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17章:鏖战(二)【二合一】
    /!无广告!

    “杀!”

    “又攻上来了!”

    “……我、我去你娘!”

    “守住!守住!”

    “要、要挡不住了……”

    “新人给我退后,让老子来!”

    只见在昆阳城的城墙上,近千名黑虎贼死守着防线,与源源不断攻向城墙的新楚军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别看身居于城门楼指挥全局的赵虞镇定自若,但事实上他心底也捏着一把冷汗,准备随时将暂时退居二线的县军派上来。

    难道说赵虞对麾下的黑虎贼没有信心么?

    事实上,他真的没有多少信心,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城墙上的黑虎贼老卒实在太少了。

    所谓的黑虎贼老卒,如今大抵由两部分组成。

    一部分是从杨通时期活到今日的老卒,他们前后经历过五次来自官兵与军队的围剿,且此后又经过了陈陌效仿军队般的操练,因此非但实力堪比军卒,而是性子更为桀骜凶狠,像王庆、刘屠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

    而另外一部分,便是像许柏、王聘等具有实力的寨众,他们可能加入山寨的时间并不长,甚至于有一部分是前一阵子难民涌入昆阳时征募的,但这部分人大多都是江夏郡、汝南郡以及颍川郡南部诸县的县卒出身,本身具有一定的本领,且与叛乱军以及绿林贼打过交道。

    倘若说此刻身在城墙上的黑虎贼,全部都由这两类黑虎贼老卒组成,那么赵虞还不至于如此担忧,但问题是,这两类黑虎贼老卒仅仅只占那近千人一半左右,连五百人都不到,其余另一半,基本上还是征募不久的他县平民。

    &nbszgtyngc.p;   而这近千名黑虎贼所面对的,却是一支堪比正规军的叛乱军,而且人数足足有三千人。

    因此,尽管有城墙提供优势,但赵虞心中还是捏了一把冷汗。

    可没想到,这两者交战的战况,却比赵虞预料的要好得多,那多达三千人的叛乱军,在足足一炷香的工夫内,竟愣是连城墙的边都没摸到,成绩竟比之前的伪贼还要逊色——之前的伪贼,好歹还有个别趁机跳上城墙的。

    当然了,这从侧面也意味着叛乱军在这一干黑虎贼心中的分量,使得后者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挡、挡下来了……

    挥剑劈死一名试图跳上城墙的叛乱军士卒,一身是血的昆阳县捕头石原喘着粗气环视四周。

    兵法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话丝毫不假,首轮投入战场的叛乱军,其攻势之凶猛,相比较之前伪贼那羸弱的攻势根本不可同语,至少先前在指挥县军与伪贼作战时,石原还能抽个空与许柏说几句,但此时面对叛乱军的攻势,他却紧闭双唇,除非下达命令否则不敢轻易开口。

    出了有保留体力的想法,主要还是叛乱军的攻势,带给了他太大的心理压力,让他无暇去想无关的事,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挡住!守住城墙!

    连石原这等有过数年游侠生涯、又经历过数年县卒经历的捕头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在旁的黑虎贼呢?

    此刻在战场上,除了黑虎贼的老卒们还会发出怒骂、咆哮,刚加入黑虎贼的新卒们,他们在面对如此战况甚至都无法自控地失了声,想喊也喊不出来。

    这其中包括得到刘屠赏识的的唐洪等自愿留下的县卒。

    “杀!”

    “啊——”

    “挡住!挡住!”

    “油罐!这里需要油罐!”

    仅仅只是仓促一瞥,石原便将城墙上的激烈厮杀尽收眼底。

    只见在他视线所及的城墙区域内,黑虎贼的人数锐减了三成,这意味着十名黑虎贼当中至少有三人已变成了尸体。

    倘若整个城墙都是这种状况,这就意味着黑虎贼在方才的一炷香内,已阵亡了近三百人。

    一炷香工夫内死伤三分之一的人,这代价不可谓不沉重。

    但让石原感到庆幸的是,即便承受了如此惨重的伤亡,但黑虎贼的锐气却丝毫不减,尤其是那些黑虎贼的老卒,只要不是身负重伤,即便体力耗尽、气喘吁吁,这些人亦会高喊着‘功勋’、‘婆娘’等让人感到迷惑的词,以惊人的毅力,一次又一次地将试图登上城墙的叛乱军杀死。

    亲眼看到那一幕幕,饶是石原亦必须承认,黑虎贼的韧性在他所见过的山贼、官兵、甚至是军队中,都堪称是顶尖的存在。

    当然,石原也知道其中的缘由——原本黑虎贼老卒的韧性已属无可挑剔,而待其首领周虎提出‘按功勋分配女人当媳妇’的命令后,这帮黑虎贼老卒就彻底疯了。

    难道这帮家伙觉得多杀几个进攻的叛军士卒,就能多分配几个女人?

    但不管怎么样,这群为了婆娘已豁出性命的黑虎贼老卒,确实让人感到心安。

    ……

    石原瞥向了更远处的城墙,只见在那段城墙上,黑虎贼左统领王庆一手持盾、一手持道,一脸狞笑地杀戮着攻上来的叛乱军。

    他知道王庆,看上去像是富贵人家的俊公子,行事浪荡不羁,可一旦杀起人来,这家伙却堪称是黑虎贼最凶狠的那个,挥出去的每一刀都带着仿佛要将敌人头骨砍碎的凶劲——这种凶徒即便是在黑虎寨,也是颇为少见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石原必须承认,以当前叛乱军的攻城力度来说,他县军确实是挡不住的,不怪周虎将他们县军撤下去,通通换上了其麾下的黑虎贼。

    毕竟除了老卒这一优势外,黑虎贼还有一个较为关键的优势,那就是这群人当中有实力拔尖的个体,这类人当世通俗地称为——猛将!

    黑虎贼有四员‘猛将’,陈陌、王庆、褚燕、牛横。

    其中除了褚燕留守县北的黑虎寨主寨外,其余三人此刻都在这面城墙上。

    要说这些人有万夫莫敌之勇,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石原亲眼所见,在短短一炷香的工夫里,王庆已陆续杀了十几名叛乱军士卒,连刀都换了两把。

    这可是一个惊世骇俗的成绩,要知道,能在战场上杀死一名敌军就已算作老卒;能杀三人就叫做精锐;而杀十人以上,那基本上就是猛士了,而且是非常猛的那种。

    而除了王庆以外,黑虎贼的另外一位猛将陈陌亦参与了厮杀,虽然因为位置的关系,石原并不能亲眼看到,但他相信陈陌的‘成绩’还要超过王庆,毕竟这位陈大统领,才是黑虎贼的‘第一猛将’。

    当年‘陈门五虎’之一的章靖在率领他们围剿黑虎贼时,就曾与陈陌交过手,因欣赏后者的武艺,在交手时许诺‘军侯’的职位,可惜却被那陈陌无视。

    这场仗鏖战至今,黑虎贼的士气非但没有因为接近三百人的伤亡而下跌,反而逐渐高涨,陈陌与王庆这两位猛士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只不过,黑虎贼的伤亡是不是太大了?

    饶是石原心底其实恨不得黑虎贼死伤殆尽,此刻亦为此心生担忧,生怕黑虎贼死伤殆尽后,他昆阳县军无法取代黑虎贼继续死守城墙。

    好在作为攻城方的叛乱军,他们的伤亡更大。

    仅仅只是个人的估算,石原猜测叛乱军的阵亡人数在八百人到一千人之间,伤亡比例大概在黑虎贼的三倍左右。

    莫以为这个数字很难看,作为攻城的一方,叛乱军士卒能战亡比例收缩在一比三,这已经足以证明这支叛军的实力——还记得方才伪贼与县军的战损比例是多少么?一比十五!

    渐渐地,叛乱军的攻势放缓了,而城墙上的黑虎贼,也一个个是精疲力尽。

    一炷香的时间看似短暂,但是对于在战场上厮杀的双方而言,这却是一段漫长的时间,足以将体力耗尽,将士气消耗殆尽。

    然而,城外的叛军数量更多,他们有轮换进攻的机会,而城墙上的黑虎贼却没有。

    更要命的是,城外的叛军士卒,还有两千名弓弩手的掩护射击。

    一旦攻城的叛军,其势头被城墙上的黑虎贼压制,叛军将领宋赞就会暂时让士卒们撤离城墙范围,然后派人催促另外一位将领陈朗,让后者下令麾下弓弩手朝着城墙上的黑虎贼展开几波齐射。

    起初,黑虎贼就在这种战术上吃了亏,他们见城外的叛军非但不再进攻,反而有后撤的势头,误以为已击退了叛军,正要欢呼,却忽然遭到了两千名叛军弓弩手的箭雨洗礼。

    一些在厮杀中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盾牌的黑虎贼,当场就被乱箭射死。

    无可奈何之下,黑虎贼们只能将欢呼咽回肚子,忍气吞声,躲在盾牌下以抵挡敌军的箭雨。

    这阵箭雨,可能仅仅只是一轮齐射,也有可能是两轮、三轮,谁也无法猜测对面的叛军将领究竟下达了什么命令。

    而要命的是,有时黑虎贼认为是两轮齐射之间的空隙,对面的叛军步卒却突然攻了上来,再次杀了黑虎贼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黑虎贼一个个贼头贼脑,为人机灵,留了个心眼,在敌军发动齐射的间隙,懂得猫在墙垛后窥视城外,否则换上一些木头木脑、不知变通的守卒,搞不好立刻就会被叛军大举攻上城墙。

    一旦叛军大举攻上城墙,那几乎等于就是失守,很难有挽回的机会。

    在叛军这种战术下,黑虎贼防守地极为艰难,但即便是在这种艰难的处境下,黑虎贼依旧展现出超乎寻常的韧性,一次次令城外的叛军无功而返。

    眼瞅着城墙上的黑虎贼虽然士气未泄,但体力已竭尽到立足不稳的地步,就连石原都开始考虑增援问题。

    他不明白,黑虎贼首领周虎,为何迟迟不派增援。

    要知道,他昆阳目前还是有可以增援黑虎贼的战力的,比如抵挡住前两拨伪贼进攻的县军。

    虽说在城外叛军一鼓作气攻上来时,那些县卒未必能挡得住,但倘若是眼下城外那些锐气已泄,已逐渐放缓攻城势头的叛乱军,城内的县卒是可以代替黑虎贼的。

    只要县军听从指挥,莫要在叛军的攻城战术死伤过多。

    不过这样的疑问,在石原看了一眼城外远处后就明白了——那边,还有五千名按兵不动的叛乱军呢,周虎预留已有初步交战经验的县军,多半是在提防那些叛军。

    不得不说,石原还算是有远见的,但此刻在赵虞身边的‘两位’,却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当得知在短短一炷香工夫内,黑虎贼就出现了三成的伤亡,县令刘毗与县丞李煦吓地面色苍白。

    且李煦不断地劝说赵虞:“周、周首领,贵寨的人已伤亡了三成,且力竭疲倦,这样下去必然挡不住叛军的进攻,不如派我县军代替黑虎众守城吧?”

    “不可。”

    赵虞当即就指出了李煦的错误:“我黑虎众虽然伤亡三成,但这些伤亡基本上都是新卒,只要老卒尚在,叛军就未必能轻松攻上来。……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李县丞可能并未注意到,相比较最初,眼下城外叛军的攻势已逐渐变得衰颓,因此只要城墙上的弟兄士气不泄,叛军基本上不可能攻上城墙的。”

    他这话当然不是信口开河,据他观察,城外的叛军,其攻势确实变得衰颓许多,简单地说,是他麾下黑虎众的奋勇抵挡,把这群隐隐有正规军骄傲的叛军打懵了——大概后者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如此激烈的抵挡。

    在这种情况下,城外的叛军已城墙上那些裹着黑巾的黑虎贼,心里上已经有了几分畏惧,再加上黑虎贼老卒普遍士气高涨,即便不派增援,也未必不能守住城墙,只不过冒险一点罢了。

    但这一点冒险,赵虞认为是必要的。

    对此,他对刘毗与李煦解释道:“城外的叛军,仍有多达五千人尚按兵不动,这五千人,足以对我昆阳另外一侧城墙发起进攻,因此我等必须留下一支可以抵抗的兵力。……南城墙这边势危,我可以派兄弟会上,为我黑虎寨的弟兄争取喘息的时间;但倘若令县军增援南城墙,一旦另一半叛军在西城墙或者东城墙发动攻势,兄弟会的人,却无法抵挡住叛军,转眼就会被击溃。”

    这么不解释,刘毗与李煦二人立刻就明白了。

    若将昆阳的守城力量分个档次,黑虎贼算是‘上等’,堪堪可以抵挡住对面叛军的攻势;而县军算是‘中等’,虽然未必能抵挡住叛军的攻势,但最起码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然而从未经过过训练的兄弟会人员,那就只能算是‘下等’了,若将他们单独放在一侧城墙,等于将城墙拱手相让于叛军。

    因此,即便黑虎贼的近况再艰难,赵虞也不会立即就投入县军,充其量只会让兄弟会的人来争取时间——除非城外远处的五千军队也加入到针对这一侧城墙的进攻。

    这是出于最合理的选择。

    当然,考虑到南城墙这边仅剩五六百黑虎贼,却仍要抵挡叛军两千步卒、两千弓弩手的进攻,赵虞也不希望自己这些班底被打光。

    因此他派人唤来了兄弟会的大管事陈才,吩咐后者道:“陈才,城墙上的弟兄们需要增援,需要喘息的机会,但当前仍有五千叛军按兵不动,我无法派县军增援他们,我需要兄弟会的协助。”

    一听这话,陈才也不顾刘毗、李煦二人就在旁边,立刻抱拳行礼:“请大首领下令。”

    见此,赵虞便沉声下令道:“我命你组织一群人,将储备的油罐通通搬上城墙,砸向城外的叛军,尽可能烧毁叛军的长梯,为城墙上的弟兄争取喘气的机会。”

    “全、全部么?”陈才微微一惊。

    仿佛是猜到了陈才的心思,赵虞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今日之战,最为关键,只要能守住城墙,用光城内所有的油也是值得的。”

    听到这话,陈才再无迟疑,当即抱拳领命道:“是,我这就去安排。”

    片刻后,陈才告别赵虞,沿着城墙内侧的石质接替来到了城内。

    事实上,为了应付叛军的进攻,非但县衙已经按照赵虞的授意,宣布全城进入‘战时管制’,兄弟会那边,陈才也按照赵虞的吩咐进行了动员,组织起了了一支不下于五千人的‘民兵’,作为守城的预备队。

    相比较黑虎贼与昆阳县军这两支必定要身处第一线的守备力量,这五千人的民兵虽然也经过粗浅的训练,可以在紧急情况下派上城墙,但大抵上,这支民兵主要还是负责后勤与维持治安。

    比如说先前赵虞令工坊打造了一批盾牌,将这些多达上千块盾牌从城内的工坊搬出来,搬至城墙脚下,就属于民兵负责。

    包括油罐、滚水等守城之物的搬运。

    因此,在得到赵虞的命令后,陈才很快就召集了五百名民兵,准备带领他们支援城墙。

    或许有人会觉得五百个民兵过于少,但事实上再多也没用,因为城墙上可以立足的地方就那么点大,倘若派上再多的民兵,反而会影响到黑虎贼杀敌。

    看着那五百名脸上带着不安之色的民兵,陈才思忖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来一场鼓舞。

    只见他站在那五百名民兵身前,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兄弟会的兄弟们,此刻在南侧的城墙上,黑虎寨的弟兄们正在浴血奋战,为了我等,为了昆阳的乡亲父老,英勇地与叛军、与绿林贼厮杀,他们伤亡惨重,但却死战不退!……考虑到城外尚有一半的叛军暂时未有任何行动,周首领经过深思熟虑,准备留下县军以抵挡那些叛军,因此,如今就只有我等,才能够去增援那些勇敢的黑虎寨弟兄。……我知道,诸位兄弟只经过短暂粗浅的训练,甚至于,我们连兵器与防具都没有,但,周首领并不要求我等与叛军厮杀,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搬着油罐登上城墙,将它们砸向攻上来的叛军,砸向城外的长梯,然后丢下火把……”

    说到这里,他摊了摊手,严肃的脸上露出几分轻松的笑容:“相信你们也觉得,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如他所料,那五百名民兵听到这话,皆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见此,陈才的面色再次变得严肃,沉声说道:“虽然简单,但依旧会有危险,不过我希望我兄弟会的兄弟们莫要有怨言,因为此刻在城墙上奋战的黑虎寨弟兄,他们比我们更危险。……若没有异议,上!”

    一声令下,五百名民兵纷纷涌向摆放在城墙内侧的油罐——事实上还有装满土的土筐、粗木等守城‘兵器’,油罐只是其中之一。

    只见在陈才的率领下,这五百名民兵抱着油罐、檑木等物冲上城墙,将手中之物砸向城外长梯上的叛军士卒,旋即,从旁就有人丢下火把。

    这场仗打到眼下,油罐可谓是城外叛军最畏惧的东西,因为只要被淋到,且沾上了火,那起初只是烧到局部位置的火势,很快就会蔓延到全身,等到扑灭了火,那被烧的人也基本上死地差不多了。

    甚至于,最凄惨的莫过于全身被油淋遍的叛军士卒,一旦沾上了火,根本无法扑灭,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活活烧死,烧成一具焦尸。

    “砰砰!”

    “砰!”

    待发现城墙上又砸下一罐罐油后,攻城的叛军士卒们畏惧了。

    只要被油罐砸到,这些叛军士卒就会立刻从长梯上跳下来,免得被城上丢下来的www.qq1986.火把引燃。

    但问题是,这些叛军士卒们可以长腿跑,可架在城外的长梯却无法轻松移动呀。

    这不,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又有二十几架长梯烧了起来,尽管附近的叛军士卒们拼命想要扑灭火势,但还是无法拯救其中大半。

    “……”

    看着那些噼里啪啦燃烧的长梯,新楚军将领宋赞深深皱起了眉头。

    在经过长达一刻时的交手后,他终于领到到,昆阳城墙上那群头裹黑巾的士卒究竟有多么难缠。

    看了一眼附近那遍地的己方士卒尸体,宋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派了一名传令兵向大将黄康求援。

    而与此同时,在远处的新楚军本阵,新楚军大将黄康亦亲眼目睹了昆阳县的激烈抵抗,将目光投向昆阳县的西侧与东侧,来回打量。

    &qmtaobao.nbsp;忽然,他沉声下令道:“纪武,我命你率三千步卒,进攻昆阳西侧城墙!”

    “是!”

    一名叫做纪武的将领策马出列,抱拳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