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32章:群狼出没(三)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在昆阳县城的东南方向,在汝河与沙河的交汇处,有一个渔村名为‘河口乡’,因地理位置优渥,一度发展为数百户乃的大乡,在汝河、沙河来往的船只也时常在这里渡靠。

    不过因为叛乱军的进犯,赵虞已下令县衙将河口乡的村民都搬迁至了县城内,因此这座渔村与村外的渡口,也就荒废了。

    前几日,有两伙绿林贼占据了这片渔村,其中一支绿林贼,以一个叫做郭宝的为首;而另外一支绿林贼,则是张泰的手下刁胜所率。

    这郭宝、刁胜二人,率总共约三百余名绿林贼,占据河口乡,似守株待兔般,在附近沙河、汝河沿岸,劫掠试图逃奔昆阳、襄城以及颍阳的难民。

    短短几日,就有上千名难民遭难,男人与老弱大多被杀,只留下一小部分愿意顺从的,而女人则大多被郭宝、刁胜二人以及他们的手下分了。

    而昨晚夜里,王聘与其余三名队正,联合攻打了这座渔村。

    就跟在阳村的缪良那样,郭宝、刁胜二人也没想到昆阳县竟然会派人偷袭他们。

    要知道前一阵子的昆阳之战,昆阳县的损失也不小,守卒死伤最起码几千人,在这种情况下,昆阳人死守县城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派人袭击他们呢?

    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心思,郭宝、刁胜根本没有防备,终日只想着劫掠向北逃奔的难民,补充仆卒的数量,顺便再抓些女子取乐,直到黑虎贼在昨晚发动偷袭时,这二人仍然不敢相信。

    以有备袭无备,结局自然不用多说,毕竟绿林贼也不是什么精锐,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哪有什么反败为胜的可能,在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内,就基本上已经分出了胜负,接下来所发生的,无非就是黑虎贼对绿林贼那一面倒的屠戮而已。

    “黑巾卒!”

    “黑巾卒!”

    当天边逐渐出现几许光亮时,人数仅剩下几十人的绿林贼似这般尖叫着,在一众黑虎贼的驱赶、追杀下,慌不择路地跳入了沙河与汝水。

    绿林贼大多出身南方,基本上都识水性,但黑虎贼大多都不懂得游泳,于是一众黑虎贼便站在岸边,或举着弓弩朝水里的绿林贼射箭。

    虽然河面上逐渐漂浮起阵阵殷红之色,且再没有一个绿林贼从水面冒头,但王聘还是皱了皱眉,对身边另外一名队正说道:“绿林贼大多都识水性,应该有人潜水逃了。”

    另一名队正叫做乐兴,是乐贵的弟弟,闻言带着几分惊诧,随口问道:“绿林贼识水性?你怎么知道?”

    “呃……”王聘一度语塞,吞吞吐吐地解释道:“你想,绿林贼大多不是南方人么?南方多江河,自然识得水性。”

    “哦,原来如此。”乐兴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旋即朝着王聘竖起拇指,称赞道:“机灵。”

    “呵呵。”

    见乐兴没有起疑,王聘暗自松了口气,旋即说道:“估计不会有人傻到在这一片水面冒头了,先回那村子吧。”

    “行。”

    乐兴,与王聘带着各自的手下返回河口乡。

    此时在河口乡内,刚升任队正的鲍信,正与另外一名队正徐饶,一同带着看押着那些投降他们的绿林贼与伪贼,直到王聘与乐兴带队归来。

    “怎么样?”

    徐饶朝王聘与乐兴二人点头示意。

    王聘将追击的情况一说,旋即带着几分遗憾说道:“估计被逃走了些。……这些人肯定会逃奔叛军那边,将我等的动向告知那些叛军与绿林贼,如此一来,对面就会开始防范咱们。”

    “防范就防范呗。”

    徐饶无所谓地摊摊手,显得并不是很在意。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大首领并不强求他们这些‘群狼’一定要死磕某个敌人,甚至,还关照他们见机不妙就带着手下逃跑。

    毕竟是以骚扰、牵制为主嘛。

    此时,鲍信开口道:“对了,弟兄们抓到的那个绿林贼头子,怎么办?”

    他说的是张泰的手下刁胜。

    占据河口村的两名绿林贼头子郭宝与刁胜,其中郭宝昨晚在村里一间屋子里,当场被冲入屋内的黑虎贼乱剑剁死,刁胜则奋力杀退了冲入屋内的几名黑虎贼,试图翻窗逃走,但很可惜,半途被几名黑虎贼砍翻在地。

    只不过这厮在危急时大叫‘我乃大首领张泰的部下’,所以那些黑虎贼才没有把这家伙当做一般小喽喽给宰了,而是绑起来扭送到了几名队正面前。

    “宰了吧。”

    乐兴轻飘飘地说道。

    作为乐贵的弟弟,王庆那一拨的人,他对于人命也不是很看重,尤其是对于绿林贼。

    倒不是说他侠肝义胆,看不惯那些绿林贼的所作所为,他只是无所谓而已。

    而事实上,黑虎贼大多数人对此都无所谓,他们杀绿林贼,仅仅只是因为绿林贼是他们的敌人,真正对绿林贼以往所作所为抱持愤慨的,仅仅只有一小部分。

    比如说,王聘。

    “唔。”王聘当即点头附和。

    继他之后,徐饶亦无所谓地耸耸肩。

    见此,鲍信苦笑着摇摇头,劝道:“我觉得吧,不如先看看能否策反此人,让他做个内应什么的。”

    倘若换做石原、许柏,恐怕不会理会鲍信的提议,在他们看来,留着绿林贼那群杂碎只是浪费粮食,不过王聘杀心较轻,或者说,他的心性更注重利益。

    “试一试也无妨。”他点头说道。

    见王聘点头答应,而徐饶、乐兴二人又无所谓,鲍信便叫人将抓获的刁胜带到了这边。

    只见那刁胜,目测三十岁不到,反手被绳索绑着,披头散发,赤着上身、光着脚,浑身上下皆是泥灰,被他胸膛前那几处伤口流出的鲜血混染,看起来十分狼狈。

    一见到王聘、徐饶、乐兴、鲍信四人,这刁胜眼眸中便流露出恨意,咬牙切齿地说了句:“黑巾卒……”

    唔?

    无论是凝视着这刁胜的鲍信、王聘二人,亦或是双手枕头躺坐在一旁的徐饶、乐兴二人,都为之一愣。

    鲍信看似和气地问道:“黑巾卒?这是贵方对我等的称呼么?”

    刁胜也不回答,冷冷说道:“少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自落到你们手中,老子就没想过活着!”

    一见对方的态度,鲍信便皱了皱眉,心下预感策反恐怕是行不通了。

    但他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也未必。”他露出一脸和蔼的笑容,笑着说道:“只要你愿意投奔我黑虎寨,供出其他绿林贼的行踪……”

    “我呸!”

    还没等鲍信说完,刁胜便一口唾沫吐在鲍信的脸上。

    作为山寨里杨通时期的老人,鲍信自然不像寨里目前大多数莽撞年轻人那般,不为所动地伸手抹去脸上的唾沫,丝毫不见怒意。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也不像方才那样和蔼。

    他淡淡说道:“倘若你不愿顺从,那就只有一死。且你死后,你的首级会被挂在县城的墙上……”

    听到这话,那刁胜不惧反怒,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等不会有好下场的!张泰老大一定会给我报仇,你们……”

    徐饶听得不耐烦了,挥挥手吩咐几名黑虎贼道:“拖出去,宰了。”

    几名黑虎贼当即上前将那刁胜拖了出去,期间,那刁胜依旧在破口大骂,只要屋外传来咔嚓一声,骂声戛然而止。

    此时,枕着双手躺坐在一旁的乐兴睁开一只眼,看似随意地说道:“看来绿林贼也并非都是欺软怕硬的,这小子还有点骨气……”

    他也就随口一说,其余鲍信、王聘、徐饶也就随便一听,对于绿林贼,该杀还是要杀。

    这不,见策反失败,鲍信也下令把那些投降他们的绿林贼通通杀了。

    或者有人会说,留着那些投降的绿林贼当奴隶、当苦力不好么,黑虎寨那边不是正缺劳力么?

    话是没错,但留着这群绿林贼隐患太大。

    毕竟黑虎寨那边,如今大多都是妇孺,数量有接近千人,而守备力量却只有郭达、褚燕的寥寥二、三百人,万一这帮绿林贼见机作乱,那对于黑虎贼来说简直就是沉重一击,毕竟山寨那近千名妇孺,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成为了黑虎贼的家属。

    考虑到这些隐患,这些绿林贼还不如杀光了干净。

    至于杀了这些投降的绿林贼,会不会导致绿林贼日后不会再向黑虎贼投降,王聘、徐饶、乐兴几人都无所谓——不投降,那就全杀光呗。

    当然,那些伪贼还是可以留下来的,毕竟这些人也是受到绿林贼的胁迫,对于黑虎贼的敌意较小,甚至于,还有感激,虽然这帮人也未必能有什么大用。

    杀光了那些投降的绿林贼,砍下了这帮人的首级,不怎么在意功劳的鲍信,便主动提出带着这些人的首级回昆阳交差,顺便将招纳的伪贼与女人带回黑虎寨。

    而王聘、徐饶、乐兴三人,也各自带着手下分别,准备找个地方躲藏起来,期间派人打探其他绿林贼的下落,待等入夜之后,再带人出没。

    就在这些人分别时,郭玉与刁胜手下几个侥幸存活的绿林贼,已慌忙逃奔至沙河南岸那尚未建成的叛军营寨,求见大首领张泰,哭述自己一伙人的遭遇。

    “大首领,那群黑巾贼杀光了咱们的人……”

    “大首领,缪首领也被杀了……”

    “大首领,郭老大与刁胜大哥也被杀了……”

    在短短不到两个时辰内,竟有五拨人逃回南岸,向张泰禀告,听得张泰又惊又怒。

    那群该死的黑巾贼,在一夜之间竟扫灭了他四个小兄弟与一名手下,以他为首的绿林义军,竟在一夜之间损失了千人。

    这可是都是他义军的兄弟啊,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补充的仆卒。

    “你等且放心,我定会叫那些黑巾贼付出代价!”

    待发下重誓笼络人心后,张泰立刻去求见长沙军大将黄康,将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后者。

    “什么?昨晚黑巾贼扫灭了你们五支队伍?”

    黄康听得眉头深皱。

    叶县他暂时招惹不起也就算了,如今连昆阳县亦派人清除越过沙河的绿林贼,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