?”

    褚角一边问着,一边拿起桌上的书信,吃力地辨认着。

    赵虞摇了摇头:“不清楚,先观望一阵。……他若是要拖延时间,咱们也乐得奉陪。”

    听到这话,郭达、褚角纷纷点头。

    也对,毕竟他们也在拖延时间。

    点头之余,郭达又问赵虞道:“那咱们要回一封信么?”

    “那是自然。”赵虞点了点头。

    原本他想回骂一篇,但考虑到不想刺激杨定,赵虞最终只是画了一副简单的画,派人送到叶县县军的营寨。

    待杨定收到这份画后摊开,他不禁讶然。

    只见这副画上,画着一个猎人与一头麋鹿:猎人手持弓箭,胸口插着一段折断的鹿角倒在地上;而那头折断了角的鹿,则滴着鲜血蹒跚离开。

    画中的两层含义,杨定自然是看得明明白白。

    “画得很好,没想到山中的贼寇,竟然还有这等……技艺。”

    在点头称赞之余,他转身对魏氏父子说道:“这个周虎,恐怕绝非寻常平民……迄今为止,就没有人能查到此人的底细么?”

    魏栋、魏驰父子摇了摇头。

    这边赵虞与杨定相互拖延,故意推迟交涉的时间,而另外一边,在三月初十这一日,杨定的亲笔书信终于送到了颍川郡守李昮的手中。

    在看罢杨定的书信后,李昮又惊又怒。

    惊的是,杨定围剿黑虎贼的行动,终究还是惹出了乱子;

    怒的是,黑虎贼竟然敢掳走汝南、襄城两县的县令,拿刘仪、王雍二人以及家眷要挟讨贼官兵,要挟官府,再加上这伙人还放火www.jisupic.烧了县衙,简直是目无王法!

    惊怒之余,他对杨定亦心生了几分不快,带着愠意骂道:“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当初非要剿贼,如今惹出了乱子,就将难题抛给本府,实在是可恶!”

    听到这话,左右低声说道:“既然是那杨定惹出来的乱子,大人何必替他承担责任?哪怕事情最后搞砸了,朝廷追究下来,也自有那杨定承担责任……”

    “……”

    李昮一言不发,目光闪烁沉思了片刻。

    旋即他下令道:“来人,将荀异招回许昌,本府有话交代他!”

    “是!”

    而与此同时,西部督邮荀异仍住在昆阳县内,等待着这次杨定围剿黑虎贼的结果。

    他可不知黑虎贼袭了汝南、襄城两县,因此当李昮派人召他回许昌时,荀异也很是困惑。

    三日后,即三月十三日,荀异回到许昌,拜见郡守李昮。

    在见到李昮后,李昮怒声斥道:“荀异,你不是说黑虎贼温顺么?看看他们做的好事!”

    在怒斥之余,他将杨定的书信掷向荀异。

    不得不说,自从收到杨定的书信后,这位李郡守心中就憋着一股火。

    但这股火他不好对杨定发作,那就只能发泄在自己的部下身上了,而西部督邮荀异,显然就成了这个背锅的倒霉家伙。

    果然,荀异不敢顶嘴,小心翼翼从地上拾起杨定的书信,摊开后仔细观望。

    随着他看到信中的内容,他亦惊得合不拢嘴,满脸震撼之色。

    “你有什么话说?”李昮沉声问道。

    “大人息怒。”

    荀异拱手行了一礼,重新整理着思绪。

    不可否认,他也认为周虎这次做得出格了,袭县衙、杀县卒、掳县令、烧衙堂,这一系列的行为简直是罪不可恕,但在心底,他却有种不同的声音:若非杨定咄咄逼人,黑虎贼又岂会做出这等事?

    倒不是他为黑虎贼开脱,而是因为他确确实实监视过周虎与黑虎贼一阵,亲眼看到周虎与黑虎贼有‘从良’的迹象,而自那以后,他便将推动此事作为目标,直到那杨定的出现彻底搅乱了局面。

    而此时,李昮也气消了,或者说他方才的震怒本来就只是故作的态度而已。

    只见他沉声问荀异道:“荀异,事到如今,你有何看法?”

    荀异是个有担当的人,闻言拱手说道:“大人,卑职愿作为使者前往昆阳,策说周虎释放刘、王两位县令……”

    见自己的部下有这等担当,愿意不惧危险挺身出面,李昮自然很高兴,但他亦有几分犹豫:“你有把握么?”

    “这……”荀异犹豫了。

    要说把握,他唯一有把握的就是周虎不会加害他,但想要说服周虎,那就只能让杨定撤兵。

    但荀异不敢说。

    毕竟周虎此番犯下的罪行实在是太严重了,严重到眼前的颍川郡守绝不会姑息——倘若说此前这位颍川郡守还会默许昆阳县招安黑虎贼,那么在黑虎贼掳走刘、王两位县令,放火焚烧县衙之后,这件事就绝无可能了。

    ……你说你掳走那二人也就算了,放火烧衙做什么?

    荀异心中亦是大骂周虎。

    虽说掳走县令的罪行与放火烧衙等同,但同时犯两条那肯定要比仅犯一条严重地多啊!

    果不其然,见荀异面露难色,李昮沉声下令道:“无论如何,要想办法策说那周虎释放刘仪与王雍二人,为此,你可以承诺任何事!”

    一听到‘可以承诺任何事’,荀异心中就咯噔一下。

    因为这意味着,这位郡守大人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履行承诺,仅仅只是作为诱骗黑虎贼的手段。

    一旦黑虎贼释放了刘仪、王雍两位县令,恐怕下一刻,这位李郡守就会派郡兵将其一网打尽。

    “……是。”

    荀异心情复杂地领了命。

    而与此同时,在江夏郡的邾县,黑虎众的徐奋带着几名同伴,身穿斗篷、头戴斗笠,混迹在一群惊恐逃往城外的人群中,从邾县的北城门离开。

    此时在徐奋等人的身背后,那俨然就是一副仿佛噩梦般的残酷景象:只见在遍布火海的城内,无数叛乱军士卒手持利刃驱赶着百姓,或杀烧抢掠,或奸**子,种种残酷场面,就连山贼出身的徐奋看了都感觉有些心惊。

    不,那不是叛乱军,而是叛乱军做先锋的打头人马,即所谓的‘绿林义军’。

    而实则,就是一群良莠不齐的山贼、强盗、流寇。

    来了,大江以南诸地叛乱军的联手反攻……

    回头看着身背后的惨剧,徐奋心惊肉跳。

    他万万没有想到,邾县作为紧挨着江夏郡治地西陵城的靠江县城,明明有着江夏军的驻扎,却因为主将韩晫在下邳剿贼,而根本难以抵挡叛乱军的攻势,短短几日就沦陷了。

    我当尽快通知山寨,告知阿虎。

    徐奋暗暗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