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带着星际农场重生〕〔穿成年代文里的极〕〔我有两个SSS天赋〕〔斗罗:这一世,谁〕〔重生归来:我喝了〕〔全球进入大航海时〕〔穿书后我被白切黑〕〔论从天才到大能〕〔开局极限斗罗,我〕〔我用闲书成圣人〕〔美食博主穿成宅斗〕〔媚色无双〕〔钓系美人的攻略游〕〔止渴〕〔两对家分化成o后[〕〔咸鱼女主她每天都〕〔不可能恋人[娱乐圈〕〔傻了吧,爷会变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08章:昆阳特产【二合一】
    /!无广告!

    ps:感谢“请叫咱可爱的总攻大人”大佬打赏一万币!~

    ————以下正文————

    七月十八日,清晨,赵虞带着静女、牛横,与县令刘毗、县丞李煦、县尉马盖等人登上昆阳城的南城墙,登高察看城外难民们的境况。

    此时城外的难民,基本上已看不到十三岁至三十五岁之间的男子,这些人要么是加入了昆阳县军,要么是投奔了黑虎寨;至于年轻女子,大多则投奔了黑虎寨,上至三十岁,下至三四岁、五六岁,甚至于就连生过小孩的,只要年轻且长得好看,也都被黑虎众们当做稀缺的宝贝般护送至黑虎寨。

    倒不是说黑虎众一个个饥渴若狂,连三四岁、五六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这帮山贼的盘算打得可精了——反正这些小女孩每日也吃不了太多食物,虽然眼下岁数不合适,但在寨里养个几年,那不就合适了么?

    出于类似的目的,郭达也示意黑虎众们招收了一批十岁以下的孤儿,大概是想培养一批死忠于山寨、死忠于赵虞的班底,毕竟眼下山寨里的人,对山寨、对赵虞其实也谈不上死忠,大多只是因为别无去处,他们的忠心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知道追随‘首领周虎’才能过得更好罢了。

    下至一般寨众,上至褚角、王庆、刘黑目等大头目,大抵都是这样。

    关于这一点,赵虞其实并无不满意,毕竟人性就是如此,但显然郭达对此并不满意,赵虞也就任由他去了。

    当然,也不能说城外的难民完完全全就剩下了一群老弱病残,事实上,还是有些‘适合征召’的男女,有的是不满昆阳作为的年轻人,也有些无法舍弃病弱丈夫的妇人,其中最为惹眼的,就当数前遂平县县尉伍挚。

    此人就不满于昆阳县对难民的‘差别对待’,在要求昆阳县收纳所有难民未果的情况下,非但拒绝了昆阳县的征召,还说服了一群同样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试图单凭他们区区几十个人的力量尽可能保护下更多的人。

    对于这样的人,赵虞、刘毗、马盖等人深感敬佩。

    但敬佩归敬佩,他们不可能答应这伍挚的要求,毕竟城外的难民那么多,哪怕是截止今日挑剩下的,仍有多达三千余,这还不包括尚未逃难至昆阳的难民,昆阳只不过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县城,哪里负担地起那么多的难民?

    虽然眼下昆阳县内的粮食还宽裕,但这并不意味着昆阳就不会发生粮食危机,倘若眼下大量吸纳难民,他日一旦叛乱军围困城池,昆阳县未必不会因为粮食危机而出现内乱——介时一旦出现内乱,那基本上就算完了。

    也正是同样知道这个道理,无论是刘毗、马盖、李煦等县衙的官员,亦或是石原、陈贵、杨敢等县衙的捕头,皆默许接受了赵虞的这个决定,对此缄口不言。

    毕竟他们也知道孰轻孰重。

    就在赵虞观察城外的难民时,县丞李煦在旁说道:“城外的难民,戾气逐渐加重,昨日在下听贺丰贺捕头禀告,在他率兄弟会的人出城,到城外西北的山中砍伐林木与竹子时,有一伙难民故意骚扰滋事……”

    停顿了一下,他压低声音说道:“贺捕头迫于无奈,击毙一人,惊退余众。”

    “是绿林贼么?”赵虞平静问道。

    李煦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应该是寻常百姓。”

    听到这话,在旁的县令刘毗长长吐了口气,面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昨晚就知道这件事了,因此并不惊诧,但此刻听李煦提及,他面色仍然不是很好看,毕竟贺丰的行为也算是‘戮民’了,虽然杀的是暴民。

    杀死一名暴民不算什么,但倘若像这样类似的事情日后继续发生,这显然会有损于他昆阳县令的德望。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黑虎贼首领。

    鉴于这周虎前一阵子夺了‘指挥权’,刘毗也很担心自己的官职会保不住,没想到事后,这周虎立刻就与他谈了一番话,且保证不会取代他的县令之职——事后刘毗想想也对,这周虎的野心明显不仅仅只有这点,怎么可能会抢他的县令之位呢?

    总而言之,当日周虎给他分派了任务,即叫他负责鼓舞、激励城内军民的士气。

    这可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差事,只要这次能击退叛乱军,相信他刘毗在昆阳的威望再也无人能敌。

    当然了,即便到那时候,他也没办法脱离周虎的掌控罢了,毕竟周虎有的是办法泡制他。

    为了防止自己的德望有损,刘毗压低声音对赵虞说道:“周首领,肯定有绿林贼在挑唆,不如再派人与那伍挚谈谈,命他加紧搜查难民之中的绿林贼,避免类似的事再次发生……”

    赵虞看了一眼刘毗,平静说道:“你觉得,那伍挚不知他难民当中混有绿林贼?”

    刘毗皱了皱眉,说道:“在下明白周首领的意思,周首领是怀疑他试图借绿林贼对我昆阳施压,但这样下去,我恐两败俱伤,我觉得,我方可以再放宽一些条件,比如说,在施粥方面……”

    不错,即便不允许城外的难民进入城内,但出于道义,昆阳县衙还是委派了兄弟会出面,在城外建立了施粥点,向城外的难民施粥。

    只不过那个分量嘛,那每人一碗稀薄地能看到碗底的粥,充其量就只能勉强让城外的难民活着而已,而这也是城外的难民大多都很‘安静’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力气。

    从旁,李煦亦附和了刘毗的提议:“就像周首领当日所言,人在走投无路时,什么都做得出来,咱们最起码不能让城外的难民被绿林贼所利用……”

    赵虞考虑了一下,点点头说道:“行吧。…chienkuokids.…马县尉?”

    “在。”马盖很自然地抱了抱拳,就仿佛身边这位黑虎贼首领才是他的上司。

    “你出城去与那伍挚交涉。”

    “是!”

    片刻后,赵虞带着一行人进入了城门楼内。

    待众人坐定后,他正色说道:“相比较城外难民的戾气愈发严重,我更在意的是其中混入了绿林贼,我听说有守城的县卒禀告,这两日有人鬼鬼祟祟在城墙底下游荡?”

    “是的。”马盖点头说道:“我问过石原,他认为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绿林贼,正在观察我昆阳城墙的薄弱处。”

    赵虞点了点头,说道:“距六月下旬定陵沦陷,已过半月,想来叛乱军是打算继续向前进兵了,作为叛乱军的开路伥鬼,那些绿林贼自然会率先行动。对此,我昆阳方针不变,县衙与县军,还是以守卫县城为重,至于潜进我昆阳县的绿林贼,就让我黑虎寨来打个头阵,掂量掂量这些绿林贼的实力,顺便练练兵。”

    听到这话,李煦惊声问道:“周首领要主动出击?”

    见赵虞点头,他连忙劝说道:“不如先观望一阵吧?”

    平心而论,李县丞倒不怎么在意黑虎贼的伤亡,可问题是,现如今黑虎贼也是保卫他昆阳的一股重要力量,倘若伤亡过重,那他县军就只能孤军奋战了。

    然而就像周虎所说,久守必失,若没有黑虎贼伺机出动,骚扰叛乱军与绿林贼,为他县城分担压力,单凭他昆阳一座孤城是几乎无法守住的。

    因此,他认为周虎应当再谨慎一些,等看清楚形势后再派黑虎贼出动——顺便,也能让黑虎贼再操练几日。

    但赵虞却有不同的观点,他摇头说道:“前两日我问过石原,据石捕头所言,绿林贼虽乍看数百人一群,上千人一伙,气势汹汹,但其中有大半是他们裹挟而来的平民,这些平民不敢反抗绿贼林,为了保命而助纣为虐,协助绿林贼迫害沿途的乡村……就叫他们‘伪贼’吧。倘若我等能够精准地除掉那些绿林贼的大小首领们,这些被裹挟的‘伪贼’,未必会继续反抗,甚至会倒戈投降……倘若坐以待毙,等到叛军主力围住我昆阳,那些伪贼就未必敢倒戈投向了,介时咱们得花费更多的力气去对付他们。”

    “话虽如此……”性格保守的李煦仍有些迟疑。

    当日,赵虞派人通知了正在祥村一带操练寨众的陈陌、王庆二人。

    正如李煦所言,赵虞有意让黑虎众立刻行动打击黑虎贼的做法,着实有些仓促,哪怕是陈陌也觉得过于仓促了,因为那些投奔他黑虎寨的青壮,距今才训练了短短几日而已,别说列阵,哪怕连排个队都难免会出现混乱。

    更要紧的是,大多数投奔黑虎寨的青壮,直到眼下还未得到兵器与甲胄,每人只分了一根削尖的长竹竿,虽说削尖的竹竿也不是不能杀人,但这种‘兵器’,很难不让新投奔的人保持士气。

    正因为如此,王庆在得知此事后嗤笑不已:“让那些小崽子提着竹竿去杀绿林贼?我懂了,大首领是要让他们去送死,对吧?”

    “住口!”

    陈陌立刻喝止了王庆的玩笑话,毕竟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是会严重影响士气的,尤其是对那群刚刚加入、尚未得到合格武器装备的新寨众们。

    他沉声说道:“眼下叛乱军尚未大举入侵,只有一群绿林贼在我昆阳或者南边的县活动,拿这群人来练兵再好不过。一旦叛乱军大举入境,到时候就更不好打了。……你身为左统领,难道就没有这点远见么?”

    王庆闻言眼睛一瞪,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耸耸肩说道:“得得得,打就打,废话真多,反正你是大统领,出了什么事你负责。”

    “……”

    瞥了一眼王庆,陈陌召来屋外一名黑虎众,吩咐道:“传令下去,叫众人集合,做好与绿林贼厮杀的准备。”

    “是!”那名黑虎众抱拳而去。

    大概一刻时后,像刘屠、乐贵、许柏、王聘等黑虎众,陆续带着手底下的新寨众回到村内。

    当得知己方即将赶赴去与绿林贼厮杀的消息后,那些新加入的寨众们顿时顿时哗然。

    他们围在村内的空地上,大声吵嚷。

    “去与绿林贼厮杀?”

    “咱们就只有一根竹竿,怎么去厮杀?”

    “叫咱们拿着这根竹竿去与绿林贼厮杀?这不是叫咱们去送死么?”

    这些新人群情激愤,刘屠、乐贵等小头目连声喝斥亦不禁止。

    而就在这时,从旁传来一声沉喝:“肃静!”

    众人转头一瞧,旋即就看到大统领陈陌带着左统领王庆从远处走来,只见陈陌在经过一名手持竹竿的黑虎寨新人时,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竹竿,像投掷长矛般将其掷出,只听砰地一声,那根竹竿竟穿透了不远处的一棵树,卡在树干当中。

    “嘶——”

    看着那根卡在树干中不停颤动的竹竿,那些手持竹竿的黑虎寨新人们倒抽一口冷气,难以置信地咽了咽唾沫。

    从那根竹竿穿透树干的贯穿力来看,敌人穿不穿皮甲都是不重要的……

    此时,陈陌面无表情地走到那棵树旁,单臂用力又将那根竹竿抽了出来,旋即环视从旁那些目瞪口呆的黑虎寨新人,面无表情地说道:“谁说竹竿就不能杀人?!”

    “……”

    众黑虎寨新人们面面相觑,神色诡谲地看向树干上的那个窟窿。

    他们此时才意识到,原来削尖的竹竿竟有这等威力。

    环视了一眼周遭,陈陌沉声喝道:“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军卒老爷么?兵器甲胄都要齐备?我告诉你们也无妨,我黑虎众就是山贼出身,寨内老弟兄手中的兵器,身上的甲胄,都是他们自己拿命抢回来的!……我们抢过官兵,也抢过正规军,下一个就是绿林贼!想要兵器与甲胄?杀光绿林贼,他们的兵器与甲胄都是你们的!”

    “……”

    被陈陌的气势震慑,一干新人面面相觑。

    他们此时才知道,原来那些寨内前辈手中的兵器与身上的甲胄,居然是从官兵、从正规军身上抢来的……

    这伙被人称作黑虎贼的山贼,原来是这么勇的么?

    见在场的新人被自己震慑住了,陈陌放缓了语气,正色说道:“莫要被绿林贼吓住了,你等如今是我黑虎寨的一员,我黑虎寨迄今为止从未吃过亏,无论是面对同行、官兵、还是正规军。……此番与绿林贼厮杀,必定有伤亡,想要活命的,就老老实实听从你们身边的前辈,他叫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前进杀敌如此,撤退亦如此!……寨里的老人们,也不会白白让你们去死itwoa.,只要你们听从命令,就能活下来!……明白了么?!”

    “明、明白了……”

    一干新人陆陆续续地答道。

    “再说一遍!”

    “明白!”

    在一干老黑虎众面带嗤笑的注视下,那一干新人齐声喝道。

    “很好!”

    陈陌满意地点点头,旋即下令道:“以伯长、屯长为一队,前往县南!……出发!”

    “是!”

    大抵又过了半个时辰,近千名黑虎众陆陆续续离开了村子,朝着县域的南边而去。

    陈陌也不担心这些新人半途逃了,毕竟这些人随身只有一两日的口粮,即便半途逃走,又如何养活自己呢?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其中混有绿林贼,这些人半途悄然离开,去给同伴通风报信。

    倘若发生这种事,那他们偷袭绿林贼的难度就要大大增加了。

    待这些黑虎众离开之后,陈陌与王庆亦带着几名随行的黑虎众,亦骑马离开了村子。

    在经过一个时辰的骑乘后,他们一行人来到了昆阳县的南边,来到了沙河的边上。

    此时,依稀能看到远处有不少难民三五成群地越过桥梁,朝远处的昆阳县城而去。

    在观望了一阵后,陈陌对随行几名骑马的黑虎众吩咐道:“你们几个,去四周打探绿林贼的踪迹,尤其是附近村子、庄园,打探到行踪后,立刻想办法与我汇合。”

    “是!”

    几名骑马的黑虎众抱拳领命,驾驭着坐骑分几个方向而去,只剩下陈陌与王庆二人。

    “走,咱们也朝南去看看。”陈陌随口说道。

    王庆翻了翻白眼,但还是驾马赶上了陈陌,与他一同越过了沙河,来到了沙河的南岸。

    沙河南岸,乃是昆阳与叶县、定陵的交界,向西南可至叶县,向东南则是定陵,相比较靠近县城的地方,这里显得有些荒凉,一眼望去方圆几里没有什么人烟,只有一些背着行囊的难民。

    于是陈陌与王庆继续往南而行,堪堪进入了定陵县的县域。

    没过多久,他二人就发现了一个尚有人烟的村子,似乎规模还不小,粗略一数,零星有几十户民宅。

    村内似乎还有人的踪迹。

    指了指远处,陈陌问王庆道:“你知道那村子叫什么么?”

    “我哪知道。”王庆翻了翻白眼。

    ccdhtw. 陈陌也不在意,在远远驻马观瞧了片刻后说道:“那应该是一个绿林贼的藏身之地……”

    没等他说完,就见王庆翻翻白眼打断道:“废话!叛乱军与绿林贼都已经攻破了定陵的县城,这村子的位置如此显眼,怎么可能幸免于难?……只要村内有活人,十有八九就是绿林贼。”

    不得不说,王庆的判断还是很有道理的,但他的态度让陈陌很不满意,只见陈陌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王庆,不悦说道:“你不情愿跟着我,那你跟着我干嘛?”

    听到这话,王庆咧嘴一笑,嘿嘿笑道:“我想亲眼看到你的死期。你一死,那我就是大统领了。”

    陈陌也不生气,闻言笑着问道:“不拉我一把么?”

    “那就看你态度了。”王庆摸着下巴道:“如果到时候你肯求我的话,也不是不能拉你一把。……当然,大统领还是要换我来当。”

    “……”

    瞥了一眼王庆,陈陌无语地摇了摇头,双腿一夹马腹,缓缓朝远处的村子靠了过去。

    见此,王庆面上一惊,赶紧驾马上前,询问陈陌:“喂,你干嘛?”

    陈陌朝远处的村子努了努嘴,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靠近看看,免得弄错了。”

    “你疯了?”王庆愕然说道:“咱们就两个人,万一马被人家射毙,咱俩跑都来不及。”

    听到这话,陈陌颇感意外,打量了几眼王庆问道:“你不是一向很勇的么?”

    王庆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这是勇不勇的事么?这是蠢不蠢的事!……就咱们两人你还要靠过去?你是不是傻?”

    “没事。”陈陌艺高人胆大,拨马缓缓向前,一直来到距那村子不到一里的距离,双手遮阳放在眼前,远远窥视那个村子。

    王庆无可奈何,只能跟了上去。

    如他们所料,在村内来来回回的那些人,其衣着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好人。

    甚至,由于处在下风口,他们隐约还能听到远处的村子传来喝骂声,还有女人与小孩的哭泣声。

    “是绿林贼的藏身之地没错了。”

    对王庆说了句,陈陌环视四周,想看看附近是否还有其他绿林贼的据点,毕竟据他所知,绿林贼只也是一个泛称,就好像曾经有过‘应山十四贼’、‘应山九贼’的应山贼一样,远处那股绿林贼,显然也只是绿林贼当中的一股。

    单独面对一股绿林贼,陈陌是不惧的,怕就怕惊动了其他的绿林贼,对方群起而攻之,那他黑虎众就未必扛得住了。

    不过情况还行,方圆几里之内,陈陌并没有注意到有适合其他绿林贼藏身的村子或者建筑。

    点点头,他转头对王庆示意道:“怎么样,就先拿这股绿林贼下手。”

    “行啊。”王庆舔了舔嘴唇。

    偷袭,自然是夜里最佳,但考虑到寨里多了那么多的新寨众,那些人对厮杀、偷袭毫无经验,在夜里很容易伤到自己人,最终陈陌还是决定于次日的凌晨发起偷袭。

    为了掩人耳目,防止消息走漏,陈陌与王庆回到昆阳县城与刘屠、乐贵等小头目汇合时,并未立刻就向那伙绿林贼占据的村子进发,直到当晚的子时,二人这才率领数百名黑虎众,悄悄向南,跨过沙河,朝着那伙绿林贼占据的村子而去。

    大概寅时前后,数百名黑虎众来到那村子附近,他们潜伏在黑夜下,仿佛一个狼群,死死盯着远处那座尚有取乐声与淫靡之声传来的村子,只等着天边出现第一丝亮光,就对这座村子发起突袭。

    而此时,远处那座村子里的绿林贼们,尚不知热情好客的昆阳人已向他们这些不速之客送来了相当有名的当地特产……

    ——黑虎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