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我在七侠镇当郎中〕〔我的精灵模拟器〕〔我绝世武帝,被美〕〔诸天从功夫熊猫开〕〔从红楼开始拯救名〕〔一人得道〕〔凌天独尊〕〔离婚后前夫总是想〕〔玉京山上的树〕〔我玩传奇私服〕〔大国将相〕〔我的抽卡游戏成真〕〔凤鸣斗罗〕〔诸天之我是沙悟净〕〔放置型修仙〕〔魄罗的正确养成方〕〔神诡大明〕〔无上神途〕〔无敌从欠钱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18章:鏖战(三)【二合一】
    /!无广告!

    “报!有数千敌军绕往西城墙!”

    在昆阳的城门楼上,一名县卒急声向赵虞禀告道。

    这名县卒,是赵虞安排的‘保障’,专门负责盯梢城外那剩下的一半叛乱军,以免自己第一时间未曾注意到那另外一半叛乱军的动向。

    不过事实证明赵虞还是兼顾到了,谨慎的他,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城外远处那另外五千叛乱军的动向。

    见此,赵虞毫不犹豫地下令道:“传我令,命马县尉率城内所有县军,增援西城墙!”

    “是!”

    当即有负责传令的士卒领命而去。

    而从旁,见城外的叛乱军果然像赵虞此前所判断的那般,出阵袭击另一侧的城墙,面色有些发白的县丞李煦由衷佩服,带着几分庆幸说道:“幸亏周首领预留了县军,让他们歇足了精神,否则,无论是派精疲力尽的县军增援西城墙,亦或是派兄弟会的人,恐怕都难以抵挡住……”

    赵虞笑笑说道:“县丞言重了。事实上并非我预料到了敌军的举动,只是我觉得,城外剩下的叛军,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南城墙这边的战况……”

    听到这话,李煦摇摇头说道:“周首领误会了,在下并非是指周首领预料到了叛军的举动,而是称赞周首领胆魄过人,即便是在方才那种危险的局势下,仍能坚持留下县军……”

    说到这里,他自嘲一笑:“若换若在下,恐怕早已将县军投入了南城墙,而如此一来,待城外城外叛军攻打西城墙时,我昆阳就再无抵挡的余力……”

    “原来如此。”

    赵虞微微恍然。

    不可否认,县丞李煦这一番话确实很中肯,就像赵虞自己所说的,能提前猜到叛乱军的举动,这没什么,相信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不会认为城外另外一半叛军会始终按兵不动,真正值得夸赞的,是赵虞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情况下,宁可冒风险让五百余黑虎贼死守城墙,继续抵抗城外两千步卒、两千弓弩手,也没有派上一名县军。

    而事实证明,赵虞的坚持与冒险,确实是必要的。

    不多时,赵虞派出去的传令兵,便来到了城内,找到了仍在指挥那三百名弓弩手的县尉马盖。

    只见传令兵急声对马盖说道:“马县尉,城外叛军又派三千步卒绕过南郊,试图进攻我县西城墙,周首领命你立刻携所有县军赶往西城墙坚守。”

    “什么?”

    得知叛乱军准备两面攻城,马盖心中一紧,在略一思忖后询问道:“所有县军么?”

    “是!”那名传令兵点头肯定道:“所有县军!”

    得到肯定的回覆,马盖皱着眉头看了眼身旁的三百名县军弓弩手,又仰头看了看城墙。

    在一番犹豫后,他咬咬牙下令道:“请回禀周首领,我遵从他的命令,然而我县军一旦调往西城墙,南城墙这边就再无后援,请他务必当心……”

    说罢,他挥手下令道:“县军听令,所有人奔赴西城墙!”

    旋即,马盖又派人前往南城墙上,向此刻正在杀敌奋战的石原、陈贵、杨敢、贺丰等几名捕头下达命令,命这些人立刻前往西城墙。

    此时,石原、陈贵等人也已注意到城外远处有一支叛乱军正奔赴西城墙而去,自然理解马盖为何下达这道命令,可问题是,南城墙这边的危机尚未解除,他们怎能轻离?

    就在石原犹豫之际,许柏立刻对他说道:“去吧,石捕头,你不会以为马县尉有余力兼顾近两千县军吧?亦或是你觉得,这边离了你们就不成了?”

    石原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正色对许柏说道:“别死了……”

    “呸!”许柏没好气地笑骂道:“这话我对你说才对!”

    多年的兄弟相视一眼,石原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转身下了城墙,直奔西城墙。

    而陈贵、杨敢、贺丰等其余几名捕头,也陆陆续续调往了西城墙。

    没办法,南城墙这边,有黑虎贼的伯长、什长可以指挥一般贼众,但县军那边却欠缺指挥的士官,石原、陈贵等人留在南城墙这边,不及他们在西城墙的作用大。

    看着石原匆匆离去,奔下城墙,许柏微微吐了口气,心中稍稍有些遗憾。

    尽管理智上他也明白石原等人在西城墙的作用更大,但心中嘛,他当然还是希望石原能留在这里,毕竟二人是相识多年的兄弟,有石原在旁,他确实心安许多。

    而就在他遗憾之际,远处传来了几名黑虎贼的惊呼声:“什长,叛军再次攻城了!”

    这一声惊呼,让许柏立刻回过神来。

    他看向四周那些纷纷望向他的黑虎贼寨众们,深吸一口气,振臂高呼道:“为了婆娘!”

    “……”

    附近数十丈的黑虎贼愣了一下,旋即爆发出震天般的喊声。

    “为了婆娘!”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城墙那些原本已精疲力尽的黑虎贼们,士气再次高涨,高涨至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说起来也有些可怜,这些三四十岁还在打光棍的黑虎贼们,实在是太渴望能分到一个女人作为媳妇了……

    “杀!”

    在左统领王庆的带领下,城墙数百名黑虎贼死死堵在城墙上,让那些试图再次攻上来的叛军不得寸进。

    远远看到这一幕,负责进攻南城墙的叛将宋赞再次皱起了眉头。

    在片刻之前,他已收到了主将黄康派人送来的命令,黄康称他已派纪武率三千步卒进攻昆阳的西城墙,分散昆阳守军的兵力,要求他趁此机会一鼓作气将面前那堵城墙攻下来。

    在得知此事后,宋赞亦是精神大振,当即鼓舞士气,命令麾下士卒再次强攻城墙。

    但……收效甚微。

    他麾下的士卒已经疲倦了。

    在鏖战了将近半个时辰后,他麾下的士卒,早已精疲力尽。

    在这种情况下宋赞依旧强攻不退,那只是因为他坚信对方——即城墙上那些头裹黑巾的‘黑巾之卒’比他麾下的士卒更为疲倦。

    毕竟他麾下的士卒原先有三千人,兵力是对面的三倍,因此在攻城期间可以借助兵力上的优势轮番进攻,但城墙上的‘黑巾卒’,看得出来人数并不多,始终没有换过。

    这两者的差分使宋赞坚信,他最终能击溃那些‘黑巾卒’,一口气夺下城墙。

    然而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城墙上的那些‘黑巾卒’,明明已蒙受了近乎一半的伤亡,且在长达近半个时辰的厮杀中得不到喘息的机会,可这帮人依旧士气高昂,稳稳立在城墙上,一步也不退。

    在此情况下,宋赞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对城墙施压,对上面的‘黑巾卒’施压。

    他当即对一名传令兵吩咐道:“转告陈朗,我军需要掩护!”

    “是!”

    传令兵抱拳而去。

    片刻之后,宋赞身后约距城一里的地方,叛将陈朗再次命令麾下的弓弩手对远处的城墙展开齐射。

    而趁着这个机会,宋赞让麾下攻城的将士们稍稍撤了回来,一边让麾下将士趁此机会喘息,他一边观察城墙上的反应。

    本来,昆阳城内还会有弓弩手回射,数量并不多,准头也差得很,充其量只能给他麾下的将士带来心理上的压力,但此时此刻,却不见那些弓弩手做出反击。

    宋赞一猜就知道,昆阳城内的弓弩手,可能是调往西城墙抵挡纪武去了。

    由此可见,昆阳守城的兵力其实是捉襟见肘,因此只要他再加把劲,说不定南城墙上的守军下一刻就崩溃了。

    可问题是,‘下一刻’是什么时候?

    待这次约定好的四轮齐射过后,宋赞立刻下达了再次攻城的命令,寄希望于麾下的将士能重组阵势,一鼓作气将城墙拿下。

    然而现实却让宋赞深深皱起了眉头——他麾下的将士们,又一次地被挡住了,被挡在那所剩无几的长梯上,连城墙的边都没能摸到。

    黑巾卒……这些人可真厉害啊。

    远远看着昆阳城墙上那些头裹黑巾的守卒,宋赞心生敬畏。

    他从未想过,一个小小的昆阳县,竟藏着如此悍勇的精锐……

    转头看了一眼即将西落的夕阳,逐渐已开始焦虑的他,深吸一口气。

    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计策,唯有督促麾下将士继续攻城,寄希望于城墙上的那些黑巾卒抵挡不住。

    正如宋赞所判断的那般,昆阳南城墙上的黑虎贼,其实早已精疲力尽,全靠一股欲望、一股意志在强行支撑着,哪怕是曾经对这些寨众要求甚严的大统领陈陌,也认为他们已经做得十分出色,甚至比一般的军卒还要出色,堪比军中精锐。

    但出色归出色,他麾下黑虎贼已精疲力尽也是事实,他们必须得到增援,否则这群他黑虎寨的精锐,搞不好要在城墙上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他吩咐身边一名黑虎贼道:“以我的名义去见大首领,转告大首领,弟兄们必须得到增援了……”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见不远处城墙内侧的阶梯上,迅速奔上来一群身穿甲胄的县军。

    唔?

    陈陌微微一愣。

    县军?县军不是防守西城墙去了么?

    就在他纳闷之际,他在那群人当中看到了陈才。

    见此,陈陌恍然大悟:哦,那不是县军,而是穿上了甲胄、拿上了兵器的兄弟会成员。

    至于那些兵器、甲胄是何处得来,陈陌转念一想就明白了,那肯定是拿了已牺牲之人的兵器与甲胄。

    此时,不远处的陈才亦看到了陈陌,三步两步来到陈陌面前,抱拳说道:“大统领,首领命我等来支援弟兄们。”

     “……”

    陈陌意味不明地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得到了数百名兄弟会成员的增援,陈陌心底自然高兴,毕竟这意味着城墙上的黑虎众终于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

    可问题是,这群兄弟会成员连县军的水准都没有,他们如何代替黑虎众防守城墙?

    一旦他黑虎众撤下去,那城墙不是立刻就陷落了?

    大概是猜到了陈陌的心思,陈才压低声音说道:“首领的意思是,弟兄们并不撤往城内,而是直接在城墙上歇息,这样一来,一旦我兄弟会的弟兄出现防守上的失误,也可以立刻得到纠正……”

    听到这话,陈陌皱起了眉头:“在城墙上歇息?”

    要知道,在不同的环境下,歇息的效率也大不相同,与撤到城内歇息相比,在城墙上歇息就意味着他黑虎众得时刻绷紧神经,既要盯着兄弟会的成员是否犯错,又要防止城外的叛军趁机攻上来,这怎么可能歇息地好?

    当然,话虽如此,但陈陌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因为他麾下那五百余名黑虎众是万万不能撤往城内的,否则城墙就没了,大概是出于这一点考虑,他们的首领才会让他们在城墙上歇息。

    在沉默片刻后,陈陌低声说道:“这样……恐怕需要很久。”

    仿佛是听出了什么意味,陈才压低声音说道:“请大统领放心,无论如何,我兄弟会也会坚持到那一刻……不计伤亡代价!”

    ……

    听到那句‘不计伤亡代价’,陈陌略带惊意地看了一眼陈才,旋即,他微微点了点头。

    他明白了,赵虞这是要通过兄弟会的牺牲,硬生生为黑虎众创造喘息的机会。

    不难猜想,这群毫无战场经验的兄弟会成员,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必然会伤亡惨重,不过相比较被叛军攻破城池,这终归还是可以承受的代价。

    “……拜托了!”

    陈陌抱了抱拳,不是朝着陈才,而是朝着附近那群兄弟会成员。

    旋即,他下令道:“传令下去,黑虎众退后,靠至城墙内侧歇息,由兄弟会的弟兄接替防守。”

    当陈陌的命令在城墙上下达时,其余城墙各处,亦有源源不断的兄弟会成员登上了城墙。

    只见这些人,有的穿着从尸体上脱下来的甲胄,手持同样从尸体上捡来的兵器,而有的,则仅仅只是穿着单薄的衣服,只拿着一块木盾、一杆竹竿。

    让这群人代替咱们防守?

    接到命令的黑虎众们面面相觑。

    他们倒不是看不起对方,毕竟兄弟会与黑虎贼同出一支,都可以视为自家弟兄,可问题是,这群弟兄大多都是昆阳本地的平民,几乎没有接受过杀敌的操练,让他们来守城墙,这不是白白让他们送死么?

    “老大……”

    许柏立刻找上了刘屠,对此提出了异议。

    “闭嘴!”

    刘屠打断了许柏的话,沉声说道:“一旦城池被攻破,死伤远远不止这些!……有工夫想这种事,还不如坐下来歇养体力,等咱们恢复了体力,这些弟兄们自然可以退下去了。”

    说罢,他也不管许柏,靠着内侧城墙内壁,躺坐下来,用一块盾牌遮挡身前防止流矢,大口喘着粗气。

    就在许柏犹豫之际,他忽然听到城墙上传来了鼓舞声。

    “兄弟会的兄弟们,莫要惊恐、莫要害怕,为了保卫昆阳,我等必须为黑虎寨的弟兄们争取到喘气的机会……我知道,诸位都没有经受过杀敌的训练,因此难免会牺牲,但兄弟们,我等是为了昆阳牺牲,是为了城内的至亲、父老牺牲。……黑虎众的兄弟们可以坚守半个时辰,难道咱们连一刻时都守不住么?”

    “咦?”

    许柏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在远处鼓舞人心的,正是兄弟会的大管事陈才。

    而陈才的身边还有两人,某种程度上皆是在他昆阳响当当的人物——当年的‘应山九贼’之二,陈祖府上的官家张奉,以及黑虎义舍的舍长马弘。

    至此,黑虎贼在昆阳的头目,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了。

    看到张奉与马弘二人,刘屠站起身来,朝着二人抱了抱拳。

    不是他想要这么做,而是寨里等级森严,张奉、马弘的级别高过他,因此他必须行礼。

    至于陈才嘛,他与刘屠同个级别,刘屠只需点点头打个招呼就是了。

    看着刘屠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模样,马弘挥挥手笑着说道:“歇息去吧,接下来,城墙暂时就交给咱们三人……”

    身旁,张奉目光看向城外,意味不明地说道:“有些年不曾亲临这等险峻了。”

    的确,作为黑虎寨的老资格,张奉、马弘,包括地位低一级的陈才,都是黑虎寨的‘后方人员’,近几年来几乎就没有再参与什么厮杀,哪怕是前段时间叶县县令杨定组织五县联军,一度将黑虎寨逼到绝境。

    “你行不行啊?”马弘笑着打趣道:“我可是从未间断过习武之事。”

    听到这话,许柏不由地打量了几眼这两位黑虎寨的大头目,他一眼就看出,马弘依旧精气十足,虽然看上去瘦弱,但手臂的肌肉却十分健壮;反观张奉,相比较当年通缉令上的画像,着实已经壮了一圈,肚腩也逐渐圆了起来。

    甚至于,他的目光相比较马弘也温和了许多,若非许柏清楚张奉的底细,恐怕他也不会想到,这个看上去颇具亲和力的人,骇然就是与‘应山虎杨通’同时期的九名应山巨贼之一。

    作为当年的应山九贼之一,请多少派上点用场吧……

    暗自嘀咕了一句,许柏坐到了刘屠的神色,用不怎么信任的目光看向面前那三人。

    事实证明,老狗也有几颗牙,作为曾经的应山九贼之一,哪怕如今已逐渐退居二线,但张奉与马弘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让许柏感到颇为欣慰。

    在许柏看来,那张奉再怎么也要比县卒强,至于那马弘,则堪比他身旁拜认的老大刘屠,至少在气势上很相近。

    然而,接替黑虎众防守城墙的那一干兄弟会成员,他们就不怎么样了,只是短短一百息的工夫,这些兄弟会的成员,竟死伤了数百人,堪比黑虎众在长达半个时辰内的伤亡。

    反观城外的叛军,此时的死伤却是微乎其微。

    没办法,这就是差距,也是赵虞不敢单独令兄弟会成员防守任何一侧城墙的原因。

    不过,兄弟会成员的实力虽然若,但他们人数众多,就目前而来就有整整五千人,并且可以随时再在城内征募。

    www.jskwang.  在他们不计伤亡的堵击下,纵使是城外的叛军,一时半会也难以攻上城墙。

    而与此同时,在叶县,几匹快马飞奔至城内,来到了叶县的县衙。

    那是叶县派出的斥候,主要负责在叶县与定陵县边界巡视,打探叛乱军与绿林贼的消息。

    还记得今日的午后,正当叶县县令杨定与县尉高纯,与家将魏栋、魏驰父子,还有南阳将军王尚德派来增援的将领王彦,一同商议如何增固叶县的防守时,忽然有斥候来报:“报!打探有数千绿林贼与一万叛军行踪!”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当即神色凝重。

    杨定当即下令道:“再探!”

    一个时辰后,又有斥候送回消息:“那支由数千绿林贼与一万叛军组成的贼军,已越过沙河,朝北而去。”

    得知这个消息,在场众人都是一愣。

    王尚德派来的将军王彦惊讶说道:“贼军的目标,竟然不是叶县?”

    “若我没有猜错,叛军的目标是昆阳……”

    杨定的眼眸中闪过几分异色。

    听到这话,王彦立刻在地图上找到了昆阳的位置,见昆阳紧挨着叶县,他眼中露出几分忧虑。

    在从旁,魏驰亦说出了王彦所担忧的心事:“少主,昆阳距离我叶县仅四十里之遥,一旦叛军攻下昆阳,我叶县将十分被动……”

    王彦亦附和地问道:“杨公,不知昆阳能否抵挡住叛军?”

    听到这话,魏栋、魏驰父子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一来昆阳又不是什么大县,二来,即便是大县也未必挡得住数千绿林贼与一万名叛军的进攻。

    考虑到午时前后那支贼军就已越过沙河,奔赴昆阳,恐怕这会儿昆阳已在叛军的手中……

    “未必。”

    杨定摇头否决了魏驰的猜测。

    “少主觉得昆阳可以挡住?”魏驰吃了一惊。

    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皱眉说道:“那周虎再厉ksxchb.害,也挡不住数千绿林贼与一万名叛军吧?”

    “……”杨定沉默不语。

    忽然,他沉声下令道:“立刻派人去昆阳打探,倘若昆阳已陷,那我等就只能死守叶县;但倘若倘若昆阳仍在抵挡,我当亲自率军增援!绝不能叫昆阳落入叛军手中,否则我等将十分被动!”

    “是!”

    看着杨定严肃的神色,在场众人抱拳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