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11章:小胜与威胁【二合一】
    /!无广告!

    ps:我怎么感觉,还是‘黑虎贼’比‘黑虎众’带劲。

    ————以下正文————

    战后,陈陌下令清点伤亡。

    片刻后,大概的伤亡人数统计出来了,黑虎贼的老弟兄们只有个别几人负伤,无人死亡,而加入的弟兄,则有四十几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势,其中九人死亡。

    而绿林贼一方,此战总共有一百五十人左右死亡,约百余名伪贼投降,其余皆四散逃离,黑虎众追击不及,只能任由他们逃了。

    在如此悬殊的伤亡对比下,黑虎贼们忘乎所以地欢呼起来。

    这些在昆阳称王称霸的恶寇,原本就看不上那些只会对平民下手的绿林贼,毫不认为己方会不如这些杂碎,而事实也证明,他们黑虎贼对绿林贼有着几乎一面倒的优势。

    可能是担心轻敌的想法蔓延,陈陌立刻聚集麾下的黑虎贼做了一番喝斥。

    在他看来,这次的敌我伤亡之所以如此悬殊,主要还是因为绿林贼没有防范。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像晁豹这群绿林贼,跟随大量的绿林贼与叛乱军的主力,一路杀戮至此,所到之处,各县县军望风而靡,即便是还有反抗之心,也只敢躲在县城,借助城墙来抵抗。

    谁能想到,有这么一伙头铁的家伙,居然跨县界对他们发动了袭击。

    因此陈陌告诫手下的弟兄:“今日取胜,只因绿林贼毫无防备,不算咱们本事,莫要因此小瞧他们。……绿林贼跟随叛乱军,从江南郡一路攻至此地,又岂会如此羸弱?等他们下回有了防备,咱们就很难再以偷袭取胜了。”

    听到他这番话,有黑虎贼老卒不满地说道:“大统领何www.525gou.必涨他人威风,灭自家士气?”

    陈陌听了也不生气,轻笑说道:“除非你等下次还能击溃绿林贼,我才敢相信。”

    话音刚落,底下的黑虎贼们纷纷叫嚷起来。

    “成啊!……只要赏咱一个婆娘,任他绿林贼还是赤林贼,通通将其击溃。”

    “不就是绿林贼么?今日老子杀了五人,他日翻一番,杀他个十人……话说回来,大统领,许诺咱们的婆娘几时发啊?”

    听着这群黑虎贼的叫嚷,即便是陈陌亦有些无语,因为这帮人根本不在意绿林贼的报复,只关心战前许诺的‘婆娘奖励’。

    不过想想也是,对于这帮三十几岁还在打光棍的黑虎贼而言,能有机会得到一个媳妇,在解决生理需要的同时延续子孙,这确实是他们当前最在意的事。

    无奈之下,陈陌只能许下承诺:“待回昆阳后,我会向大统领提及此事!”

    听到这话,众黑虎贼老卒们纷纷欢呼起来:“万岁!大统领万岁!大首领万岁!”

    逢战必赏,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非但战前要赏,战后亦要赏,如此才能保证士气,黑虎贼亦不例外。

    虽然这次是以偷袭取胜,但终归也是一场胜利,而且还是一场大胜,因此陈陌也不吝啬,当即下令于九户村犒赏麾下弟兄。

    当然,说是犒赏,其实就是捡绿林贼留下的酒水、肉食吃喝一顿,毕竟腌肉、腌禽也就那么一点,即便运回昆阳也起不到什么大用,还不如用来拉拢人心,鼓舞一下士气。

    这种庆贺,是花不了多少工夫的,毕竟耽搁久了,陈陌也担心遭到绿林贼的报复,毕竟那个叫做晁豹的绿林贼头子在逃离前已放出了狠话,虽然陈陌并不在意,但行事上多少还是得小心点。

    至于这里所说的鼓舞,其实主要就是为了奖励那些今日刚杀过人的新弟兄,寨里的老弟兄是不需要这种鼓舞的——他们的士气,因‘许诺奖励婆娘’而爆棚,陈陌反而要给他们降降火。

    在陈陌的授意下,今日参与突袭绿林贼的新寨众们,都分到了一条腌肉或腌禽,虽然数量不多,充其量也就是两根手指粗细的那么一条,只能让他们尝尝鲜,但对于这些长久不知肉味的新入寨众而言,这已经是足以振奋人心的赏赐。

    而今日杀过人的新寨众们,还额外获得了一小碗酒水,可谓是意料外的惊喜,毕竟自天下普遍缺粮、朝廷颁布‘禁造酒令’后,虽然仍有酒坊不顾民间疾苦继续酿造酒水,但大部分的酒坊都关闭了,这意味着酒水成为了紧缺之物,可不是轻易就能得到。

    至于投降黑虎寨的那些伪贼们,这些人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不说绿林贼看不起他们,黑虎贼普遍也看不起他们,哪怕是刚加入的新人,但即便如此,这些人也分到了一个饭团。

    “你要这些人干嘛用?”

    只见在一间屋子的门口处,左统领王庆端着酒碗倚在门旁,看着远处正在辛勤搬运尸体的伪贼。

    这些伪贼在投降黑虎贼之后,就成为了黑虎贼的仆从卒,但就像大部分黑虎贼一样,王庆也看不上这群家伙,毕竟这群人‘背叛’了曾经的乡人,屈从于绿林贼助纣为虐,而黑虎贼,一向是看不起叛徒的。

    “那你说怎么办?杀了他们?”

    此时陈陌亦站在王庆的身边,听到这话后随口反问。

    岂料,王庆这个草菅人命的家伙毫不在意地说道:“只不过多杀百来人而已,给我二十个弟兄,你喝碗酒的工夫,我保准把尸体都给你埋好了。”

    陈陌气乐了,正要说话,却见屋内有一名村女端着一碗酒,脸庞微红地来到王庆身边,带着几分羞涩,脆声说道:“王捕头,我给您舀了一碗酒……”

    陈陌、王庆二人转头看向这名村女。

    这名叫做阿秀的年轻村女,即今日被王庆亲自从一名绿林贼手中解救的无辜村女。

    当然,说是解救,实则王庆就是提刀冲进屋内,将那名毫无防备的绿林贼砍死在炕上,当时那名绿林贼的鲜血,还溅了这名叫做阿秀的村女一脸,吓得她捂着脸尖叫。

    事后,当黑虎贼控制了这座村子后,这些曾经遭受过绿林贼凌辱的女子们,大概是出于报恩的心理,自告奋勇地提出帮黑虎贼烧饭、烧酒,而这个阿秀,亦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是不是有点过于明显了?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空碗,再看看王庆手中还剩半碗温酒的碗,陈陌眼角抽搐了一下。

    “谢了。”

    在陈陌神色古怪的注视下,只见王庆将碗中的酒一口饮下,旋即一边空碗递给阿秀,一边从她手中换过那碗满的。

    可能是接碗时手指触碰,亦或是王庆那张俊俏的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那名女子俏脸通红,心慌意乱地垂下了头,噔噔噔得跑回屋内的火炉旁。

    那里坐着另外一名年轻的村女,见同伴回来,侧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当即,阿秀的脸庞就变得更红了,还时不时地偷偷看向倚在门旁的王庆。

    怎么就没人朝这厮的脸上招呼呢……

    瞥了一眼倚在门旁一口一口喝着温酒的王庆,陈陌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空碗,脸庞微微绷紧。

    作为黑虎寨的大统领,陈陌自信在其他各方面都胜过王庆一筹,但唯独不如王庆长得俊……虽然陈陌不想承认,但他身边这厮,确实是他山寨里最俊的一个,哪怕是拍在第二的陈祖都不如。

    本来陈陌倒不在意,但这会儿,他稍稍有点在意了……

    “混账。”他小声嘀咕。

    “啊?”王庆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陈陌。

    远处,曾经的伪贼,如今的黑虎贼仆卒们,仍在搬运绿林贼的尸体。

    只见那些绿林贼的尸体,早已被黑虎贼的新卒们剥得精光——本来嘛,新卒们只想着抢走这些绿林贼手中的兵器与身上的甲胄,但他们的行为却遭到了老前辈们的喝斥。

    死人是不需要衣服的,尤其是这帮称作绿林贼的杂碎,与其给这群杂碎陪葬,还不如送到昆阳,昆阳那边需要这些衣物。

    于是,黑虎贼新卒们连尸体上的衣服都剥光了,以至于黑虎贼仆卒们此刻搬运的,就是一具具无头、光腚的尸体,想想就觉得渗人。

    等到这帮仆卒将尸体处理完毕,黑虎贼所谓的庆功也差不多结束了,于是陈陌下达了准备撤离的命令。

    可能是在旁听到了陈陌对手下的命令,那名叫做阿秀的女子鼓起勇气来到陈陌面前,患得患失般问道:“陈、陈大统领,我们……我们会怎么样?”

    不同于面对王庆时的羞涩,此刻的她,脸上满是惊慌,她双手绞着衣角乞求道:“村内的姐妹,亲人大多被那些贼子杀害了,我等无处可以投奔,能不能……能不能带我们一起走?我会洗衣服、做饭,养鸡养鸭养猪,我还会下地,我什么都会做……”

    陈陌思忖了片刻。

    平心而论,他本来就打算打走这些遭受过绿林贼凌辱的无辜女子,虽然这些女子并非全然都出自这个村子,有一部分人是绿林贼从其他村子掳来的,但就像面前这个阿秀所言,这些可怜女子的亲人大多都惨遭绿林贼的杀戮,倘若对她们置之不顾,她们很难存活下来,因此最起码要将她们带到昆阳。

    但遗憾的是,昆阳县不会接纳这些经历坎坷的女子,毕竟昆阳县要留着粮食去接纳对守住城池有帮助的人。

    想到这里,陈陌正是说道:“我等撤离时,会将你等带到昆阳县,但你等能否进城,得看昆阳县衙的决定,或者,你们也可以选择投奔我黑虎寨……”

    “黑虎……寨?”

    阿秀吃了一惊,带着几许胆怯小声问道:“大统领,您……您是山贼么?”

    陈陌也不否认,点点头宽慰道:“不错,我等确实是山贼,但我黑虎寨不会做出滥杀平民的事,并且,我黑虎寨已经得到了昆阳县衙的特许,一同抵抗绿林贼……”

    听到陈陌亲口承认,阿秀脸上打着几许惊慌,但大抵还算冷静,毕竟迄今为止,外面那些头裹黑巾的山贼,并非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最多就是在言语上调戏她们——比起残暴的绿林贼,这些山贼简直不像山贼。

    问题是……

    她偷偷看了一眼在旁的王庆,鼓着勇气羞涩问道:“那……那我日后还能见到王捕头么?”

    瞥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的王庆,陈陌没好气地说道:“什么王捕头?这厮也是我黑虎寨的,是陈某的部下!”

    说罢,他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少女,负背在后、捏着一只空碗的手稍稍动了动。

    遗憾的是,少女并没有那种城府,没有听懂陈陌的暗示,只见她的脸上露出几许惊喜,但很快就压抑下来,咬着嘴唇说道:“那……我愿意去黑虎寨。”

    大概是她的表现太过于明显,王庆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她几眼,看得她俏脸绯红,颇有些患得患失。

    片刻后,在阿秀的劝说下,村里那些幸存的年轻女子,皆表示愿意投奔黑虎寨。

    在得知此事后,黑虎贼的老卒们再次欢呼起来,毕竟就现在寨内的那些年轻女子,着实不够他们分的。

    大概半个时辰后,陈陌、王庆率领黑虎贼,率领投向他们的仆卒,带着那些幸运的女子,带着从绿林贼那边抢来的几十车财物,缓缓朝昆阳县进发。

    至于那座九户村,陈陌与王庆商议了一阵,最终还是没有烧毁。

    他们觉得,只要留着这座空村子,他日必然还会有绿林贼搬进去住,到时候他们黑虎贼就可以一次次地抢掠那些绿林贼。

    不错,虽然不希望手下变得骄傲自满,但总的来说,即便是陈陌也看不上那些绿林贼。

    在他看来,那些所谓的绿林贼,充其量就只能给他们黑虎寨练练兵——昆阳县真正的威胁,还是那号称几十万的叛乱军主力。

    大概在傍晚黄昏之前,陈陌、王庆一行人回到了昆阳。

    早在他们返回昆阳之前,他们就已经派人先通知了昆阳县,将‘初战大捷’的喜讯告知了县衙,告知了他们黑虎寨的首领,赵虞。

    虽然是靠偷袭取胜,但破敌四百余、杀敌近两百、自身仅伤www.urlmeng.亡几十人的战绩,还是让昆阳县衙颇为振奋。

    县丞李煦精神抖擞地说道:“虽然我昆阳已施行‘战时管制’,但可以稍稍破例一次,收容那些无辜的女子……”

    赵虞一听就明白了这位县丞的意思,似笑非笑地说道:“县丞希望让那些女子,一次次地将她们所经历的苦难,说给城内的人听?”

    听赵虞这么一说,别说马盖、石原、陈贵等人都觉得提议有欠考虑,就连李煦自己也感觉到了,当即讪讪说道“呃,在下不是那个意思……”

    赵虞也不深究,盖棺定论般说道:“绿林贼如何凶恶,只需看城外的难民便可得知,不需要再让那些女子口述,凭添她们的痛苦。眼下城内需要的是信心,是击退绿林贼、击退叛乱军的信心!……这次,陈陌她们会带来近二百个绿林贼的首级,将这些首级通通挂在城墙上,以警告绿林贼,倘若他们仍打算进犯我昆阳县,那么这些人,就是他们的榜样!”

    听到这话,石原、陈贵二人亦是纷纷点头。

    尽管他们对眼前这个黑虎贼首领仍有莫大的芥蒂,但在这件事上,他二人却十分支持前者:对于绿林贼那帮杂碎,不需要讲究任何的道义!

    相比之下,反而是县令刘毗、县城李煦对此抱有几分担忧:“会不会因此触怒绿林贼,遭到他们的疯狂报复?”

    赵虞镇定地说道:“倘若如此,悬挂在我昆阳城上的贼子人头,就会越来越多!”

    见赵虞如此镇定,屋内所有人皆信服地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石原与陈贵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虽然不情愿,但他们必须承认,相比较稍显软弱的县令刘毗与县丞李煦,如今的昆阳,确实需要有周虎这么一个强势而有谋略的‘头领’,否则,昆阳未必能这场灾难中撑下来。

    当日,石原、陈贵二人带着一干县卒,从陈陌、王庆手下的黑虎贼手中交接过那近两百个绿林贼的首级,将这些首级用绳索绑上,通通悬挂在城墙外。

    得知此事后,自愿留在城外与难民一同的西平县县尉伍挚,亦对此露出了几许惊讶。

    昆阳……这是打算要跟叛乱军、绿林贼大干一场么?

    不怪伍挚会这么想,毕竟悬挂首级这种事,无疑是对绿林贼的挑衅。

    而倘若绿林贼来了,那叛乱军的主力还会远么?

    想到这里,伍挚忽然感觉有点看不懂这个昆阳县了。

    而除了伍挚等人外,此时混城外难民当中的绿林贼奸细们,亦看到了那些高高悬挂的首级,大吃一惊。

    这昆阳县,不但敢杀他们的人,还敢将首级悬挂出来?

    当日,便有许多绿林贼奸细偷偷离开,各自向所属的绿林贼通风报信,其中,就有晁豹。

    次日,也就是七月二十日,晁豹终于得知了昨日突袭他的‘黑巾之卒’,究竟来自何处。

    他咬牙切齿地骂道:“昆阳县……好啊,老子原本就打算带人攻向昆阳县,不曾想昆阳县竟然敢先派人对老子下手,好,好,此仇不报,我晁豹誓不为人!”

    从旁,他的心腹手下全寿建议道:“大哥,那终归是一座县城,咱们眼下人手不足,不如向张泰老大求助……这昆阳县敢杀咱们的人,就是不给‘义军’面子,只要张泰老大肯出面,咱们十几路义军一起杀向昆阳,无需新楚的军队,亦能踏平昆阳,将那些头裹黑巾的混账杀得片甲不留!”

    “唔,就这么办!”

    晁豹点点头,当即带着残存的弟兄,投奔他所拜认的老大张泰,即这一路方向的绿林贼大首领。

    一日后,晁豹带着几名心腹左右,率先乘马来到了定陵县境内一个叫做‘丰庄’的村子。

    那是一个多达数百户的大村,但现如今,这里已被绿林贼的大首领张泰所占据,原本居住在此的村民,但凡是不愿顺从这些绿林贼的,皆也遭到屠戮,而村内的女子,无论成婚与否,无论诞下过子女,若没有勇气自尽,皆遭到了绿林贼‘张jshonghuajx.泰一伙’的凌辱。

    跟晁豹一伙在九户村的情况差不多,张泰一伙也在这座村子作威作福,一边享乐,一边等待着叛乱军稳定好定陵的县城,然后继续向前进攻。

    这一日,晁豹带着一干心腹来到了这个丰庄,向值守在外的绿林贼表达希望求见大首领张泰的意思。

    张泰手下的绿林贼,大多都认得晁豹,知道后者是自家老大想要拉拢的‘年轻后辈’,自然不敢刁难,立刻就将此事禀告张泰。

    “哦,晁豹来了?莫非是来向我献礼么?”

    在得知晁豹的到来后,张泰十分惊讶,立刻派人将晁豹请进屋内。

    待见到晁豹后,张泰笑着打招呼道:“阿豹,不在你的村子快活,怎么突然想到来见大哥啊?”

    “别提了。”

    晁豹懊恼地说道:“我占的村子被昆阳的县军偷袭了,单单老弟兄就死了近七八十人,抢来的财物、女人、村子,通通都给那群头裹黑巾的混蛋抢了去……”

    “什么?昆阳的县军?”

    张泰微微一愣,也显得颇为吃惊,毕竟他们一路上碰到的各县县军,都只敢缩在城墙上防守,那昆阳县的胆子倒是大……

    “是昆阳县的县军么?不会是叶县的吧?”

    张泰狐疑问道。

    他有得到消息的渠道,因此提前得知叶县是一个硬茬,因为南阳郡将军王尚德不会放任身背后的叶县被他们起义军攻破,一旦叶县被攻破,王尚德就将遭到两路起义军的前后夹击。

    因此在张泰看来,必然会得到王尚德兵力相助的叶县,才有那个底气主动出击,剿杀他绿林义军。

    至于昆阳……昆阳有什么依仗?

    面对着张泰的困惑,晁豹摇头说道:“不,大哥,就是昆阳县的,今早我得到弟兄们送来的消息,那该死的昆阳人,还把我弟兄的头颅挂在了城墙上……”

    说到这里,他恶狠狠地吐了口气,抱拳对张泰说道:“这个仇,不能不报!小弟今日前来见大哥,就是希望大哥能拉小弟一把,借我人手去报复昆阳。”

    “哦?将你手下兄弟的头颅挂在城墙上?”

    张泰静静地听着,心中盘算起来。

    他有心想要成为绿林义军的领袖,以便日后与新楚军队的将军谈论利益,自然不会对昆阳的举措视而不见——否则他日后如何服众?如何能让晁豹这些小股绿林贼的首领听命于他?

    而现如今,昆阳县做出了有辱他‘义军’的行迹,那么,他就必须要让昆阳付出沉重的代价。

    “阿豹,你莫着急,你与你手下弟兄,皆是我义军同胞,羞辱你等,便是羞辱我义军。既然愚蠢的昆阳人胆敢做出这等行径,就如你所言,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多谢大哥!”

    晁豹长长松了口气。

    他知道,有张泰这番承诺,报复昆阳的县十有八九稳了。

    该死的昆阳县,尤其是那群头裹黑巾的家伙,终将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