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前夫想要生二胎〕〔重生过去从四合院〕〔人在遮天,开局献〕〔首富从挖矿开始〕〔重生就得支棱起来〕〔诸天游戏登录器〕〔从武当开始的诸天〕〔斗罗之拥有八奇技〕〔开局一个系统,扮〕〔NBA:开局一张三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我在六朝传道〕〔这个明星很妖孽〕〔大秦:开局抢了盖〕〔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逍遥小捕快〕〔别人打职业,你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01章:通风报信(二)【二合一】
    /!无广告!

    当晚,赵虞搂着静女进入梦乡没过多久他,就被静女轻轻推醒。https://

    由于刚刚发生过叛徒刺杀的事件,被唤醒后的赵虞颇为警觉,尽管意识尚有些不清醒但立刻就坐起在榻上,同时询问静女道:“怎么?”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虞的反应,静女连忙宽慰道:“少主莫惊,此次并非寨内发生了什么状况,而是有昆阳县的县卒来通风报信。”

    待听到前半句时,赵虞微微松了口气,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经历过一次寨内叛徒的行刺事件后,他已听取了郭达的建议,加强了守卫的人数,从曾经的二人值守一口气增加到十人——十个人就不至于再被人摸黑抹了脖子,足以在事发时提醒就在隔壁屋子的牛横。

    甚至于,郭达原本还想再增加点人数,只不过赵虞考虑到现如今寨内人手尚不宽裕就作罢了。

    “昆阳的县卒?来通风报信?”

    在听罢静女的讲述后,赵虞脸上闪过几许意外。

    静女点点头,小声说道:“方才右统领褚燕亲自前来,说是他们在南坡抓到一人,此人身穿县卒的服饰,自称是兄弟会的成员,特来向山寨通风报信,至于什么讯息,那人却不肯说,说是要当面告诉你。”

    “……”

    已逐渐恢复清醒的赵虞微微皱了皱眉,心中暗暗想到:一定要当面见我,那想必是马盖的手下。

    想到这里,他问静女道:“此人身在何处?”

    静女回答道:“褚燕领着此人亲自前来,眼下正在屋外等候。”

    听到这话,赵虞也不在耽搁,当即在静女的服侍下穿上衣服,戴上那块已逐渐被黑虎众牢记的虎面面具。

    尽管他有意让静女继续歇息,但静女却要跟赵虞一起,他捧着她的面颊笑道:“乖,再去睡会。”

    静女被赵虞的亲昵举动弄得面色绯红,带着几分羞红说道:“少主不在,我睡不踏实。”

    赵虞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任由静女跟着他,毕竟他也习惯了静女跟在身边服侍。

    稍过片刻,赵虞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一眼便看到屋外站着十来人,一个个手持火把。

    其中有十人是负责把守的卫士,为首者叫做庄平,是牛横的老部下,除此之外,便是褚燕记起几名随行手下,还有一名县卒打扮的人——当时赵虞一眼就看到了褚燕。

    “褚燕。”

    一边与褚燕打了声招呼,赵虞一边走下了木质的台阶。

    见此,负责守卫的庄平这才挥手示意九名手下退后到一旁,放褚燕等人接近赵虞。

    堂堂寨内的右统领,被庄平一干人堵着,不能随意请见赵虞,褚燕对此倒没有什么不快,毕竟他回到山寨后,也听说了大首领曾遭到寨内叛徒行刺的恶劣事件。

    “首领。”

    褚燕走上前几步,朝着赵虞抱了抱拳。

    赵虞点点头,旋即,他的目光便落到褚燕身边一名县卒身上,问道:“便是此人么?”

    “是。”

    褚燕点点头,旋即转身对身后那名县卒说道:“邓仁,这位便是大首领。”

    果然,前来通风报信的县卒,正是马盖派来的邓仁,只见他在见到带着虎面面具的赵虞后,立刻想要上前,却被庄平拦下,大声呵斥:“你要做什么?”

    不得不说,由于赵虞前段时间刚刚遭遇行刺事件,寨里的人都绷紧了神经,像邓仁这种来历不明的,庄平岂能放他接近赵虞?

    被呵斥的邓仁心中一惊,连忙说道:“我、我没歹意,我只是想私下禀告大首领……”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赵虞心中微动,点头说道:“好,你随我到屋内说。……褚燕、庄平,你二人也进来,其余留守在外。”

    “是!”众人抱拳应道。

    片刻后,赵虞带着褚燕、庄平、邓仁几人进了屋。

    他和颜悦色地对邓仁说道:“褚燕乃是寨里的右统领,而庄平乃是我的护卫,都是可以信赖的人,有什么事,你直说无妨。”

    见眼前这位黑虎贼的大首领并未提及到其身边另外一名带着虎面面具的人,邓仁有些好奇地瞅了一眼静女,不过显然他也不笨,他从静女的身姿,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女人。

    见此,他朝着赵虞抱了抱拳,压低声音说道:“大首领,马县尉命我前来向首领报信,今日……不,昨日戌时前后,叶县县令杨定召集五县县尉,欲于夜半偷袭贵寨,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准备夜袭之事。”

    听闻此言,屋内众人皆为之一愣,包括早已猜到邓仁是被马盖派来的赵虞。

    叶县县令杨定竟谋划在今夜偷袭他黑虎山?若非这个消息是马盖派来送来的,赵虞都有些不敢相信。

    为何?

    因为汝南县的县令刘仪一家,与汝南县丞裴绥,还有襄城县的县令王雍一家,迄今为止还在他的手中作为人质,为此就连颍川郡守李昮都感到投鼠忌器,然而这杨定,却不顾这些人质的死活,悍然发动夜袭?

    这杨定,如此心狠?

    但既然是马盖派人送来的消息,赵虞尽管觉得诧异,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马盖已渐渐倒向他黑虎寨,没理由会在这件事上给他送假消息。

    不过……

    在瞥了一眼那邓仁后,赵虞故意装作不信的样子问道:“哦?马县尉为何会派你向我通风报信?我以为马县尉一向看不惯我等……”

    邓仁不疑有他,连忙按照马盖的话说道:“首领误会了,虽然马县尉与我黑虎众确有几分芥蒂,但他也认为,我黑虎众并不会对昆阳不利。马县尉在吩咐我时曾亲口说过,外乡人不知我昆阳的情况,一味逼迫黑虎众,然而到最后倒霉的还是我昆阳人……”

    一听这话,赵虞便知道马盖已对其部下做出了解释,而且这个解释还非常不错,至少昆阳人是可以接受的,因此他也就不必再替马盖遮掩什么。

    于是他哈哈大笑说道:“马县尉是明理人,不错,我周虎绝不会对昆阳不利。”

    说着,他吩咐庄平道:“庄平,这位兄弟前来报信,甚是辛苦,你派人给他安排一些酒菜,留他在寨内歇息片刻,然后找个时机,送他下山。”

    “是!”

    庄平抱了抱拳,领着已抱拳表示了谢意的邓仁走出了屋外。

    从始至终,褚燕环抱双臂在旁看着那邓仁,听着后者说话,直到后者走出屋外,他这才放下双臂,转身对赵虞说道:“首领,确实是马盖的人?”

    赵虞点点头说道:“应该不会有错。……我方才故意问他,马盖为何派他前来通风报信,此人的回答,颇附和马盖的立场。退一步说,除了马盖,谁会在这种时候派人提醒咱们?”

    “这倒也是。”

    褚燕恍然地点点头。

    也对,倘若这邓仁是对他黑虎众保持敌意的人派来的,那对方何必多此一举?直接带人来偷袭不就完了么?

    因此可以肯定,这肯定是马盖派来的人。

    而马盖,显然是可以信任的。

    在想通这一层后,褚燕立刻对赵虞说道:“既然如此,寨里当立即做好防范。……首领宜立刻通知众人。”

    “唔。”赵虞点点头说道:“你去通知大统领与王庆,叫他们立刻安排人手于山中布防。”

    “是!”褚燕抱拳而去。

    看着褚燕离去的背影,赵虞缓缓走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下,摘下脸上的面具,头托着额头沉思着。

    他倒不是怀疑马盖什么,而是依旧想不通那杨定为何决定突然夜袭他黑虎寨。

    就在他沉思之际,忽然屋外传来了郭达的喊声:“阿……首领、首领。”

    赵虞转头看去,正巧看到郭达风风火火地疾步走近屋内。

    见屋内除了赵虞与静女并无外人,郭达看了一眼屋外的几名护卫,几步走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下,带着几分急切压低声音问道:“阿虎,怎么回事?我方才听说,有官兵要偷袭咱们?”

    赵虞点点头,解释道:“是叶县的杨定。……马盖派他手下县卒送来的消息,观此人来得仓促,我想马盖也是临时才得知了此事,因此急忙派来前来通风报信。”

    就像赵虞那样,郭达也不怀疑马盖,只是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不解说道:“那杨定怎么回事?他难道忘了,刘仪、王雍等人还在咱们手中么?难道他不顾这些人的死活?……谢了,阿静。”

    最后那句,他是朝给他倒水的静女说的。

    “这也正是我所奇怪的。”

    赵虞也接过静女端来的水喝了一口,皱着眉头对郭达分析道:“我观那杨定,他不像是不在意刘仪、王雍等人的死活,否则他当初何必将责任推给颍川郡里,叫郡守李昮出面与我等交涉?不就是怕因为对刘仪、王雍见死不救,而落下恶名么?因此按理来说,他不应该会在这时候偷袭咱们……”

    “会不会是他自认为可以偷袭得逞?”郭达猜测道。

    “我想应该不会。”

    赵虞摇摇头分析道:“咱们不是没有防备,纵使马盖不派人来通风报信,咱们还是会让人密切把守各个方向的山坡,毕竟咱们几次拖延,已弄得那位李郡守相当不快,纵使不防着杨定,咱们也要防着那位李郡守……以杨定的智略,应该能猜到这一层,不至于盲目认为轻易就能偷袭得手。”

    “那他为何突然偷袭咱们?”郭达有点糊涂了。

    “此事我也不清楚……”

    赵虞微微摇了摇头,对于杨定的突然改变,他也觉得有点蹊跷,他认为bangmaime.,可能是发生什么变故才导致杨定做出了反常的行为,但具体是什么,他暂时也不清楚。

    不多时,大统领陈陌来到了赵虞的屋内,与赵虞、郭达商议守山之策。

    就在几人商议之际,忽见庄平走近屋内,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首领,右统领他们又抓到一个县卒,那人也自称是昆阳的县卒,来向我等通风报信……”

    “……”

    赵虞、郭达、陈陌三人面面相觑。

    昆阳的县卒?那十有八九就是马盖的人呀,可马盖不是才派人给他们传讯么?

    思忖一下,赵虞立即吩咐道:“将那人带来。”

    “是!”

    不多时,便又有一名昆puerchas.阳县卒被带到了赵虞的屋内。

    只见这人进屋之后,便打量屋内几人,虽然这人未必认得出带着面具的赵虞,但显然他认得出郭达、陈陌二人。

    见此,他当即对坐在中间的赵虞抱拳行礼,恭敬地说道:“大首领,小人叫做吴牛,去年七月就在县城加入了兄弟会……”

    赵虞又好气又好笑,咳嗽一声打断道:“好,既是兄弟会的弟兄,就是我黑虎寨的弟兄,不知吴兄弟此番前来有何要事?”

    那吴牛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废话过多,讪讪一笑后连忙道出了来意:“是这样的,我家县尉……就是马县尉,他派我前来向大首领报讯,请首领务必要小心身背后的偷袭。”

    “身背后的偷袭?”

    赵虞一时间倒也没弄,不解问道:“什么身背后的偷袭?”

    “是这样的。”那吴牛连忙解释道:“马县尉怀疑,那杨定夜袭黑虎山可能是个幌子,只是为了吸引首领的注意力,因为在马首领得知此事之前,杨定似乎就派了一个叫做魏驰的人先行一步离开了驻营,马县尉怀疑此人很有可能会袭黑虎山的背后。”

    “……”

    面具下的赵虞微微张了张嘴。

    方才hnr.这吴牛说得笼统,他还以为杨定派了内奸混入山寨行刺他呢,没想到这家伙所说的‘身背后的偷袭’,指的是他黑虎寨。

    他故意又问道:“何以马县尉会派你前来传讯?我以为马县尉向来对我等心存成见。”

    听到这话,这吴牛做出了与方才邓仁一般无二的回答,这让赵虞再次相信,此人应该也是马盖派来的。

    但为何马盖要派两次人呢?莫非其中有什么缘故?

    就在赵虞暗自猜测之际,忽见那吴牛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又说道:“哦,对了,马县尉还有一句话让小的转告大首领,关于那魏驰的事,是鲁阳的县尉丁武借玩笑告诉他的,此人与杨定走得近,受杨定之命监视他,不知是敌是友。”

    “……”

    赵虞微微张了张嘴,旋即忍不住笑了出声。

    他总算是明白了,马盖前后派来两个人,那是因为有鲁阳县的县尉丁武提醒了他,向马盖透露了杨定真正的意图,因此马盖才又派这吴牛过来,提醒他‘提防背后’。

    至于鲁阳县的县尉丁武是否信得过……

    呵,那自然是信得过的,赵虞对丁武的信任,绝不亚于对马盖。

    而有意思的是,那杨定居然派丁武盯着马盖……

    不止赵虞觉得有意思,从旁的郭达与陈陌二人也露出了极其古怪的表情——他们二人都知道丁武与赵虞交情深厚。

    咳嗽一声,赵虞吩咐吴牛道:“你且在寨内歇息一会,待时机合适,我会派人将你送下山,你回去后转告马县尉,就说……他的意思我明白了,叫他不用担心。”

    “是、是。”

    那吴牛连连点头,旋即被庄平带下去歇息了。

    看着此人走出屋外,郭达实在是憋不住了,忍不住笑道:“看来杨定对马盖产生了怀疑……不过他居然派丁县尉去盯着马盖,这可真是……”

    听到这话,饶是不苟言笑的陈陌,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过之后,他转头对赵虞说道:“首领,马盖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既然如此,咱们要小心防备西侧……”

    赵虞点了点头,待思忖片刻后说道:“这样,大首领应对正面来犯,我与郭大哥,牛大哥他们,负责西侧,于西侧的山中布下埋伏……”

    陈陌想了想,提醒道:“切莫小瞧那魏驰,我与那魏驰交过手,此人武艺不俗,并不逊色章靖几分……”

    赵虞笑着说道:“无妨,有牛横大哥在。”

    听到这话,陈陌微微点头,不再说话,毕竟牛横的实力他很清楚,那头蛮牛天赋神力、力大无穷,就连他也要小心应对,只可惜脑子不太好使,否则必然是与他争夺大统领之位的劲敌——比王庆那厮强多了!

    商议完毕后,陈陌与郭达便同时告辞了,各自去召集手下的弟兄,原本安静的寨内,也因此变得喧杂起来,一副临战的模样。

    而趁着郭达去召集人手的时间,静女从屋内的柜子里找出两套皮甲,将其中一套给自家少主穿戴上,虽然她强烈反对赵虞亲自与郭达去山寨的西面埋伏,但考虑到刀剑无眼,她恨不得将两套皮甲全套在赵虞身上。

    就在赵虞与静女二人穿戴皮甲的这会儿,庄平走了进来,抱拳说道:“首领,刘仪、王雍二人求见。”

    赵虞微微一愣,旋即便猜到了几分:肯定是山寨内的紧急备战惊扰了那两位县令,吓得那两位县令连忙跑来向他询问究竟。

    再一想,赵虞心中生出一个不错的主意:我不妨拿此事离间刘仪、王雍二人与杨定的关系,顺便笼络二人。

    想到这里,他当即对庄平说道:“请他两位进来。”

    “是!”

    庄平抱了抱拳,转身走出屋外招呼了一句,旋即,便见到刘仪、王雍二人面色惊慌地走入屋内。

    只见刘仪、王雍二人走入屋内,见到了身穿皮甲、脸带面具的赵虞,惊慌地问道:“周首领,发生了什么事?”

    赵虞故意看了一眼二人,直到二人被看得有些心里发毛,他这才沉声说道:“周某刚得到消息,叶县县令杨定,力主率汝南、襄城、昆阳、鲁阳四县官兵,偷袭我山寨。”

    一听这话,刘仪、王雍二人吓得面色发白。

    此时他们可顾不上打探眼前这位黑虎贼首领究竟是怎么得到的消息,他们在意的是自己全家的性命——那新上任的叶县县令杨定,竟不顾他们全家的安危,突然对黑虎贼发动偷袭?这不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么?

    “周首领,我、我们……”

    听说居然还有他们治下县城的官兵参与,刘仪、王雍二人吓地面如土色,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生怕眼前这位黑虎贼的首领对他们不利。

    然而,赵虞却和颜悦色地宽慰他二人道:“两位放心,两位已答应做我周虎的朋友,既然是朋友,那么无论如何,周虎都不会陷两位及两位的家眷于危难。纵使今日我山寨不能保全,被那杨定率军攻破,周某也会在破寨之际,派心腹将两位及两位的家眷送下山,使两位与妻小能平安回到县城……”

    听闻此言,刘仪、王雍二人面面相觑,前者小心翼翼地问道:“周首领不准备拿我二人要挟那杨定,逼他退兵么?”

    赵虞笑着说道:“倘若两位先前不配合的话,周虎自然会这么做,但既然两位已是我周虎的朋友,周某又岂能置两位于危险之中?更何况,那杨定既然敢来偷袭,就说明他已全然不顾两位及家小的安危,倘若我拿两位要挟其退兵,谁能保证他不会叫心腹人暗中放冷箭射杀两位?”

    “他安敢如此!”

    刘仪怒声说道,从旁,王雍亦是一脸的惊怒。

    他们简直难以置信,那杨定居然敢置他们于不顾——那杨定只是叶县的县令,又不是他颍川郡的郡守,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权力来决定他二人的命运?

    “还是小心点好。……这样,两位先在寨内稍歇,倘若发生意外,周某会立即派人护送两位从北面下山,想必两位也不希望被杨定‘解救’吧?”

    刘仪、王雍二人惊怒未消地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那就……一切仰仗周首领了。”

    “哪里哪里。”

    一边笑着回应,赵虞一边与刘仪、王雍及静女走出了屋子。

    此时,郭达、牛横等人已经在二人手下召集在屋外的空地上,准备前往西侧埋伏。

    见此,赵虞便与刘仪、王雍二人告别,此时就听到寨门方向传来一名黑虎众着急的喊声:“官兵攻山!有官兵攻山!”

    话音刚落,寨内便有一大帮弟兄涌出山寨,分别支援陈陌、王庆、褚燕三人而去。

    而同时,山下也陆续传来了喊杀声。

    这所见所闻,让刘仪、王雍二人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咒骂杨定:“居然……居然当真置我等于不顾……”

    见此,赵虞微微一笑,带着静女转身走向郭达、牛横等人。

    他可以断定,只要刘仪、王雍二人活着回去,日后杨定别想再组织什么‘五县联军’了,因为继昆阳之后,汝南、襄城两县也不会再买账,杨定充其量只能请到鲁阳的县军,毕竟‘鲁叶共济’嘛!

    但很可惜,鲁阳县令刘毗与县尉丁武,也是他这边的。

    这么一想,那位昔日的神童,显然即将被彻底孤立。

    而他赵虞,却可逐步将势力扩展到昆阳、汝南、襄城三县,还有一个他主观上不愿牵扯进来的鲁阳。

    三县对一县,似乎双方的处境,一下子就颠倒过来了。

    ……既然你这么想斗?那我就陪你慢慢斗!

    赵虞面具下的嘴角,扬起几分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