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夏不败战龙〕〔重生七零:致富养〕〔玄门不正宗〕〔开局就是防弹怪物〕〔王者之我的秘书小〕〔斗罗:开局十生武〕〔国公凶猛〕〔人在四合院,暴打〕〔人在四合院,开局〕〔有人说你坏话〕〔恶龙:从吻醒公主开〕〔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星武耀〕〔四重分裂〕〔逍遥小渔夫〕〔我只想活下去啊啊〕〔放学等我〕〔锦衣〕〔大秦:窃听心声,〕〔都市医流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26章:奖励(二)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次日天明,王聘早早便醒了。

    像以往那样,他打着哈欠在榻上坐起身来,旋即就听到身旁传来一声梦吟。

    心中一愣,他愕然地看向睡榻的另一侧,旋即便看到那里躺着一名年轻貌美的少女。

    后者正沉沉地睡着。

    啊……

    有点断片的王聘,这才想起了昨日发生的事,包括昨日晚上与这名少女所发生的这样那样的事,不由得老脸微红。

    天地可鉴,他绝对没有半点,这名少女是自愿的,然后二人就水到渠成般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

    “唔……”

    榻上的少女缓缓翻了个身,旋即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待看到身侧坐着一名陌生的男人时,尚未清醒的她,惊慌失措地坐起身来,紧张地用被子裹住了赤裸的胴体,惊得王聘连忙靠后,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好在少女很快就清醒过来,紧张而尴尬地小声说道:“王大哥,我……”

    王聘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说道:“是我把你惊醒了吧?抱歉啊,以往我都是一个人……那个,你再睡会,我先起来了。”

    “嗯……”少女红着脸点点头,颇有些心慌意乱地看着赤着上身的王聘翻身下了榻,穿起了衣物。

    被她盯着,王聘亦感觉浑身不自在,很快就穿好了衣物,在跟榻上的少女交代了一句后,便逃也似地走出了屋子,站在屋门外长长吐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左手边的隔壁屋子,屋门打开,他的同伴许柏从屋内走了出来,伸展双手,伸了一个懒腰。

    “唔?”

    似乎是注意到了王聘的目光,许柏下意识地转头看向王聘。

    四目交接,以往无话不谈的二人,这会儿不知为何都感觉莫名的尴尬。

    忽然,二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尴尬,有些无可奈何。

    而就在这时,许柏的屋内走出那名唤作晴的少女,在看了一眼天气状况后,带着几分羞涩、几分亲近对许柏说道:“许大哥,今日天气似乎不错,我把被褥抱出去晒一晒……”

    “哦。”

    瞥了一眼不远处面露古怪之色的王聘,许柏有些尴尬地说道:“呃,需要我帮忙么?”

    “不用了。”

    屋内传来了少女的声音:“我力气很大的。”

    说罢,她就抱着一床被褥走出了屋子,脸上带着几许仿佛希望得到夸奖的期待。

    不过,当她注意到正缓缓走向许柏的王聘时,她忽然俏脸一红,抱着那床被褥噔噔噔快步走向了远处空地上的那些木架子。

    瞥了眼少女有些别扭的走路姿势,王聘神色古怪地转头看向许柏。

    “闭嘴!”

    仿佛是猜到了什么,许柏不等王聘开口便打断道:“少来取笑我。”

    取笑?

    自己哪里有取笑的立场?

    王聘苦笑着摇了摇头,在看了看左右后,轻声问道:“你想过日后的事么?”

    “……”

    许柏看了一眼王聘,眉宇间闪过几许忧虑。

    与寨内其他人不同,他与王聘,原本是冲着混入山寨刺探那周虎情报的目的而来的,可谁曾想到,一连串发生了这么多的事,那周虎的底细没打探到,相反他与王聘却在黑虎寨被‘套牢’了。

    原本是不想辜负刘屠对他们的器重,不想辜负在寨里结识的那帮兄弟的情谊,现在好了,二人又在寨里的安排下多了一位‘家室’,饶是许柏与王聘二人自己也明白,他俩与黑虎寨的孽缘,怕是很难再斩断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微微吐了口气,许柏低声说道:“周虎是个聪明人,他好不容易抓住机会,让黑虎众能被昆阳接纳,他不会再让黑虎众回到原本的路上……如此一来,你我跟阿原、阿贵他们,也不至于会有反目的一日……”

    反目?

    王聘有些惊诧地看了一眼许柏,毕竟许柏这话的意思,仿佛已站定了黑虎寨这边。

    不过他也理解,毕竟就算是他,在黑虎寨与旧日同伴之间,亦是左右为难,只能像许柏那样,寄希望于周虎是一个睿智有远见的理智,莫要再让黑虎寨回到旧路上,与昆阳县衙为敌。

    想到这里,他低声对许柏说道:“相比较与县衙为敌,我更担心郡里不能接受周虎。……终归当日王庆、褚燕二人劫官、烧衙的事确实做得太出格了,眼下叛乱军的威胁迫在眉睫,郡里无暇处理此事,等叛乱军的事过了,我想郡里不会善罢甘休的。……朝廷也不会。”

    许柏微微点了点头,脑海中闪过当初那件事的罪魁祸首的身影。

    并非下令‘劫官烧衙’的周虎,而是叶县县令杨定、杨延亭。

    因为许柏也明白,当时周虎也是被逼地没有办法了。

    该死的杨定!吃饱了撑着!

    心中暗骂一句,许柏长长吐了口气,低声说道:“那是周虎应该去考虑的事。……那周虎,可不是杨通那种货色,他不会预料不到郡里的反应,必然会先做一番安排……”

    “唔。”

    王聘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对于一个有胆量控制县城,且有能耐将县城各路人马都收拾服帖的山贼头子,确实不需要他们担心什么。

    与其担心郡里的反应,还不如想想眼前的事,比如说,击退叛乱军什么的。

    二人站在屋外聊了片刻,旋即,寨内也逐渐变得热闹起来。

    那些昨晚享受了男女欢愉的黑虎贼们,满脸春风地走出屋外,恬不知耻地相互打趣,谈论昨晚的经历,羞得昨晚与他们一屋的女子们一个个面色通红。

    面薄的她们并不与任何人交谈,哪怕是有同样经历、且此刻面色通红的其他女人,纷纷低着头快步走远,各自干各自的活去了,只剩下一帮赤着上身,甚至还缠着伤布的黑虎贼,一个个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己昨晚的神勇。

    看这场面,不难猜测这帮人的士气又全回来了,甚至于,无论是对大首领周虎的拥护,亦或是对山寨的归属感,都要远远超过以往。

    但这群人得意了,那肯定就有不满的,或者说眼红的。

    晌午过后,褚燕就抵不住手下弟兄们的怂恿,舔着脸来求见郭达。

    他对郭达说道:“寨丞,昨日寨里对有功弟兄们的奖赏,我与手下的弟兄十分赞同,但山寨不能厚此薄彼呀。……昨日那些弟兄,他们在县城奋勇抵挡叛乱军,确实应该得到奖赏,但其他弟兄们也有功劳呀,不能说其他弟兄以往的功劳苦劳就不作数了,对吧?”

    郭达当然明白褚燕此番前来的目的,笑着宽慰道:“寨里对弟兄们一视同仁,绝不会厚此薄彼,只不过昨日归寨的那些弟兄们劳苦功劳,故而寨里优先替他们安排……”

    在许下了一番承诺后,褚燕这才带着令他感到满意的回覆告辞离去,留下郭达独自在屋内愁眉不展。

    当然,他并非吝啬于那所谓的‘奖励’,毕竟迄今为止,山寨里就已经收容了数百名女子,足以让目前寨内所有的弟兄都得到成家的机会,郭达所头疼的,还是寨内的‘赏勋’机制。

    有功必赏、有过必惩,这是赵虞给出的规定,而郭达也是在这条指令的基础上制定了寨规,有效地约束了寨内的弟兄。

    如何惩罚过错,寨规已规定地颇为仔细,但如何奖赏,却成为了郭达与褚角二人头疼的问题。

    毕竟黑虎寨不同于县衙、郡里、朝廷,并无田地可以分赏,若单纯赏赐财帛……一来因为兄弟会诸多工坊的建设,黑虎寨并没有太宽裕的财帛可以赏赐,二来寨里的那些弟兄对于那些财帛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不错,人人都爱财,可问题是,黑虎寨的寨规规定擅自不可离山,因此大多数寨众都没有花钱的机会,只能放在身边看,这就大大削减了以财帛作为奖励的影响力。

    虽然目前寨里可以用‘安排媳妇’作为最具诱惑力的奖赏,但这种事,每名寨众怎么看都只能实行一次——总不能给山寨的那些弟兄们多分几个媳妇吧?

    想来想去,郭达始终认为寨里必须弄一个地位等级的制度,将地位、职位与功勋挂钩,既能增强寨内的凝聚力,也能鼓舞士气,刺激寨众的积极性。

    当日,郭达与褚角商议了一番,旋即,他离开了主寨,前往昆阳县城,与赵虞商议此事。

    在见到赵虞后,郭达先将寨内当前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即已按照赵虞的意思,对前日坚守昆阳有功劳的寨众们都安排了一名不错的女子成家。

    赵虞听得微微点头。

    毕竟无论现在还是未来,黑虎寨始终是赵虞最值得信赖的班底,因此他自然要设法加强黑虎众对他的忠心。

    他宽恕那个有怨言的郝顺,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笼络黑虎众的人心,毕竟与寻常终日呆在寨里的首领相比,他更需要培养寨众弟兄对他的忠心。

    而就在赵虞点头之余,郭达也提出了他此行前来的意图:“阿虎,‘赏赐女人’只能用于一时,寨里急需一个合适的奖励方式。”

    “唔。”

    在听罢郭达的话后,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鉴于前日他黑虎贼在昆阳县的守城战中大出风采,就连城内那些原本对他黑虎贼抱持戒心的百姓,亦改变了看法,不难猜想在此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奔他黑虎寨。

    再考虑到叛军即有可能在不久之后卷土重来,赵虞也觉得,寨里原来那‘粗劣’的奖赏制度,一定程度上已经跟不上他们的发展。

    必须有一个相对完善的,与功勋挂钩的奖赏惩罚制度,来推动他黑虎寨逐步壮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