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前夫想要生二胎〕〔重生过去从四合院〕〔人在遮天,开局献〕〔首富从挖矿开始〕〔重生就得支棱起来〕〔诸天游戏登录器〕〔从武当开始的诸天〕〔斗罗之拥有八奇技〕〔开局一个系统,扮〕〔NBA:开局一张三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我在六朝传道〕〔这个明星很妖孽〕〔大秦:开局抢了盖〕〔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逍遥小捕快〕〔别人打职业,你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77章:降将
    /!无广告!

    「放箭!」

    随着梦中的敌将一声大喝,躺在床铺上的鞠昇猛地睁开双目,然而入眼的却并非那一排排举着弩具瞄准的昆阳县卒,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屋顶。

    “……”

    无声地在床铺上坐起,他用衣袖摸了摸额头略显冰凉的汗水,旋即用目光扫视屋内。

    此时,他昨日的经历,也逐渐浮现于脑海。

    他已经不再是长沙新楚军的一员了——并非是他自主的选择,他是被抛弃了,或许是被他长沙义师的渠帅关朔,亦或是被他的将军刘德。

    总之,他此前效忠的长沙义师,并没有用一百五十车粮食来交换他与被俘的其他五百余名士卒。

    『五百余名兵卒的性命,还不值他们六个月的口粮,而我,也不值五十车粮食……』

    苦涩一笑,鞠昇心中隐隐升起几许愤怒,久久坐在床铺的边沿。

    忽然,他长吐一口气,穿上靴子,走向了屋门,吱嘎一声将其打开。

    此时在屋外,正站着两名头裹黑巾、身穿甲胄的兵卒,他们在低声说笑,然而在听到屋门开启的声音后,二人便不约而同地转头看了过来,脸上带着几许诡谲的神色。

    『黑虎贼……』

    鞠昇暗自在心中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黑虎贼、黑巾贼、黑巾卒、‘戴黑巾的’,他曾经所在的长沙义师,将士们如此称呼这群周虎的手下。

    此前这群人是他的敌人,然而现如今……

    “两位,早。”

    鞠昇放低姿态与这两名黑虎贼打着招呼。

    那两名黑虎贼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低了低头,抱拳见礼:“早,鞠将军。”

    将军……

    鞠昇心中不禁苦笑起来。

    他仅仅只是一名曲将,那配称呼将军呢?更何况他还是败军之将。

    昨日,在那周虎的策说下,鞠昇的心难免出现了动摇,最终不得已地归顺了那周虎。

    他也不知此举是对是错,他只知道,‘归顺周虎’,是他与他麾下五百余被俘士卒唯一能活下去的选择。

    在沉默了片刻后,鞠昇抱拳向那两名黑虎贼询问道:“两位,不知在我入寐之际,周首领可有什么指示?”

    “回弁目的话,首领没有任何指示。”其中一名黑虎贼回答道。

    见此,鞠昇想了想又问道:“那……我是否可以上街看看?”

    两名黑虎贼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笑着说道:“我二人并非在此看押弁目,首领派我二人是来保护您的,想必您也知道,我昆阳对……呵,有我二人在,弁目可以避免诸多麻烦。另外,首领特意吩咐过,不必限制弁目的行为,除非……总之,倘若弁目是想上街看看……请。”

    说着这话,那名黑虎贼做了一个手势。

    鞠昇微笑着点点头,迈步走向屋外,走向街道,而那两名黑虎贼,则落后他一个身位,亦步亦趋。

    并非在此看押他?

    鞠昇自然不会相信这种话。

    但话说回来,即便如此,那周虎也已经给了他许多的自由——否则一名败军之将,哪有可能任意在城内走动呢?

    更别说,周虎连他的甲胄与佩剑都没有剥夺,可谓是莫大的尊重与礼遇了。

    想到周虎,鞠昇不禁又回想起昨日傍晚周虎策说他投降时的情景。

    不可否认,或是渠帅关朔,或是将军刘德,他们基于大局的考虑,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将被昆阳所俘的五百余名士卒放弃,可作为被放弃的其中一员,作为当事人,即便鞠昇再理智、再冷静,也难以接受这种结果。

    为了义师尽忠?

    唔,一个忠诚之人,确实应该那么做,但在昨日得知义师已将他们抛弃的情况下,鞠昇实在是做不到。

    一方面是义师的决定让他感到心寒,另一方面即是那周虎犀利的言辞过于蛊惑人心,让他对义师心生了几分怨恨,使得他头脑一热就做出了归顺对方的决定。

    不,那并非冲动的选择,因为哪怕此刻已冷静下来,鞠昇仍不觉得就当时那种情况而言,他归顺周虎有什么错——用那周虎的话说,他已经履行了作为义师曲将的职责,该为自己考虑了。

    即便鞠昇明智那周虎是在挑唆他,蛊惑他,但他难以否认,周虎的那番话,深深地触动了他。

    他愿意为了‘推翻暴晋’的大义而死,但为了已将他放弃的那一方而死,总感觉不那么值得呢。

    “呋——”

    长长吐了口气,鞠昇将心中的胡思乱想抛之脑后,转而打量起自己所在的街道。

    昆阳,一座不可思议的县城。

    既没有天险可以防守,也没有驻军可以御敌,仅仅只有区区两丈余高的城墙,以及昆阳自发组织的县兵、贼兵、民兵——叶县派至此地的三千南阳军,是昆阳唯一的正规军。

    可就是这么一座城,让他义师……让长沙义师久久难以攻陷。

    包括他在内,许多义师将士均感觉不可思议,要知道,昆阳的军民亦在这场战事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为何他们却还能坚守这座城池呢?

    出于好奇,他这才想到昆阳的街道上走走看看。

    为了避免引起混乱,他特意没有穿戴他的甲胄,不过等他来到街上,他才意识到他多虑了——因为街道上有不少巡逻的兵卒,那些兵卒都穿着他们长沙军的甲胄,让鞠昇感觉仿佛回到了长沙义师当中,总感觉怪怪的。

    “哦,那是兄弟会的民兵队。”

    在鞠昇问及那支穿戴他长沙军甲胄的巡逻队时,跟在他身后的其中一名黑虎贼解释道:“由于我昆阳并没有足够的军备,因此就使用所缴获的敌军军备……”

    其实对于这件事,鞠昇在被俘虏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只是他没想到昆阳的守卒竟有那么多人使用他长沙军的军备。

    “不怕难以辨别敌我么?”鞠昇好奇问道。

    “另有区分敌我的标识。”那名黑虎贼指了指额头的黑巾,解释道:“我黑虎众是以‘黑巾’作为标识,县军是以绑在左臂的‘青巾’作为标识,兄弟会民兵则以‘黄巾’作为标识。”

    说话间,他指了指远处巡逻的兄弟会民兵,指了指他们头上裹着的黄巾,继续说道:“如此一来,即便穿着相同的敌军甲胄,也能一眼就分辨出归属,到底是我黑虎众,还是县军,亦或是兄弟会民兵。……另外,入夜后还有相应的接头暗号,用以辨别敌我,防止奸细,这暗号每日更换,且黑虎众、县军、兄弟会民兵三者各不相同。”

    鞠昇好奇问道:“为何黑虎众与兄弟会民兵皆将标识戴在头上,而县军却是绑在手臂上呢?”

    一名黑虎贼笑了一下。

    相似?那是因为兄弟会是他黑虎众的‘兄弟’啊。

    这虽然已谈不上什么秘密,但是对于眼前这位刚刚归顺他昆阳的‘前敌将’,两名黑虎贼显然也没有解释清楚的兴趣。

    “巧合吧。”一名黑虎贼随口说道。

    鞠昇点点头,旋即又问道:“那不互通的暗号,又如何来辨识敌我呢?”

    “因为三方有各自负责的防守区域……鞠将军若有兴趣,可以直接向首领询问。”

    “哦。”

    鞠昇识趣地不在追问了,点点头继续朝前头。

    此时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注意到了他,或投以疑惑的神色,或朝着他微微点头示意。

    鞠昇愣了一下,但很快就醒悟过来,好奇问道:“那些是城内的平民吧?他们是在向你二人点头示意么?”

    一名黑虎贼嘿嘿笑道:“别看咱们这群人山贼出身,咱们在城内还是颇有名望的。”

    另一名黑虎贼亦嘿嘿笑了起来。

    的确,在赵虞与昆阳县令刘毗的引导下,昆阳百姓如今对黑虎贼好感剧升,大多已不再畏惧他们。

    “哦。”

    鞠昇表情古怪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他从未见过一支山贼能与当地的平民相处地如此和睦,太奇怪了。

    再往前走,鞠昇看到了一条长长的队伍,队伍中不但有男有女,还有戴着黑巾的黑虎贼,手臂绑着青巾的县军,以及头裹黄巾的兄弟会民兵。

    “他们在做什么?”鞠昇好奇问道。

    两名黑虎贼看了一眼,解释道:“这个点,正值城内的放粮处发放口粮,是故那些人在排队领粮。”

    他简单地向鞠昇解释了一下赵虞与县衙颁布的‘战时管制’条例,鞠昇这才恍然大悟。

    花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工夫,鞠昇在昆阳城内大致转了半圈,察看了昆阳县的状况。

    他很意外地发现,作为被义师围住连番攻打的城池,昆阳城内的军民,士气竟比城外的义师还要高,整个城内井井有序,不见混乱。

    甚至于,城内的军民颇有种同仇敌忾的气氛。

    看到这一切,鞠昇这才意识到这座城池为何如此难以攻克。

    就在鞠昇心生感慨之际,忽然远处有两名黑虎贼急匆匆地奔来,奔至他身后那两名黑虎贼身旁,附耳低语了几句。

    “怎么?”鞠昇不解问道。

    其中一名‘保护’他的黑虎贼抱了抱拳,正色说道:“刚刚得到消息,大首领欲在县衙的正堂召集众人商议军事,派人请鞠将军也一同出席。”

    『……』

    鞠昇面色一正,正色点了点头。

    有些事,注定躲不过。

    比如说,他终将以‘昆阳方’的一员,参与抵抗城外义师的战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