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河传记〕〔吾妻上将军〕〔请叫我顶流巨星〕〔天命的我是神级反〕〔小祖宗教你们做人〕〔炼狱艺术家〕〔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盖世龙婿〕〔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快穿之反派大佬是〕〔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头号战尊〕〔凰不归〕〔天龙:武侠世界的〕〔至尊龙卫楚天露露〕〔猛兽出笼〕〔农家福宝有空间〕〔快穿之男配真甜〕〔万相之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380章:故技重施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就当乐贵与鞠昇在北城门楼上闲聊时,被释放的那二十名叛军俘虏,也已跑出了昆阳的箭矢射击范围。

    逃出升天的他们,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或有人喜极而泣。

    他们并不怀疑昆阳人的话——昆阳人有什么理由拿他们的粮食来养一群俘虏呢?

    当那名乐姓将领下达命令时,他们都清楚,对方真的要干掉他们。

    好在老天保佑,他们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可接下来怎么办呢?

    在众人面面相觑时,或有一人率先问道:“咱们……真的要回义师么?我觉得,昆阳人应该不会说谎,先前被释放的十名弟兄,恐怕是真的被……被咱们自己杀掉了。”

    其余众人默然不语。

    他们同样都不认为昆阳人说谎,因为昆阳人确确实实释放了他们。

    如此一来,义师久久没有回应就只剩下两个可能:要么是那十个家伙全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不顾被俘的同伴自行逃命去了;要么,就是那十个家伙都被杀掉了,被他们义师,被他们自己人。

    在众人沉默之际,或有一人小声说道:“倘若真是咱们自己人下的手,那咱们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啊,要不然,咱们逃吧,逃回郾城……”

    听他说话,便知此人是郾城人士。

    可听到他的话,当即就有人反对:“那其他人怎么办?若是久久没有回应,那群‘戴黑巾的’,肯定会把所有人都杀掉,有五百人呢……”

    “五百人怎么了?这场仗死的人还少么?……我并非不肯救他们,问题是咱们返回义师,义师的人反而会把咱们杀掉……横竖无法救出他们,不如咱们自己保住性命。”

    “保住性命?你以为逃回故乡就能保住性命了?义师对逃卒亦从不手下留情,你纵使回到故乡也是死路一条。”

    “那……那就往北逃……”

    “往北逃?你以为能逃出多远?”

    “未见得。……昆阳不就把义师挡住了么?”

    就在众人争吵之际,忽然,一名目测三十来岁的男子沉声说道:“够了!”

    见众人转头看向他,他沉着脸说道:“离城之前,明明发下誓言,要解救被俘的弟兄,现如今一个个要弃他们于不顾,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么?”

    众人面面相觑,或有一人问道:“刘明,那你说怎么办?”

    只见那名叫做刘明的士卒思忖了一下,低声说道:“许下的承诺,拼死也要做到。……但我们不能白死,倘若果真是义师的将军、甚至是渠帅要封锁消息,那咱们就先透露给营内其他弟兄。就算要逃命,也至少要把‘黑巾贼’的话转达到义师,这样才对得起那些选咱们出来的弟兄们。”

    二十人私下商议了一番,决定五人朝大将黄康的营寨而去,五人朝大将刘德的营寨而去,而刘明,则带着剩下十人,朝他长沙义师渠帅关朔所在的营寨而去。

    事实证明,不是所有人都有豁出性命的觉悟,等到刘明等人来到关朔所在的营寨时,他们就只剩下六个人了——其余四人,半途偷偷跑了。

    正如鞠昇所言,昆阳城外的三处叛军营寨,对于偷袭一事防范甚严,关朔所在大营的外面,到处都是巡逻的叛军士卒。

    这些巡逻士卒看到仅仅只有一身单衣的刘明等人,当即围上前来喝问。

    刘明连忙表明身份:“我此前乃是徐宝将军麾下兵卒,后归入刘德将军帐下曲将鞠昇麾下……”

    见刘明说得清楚无误,那一队巡逻叛军稍稍褪去几分警惕,但依旧怀疑地问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你们的衣甲呢?”

    见此,刘明便将他们被昆阳俘虏的事简单说了一遍,旋即对那队巡逻叛军的队长说道:“昆阳的黑巾贼让我们来传讯,要求义师用粮食交换被俘的五百余名弟兄以及鞠昇、鞠曲将,对此他们昨日已释放了十人……几位弟兄可曾听说?”

    “……”

    那一队巡逻叛军皆摇了摇头。

    也对,昨日昆阳释放的那十名俘虏,刚逃回刘德的营寨,就被刘德下令秘密处死了,根本没有来过关朔的营地,在这座营寨四周巡逻的叛军士卒又岂会知道这件事?

    在得知事情经过后,那名巡逻队的队长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领你们入营求见关帅。”

    于是乎,这队巡逻士卒,就将刘明等人带到了营寨。

    守卫营寨的叛军士卒,立刻就将这件事上报关朔。

    此时关朔正与陈勖在草棚下商议进攻昆阳的对策,听闻此言,关朔惊怒地一拍面前那张打造简陋的桌案:“该死的周虎,一次次用这种卑鄙的伎俩!”

    在旁,陈勖冷静地说道:“虽然卑鄙,但不可否认是一招妙棋,若不能有所收获,换做是我也不会死心。……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关朔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见此,陈勖皱眉说道:“你这是在薄冰上行走。……那周虎根本不在乎那些俘虏,能释放一批、两批,他就能释放更多。他送这些俘虏回来,就是要让你杀,你若能一直封锁消息那倒还好,可一旦消息走漏,后果不堪设想。……与其如此,还不如答应那周虎,用粮草换回那些俘虏,一了百了,还能笼络军心。”

    “……先例不可开。”

    关朔思忖了良久,摇了摇头。

    事实上,他也并非看不透这件事,问题是,他不能助长‘用粮食交换俘虏’这股风气,一旦他同意了这一次,那后面就会源源不断地发生。

    若这次同意换俘,那下次怎么办?——那周虎还愁弄不到几个俘虏么?

    他长沙军的粮草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哪能一次次地用粮食去赎回被俘的士卒?

    更关键的是,一旦他默许‘用粮食交换俘虏’这件事,就等于默许了麾下兵卒向昆阳投降这件事——作为一军统帅,他岂能允许这种事?!

    想到这里,他吩咐自己心腹护卫道:“你去将那几人带到营内……处置掉。”

    “是!”

    关朔的心腹护卫抱拳而去。

    片刻后,这名护卫便带着几名兵卒来到了营门,待看到刘明几人后,当即走上前去,点头示意道:“我乃关帅左右,关帅命我带你等入营,请随我来。”

    “……”

    刘明几人相视一眼,点点头跟上了那名护卫。

    在入营前,他对那名巡逻队的队长低声说了句:“若明日你见不到我,那肯定就是关帅为了封锁消息,将我等杀了……”

    “……”

    那名巡逻队的队长皱皱眉。

    待刘明几人与关朔的护卫们走远后,值守门岗的卫卒小声问道:“王队正,什么事啊?”

    这名叛军巡逻队队正叫做王龚,闻言摇了摇头:“……回头再说。”

    而与此同时,刘明几人被关朔的护卫带到了营内深处。

    眼见自己等人前进的方向越来越偏僻,刘明意识到了什么,沉声说道:“余护卫,还未到关帅的军帐么?”

    “马上就到了。”那位姓余的护卫轻笑着回答道。

    但刘明却不上当,冷冷说道:“关帅的军帐,不会在如此偏僻的位置。”

    听到这话,走在前面的余姓护卫这才停下脚步,转头看来,原本还挂着笑容的面色,此刻变得非常冷漠,冷冷说道:“看不出来还有几分机智。既然如此机智,为何要给昆阳做内应呢?”

    “什么?”刘明几人还没反应过来。

    只见锵锵几声,余姓护卫身边那几名兵卒立刻抽出兵器,将刘明几人团团围住,一阵砍杀。

    可怜刘明几人,兵甲全无,哪里是这几名兵卒的对手,眨眼工夫就被砍翻在地,倒在血泊之中。

    “什么事?”

    “那边发生了什么?!”

    远处在营内巡逻、值岗的士卒被惊动了,十几名兵卒纷纷跑了过来。

    余姓护卫也不慌,待那些兵卒靠近。

    “余护卫?”

    那些兵卒似乎都认得这位余姓护卫。

    余姓护卫点点头,这才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不必惊慌,我在处置叛徒。……地上这几人,被昆阳俘虏后已成为了对面的内应,被我套问出阴谋,想要反抗,我便杀了他们。……没什么事,你等继续值岗巡逻去吧。”

    “……是。”

    那十几名兵卒看着地上那几具兵甲全无的尸体,面面相觑,但也不敢追问,纷纷离去。

    见此,余姓护卫吩咐在旁的几名士卒道:“把尸体处理了。”

    “是!”

    当日傍晚,那位叫做王龚的巡逻队队正返回营寨,却被在营门值岗的士卒拉住。

    “王队正,今日你带回来的那几人,是昆阳的内应,已被关帅的护卫下令处死了……”

    “什么?”

    王龚神色微变,心中忽然想到了刘明告别他时所说的那句话。

    他皱着眉头回到自己居住的兵帐——一间巨大的草棚,坐在自己的草铺上。

    忽然,一名将官模样的人走进了草棚,沉声说道:“谁叫王龚?”

    “我是。”

    王龚站起身来。

    那名将官走到王龚面前,沉声问道:“你是负责今日营外巡逻的队正之一,那六名我义师的叛徒,是你带回来的?”

    “叛徒?”王龚愣了愣,正要解释,却见那名将官抬手打断了他,沉声问道:“那六人,可曾对你们说过什么?”

    王龚故作困惑地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只说要求见关帅,我问了缘由,他们不肯说,是故我只好将他们带回营内。”

    “当真?”那名将官上下打量着王龚。

    “是。”王龚严肃地回答道。

    见此,那名将官绷紧的面色稍有放松,旋即点点头说道:“那六人,已投降了昆阳,甘愿作为昆阳的使者而来,是我义师可耻的叛徒……不管他们是否对你等说了什么,这群人的话,不足轻信。明白么?”

    “是!”王龚正色应道。

    那名将官点点头,满意地离开了,只留下王龚与几名不明究竟的士卒。

    不出几日,营内的叛军士卒间就传来了一件事:渠帅关朔拒绝接受昆阳‘用粮食交换俘虏’的交涉,还将昆阳为了显示诚意而释放的被俘士卒私下处死,封锁消息。

    而与此同时,昆阳西的黄康军营,昆阳东的刘德军营,亦陆续在士卒间传开了类似的流言。

    一时间,这三座长沙军的营寨,军心浮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