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74章:审问
    /!无广告!

    鞠昇最后还是投降了,在乐贵命令县军弩手们射死了大概了二十几名叛军士卒后,鞠昇慌忙提出了投降,条件是希望得到善待。

    但乐贵显然不会理会:死到临头的这群叛军,还敢与他谈什么条件?

    于是,乐贵做出了最后的警告:“要么投降,要么死!”

    在乐贵的威胁下,鞠昇带着此刻仍追随于他的几十名老卒,无条件地投降了。

    说起来,这场仗打到今时今日,昆阳一方已杀了叛军方不少将领,比如被陈陌、王庆等人所杀的甘广、樊武、应胜,皆是叛军方曲将级的将领。

    甚至于,就连关朔麾下的大将徐宝,也被昆阳方的石原给杀了。

    但活捉一名曲将级的叛军将领,昆阳方还是头一回。

    因此,即便是赵虞,也对这个捉到的敌将颇感兴趣,想要见他一见,从对方口中套问一下关于叛军的情报。

    不过在此之前,赵虞要等城内各方面统计出伤亡,同时还要派人安抚城内的百姓。

    毕竟他与伍挚合谋诱杀叛军这件事,自然不可能提前透露出去,这就意味着子夜鞠昇率军被骗入城内时,他们引起的动静难以避免地惊吓到了城内的百姓。

    虽然维持治安的兄弟会民兵第一时间收到了命令,当即安抚了试图逃跑的百姓,但还是有许多百姓受到了惊吓,误以为叛军已攻入城内,在绝望中放声大哭,直到兄弟会民兵挨家挨户地敲门,告诉他们那只是己方诱敌深入的计策。

    许多百姓不信,依旧躲在家中不敢外出,直到天蒙蒙亮,他们从窗户瞄向外边,才发现在街道上来来回回巡逻的,依旧是他们所熟悉的兄弟会民兵。

    此时,城内的百姓这才敢出门,甚至有胆大的,跑到北街打探情况,亲眼看到一个个已被草绳困住手脚的叛军士卒。

    而与此同时,县令刘毗亦亲自出面,带着一队县卒安慰民众,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切都在周首领与县衙的控制之下。

    经这位刘县令担保,城内惶恐的民心这才慢慢平静下去。

    为此,事后县丞李煦向赵虞抱怨,抱怨赵虞的计策太过于冒险,为了诱杀不到千人的叛军,险些引起城内百姓的骚动。

    正如李煦所言,抛开几处城墙的伤亡,昨晚昆阳县冒了那么大的险,但实际就只赚到了大约七百个叛军其中大约有五百人投降。

    为了诱杀七百来个叛军,让全城百姓误以为叛军真的已攻入城内,引起了恐慌,这在李煦看来是不值的。

    对于李煦的抱怨,赵虞正色解释道:“诱杀叛军是一方面,除此之外,我也希望城内的百姓能适应危险。……我等都知道,城外的叛军尚有数万,倘若这数万叛军不顾一切采取强攻,我很担心能否在城墙处抵抗住他们。……而昨晚叛军速攻城墙的举动也足以证明,叛军有只要夺取城墙即可攻陷昆阳的想法。我一直都说,久守必失,即便我等今日还能坚守住城墙,亦不可确保城墙明日还能在我等手中,为了确保我昆阳不被叛军肆意屠戮,我想我等最好做最坏的打算……”

    “最坏打算?”

    “巷战。”赵虞严肃说道:“若城墙不幸失陷,就守街巷,在狭隘的街巷上构筑防御,继续抵抗叛军,总不能城墙被破就放弃抵抗,任由叛军屠戮我昆阳军民吧?……因此,让城内百姓提前适应危险,我认为是必要的。”

    “原来如此。”

    李煦恍然大悟,用异样的目光看向赵虞。

    纵使是他也没有想到,在眼下局势还算稳定的情况下,这位黑虎贼首领竟然已考虑被攻破城墙的后招,且提前做了一番安排。

    他不由得再次感慨,他昆阳有这位黑虎贼首领在,实在是一件让人感到心安的事。

    卯时前后,赵虞、刘毗、李煦等人听完了城内各方面的回汇报,这才派人通知陈陌,叫后者派人押着那名曲将来到了县衙。

    “你叫鞠昇?……你是关朔麾下,还是他哪个将领麾下?”

    赵虞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被绑至跟前的那名叛军曲将。

    所谓面由心生,与大多长得贼眉鼠眼、歪瓜裂枣的绿林贼不同,眼前这位叛军曲将,可谓是仪表堂堂,即便全身被绳索捆绑着,但依旧给予赵虞一种类似与孙秀的气质。

    在赵虞打量鞠昇时,鞠昇亦暗自观察着赵虞,不答反问道:“你就是周虎?”

    见鞠昇不回答赵虞的提问却反问后者,站在一旁的牛横瞪着眼珠子喝斥道:“问你什么,你就回答!”

    “诶。”

    赵虞轻笑着抬手阻止了牛横,旋即目视着鞠昇笑着点头:“不错,我就是周虎。”

    “那这两位呢?”

    因为双手被绳索反绑着,鞠昇朝着坐在两侧席位中的刘毗、李煦二人努了努嘴。

    赵虞也不见恼,温声介绍道:“这位乃是我昆阳的县令,刘公。这一位,乃我县的县丞,李县丞。”

    “……”刘毗与李煦瞥了一眼鞠昇,神色冷淡。

    听到这话,鞠昇眼中闪过几丝异色。

    他曾多次听说,昆阳与他们此前攻取的其他县城不同其他县城都是当地的县令、县尉做主,然而在这座昆阳县,却是一个叫做周虎的当地山贼头子做主,发号施令,带头对抗他义师。

    对此原本他并不怎么相信,直到此刻亲眼看到自称周虎的那个男人坐在主位,而刘县令、李县丞却坐在下首,他这才确信。

    只是他依旧不明白,那周虎只不过是昆阳当地一介山贼,为何却能在这里主持大局。

    他忍不住问道:“我听说周首领乃昆阳地面的山贼,则多次遭到昆阳县的围剿,而这两位,却是晋国朝廷的官员,何以他二人竟会允许周首领发号施令?”

    “因为要共同对抗贵军呀。……周某是个小家子气的人,而刘公与李县丞却是识大体的人,他们不与我一般见识。”

    赵虞随口说道。

    听到这话,刘毗与李煦不约而同地摇头笑了笑。

    看着他二人脸上的笑容,鞠昇怀疑地看向赵虞,他并不相信后者那个解释,感觉是信口胡诌的。

    然而就在他准备再次询问时,却见赵虞笑着说道:“好了,我回答了你三个提问,那么你也回答我三个提问吧,如此才显公平。”

    鞠昇愣了愣,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才发现赵虞确实已经回答了他三个提问,在犹豫一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好。……不过,若涉及我长沙军的紧要之事,请允许在下拒绝回答。”

    “你这家伙!”

    牛横挽起衣袖,握着拳头威胁道:“你这败军之将,还敢如此狂妄?!”

    “……”

    鞠昇瞥了一眼牛横,虽然有些忌惮于牛横的体魄,但脸上却不露半点惧色,依旧直视着赵虞的双目,言行举止,颇有些不亢不卑的意思。

    ……有点意思。

    赵虞摆摆手劝阻了牛横,点了点头:“可以。”

    旋即,他问鞠昇道:“先回答我之前的提问吧,你是关朔麾下的部将么?”

    鞠昇想了想,摇头回答道:“不,在下乃是刘德将军麾下曲将。”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赵虞,故意不说了。

    赵虞当然一眼就看出了鞠昇的小心思,也不说破,顺着鞠昇的心意继续问道:“刘德是何人?”

    “刘德将军乃是关渠帅帐下大将,也是负责进攻贵县东城墙的我方将军。”

    “哦。”

    赵虞了然地点点头,又问道:“你等还有多少兵卒?”

    鞠昇摇头说道:“此事涉及我军机密,请恕在下不便相告。”

    此时,牛横转头对赵虞,故作凶狠地说道:“阿……呃,首领,我来收拾小子一顿,保准他什么都招了。”

    赵虞或有深意地看向鞠昇,笑问道:“如严刑拷打,你会招么?”

    哪有人这么问的?

    鞠昇心中泛起一阵古怪,正色说道:“但求一死。”

    在赵虞暗自观察鞠昇时,牛横冷哼道:“明明是投降的家伙,说什么但求一死?”

    听到这话的鞠昇终于忍不住了,脸上泛起阵阵羞怒,辩解道:“我只是不想看到率下的兵卒被人用箭矢白白射死罢了。……我岂是贪生怕死?”

    嚯。

    赵虞轻笑一声。

    一听鞠昇那话,他就有办法制约这位曲将了。

    他摆摆手劝退了牛横,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说就不说吧,谁让我事先答应了呢?”

    这周虎怎么好想与?

    鞠昇惊讶地看了一眼赵虞,旋即正色说道:“多谢周首领体谅。……那么,轮到再次提问了,不知周首领为何要……”

    “诶。”

    还没等鞠昇说完,赵虞就抬手打断道:“方才是你先问,我再问,若要公平,应该由周某再问三个问题才对。”

    “啊?”

    鞠昇有些傻眼了,亏他方才还想耍个心眼,故意诱骗眼前这位黑虎贼首领一个问题。

    赵虞好笑地看着鞠昇,旋即正色问道:“首先我想问,你等效忠的,究竟是谁,或者说为谁而战……我不想听你们那什么推翻暴晋的大义,我只想知道你等效忠谁。这个问题总能回答吧?”

    他不知?

    鞠昇意外地看了眼赵虞。

    的确,这个问题倒没什么。

    他想了想回答道:“我等,效忠于楚王。”

    “……”

    刘毗、李煦二人对视一眼。

    而此时,赵虞又问道:“楚王?那是谁?”

    鞠昇的表情更加古怪了,正要回答,却见李煦朝赵虞拱手说道:“他口中楚王,即旧日楚侯杨固,我大晋开国时楚侯杨勐之后……周首领所想得知其中渊源,不必问他,我等可以相告。”

    说着,他起身走近赵虞,附耳低声说道:“楚侯杨勐,乃我大晋太祖之义弟,助太祖收复河山,封为楚侯……涉及太祖之事,不宜当众妄议,免得惹来风言风语。”

    “哦。”

    赵虞了然地点点头,吩咐人暂时将鞠昇关押起来,准备先从刘毗、李煦二人口中问个究竟。

    说来也惭愧,他率昆阳军民抵抗叛军至今,却还不清楚叛军的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