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元世界:异度空间〕〔我转职成了黑暗道〕〔成为传奇选手从穿〕〔王的女人谁敢动〕〔强化医生〕〔武装魔女〕〔从一条鱼开始进化〕〔大明皇长孙〕〔武唐仙〕〔黄荆〕〔从冷宫皇子开始无〕〔金丝雀重生后被宠〕〔儒道神尊〕〔都市妖孽狂婿〕〔从史前的超神开始〕〔从湾鳄开始进化〕〔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网游我能掌握各系〕〔狂妃嫁到,帝尊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00章:通风报信【二合一】
    /!无广告!

    既然此次夜袭的目的是为了铲除周虎,那么就要做到一击必杀,至少不能让黑虎贼击退。https://

    对此,魏驰说出了他的计划:“……我准备率百名锐士,绕至黑虎寨的西侧,发动袭击。”

    他的这个提议,就算是杨定都要道一声好。

    要知道迄今为止官兵的进攻,基本上就集中在黑虎寨的东坡、南坡与东南坡,从未尝试过在黑虎寨的西面发动偷袭,因为想要在西面发动偷袭,就必须绕过一片山区,甚至还需要为了等待合适的时机而在那片群山中藏匿一段时日,就像前年的石原等人那样,并不容易实施。

    但好处是,只要魏驰一行人注意隐蔽行踪,黑虎贼是几乎不会猜到有一支精锐会在他们身背后发动偷袭。

    为了配合魏驰的偷袭,杨定决定率其余五县官兵做正面佯攻,进一步吸引黑虎贼的注意力,将黑虎贼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东坡、南坡以及东南坡的正面战场,从而忽略了身背后的威胁。

    当日天暗之后,魏驰借着值守巡夜的借口,从驻营挑选了百余名叶县官兵,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驻地,谁也不会想到,他率领区区百余人直奔黑虎山而去。

    在魏驰悄然离开的两个时辰后,大概是戌时二刻左右,杨定将丁武、马盖、黄贲、邹布四位县尉请到了自己的帐内,向他们说出了夜袭黑虎寨的想法。

    在听到杨定的想法后,除了叶县县尉高纯外,其余丁武、马盖、黄贲、邹布四位县尉皆大吃一惊,要知道此刻汝南县的县尉刘仪、襄城县的县尉王雍等人,可还在黑虎贼的手里啊。

    当即,襄城县尉邹布就一脸犹豫与迟疑地提出了质疑:“杨县令,刘仪刘县令与我家大人尚在黑虎贼的手中,且黑虎贼也未拒绝释放人质,倘若我等夜袭黑虎贼,事成倒还好,万一事情不成,黑虎贼加害到刘县令与我家大人,那该如何是好?”

    杨定正色说道:“邹县尉,虽然黑虎贼口口声声表示会释放刘、王两位大人,但诸位也看到了,从四月初起到现在,整整两个月过去了,那周虎还是没有履行承诺,可见他只是在拖延时间……虽然我不清楚他为何要拖延时间,但我断定他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不可告人的阴谋?”

    在场四位县尉面面相觑。

    莫非周首领正在与刘仪、王雍二人‘交朋友’么?

    唯一还算知情的马盖,心下暗暗猜测着。

    但仔细想想又感觉有点不对,毕竟‘交朋友’可不需要那么久,当年他与昆阳县的县令刘毗,可是在短短几个时辰里就向那周虎屈服了,他可不认为刘仪、王雍二人能坚持多久。

    而此时,另外一位与黑虎贼存在暗中关系的鲁阳县尉丁武,则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恐怕二公子不是不放人,而是不敢放人……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杨定。

    作为还算得到杨定等人信赖的他县县尉,丁武相比较马盖知道不少事,比如说,杨定有意等黑虎贼释放刘仪、王雍一行人后,再率官兵讨伐黑虎贼——虽然杨定并没有明说,但看杨定迄今为止都没有解散五县县军,丁武可以断定杨定必然还有这个想法。

    他由此推断,当日从昆阳县北撤离的两千颍川郡军,此刻说不定也驻扎在附近某个县城外,就等着黑虎贼释放人质后重新包围黑虎山——毕竟单单就杨定这边现有的五县官兵而言,丁武并不认为能将黑虎贼一网打尽,因为在‘黑虎贼袭汝南、襄城两县’后,包括他丁武在内,都遣退了一部分官兵返回己方县城,这使得他五县联军,如今就只剩下千人左右。

    就在丁武思忖之际,就见杨定一脸严肃地说道:“……总之,在下愿意为刘仪、王雍两位大人极其家眷的安危承担责任,请诸位务必助在下一臂之力。倘若事情出现什么差池,杨某愿意一并承担责任!”

    “……”

    黄贲、邹布、丁武、马盖四人相视一眼,对杨定的转变感到十分惊讶。

    要知道在他们四人看来,这杨定先前的举动是称得上狡猾的:明明黑虎贼袭汝南、襄城两县是他杨定惹出来的,可这杨定却请求颍川郡守李昮出面,让后者背负了责任。

    但今日,这杨定却一反常态,直言愿意承担责任,让他四人解除后顾之忧,这让丁武等四位县尉感到很不可思议。

    他们觉得,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导致杨定态度大变,但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他们四人也不清楚。

    四人只能肯定一件事,那就是杨定似乎对这次夜袭志在必得。

    而这,就越发让丁武感到奇怪了:既然杨定对这次夜袭志在必得,为何却又让昆阳的马盖加入这次会议?杨定不是怀疑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么?他就不怕马盖暗中给黑虎贼通风报信?

    “……”

    丁武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马盖,见后者露出凝眉沉思状,他心下暗暗猜测:这家伙,说不定此刻就在想着如何给黑虎贼通风报信。

    他越想越感觉这件事不太对劲。

    忽然,丁武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平日里始终跟在杨定身边的护卫魏驰不见了。

    据他所知,魏驰是杨定的家将,也是杨定最信赖的人之一,而魏驰本人也称得上文武兼备,足可担负重任,因此在今日这种商议‘偷袭黑虎贼’的会议,魏驰却不出席,实在是太过于蹊跷……

    就在这时,汝南县尉黄贲的一番话打断了丁武的思绪:“杨县令请放心,营救刘、王两位大人,也是我与邹布的心愿,我这就去召集士卒,随同杨县令偷袭黑虎寨,解救两位大人。”

    待他说完后,邹布亦立刻表示支持。

    见此,丁武暂时放下心中的疑问,亦开口表示了赞同。

    在他之后,马盖亦表示了支持。

    见眼前这位县尉皆表示赞同,杨定绷紧的面庞稍稍放松了些许,压低声音说道:“好,既然如此,请诸位立刻召集士卒,一刻时之后,我等便赶赴黑虎山下。”

    说完,他的目光稍稍在马盖身上停留了一下,这个举动被始终关注着杨定的丁武清楚看在眼里。

    ……看来杨定并不是消除了对马盖的怀疑,而是别有目的。

    心中暗自思忖着,丁武在走出杨定的帐篷后,便喊出了准备离开去做准备的叶县县尉高纯。

    只见他将高纯拉到一旁,故作焦虑地问高纯道:“高纯,杨县令不是怀疑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么?为何夜袭黑虎贼这种大事,杨县令却让那马盖参与?我有点搞不懂了。”

    “嘘、嘘。”

    高纯赶紧示意丁武小点声,旋即,他看了看左右,见四周无人注意,他这才压低声音解释道:“此番咱们只是佯攻,为了将黑虎贼的注意力吸引在正面,倘若那马盖果真是黑虎贼的内应,趁机给黑虎贼通风报信,也不会坏了咱们的计划,甚至于,还能骗到黑虎贼,让他们不至于注意到身背后的威胁?”

    身背后的威胁?

    一听这话,丁武心中一愣:难道那魏驰竟袭黑虎寨的背后去了?

    这可不妙!

    考虑到官兵迄今为止都在黑虎山的东坡、南坡、东南坡做正面进攻,从未迂回到黑虎寨的背后,在其西侧发动偷袭,丁武毫不怀疑黑虎贼肯定会放松对西侧的守备……

    万一在他们佯攻黑虎寨正面的时候,魏驰突然在黑虎寨的背后杀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鉴于黑虎贼的人数远远少过他五县官兵,搞不好这场夜袭就能直接将黑虎贼一网打尽,就连身在贼寨的那位二公子,怕是也会遭到不测,或者落到杨定的手中……

    想到这里,丁武不禁焦虑起来。

    他有心想问问魏驰究竟带去了多少兵,又是几时离开的营地,但又怕引起高纯的怀疑。

    忽然,他心底闪过一个念头:我何必细问关于魏驰的事,我只要将魏驰‘疑似袭黑虎山背后’的事透露给马盖,叫马盖给黑虎贼通风报信不就完了?

    想到这里,他故意问高纯道:“原来如此……那我还要盯着那马盖么?”

    “这……”

    高纯也有点犹豫,在思忖了一番后,皱着眉头犹豫说道:“盯着点吧。……此次马盖是否向黑虎贼通风报信,利害不大,但倘若你能找到证据,咱们就能让他……唉。”

    说到最后,他微微叹了口气,显然他也不知该如何在这件事上把握尺度,或者说,他至今仍不相信马盖确实是黑虎贼的内应。

    事实上,马盖真的是黑虎贼的内应么?

    他当然是!

    正如丁武猜测的那样,马盖在参加杨定主持的这次会议时,就在考虑如何向黑虎寨通风报信,毕竟他在看来,五县官兵在他昆阳县城外按兵不动,整整驻扎了两个月,今晚杨定突然决定偷袭黑虎山,黑虎寨那边未必会有防备,因此他有必要给黑虎寨报个信。

    本来嘛,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进趟城,暗中联络兄弟会的陈才,或者黑虎义舍的马弘,只要他把情况告诉二人,二人自然会派人联络黑虎寨。

    但遗憾的是,眼下他昆阳的县城早已关闭了城门,而杨定又命他们在一刻时之内做好出发的准备,马盖哪有机会借昆阳城内的黑虎贼传递消息?

    既然无法借昆阳城内的黑虎贼传递消息,且这个消息就利害非常,必须提前警告黑虎寨,马盖想来想去,终于决定冒一次险。

    ytfeiyong.当然,他所谓的冒一次险,可不是说他亲自跑到黑虎寨报信,这等他亲口告诉杨定自己是黑虎贼的内应没什么两样。

    在思忖了一番后,马盖叫来了他手下一名叫做邓仁的县卒。

    这个邓仁,是昆阳县衙里少有的身份非常特殊的县卒,他曾在第三次讨贼——也就是章靖主持的那次讨贼战役中被黑虎寨抓获,签下认罪状成为了黑虎贼的内应,随后,他又以为家境原因,加入了陈才创立的兄弟会。

    然而除黑虎贼与兄弟会成员两成身份外,这邓仁还是马盖的人,对马盖非常敬佩,因此他非但将一切告诉了马盖,还自愿充当马盖在黑虎贼与兄弟会内的内应……

    对此,马盖觉得也不坏,毕竟他也认为自己身边应该有一个可以随时联系到黑虎贼与兄弟会的人,于是便暗中提拔邓仁,将其留在自己的身边。

    总之,挺混乱的。

    不多时,邓仁便来到了马盖的帐篷。

    马盖也不废话,招招手示意邓仁凑近,旋即低声说道:“叶县县令杨定方才召集我等县尉,欲立即对黑虎寨发动夜袭,你立刻潜出营外,至黑虎寨向那周虎报讯。”

    听到这话,那邓仁面露惊愕之色:“县尉?”

    不可否认,他是黑虎贼的内应,但那只是迫于无奈,至于加入兄弟会,也只是因为他家中需要兄弟会收买他的那笔钱,他自忖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将坚定地站在马县尉那边,不惜与黑虎贼、兄弟会做斗争……

    然而现如今,马县尉却要他给黑虎贼通风报信?

    对此马盖早有说辞:“你是否惊讶我为何要你向黑虎贼通风报信?你是昆阳人,黑虎贼的事你也清楚,那是轻易就能铲除的么?……既然无法轻易铲除,那咱们就退而求其次,确保黑虎贼不会做出危害我昆阳人的行为。”

    这一点他倒没有撒谎,他的立场越来越倒向黑虎贼,就是因为他发现受黑虎贼暗中操控的昆阳居然比以前更加繁荣、更加稳定。

    那……那就这样吧,反正他也抗拒不了。

    “……然而那杨定却不明白这一点,一味激怒黑虎贼,想要将黑虎贼彻底逼到绝路,你说,倘若黑虎贼被逼到绝路,到时候受到牵连的人会是谁?还不是我昆阳人……”

    “唔。”邓仁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昆阳人,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其实并不排斥黑虎贼与兄弟会,因为黑虎贼并不伤害昆阳县的寻常百姓,与他们没有利害冲突;而兄弟会,甚至会为昆阳的寻常百姓创造工作岗位,带来赖以糊口的工作,他之所以自愿担当混迹在黑虎贼与兄弟会内的奸细,只是出于对马盖个人的敬意。

    因此,虽然对马盖让他向黑虎贼通风报信的事感到困惑,但在马盖解释完之后,他立刻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县尉,您是对的,那些外乡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哪怕知道,他们恐怕也不会在意。”

    说着,他正准备告辞离开,却忽然听到帐外有县卒禀告:“县尉,鲁阳县的丁县尉求见。”

    “丁武?”

    马盖微微皱了皱眉,点头道:“请他进来。”

    说完,他低声吩咐邓仁:“速去。”

    “是。”

    邓仁点点头,转身走向帐口,在丁武撩帐内走入的同时,走了出去。

    “……”

    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丁武转头看了一眼邓仁离去的方向。

    瞧见他这个动作,马盖心中没来由地一惊,当即上前与丁武打招呼,试图引开丁武的注意力:“丁县尉,有什么事么?”

    “倒也没什么大事。”丁武笑呵呵地回了礼,转头看向马盖,笑着说道:“我来就是想知道一下,马县尉这边准备地如何了?另外,待会我与马县尉一起行动……”

    “一起行动?好啊,马盖求之不得。……请坐。”

    “好。”

    二人在一张桌旁坐下,相互谈笑,不动声色。

    这个丁武,肯定是杨定派来监视我的……也不知那邓仁方才走出去,是否已引起这丁武的怀疑?

    暗暗想着,马盖给丁武倒了一碗水。

    怎么才能把魏驰的事泄露给他,叫他给黑虎贼通风报信呢?……倘若我直接开口,他必然会怀疑我是杨定派来诈他的,那或许就会弄巧成拙…n230.…

    “多谢。”丁武接过马盖递给的那碗水,一边抿着,一边暗暗想道。

    二人各有心思,以至于竟说不上几句话,以至于帐内的气氛逐渐变得尴尬诡异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捕头石原走入了帐内,瞧见马盖、丁武二人坐在帐内闷声不语,他愣了愣,但还是抱拳禀明了来意:“见过丁县尉。……马县尉,叶县的人那边传来口讯,命我等向黑虎寨进发。”

    “好,我知道了。”马盖点了点头,石原便抱拳离开了。

    见此,丁武意识到时间紧迫,再不想办法透露给马盖,马盖就来不及给黑虎寨通风报信了。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总算是要出发了,马县尉,那我先回去,待会你我营外汇合……”

    “好。”马盖不动声色地笑着点头。

    就就在这时,忽见正走向帐口的丁武停下脚步,回头对马盖说道:“我进帐时,曾看到有一名县卒离开,我想应该不会是马县尉派人向黑虎贼通风报信,透露我等今日将助魏驰夜袭黑虎山,对么?”

    !!

    马盖心中剧震,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哈哈大笑道:“怎么会呢?莫非丁县尉也觉得在下是黑虎贼的内应么?”

    他笑着目视着丁武,右手不动声色地摸向一旁的佩剑。

    喂喂喂……

    看到马盖的举动,丁武不动声色退后两步,倒不是他打不过马盖,问题是没必要啊。

    “哈哈,丁某就是开个玩笑,马县尉莫要介意。……这样,咱们营外见。”

    “……好。”

    马盖神色复杂地看着丁武离开。

    忽然,他愣了一下。

    等等?协助魏驰夜袭黑虎山?今晚夜袭黑虎山,跟那魏驰有什么关系?

    话说回来,方才杨定召集众人时,似乎确实没有看到魏驰……

    莫非……

    面色微变的他,立刻就招来一名麾下的捕头杨敢,低声嘱咐:“去找叶县的县卒打听看看,看看魏驰去了哪里?再打听看看,今晚可曾有叶县的县卒外出。”

    “是!”杨敢不明所以,但还是抱拳答应。

    片刻后,他回来禀告马盖道:“县尉,据卑职打听,今晚确实有不少叶县的巡逻县卒外出不归,至于那杨县令身边的护卫魏驰,卑职并未打听到行踪。”

    “好,我知道了。”

    马盖点点头,打发走了杨敢。

    此时,他脑海中又回想起了那丁武借玩笑向他说的话,其中有几个字让他尤为在意:协助魏驰夜袭黑虎山。

    虽然不明白杨定为何一反常态,决定在今晚夜袭黑虎山,但具体的战术,马盖还是了解的,无非就是他几县官兵趁着黑色进攻黑虎山,具体来说,就是进攻黑虎寨的东坡、南坡,甚至是东南坡——这些方向都算是黑虎寨的正面。

    考虑到‘协助魏驰’这几个字,那就意味着,魏驰并非会跟他们一起行动,或者说,并不一定袭击黑虎寨的正面。

    既然不是正面,那就是后背咯?

    想到这里,马盖立刻就招来一名知根知底的县卒,低声嘱咐,令他立刻潜出营外,到黑虎寨通风报信。

    平心而论,他并不敢保证杨定派魏驰以另路袭黑虎山,但通知黑虎寨,让那周虎小心提防,这总归是没错的。

    而幸运的是,像邓仁那样身兼几层身份的县卒,马盖身边倒也不少,就是为了用在这种时候。

    但话说回来,那丁武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那丁武为何要故意透露这个消息给他呢?

    片刻后,待与丁武所率鲁阳县军一同前往县北黑虎山的途中,马盖神色莫名地暗自打量着与他一起行动的丁武。

    虽然丁武口口声声表示那只是一个玩笑,但马盖却不相信,毕竟若不是丁武提及,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那魏驰的突然不见。

    倘若说丁武是按照杨定的授意,那这件事来诈他,也没有必www.sdetu.要透露‘协助魏驰’这件事吧?

    想来想去,马盖始终觉得此时偷袭黑虎贼的后背,不失是一个妙招,既然能想到,没有理由不尝试一下。

    还是说,杨定故意拿这件事来诱他上钩?

    马盖也想不通。

    反正,总不至于这位丁县尉,跟他一样其实也是黑虎贼的朋友吧?

    ……倘若如此,那就有意思了。

    马盖失笑般摇了摇头。

    毕竟,杨定曾有意让丁武来监视他,倘若那丁武果真也是黑虎贼的朋友,那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有趣的事么?

    ……待等天亮,相信就能真相大白了。

    马盖暗暗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