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虎夫〕〔惊!清贫校草是孩〕〔假千金和真公子HE〕〔超能交易所〕〔斗罗渣男榜,开局〕〔星海纪元:我的细〕〔三国:我袁术不做〕〔娱乐第一天王〕〔史上最强太子〕〔星武耀〕〔我真没想当渣男啊〕〔天价片酬,我反手〕〔我七个姐姐国色天〕〔捡个王爷来种田〕〔爹地给力妈咪又怀〕〔星际争霸之崛起的〕〔苟在大明我被朱元〕〔吾妻上将军〕〔玄门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69章:江夏渠帅(二)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ps:我尽量早一点吧,不过我家吃晚饭比较晚,而我一般又是在吃过晚饭后开始码字,所以……我尽量吧。

    ————以下正文————

    九月下旬,在经过了将近半个月的赶路后,江夏渠帅陈勖率军抵达召陵县。

    此时他兵分两路,派麾下大将田敩、郭羲各率一万军队前往许昌,增援关朔麾下的大将项宣,而他本人则带着另一位将领朱峁,率一万军队前往昆阳,与关朔汇合。

    九月二十八日,陈勖、朱峁率领一万军队抵达昆阳。

    在半途中,二人得到关朔派人传讯,希望陈勖、朱峁所率的这支军队越过沙河,直抵昆阳南郊,与关朔所率的军队汇合。

    收到这则消息,陈勖很惊讶地对部将朱峁说道:“看来不止身在许昌的项宣需要援助,关朔这边似乎也不好过呀……”

    朱峁笑着点头附和。

    二人自然看得懂关朔这道恳请的背后深意,无非就是为了给昆阳县施压,而这就意味着,关朔当前在昆阳一带的局面并不乐观。

    一座县城,竟让关朔如此头疼么?

    陈勖亦感觉很不可思议。

    尽管感觉不可思议,但陈勖还是照办了,与麾下大将朱峁一同,率领那一万军队越过沙河,直抵昆阳县的南郊,来到了关朔驻军的营寨。

    不得不说,当意识到关朔建造的营寨距离昆阳县仅五里之遥,陈勖亦感觉颇为意外,且由此意识到这边的战局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紧张。

    而另外一边,关朔也得知了陈勖亲自前来的消息,心下惊诧之余,立刻带人出营迎接。

    大概上午巳时前后,关朔果然见到了陈勖,他惊诧地说道:“劳烦子勉兄亲自来援,关某甚感惭愧。”

    子勉,那是陈勖的表字,与义师中大多平民出身的将士不同,陈勖是寒门子弟出身——寒门即指‘庶族’,通俗地说即指小家族,哪怕家道中落、家境贫穷如同平民,但它们本质上与平民还是有区别的。

    而陈勖,就出自陈郡陈县的一个小家族。

    当然,自得知他投奔叛军,他的家族就早已与他划清界限了。

    “哈哈。”陈勖握着关朔的手笑道:“难得看到关兄的窘态,在下又岂能错过?……玩笑玩笑,在下纯粹就是来避一避清净罢了。”

    前半句话,听得关朔有些尴尬,但听到后半句,关朔立刻就醒悟过来,低声问道:“因为那许锦?”

    “还能有谁?”

    在与关朔一同走向营内的途中,陈勖感慨地说道:“太平道的人,仍在坚持‘速攻’的策略,主张什么‘抢占先机’……我不否认,在起事的初期,抢占先机确实很重要,但如今,随着我义师大举北进,晋国那边早已收到了失利的消息,我毫不怀疑晋国已在组织军队准备反击,值此情况,我等应当固守所占领的郡县,稳扎稳打,而不是盲目的向北进兵,搞什么‘汇兵于晋国南都’……盲目扩张,只会给晋国有机可趁。”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压低声音笑道:“那许锦仗着荆楚那边的名义一日日来烦我,我倍感困扰,是故来关兄这边避一避清净。”

    不错,派遣援兵一事,本无需陈勖亲自出面,他之所以亲自率军前来,无非就是要避一避那位名义上的‘江夏渠使许锦’罢了。

    或有人以为,那许锦既然是‘江夏渠使’,那他肯定是与陈勖一边的,但事实上却不是,许锦那个‘江夏渠使’,说白了,是那于荆楚立国的‘新楚’派来联络、监督陈勖的专使,相当于监军。

    事实上如今的新楚义师,大抵可分为‘荆南’、‘江中’、‘江东’三块区域。

    其中,荆南即指荆楚,它是新楚的立国之地,也是起义军最早祭起‘反晋’旗帜的地方。

    新楚立国之初,原本打算两路并进,一支向北、一支向东。

    于是晋国分别派了两位将军来遏制,即‘驻南阳将军王尚德’,与‘驻江夏将军韩晫’,打算在南阳、江夏两块遏制新楚势力的发展。

    至此近几年,南阳、江夏,依旧是新楚义师与晋国军队的主要作战地点。

    而这,也正是江东义师实力最弱的原因——因为新楚无力在继南阳、江夏之后,开辟第三战场。

    直到下邳县尉赵璋反叛晋国,投奔义师,江东义师才迅速发展,且在两度击败韩晫后,风头一时无两。

    毫不夸张地说,正是江东义师的奋起,大大鼓舞了荆南、江中两个大区的义师,使新楚国认为‘推翻暴晋’的时机已经到来,是故才有这次大江以南各路义师的联合北伐。

    不可否认,这次北伐,初期成绩斐然,在短短几个月内,江夏、庐江、九江、汝南等郡相继被义师攻陷,新楚朝廷以及其背后的太平道,在此喜讯下大力催促义师继续北进,力求尽快将战线推近至大河区域,彻底占领半壁江山,而这种贪功冒进的做法,却让陈勖看出了莫大的隐患。

    他很直白地关朔说道:“我这次亲自前来,也是想了解一下你等与荆楚‘夹击南阳’的进展,这决定我是否要接受荆楚的命令,继续向北推近。”

    关朔当然不认为陈勖的观点有什么错误,但在提及‘夹击南阳’这件事时,他还是不免露出了几许尴尬。

    为何?

    因为他迄今为止,还未真正推进这件事,他被昆阳县死死地牵制住了,哪有余力去进攻叶县,袭击南阳的后方?

    倘若是面对江夏义师的普通将领,关朔还可以隐瞒一下,可面对与他平起平坐的江夏渠帅陈勖,关朔自然不好隐瞒。

    在犹豫一番后,关朔一脸尴尬与惭愧的道出了真相。

    在听罢乐关朔的讲述后,陈勖满脸惊愕。

    要知道,在攻取颍川郡时,关朔麾下有八万长沙军以及近两万绿林贼,就算刨除在召陵县损失的近两万兵卒,再刨除被项宣带走攻打许昌的一万军队,关朔手下也仍有五万军队与近两万绿林贼——这还不包括关朔就地在召陵、郾城、定陵等地征募的新军。

    许昌那边,项宣仅凭一万军队就压制了颍川郡的郡军,然而在昆阳,关朔五万军队与两万绿林贼,却奈何不了一个昆阳县?

    看着陈勖面色古怪,关朔尴尬地解释道:“事实上用于攻打昆阳的军队,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多,我预留了两万军队,分别叫田绪、翟尚二人执掌,钳制叶县,用于攻打昆阳的军队,实际上就只有三万余将士以及近两万绿林贼……”

    他越说越尴尬,到最后完全说不下去了,毕竟单就这股兵力而言,也绝对谈不上少,寻常情况下攻占一个县城绰绰有余。

    见关朔满脸尴尬之色,陈勖识趣地没有追问,转而询问昆阳县的情况:“昆阳……有这么难对付么?竟比颍川郡的郡城还要难打?……对了,昆阳县的县令与县尉是何人?”

    关朔明白陈勖的意思,摇摇头解释道:“昆阳的难缠,并不在于其县令或者县尉,如今在昆阳抵挡我义师的,是一个叫做周虎的当地山贼首领……”

    “山贼首领?”

    陈勖反问了一句,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关朔能理解陈勖心中的错愕,因为在此之前,就连他都不敢相信,一个山贼头子,竟挡住了他数万义军。

    但事实却恰恰是这样。

    他带着几分郁闷解释道:“这名为周虎的山贼头子,在昆阳当地颇为有名,当初我义军未至时,相传昆阳县曾多次组织官兵围剿周虎,但据说屡屡未能成功。……直至我义军至此,那周虎不知怎么与昆阳的县衙凑在了一起,取代了县衙,率领昆阳军民顽强抵挡,甚至还与叶县联手,且叶县也给昆阳运输了不少军备与粮食,甚至还派了三千南阳军……”

    也说对过的陈勖难以理解,事实上就连他也不明白,那个叫做周虎的山贼头子,是如何说服了昆阳县衙,甚至连叶县官府都默许了此人的存在——这家伙不是山贼么?

    在原原本本向陈勖讲述了迄今为止他义师与昆阳县的几次交战后,关朔沉声说道:“据多次交手,昆阳县的守卒,大致由南阳军卒、黑巾贼与当地民兵三者组成,南阳卒仅三千人,随着我军几次攻城,已逐渐难以见到,想来差不多已伤亡殆尽,仅剩下黑虎贼与当地民兵……这些人当中,最难缠的是一群被称作‘旅狼’的黑巾贼,他们既擅长在夜间分散偷袭我军的巡逻士卒,也深谙守城,是周虎乃至昆阳最倚重的一群人……”

    “很厉害?”陈勖惊讶问道。

    关朔想了想,对那群旅狼做出了评价:“散为狼患,聚为虎害!”

    听到这个评价,陈勖心中闪过几分惊讶,毕竟关朔这个评价,在他听来着实不低。

    怀着惊讶,陈勖好奇问道:“可曾尝试招揽这个周虎?”

    关朔沉默了片刻,带着几分郁闷说道:“当初起兵前,南阳渠使张翟曾给我送了一封信,叫我尽力争取这个周虎,但当时我并不怎么在意,更何况,那周虎提出要将昆阳、襄城、汝南三县划为其地盘,还不允许我义师入驻,这种条件只换来他名义上归顺我义师,我怎么可能答应?”

    “原来如此。”陈勖了然地点点头。

    且不说那周虎提出的过分要求,他能理解关朔为何没有将那张翟的提醒放在心上,原因就像他不待见许锦那样,因为那张翟也是太平道的人——对于这些个假‘渠使’之名指手画脚的监军,他们这些人一向不怎么待见。

    不过,那个周虎仅凭昆阳的军民就能挡住关朔大军的进攻,陈勖对此人还是很感兴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