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56章:实袭(二)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杀!”

    继陈陌投出手中长矛刺穿一名叛军的胸膛后,他身后数百名旅狼亦杀了上前,一窝蜂般涌入了叛军的驻地内。

    只见这群穷凶极恶的家伙,左手持着木盾,右手持着长矛或刀剑,见人就砍,见人就刺,在距离他们靠近的那几堆篝火旁,好些仍抱着兵器打盹的叛军士卒,刚睁开双眼就被旅狼们砍倒在血泊中。

    在麾下旅狼已打开局面的情况下,陈陌快步走上前,看了眼那名尚未彻底咽气的叛军士卒,伸手握住长矛的柄一扭,旋即噗地一声将其抽出,一甩之下带出了一串鲜血。

    他看也不看脚边那名叛军士卒睁大双目的死前之状,一双虎目扫视四周,观察着战况。

    若是叛军建成了营寨,或许这一仗会更轻松啊……

    心下暗想着,陈陌一转手中长矛,亦朝着敌军紧密的位置杀了过去。

    事实正如他所言,徐宝麾下的这些叛军来不及搭建营寨,来不及搭建兵帐,这确实为石原、陈贵等人的骚扰提供了便利,也为陈陌、王庆二人这次的偷袭提供了便利,但反过来说,由于没有建好兵帐,所有叛军士卒都围在一堆堆篝火旁打盹,这也对陈陌、王庆的偷袭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因为那些被变故惊醒的叛军士卒,很快就能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话是这么说,可即便如此眼下,陈陌这批人的突然杀出,也杀了叛军一个措手不及。

    “不止西南,西侧也有黑巾贼!”

    “西侧有黑巾贼!”

    “黑巾贼杀进来了!”

    驻地内的叛军士卒们大声惊呼,纷纷组织起来试图抵挡陈陌率领的旅狼。

    其中的伯长、曲将,也纷纷招呼麾下的士卒。

    而这些人,就成为了陈陌优先击杀的目标。

    以他的实力,叛军的将官们在他面前几乎没有幸存的可能,短短几招内就被陈陌击毙于他矛下。

    被这位大统领的武力所鼓舞,旅狼们士气大振,以看似凌乱的阵型,迅速凿入叛军的队伍,挤压对面的立足空间。

    不多会工夫,王庆也突破了那群叛军的封锁,杀到了驻地内,驻地内响彻他那近乎病态的狂笑:“哈哈哈,杀杀!杀杀!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不知是感染,亦或是鼓舞了在场的旅狼们,使得旅狼们的进攻更为凶猛,尤其是旅狼当中的那些队正以及老卒们,步步紧逼,简直不给叛军喘息的机会。

    难道说,叛军作为正规军,竟羸弱到这种地步?

    当然不是,叛军之所以节节败退,其原因在于将领们根本还未到位,现如今充其量就只是伯长级的叛军在指挥而已,甚至连曲将都没有几个露面,更别说这支军队的主将徐宝。

    此刻的徐宝,刚刚冲出他充作中军帐的那个草棚,神色骇然地看向已陷入一片混乱的驻地。

    昆阳的兵卒……真的杀过来了?他们不是疲兵之计么?

    饶是徐宝,此刻亦有些失了方寸。

    毕竟他麾下的兵卒说少不少,但多说也不多,刨除重伤的士卒,仅五六千兵卒而已。

    倘若是在有防备的情况下,那他当然可以抵挡住昆阳的夜袭,可现如今,两股黑巾贼皆已杀到了他的驻地内,此时才意识到遭受袭击的他,显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有可能击退来犯的敌军。

    他迅速镇定下来,鼓舞附近惊慌失措的麾下士卒:“不要惊慌!黑巾贼数量不多,只要我等冷静做出反击,他们根本不是我方对手!……叫甘广、樊武、应胜等人立刻组织反击!”

    或有知情的士卒小声说道:“将军,甘广曲将已被黑巾贼中一个持长矛的将军杀了。”

    “什么?”

    徐宝闻言一愣,旋即大声喊道:“樊武!樊武!”

    而此时此刻,他口中的樊武,正在与陈陌厮杀,或者说,是陈陌主动找上了那樊武。

    只见这位叫做樊武的叛军曲将,身材体魄有接近牛横般魁梧,挥舞一杆铁矛时虎虎生风,他狞笑着对陈陌说道:“小小贼将,竟敢前来冒犯,看我敲碎你的头颅。”

    说话间,他手中的铁矛朝着陈陌重重劈了下来。

    “砰!”

    待陈陌侧身闪开时,樊武手中的铁矛狠狠砸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

    “鼠辈,躲得倒是快!”一击不中的他冷笑道。

    陈陌轻哼一声,一抖手中的长矛,只见矛尖轻颤,啪啪在樊武身上的甲胄上拍了几下,那沉重的力道,竟让樊武不知觉地后退了两步。

    一边狠狠刺出手中的铁矛,那樊武一边骂道:“有本事就莫要跳来跳去!”

    “哦?”

    陈陌一挑眉,在避开那一击之后,用左手一把抓住了对方那杆铁矛的矛身。

    “唔?”

    樊武惊骇地发现,他手中的那杆矛竟然抽不回来。

    “你以为我的力气就不如你么?”

    冷笑一声,丝毫不给对方机会的陈陌,挥舞长矛啪地一声抽在樊武的左耳上。

    樊武惨叫一声,笨重的身躯跄踉退后两步,还没等站稳脚跟,陈陌后续的攻击就猛地抽在了他脑袋上。

    只见樊武瞪直着双目晃了一下脑袋,旋即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行动比牛横一样迟缓,然而论力道,你可比他差太远了!

    看着倒地不起的樊武,陈陌暗暗想道。

    他方才与樊武比拼力气,那是因为通过几次交手,他感觉对方的力气其实并不胜过他多少,但这招他可不敢用在牛横身上,那头蛮牛的力气那是真的大,也不知是吃什么长那么大。

    “啊哈!”

    跟在陈陌身后的几名旅狼颇有眼力,赶紧上前,趁着那樊武昏迷不醒,一刀涌入对方背部心窝,旋即再赴几刀,将这名叛军曲将的首级砍了下来,高举首级大喊:“你方这不知叫啥的将领,已被我黑虎寨陈大统领击毙!”

    那几名黑虎贼认不出樊武,可在旁的叛军士卒却认得。

    见陈陌三下两下就击杀了樊武,饶是这些叛军士卒,亦惊得连连后退。

    “他……他杀了樊曲将!”

    “不可能!”

    “我亲眼所言,樊曲将竟丝毫不是这人对手……”

    “怎么会……”

    见那些叛军士卒畏畏缩缩,陈陌一猜就知道方才那个莽汉可能是徐宝麾下的勇将。

    他一甩手中的长矛,沉着脸喝道:“挡我者死!”

    喊罢这一通,他就率先朝着那群叛军士卒杀了过去。

    那些叛军士卒亲眼看到陈陌三两下就击毙他们军中的猛士樊武,惊得面色发白,哪有抵抗的斗志?一时间,竟被陈陌一个人、一杆长矛,逐得连连逃窜。

    远远看到这一幕,旅狼队正徐饶振臂高呼道:“弟兄们,紧跟大统领,杀!”

    “杀!”

    几十名黑虎贼紧跟着陈陌,在叛军的队伍中来回突杀,尽管附近的叛军人数是黑虎贼的数倍,竟也挡不住这群人。

    而另一处,已杀红眼的王庆,以对上了徐宝麾下的曲将应胜。

    这应声,也是徐宝麾下颇为骁勇的曲将,然而此刻却被手持双刀的王庆逼地连连后退,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忽然,那应胜被身后的尸体绊了一下,身形一个跄踉,旋即,王庆一刀砍在了他脖颈处,那力道,几乎要将应胜的脑袋砍下来。

    “就凭你,也想挡我?!”

    只见在附近叛军骇然的注视下,那王庆满身是血,瞪着一对凶狠的眼珠子,尽管喘着粗气,但那形象,却令人不寒而栗。

    “哈!”

    随着王庆大喝一声,他手中的刀狠狠切入应胜的颈骨,旋即,他竟将那个首级从身体上拔了下来。

    “噗——”

    无头的尸体像地泉般喷着鲜血,缓缓跪地,旋即倒下,而王庆则高举着首级,仿佛一头野兽般扫视四周。

    那模样,别说叛军士卒吓得连连后退,就连在旁侧应的黑虎贼们,都忍不住退后两步,免得被这位已杀红眼的左统领当做敌人给砍了。

    “杀——!”

    随着一名又一名的曲将被陈陌与王庆二人斩杀,旅狼们士气爆棚,他们迈过尸体,不顾敌我人数的差距,一次次地朝着数倍于他们的叛军发动突击,反观抵挡他们的叛军士卒,却是士气大跌,被杀得节节败退。

    “挡住!挡住他们!”

    在一道由叛军士卒组成的防线后,叛军大将徐宝又惊又怒地喝斥着麾下的兵卒,催促他们尽快击退来犯的黑虎贼。

    他简直不能接受,他长沙新楚军的将士,竟被一群昆阳当地的山贼杀到如此地步。

    在徐宝的命令与指挥下,从远处疾奔而来的叛军士卒们,纷纷被派上前线与黑虎贼厮杀。

    而同时,徐宝又以自己为中心,召集士卒组成了一道阵线。

    尽管眼前的战况已糜烂至此,但他心中仍坚信可以击退这股黑巾贼,原因就在于他知道对方的人数远不如他们——若付出一千人的牺牲不够,我付出两千人牺牲让那些黑巾贼杀总够了吧?剩下的三千兵卒,足以将这群该死黑巾贼一网打尽!

    虽说战场厮杀并非单纯的数字计算,但不可否认,徐宝的想法其实倒也没错,毕竟旅狼的人数确实远不如徐宝麾下的兵卒,只要徐宝麾下的叛军士卒能够稳定下来,他们也并非没有扭转劣势的机会。

    然而就在徐宝准备挽回劣势时,只听噗地一声,一柄刀从背后刺穿了他的身躯。

    “你……”

    看看身前胸腹部露出了刀尖,徐宝愕然地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对他下手的那名长沙军士卒。

    “抱歉,这位将军,我可不是你麾下的兵卒。”

    那名长沙军士卒如此说道,旋即噗噗又捅了徐宝两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