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迷踪谍影〕〔我的极品娇妻〕〔暧昧高手〕〔霍司爵温翔翔〕〔辞天骄〕〔神奇植物在哪里?〕〔开局遇险:险遭破〕〔我的靠山好几座〕〔极品狂少〕〔海贼:从拯救罗宾〕〔官路红人〕〔月老就是可以为所〕〔精灵乐园,大有问〕〔龙君苏醒在星际〕〔真有钱了怎么办〕〔末日崛起〕〔从虚王到太初之光〕〔天师下山:我有六〕〔雪夜少年游〕〔毒手医妃王爷被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00章:将计就计
    /!无广告!

    次日,即十月初十。

    大概卯时三刻前后,叛军曲将曹戊从一间民宅里走了出来。

    “呋……”

    搓了搓感觉到有几分冷意的双手,他站在屋外吐了口气。

    明显可以看到,他呼出的气变成了一股白气,这意味着天气正在迅速转冷,向严寒迈近。

    此时在屋外的院子里,十几名叛军士卒围坐在一堆篝火旁,抱着兵器、穿着甲胄,就那样坐着入睡。

    尽管陆续有人往篝火里填柴,但看那些士卒蜷缩身体的模样,曹戊自然不难想到这逐渐转冷的天气已对他义师的将士们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必须要尽快拿下昆阳,再拖下去,局势会对我义师不利……

    心中暗自思绪着,曹戊与他几名卫士没有惊动在院内睡觉的那些士卒,朝着南街的阵地而去。

    前日与昨日,整整两个白昼,曹戊在南街战区攻破了昆阳十道防线,考虑到昆阳方设置防线也并非精确按照‘十丈一墙’的标准,因此具体情况也并没有这么精确,大概是百二十丈到百四十丈左右。

    然而昨晚昆阳的方的大举反击,却让曹戊一下子丢掉了四道防线,被迫后退了约五十丈左右。

    事实上,南街路面上的失利,曹戊并不是很在意,毕竟这里敌我双方的阵地挨地很紧,进五十丈或退五十丈,区别并不是很大。

    甚至于,倘若局势好的话,一口气突破两三道防线也不是不可能的。

    真正让曹戊感到揪心的,是南街两旁的‘楼屋战场’,那两片已几乎被打得钱千疮百孔的楼屋,才是真正靠义师士卒鲜血与生命堆砌出来的,每一幢占领的楼屋内,都洒满了他长沙义师将士的鲜血。

    而昨晚,他们一口气同步丢掉了五十丈距离的楼屋,一边大概九到十幢左右,合计约二十幢。

    “曲将。”

    曹戊的卫士,替他到后方——也就是南城墙一带,找正在煮汤的军卒弄来了一碗肉汤,让曹戊可以就着暖和的肉汤吃些干粮。

    跟啃盐饭团的昆阳守卒差不多,叛军士卒也转而开始吃干粮。

    这些干粮,是在定陵、召陵、郾城一带事先煮熟、烘干后运至昆阳的。

    没办法,如今在昆阳一带很缺柴火,由于昆阳县此前‘坚壁清野’的策略,叛军士卒除非去西边的柱山或者北边的东翼山,才能弄到www.i8aby.木料,但无论那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派出大量人手。

    再加上天气转冷,士卒身上的衣物单薄,夜里需要烤火御寒,因此柴火是能省就省。

    这倒是让负责埋锅做饭的军卒轻松了不少,每日只需煮一锅锅肉汤即可,义师将士们只需将干硬的干粮泡在肉汤里,就能美滋滋吃上一碗热腾腾的肉汤泡饭。

    味道还不错,至少曹戊觉得还勉强凑合。

    他端着碗站在阵地前,站在那土墙后,一边看着十丈远的敌军阵地,一边咕噜咕噜喝着肉汤。

    忽然,他朝对面喊道:“www.85gke.鞠昻,倘若你没有背叛义师的话,此刻就能喝到一碗热腾腾的肉汤了。”

    “唔?”

    在对面的阵地里,鞠昻这会儿也正在用饭,听到曹戊的喊声,神色有些错愕。

    他与曹戊的交情,可没有好到在兵戎相见的情况还可以相互打听对方吃的什么的程度。

    但鞠昻还是端着碗站起身回了一句:“然而我在这边,一样有肉汤喝。”

    ……

    曹戊微微皱了皱眉,旋即又试探道:“是么?然而我听说你们那边已经开始管制口粮,想必余粮不多了吧?”

    鞠昻立刻就反应过来,冷笑道:“恰恰相反,我昆阳的食物充足地很,周首领事先就从叶县、襄城、汝南等县得到了足够的粮食,吃到明年绰绰有余……曹戊,你当我三岁小儿么?”

    “哈。”

    曹戊哈哈一笑,旋即淡然对身边的卫士说道:“果然,昆阳事先从其他县得到了足够粮食,怪不得我军围攻昆阳长达月余,也丝毫未曾感觉昆阳陷入缺粮的窘迫……”

    他的卫士点点头,脸上露出了遗憾之色。

    但旋即这名卫士就又说道:“这也是好事,只要我军攻陷昆阳,就能得到一大批粮食。”

    攻陷昆阳……么?

    曹戊一言不发,一边默然喝着肉汤,一边看着对面的鞠昻。

    他忽然有些好奇,好奇于对面黑虎贼的首领周虎。

    别的不说,就冲周虎策反了鞠昻,他就对周虎充满了好奇。

    平心而论,他与鞠昻此前的关系也就一般,直到现如今作为彼此的对手,他这才意识到这鞠昻究竟有多难缠。

    别的不说,就说在指挥作战与鼓舞士气方面,那鞠昻就毫不逊色于他。

    虽说暂时还不清楚这鞠昻是否善于用计用谋,但可以肯定,鞠昻在作为将领的各项基本能力上,那是十分扎实的。

    这样一位优秀的将领倒戈到对方,这让曹戊觉得十分可惜,同时也对策反鞠昻的周虎充满了好奇——在昆阳局势如此不利的情况下,那周虎到底是如何让鞠昻死心塌地地为其效力呢?

    倘若有机会的话,他倒是也想见见那周虎。

    三口两口喝完了肉汤,用手扒着吃完了泡涨于肉汤内的干粮,曹戊随意将手在甲胄上抹了抹,旋即伸展了一下双臂。

    吃饱了肚子,果然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要开始进攻了。

    此前神态看似还有几分慵懒的曹戊,立刻就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色。

    而对面,鞠昻显然也感觉到气氛的变化,抓紧催促手下的兵卒:“快,对面叛军要进攻了!”

    果不其然,待一炷香过后,曹戊便率领手下的兵卒发动了进攻。

    两日的交手,使得曹戊也逐渐掌握了一些巷战的经验,但这并不能有助于他手下的兵卒与昆阳卒争夺南街两旁的一幢幢楼屋,他长沙义师的士卒们,依旧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才能占领一幢又一幢的楼屋。

    而对面的昆阳卒呢,一旦防御被突破就会立刻后撤,最多就是在被叛军咬住尾巴时被迫牺牲几名士卒断后,总得来说伤亡并不大。

    这不,在付出了两百余名士卒的伤亡后,曹戊手下的兵卒就又占领了三四幢楼屋。

    不止是曹戊,随着叛军将士在吃饱肚子后陆续展开攻势,昆阳卒昨晚夺回的阵地,就再次一点点地落入了叛军手中。

    不算双方的伤亡,至少在战局上,主动权依旧在叛军手中。

    “报!我军再次攻占杨柳巷!”

    “报!我军再次攻占蔡宅!”

    “报!我军攻占东南集市……”

    “报……”

    一条又一条的捷报,陆陆续续送至南城门楼,送至关朔与陈勖二人面前。

    在连续听到十几道捷报后,关朔冷哼着说道:“果然,论正面交锋,昆阳的守卒并不是我军对手……”

    “莫要轻敌。”

    陈勖摇头说道:“我听下面的将士禀告,刨除城内的黑巾卒,就连‘青巾’、‘黄巾’,他们的实力比起一个月前也是判若两人……这场仗,无论是我义师还是昆阳,皆付出了沉重的伤亡,但有一点对昆阳十分有利,那就是在这场仗中,昆阳的守卒越战越强。在一个月前,‘青巾’、‘黄巾’只不过是一群握着兵器的平民,靠三千南阳卒与近千黑巾卒屡屡挽回失利,可现如今,‘青巾’与‘黄巾’以迅速成长为优秀的士卒,实力直追我义师的兵卒,双www.cjsdw.方士卒的实力差距,已被迅速拉近……我们面对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区区几千名守卒,而是整个昆阳的男丁!……昆阳有多少男丁,它就有多少兵卒!”

    “……”

    关朔欲言又止,旋即皱起了眉头。

    事实上,不止陈勖察觉到了这一点,关朔也察觉到了。

    但问题是他又能怎么办呢?

    放弃攻占昆阳,撤回定陵县?

    确实,他可以在撤军回定陵县前放火烧城,抱着‘纵使我打不下城池也决计不让你昆阳人好过’的想法报复昆阳人,但他义师‘受挫昆阳’却仍旧是不争的事实。

    数万义师,围着昆阳一个小县打了一个多月没打下来,哪怕是在攻破一道城墙后还是打不下来,最终只能放一把火烧掉城池,灰溜溜地撤回定陵县过冬,待来年开春再长途跋涉去打叶县……若果真发生了这种事,他长沙义师还有什么颜面、什么底气去打叶县?

    要知道,叶县的城墙比昆阳还要高!

    叶县的守卒比昆阳还要多!

    至于‘推翻暴晋’的志向,那更是因此成了一个笑话,不说各路义师的士气会如何,他长沙义师将为此抬不起头来。

    因此,必须要攻陷昆阳!

    必须要惩戒昆阳人!

    他长沙义师,决不能在昆阳这个小县败退!

    想到这里,关朔恶狠狠地说道:“今晚,倘若那周虎还想故技重施,靠夜战夺回失地,我便将计就计,命刘德、黄康二人趁机攻取东、西城墙,两侧城墙一破,昆阳就彻底完了!”

    听到这话,陈勖微皱着眉头质疑道:“那倘若周虎不中计呢?我是说,万一他不从西、东两侧城墙调兵呢?……昨完你并未调刘德、黄康二人率军攻打两侧城墙,这固然可以避免打草惊蛇,但反过来想,此举未免痕迹太重,我怀疑周虎已猜到了你的‘将计就计’……”

    “那又如何?”

    关朔冷笑着说道:“他不调东、西两侧城墙的守卒,就未必就足够的兵力在整个南半城做出反击,随着我军每个白昼的迅速推进,他也迟早要败;反之,倘若他今晚调兵,那他就死地更快!……我个人是倾向于他调兵,如此我便可以一举攻陷整个昆阳。”

    见关朔以乐观的态度说出这番话,陈勖虽然仍抱有几许顾虑,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质疑关朔的判断。

    毕竟关朔的观点确实有道理。

    时间,在昆阳卒与叛军双方的拉锯战中,迅速流逝,转眼便到了黄昏,斜落的夕阳,将最后一缕余晖撒向城墙。

    此时,陈勖来到了南城门楼的内侧,居高临下俯视这座不可思议的县城。

    那周虎,能否识破关朔的将计就计呢?

    对此陈勖也吃不准。

    “呜呜——”

    就在他沉思之际,城内忽然响起了一声狼嚎。

    旋即,城内各处纷纷响应。

    饶是陈勖,此刻亦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

    “散为狼患、聚为虎害……”

    他轻声念着关朔曾经对黑虎贼的评价,他忽然觉得,这句评价也可以用在所有昆阳守卒身上。

    “呋。”

    微微吐了口气,陈勖的神色逐渐变得肃穆起来。

    ……要开始了。

    他暗暗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