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止渴〕〔穿越大康王朝〕〔全球航海:我的概〕〔都市医道龙神〕〔玄幻:我真没想当〕〔逍遥医圣〕〔神道圣帝〕〔汉末之并州匪政〕〔我,反派,开局薅〕〔清宫皇妾被宠坏〕〔研发可控核聚变,〕〔都市无敌弃婿〕〔亿万萌宝老婆大人〕〔私婚密爱〕〔王妃她不讲武德〕〔重生之黄金大财阀〕〔洪荒:我有一座无〕〔四合院:从卡车司〕〔上班摸鱼,被美女〕〔又见九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12章:长沙渠帅
    /!无广告!

    ps:领称号?这个怎么拿来着?我也不知道啊,有了解的书友帮解答下么?

    ————以下正文————

    前一阵子攻破江夏郡的新楚军队,大抵可分为江夏(南郡)、长沙、豫章三支,皆由这三郡的渠帅或渠使统率。

    其中,江夏楚军由于常年遭到驻江夏晋军的进攻与围剿,实力最弱,其余长沙、豫章两支,都有不下于数万的军队。

    自攻破江夏郡、攻入汝南郡内后,江夏、长沙、豫章三支楚军的渠帅私下商议,最终达成一致:由长沙楚军向西北而行,攻占颍川郡,然后以颍川郡为据点,继续向西攻打南阳郡,攻陷叶县,与荆楚的楚军一同对南阳将军王尚德发动两面夹击;而豫章楚军,则自汝南郡向东北而行,一路攻打至下邳,与早些年投奔新楚的江东新楚军大将赵璋汇合;至于江夏楚军,则负责继续攻占汝南郡剩下的县城。

    而长沙新楚军的统帅,便是一名叫做关朔的大将。

    别看张泰作为一股有数千人之多的绿林贼首领,在手足寸铁的平民面前作威作福,但倘若他要做什么大的行动,那就必须先请示关朔。

    说到底,绿林贼还是需要新楚军队的支持,若没有新楚军队在背后支持,那么所有绿林贼对各地县城的威胁,必然会下降不止一个档次。

    当日,张泰带着晁豹来到了定陵县,请见长沙新楚军的主将关朔。

    当得知这个消息后,关朔当即皱起了眉头:“这个张泰,他来做什么?”

    原来,新楚军上下对那些绿林贼也没有什么好印象,曾经在私底下亦将其蔑称为绿林贼,其原因,无非就是这帮乌合之众过于贪得无厌,且在一路上杀戮过多、造孽过多,屡屡让跟在后面收拾残局的新楚军队颇感头疼。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当数江夏郡的邾县、西陵等城。

    记得在攻破城池后,那群绿林贼先新楚军队一步涌入城内,在城内大肆屠戮、抢掠以及奸**子,当新楚军的士卒前去阻拦时,还一度发生了新楚军士卒与绿林贼的矛盾。

    最终,双方的将领与首领达成一致,揭过了此事。

    自那以后,绿林贼稍微有所收敛,但即便收敛,这些人在跟随新楚军队攻破城池之后,依旧在城内犯下了许多恶行,而对此,新楚军的大将们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论其中原因,一来那www.moloocare.是许给绿林贼的‘利益’,若无法得到好处,那些绿林贼又愿意跟随新楚军队反攻晋国,实现新楚军‘推翻暴晋’的志向?

    二来,绿林贼也确确实实可以为新楚军队扫除一些障碍,提供一些便利。

    比如在攻占一座城池后,新楚军队可以借绿林贼的那些恶行,将当地人对新楚军的憎恨与排斥,转嫁到绿林贼头上,而新楚军队则扮演一个‘收拾残局’的好人角色,给穷苦平民提供食物,发放田地,将民心逐步争取过来。

    尽管这是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的伎俩,但不可否认确实好用,在经历过绿林贼的恶行后,忽然换上纪律相对严明的新楚军队,此时被攻占县城的住民就会意识到新楚军队的好,减少了抵抗。

    可实际上嘛,绿林贼所抢掠的东西,恐怕连新楚军队所得财富、土地的一成都不到。

    没错,绿林贼,主要就是用来新楚军队转嫁仇恨的。

    当然,这话说得过于绝对,毕竟绿林贼除了转嫁仇恨,他们也能替新楚军队扫除一些细小的障碍,使新楚军队能集中精力攻城略地。

    这也正是绿林贼恶名昭彰,但新楚军队还是默许前者的原因。

    只不过,默许不代表看得惯,就像沙场新楚军的大将关朔,他其实就很厌恶那些绿林贼。

    只可惜站在他的位置,即便再厌恶,他也必须拉拢绿林贼,毕竟绿林贼在大义的名分上代表着‘不满暴晋统治的起义义军’,新楚军队需要这块招牌,好让天底下不满于晋国的有志之士通通加入到反抗晋国的战争之中。

    别看现阶段似乎是他新楚军队占尽上风,一路攻城略地,攻破了晋国两三个郡,但事实上晋国尚未伤筋动骨,像南阳的王尚德,像身在下邳的韩晫,这些晋国的少壮派将军们,依旧牢牢守着地盘,抵抗着他新楚军队。

    而更关键的是,晋国还有一位身经百战且从未战败过的名将,‘日下之虎’陈仲、陈太师。

    他新楚军队目前最激励人心的大捷,就是江东的大将赵璋击败了这位陈太师的义子,韩晫。

    然而,陈太师有五个义子,即传闻的‘陈门五虎’……

    这头老当益壮的猛虎,再加上五个虎儿子,便是他新楚军队推翻暴晋的最大阻碍,除非有朝一日他新楚军队能击败这位陈太师,否则,饶是取得了目前的进展,关朔亦不敢掉以轻心。

    片刻后,在关朔的允许下,张泰带着晁豹来到了前者所在的地方——定陵县的县令廨房。

    踏入廨房后,张泰、晁豹二人当即便瞧见了这位长沙楚军的渠帅兼渠使,赶紧抱拳行礼:“关渠帅。”

    看到张泰、晁豹二人,关朔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但他掩饰地很好,待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之后,他脸上便露出了几许淡淡的笑容,既不过于显得亲近,也不过于疏远。

    他笑着说道:“张首领来见关某,不知有什么事呀?”

    张泰抱抱拳说道:“关渠帅莫怪,在下今日前来,是想询问一下贵军接下来的安排,以便我义军协助配合……”

    协助配合?我看是抢掠发财吧?

    关朔暗自嘲讽了一句,但脸上却不露半分,沉声说道:“还是老样子,以召陵、许昌、叶县三地为重……”

    召陵,即邵陵,乃是颍川郡东南方向的坚城,城外有漯河可以作为天险,自关朔率军攻入颍川郡以来,就将攻占召陵作为当前所重。

    然而,召陵易守难攻,即便是关朔麾下的长沙新楚军,亦难以在短时间内将其攻破,因此在不得已之下,关朔便派麾下将领魏阳率一支兵力越过召陵,径直攻打颍川郡的郡所,许昌,希望借许昌的沦陷使召陵屈服。

    不过现如今,许昌县还被颍川郡守李昮坚守着,召陵县也牢牢守着,这正是关朔迟迟没有率军攻打叶县的原因。

    毕竟叶县也不是软茬,据前方细作来报,南阳将军王尚德已经收到了汝南郡失守的消息,火速派了一万军队入驻叶县,可见这个王尚德已经识破了他新楚军的意图,倘若他新楚军还要坚持原先的战略,那么,关朔就必定要在叶县,与王尚德的军队,还有叶县本地的军队,展开一场恶战。

    鉴于目前召陵、许昌两地尚未得手,关朔还不想立刻打响这场,毕竟若三线开战,他手中的兵力也略显不足。

    什么?靠绿林贼?

    毫不客气地说,关朔从未将这些绿林贼算做什么战力,而事实上,绿林贼也几乎无法在关键的恶战中起到什么帮助,这些贼军最多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毕竟绿林贼当中大多都是钻营狡猾之辈,就说眼前这个张泰,他猜到召陵是一场苦战,于是他借着修整的名义呆在定陵县北的一个村子里享乐快活,坐视另外一股有数千人规模的绿林贼‘向虎一伙’跟随新楚军去打召陵。

    而事实证明,那向虎一伙绿林贼在攻打召陵这件事上几乎没有什么助力。

    靠这帮绿林贼去攻城略地,那可真是要等到狗年马月了。

    就当关朔暗自讥嘲这群绿林贼不顶用时,张泰抱拳说道:“渠帅,张泰愿意为您分忧。”

    “哦?”

    关朔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张泰,饶有兴致地问道:“你怎么为我分忧?”

    只见张泰抱拳说道:“从定陵往北,过了沙河,有一座县城名为‘昆阳’,与叶县为邻,张某愿意协助新楚将士,协助渠帅攻破这座县城……”

    不等关朔开口,他又说道:“这座名为昆阳的县城,据说距离叶县仅四十余里……”

    ……

    不等张泰说完,关朔便皱着眉头走到了书桌旁,摊开了一份行军地图,只见这份地图上,大致详细地记载了颍川郡境内的县城、河流、山川与道路。

    精细到这种程度的地图,若非是从官府手中得到,那必然是新楚这些年派了无数细作打探所得。

    昆阳、昆阳……咦?

    心中默念着,关朔的手指在地图上轻轻划过,很快就找到了昆阳县的位置。

    原本他未曾注意到,但此刻仔细一瞧,他忽然发现昆阳县的位置有点‘特殊’,虽然它不是位于颍川郡的中心,但恰恰就在于他关朔战略的‘中心’。

    你看这昆阳,往西南行四十余里就是叶县,而往北偏东就是襄城,从襄城再往东北方向,便可抵达许昌……

    换而言之,拿下昆阳之后,既可以对叶县施压,施行‘对南阳晋国前后夹击’战略,也可以继续向北进攻,对颍川郡的郡所许昌施压。

    从战略角度来看,这昆阳确实适合他新楚军队下一阶段的‘后方据点’。

    为何说是下一阶段呢?

    因为当前阶段的‘后方据点’是定陵,原因是从定陵可以快速支援召陵的友军,截住颍川郡派向召陵的援军,但倘若召陵沦陷,那么他麾下新楚军自然而然要全线向北推进,介时,他关朔便可以在昆阳发号施令,同时兼顾对南阳郡与颍川郡两地的进攻。

    只可惜召陵还未沦陷,关朔也不想贸贸然率军攻打昆阳,免得此刻已驻军叶县的南阳晋军抄他后路。

    不过……

    转头看了一眼张泰,关朔忽然想起了前者方才的话,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tbhzs.色:“你方才说,愿意助我军拿下昆阳?”

    “呃……”张泰犹豫了一下,纠正道:“我是说协助渠帅。”

    “……”

    关朔上下打量了几眼张泰。

    虽说眼下就他挥军大举进攻昆阳为时尚早,但倘若能利用张泰这些绿林贼拿下那座县城,关朔倒并不介意。

    问题是,这狡猾的张泰今日主动提出此事,意欲何为?

    想到这里,他目视着张泰正色说道:“张泰,你的提议,我很赞同,不过,想来你也不会那么好心主动帮我去攻打昆阳吧?我想知道其中有什么缘故。”

    见关朔神色严肃,张泰不敢隐瞒,只好如实说道:“不瞒渠帅,在下确实有私心,我想给我兄弟的手下弟兄报仇……”说罢,他拍了拍晁豹的肩膀,对关朔继续说道:“这是我的阿弟晁豹,渠帅想必也见过。阿豹他前一阵子,带着其手下弟兄住在北边的村子,尽心尽力为渠帅打探消息,不曾想,昆阳县居然派了一支县军偷袭了村子,非但杀了阿豹他二百余名手下,还将那些弟兄的首级挂在了昆阳城头……”

    “哦?”

    关朔眼眸闪过一丝讶色,心中暗想道:这昆阳有胆气啊。

    平心而论,昆阳县打探到晁豹这股绿林贼的行踪,派县军剿杀他们,这本身不算什么,但杀了人不算,还要将缴获的首级挂在城墙上示众,这就有点挑衅叫嚣的意思了。

    倘若说叶县这么做,那关朔倒是还可以理解,毕竟据消息称,叶县新得了王尚德派遣的援军,自然而然平添了几分底气,但昆阳……这座县城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对于昆阳,关朔唯一的印象就是昆阳有个叫做‘周虎’的山贼头子——前段时间,他有收到南阳渠使张翟的书信,当时张翟在信中告诉他,昆阳县有一个叫做周虎的山贼头子,此人有点本领,可以胜任大将,让他可以关注一下,将其收归麾下。

    除此之外,关朔对昆阳就再无任何印象。

    难道王尚德也向昆阳派了援军?亦或是昆阳从别处得到了支援?

    想到这里,关朔决定让张泰等人先去摸一摸情况。

    他笑着对张泰说道:“看不出来,你张泰居然还是个重义气的人。好,既然你有意攻打昆阳县,我当给予你援助,不过,考虑到当前召陵尚未攻陷,我也无法给予你等太多的支援……这样,我派一名部将,率一万军队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渠帅!”

    张泰一脸欢喜。

    毕竟那可是一万军队啊,倘若再加上他麾下的绿林义军,拿下一座小小的昆阳还不是手到擒来?

    从旁,晁豹也是满脸欣喜。

    在他二人看来,这些兵力足够踏平昆阳县了。

    见此,关朔便唤来一名麾下的将领,吩咐道:“黄康,我命你率一万军卒,协助张泰去取昆阳。”

    “协助?”

    名为黄康的将领有些惊愕地看了眼关朔,最终,抱拳接令。

    片刻后,张泰、晁豹二人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开,此时,黄康这才皱着眉头问关朔道:“渠帅,您让末将协助那些绿林贼,岂不是让末将听命于他们?”

    关朔笑着解释道:“叫你协助张泰,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相信那张泰也知晓进退,绝不敢对你呼来喝去。……此番张泰提出要攻打昆阳,虽是他为了报复私仇,但话说回来,昆阳的位置亦属关键,你要尽心尽力。待攻破昆阳后,你便驻扎在彼,看情况伺机对叶县施压,待我这边攻破召陵后,我当率大军前去与你汇合。”

    一听昆阳位置关键,黄康当即面色一正,抱拳领命。

    &nliuma123.bsp;“末将遵命!”

    而与此同时,告辞关朔后的张泰,晁豹二人,亦在返回丰庄的路上。

    在途中,晁豹感激涕零般对张泰说道:“大哥,今日之恩,小弟没齿难忘,日后大哥若有何差遣,小弟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泰很满意晁豹的态度,但却假意说道:“阿弟言重了,你我兄弟一场,说这些岂不是见外?……待踏平昆阳县,阿弟再谢老哥我也不迟。”

    “大哥说得对,先踏平昆阳县。”

    当日,二人称兄道弟回到丰庄。

    回到丰庄之后,张泰便立刻派人召集跟他一帮的几股绿林贼,将这几股绿林贼的首领们通通召集到庄内,向他们解释了进攻昆阳的前因后果。

    这些小股绿林贼的首领得知张泰进攻昆阳,竟然是为了给晁豹报仇,一个个大声附和——哪怕其中个别其实不以为然,这会儿也要装得气愤填膺的样子,毕竟他们这一行也看重义气。

    次日,也就是七月二十一日,关朔麾下将领黄康率一万名新楚军卒离开定陵县城,路经张泰所在的丰庄。

    张泰当即率领愿意跟随他一同前往昆阳的几股绿林贼,凑了一支近乎有五、六千人的队伍,与黄康汇合,一同浩浩荡荡前往昆阳。

    七月二十二日,这股大军跨过沙河,来到昆阳境内。

    得知消息,昆阳城外的难民首领、前西平县县尉伍挚大惊失色,急忙派人与县城交涉,要求昆阳立刻开放城门,容纳难民。

    昆阳县当然不会答应,虽然不道义,但县城确实没有余力容纳那么多的难民。

    在无奈之下,伍挚便效仿县北黑虎山上的黑虎贼,带领难民逃奔西北方向的应山,躲到了当年刘黑目一伙占据的山上。

    “铛铛铛,铛铛铛——”

    当那支总共有一万五、六千绿林贼与叛乱军组成的队伍进入昆阳县城的视野时,昆阳城墙上警钟大作。

    赵虞第一时间带着牛横、刘毗、李煦、马盖、陈才等人登上城墙,窥视城外堪称遍布郊野的敌军。

    县令刘毗、县丞李煦二人当即吓得面如土色,就连马盖、石原、陈贵等人亦绷紧了面庞。

    唯独赵虞十分镇定,面具下传出的声音十分从容,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就这点人?真不知数日之后还能剩下多少。”

    “……”

    听到这话,从旁众人面面相觑。

    就连对这位黑虎贼首领仍有几分芥蒂的石原、陈贵二人,亦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赵虞,心说这位黑虎贼首领真是太过于自负了,如今众人听其指挥,前途也不知是危是安。

    但……

    ……总比被那两位指挥好。

    偷偷瞄了一眼从旁面色发白、瑟瑟发抖的刘毗与李煦,石原暗自庆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