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05章:拉锯战(二)
    /!无广告!

    十二日至十五日,在这整整四日的时间内,叛军与南阳展开了持续的拉锯战。

    南阳方依旧采用周虎那昼守夜攻的战术,白昼间趋于防守、保存体力,不惜为此失去阵地,而夜里则配合旅狼展开反扑,夺回失地。

    说实话,叛军方也并非没有在夜里尝试守住阵地,但就像陈勖所认为的,这场仗打到如今,昆阳守卒的平均实力与战场经验,以及越来越逼近于叛军士卒,考虑到夜战时,叛军士卒在明、昆阳守卒在暗,纵使叛军士卒明知昆阳守卒今晚会发动反击,却也很难抵挡住。

    毕竟,一个夜晚很长,而被叛军攻陷的街巷也不少,谁也吃不准那群昆阳卒究竟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发起反击。

    当然,最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叛军的士气普遍低迷。

    从九月初到十月初七,关朔麾下这三万余叛军士卒,整整攻打了昆阳近一个月,多次损兵折将的叛军将士们,恨不得立刻就结束这场仗。

    好不容易熬到十月初七,终于打下了南城墙,心想着城内的昆阳人这次终于要完蛋了,结果,昆阳人在城内发动了巷战。

    从十月初八到十月十五,双方展开了为期整整七日的巷战,叛军一度占领南半城的五分之四,甚至比那还要多,但却始终无法越过东街、西街这一条仿佛天堑般的街道。

    一次又一次地,叛军将士最终还是被昆阳守卒打回来,双方各自占据南半城的一半,隔着阵地相望。

    与心心念念想要保卫昆阳、保卫家乡的昆阳守卒不同,叛军士卒们逐渐开始厌倦这种无谓的拉锯战,他们渐渐失去了攻陷昆阳的信心,以至于在白昼间的进攻中,叛军士卒们的攻势也越来越疲弱。

    这样下去不行。

    作为前线的指挥将领之一,曲将曹戊找到了大将朱峁,向后者汇报了军中的种种不利迹象。

    他对朱峁说道:“……将士们已厌倦了与昆阳人反复争夺阵地,有越来越多的士卒开始抱怨,抱怨口粮、抱怨天气、抱怨身上单薄的衣物……不少将士已失去了攻占昆阳的信心。”

    “……”

    朱峁默默地听着。

    因为事实上不知曹戊向他抱怨,像罗俣、邹洧等作战在前线的将领们,皆有陆陆续续地向他禀告越来越不妙的局势,可朱峁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是客将,是跟随他江夏义师渠帅陈勖一同来协助长沙义师的客军,长沙义师的渠帅关朔才是这场仗真正的统帅,只要关朔不改变想法,他们就只能在这里干耗着。

    此刻朱峁唯一能做的,就是好言安抚曹戊、罗俣、邹洧等曲将们,同时暗自祈祷他江夏义军的渠帅陈勖能够说服关朔,尽早结束这场仗。

    如何结束这场仗,是否要为此与那周虎做什么交涉,对此朱峁还未仔细想过,但他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这场该死的仗,真的不宜再打下去了。

    而与此同时,在昆阳的南城门楼,陈勖正在劝说关朔。

    出于对关朔的尊重,陈勖前三日都没有劝告,直到今日这第四日,他觉得不能再任由关朔继续下去了,因此他屏退左右,与关朔单独交流了一番。

    “……从十二日至今,整整过去了三日,今日是第四日,我义师的将士们,仍未攻至东街、西街,无法有效地威胁到昆阳卒……其中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昆阳卒越战越强,想要保卫家乡的信念,使得他们的士气始终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再加上那周虎……迄今为止,那周虎没有犯过一次错误,反而利用智略一次次地取得局部的优势,这又反过来鼓舞了昆阳守卒的士气……反观我义师的将士们,则开始厌倦反复的拉锯战,再加上口粮、天气等方面原因,普遍士气滑落……我觉得,该是结束这场仗了。”

    “结束?怎么结束?”

    关朔转头看向陈勖,看似平静地问道:“派人向那周虎投降么?”

    一听这满带讽刺的话,陈勖就知道关朔心中积压着浓浓的怒火。

    正如陈勖所猜想的那般,鉴于这几日糟糕的战事,关朔压着一肚子的火,他无非就是考虑到陈勖的身份才没有发作,若换做别人,恐怕他这会儿早就拍案怒骂了。

    在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地图后,关朔沉声说道:“我准备将田绪调回来,命他进攻西城墙……”

    你疯了?

    陈勖愕然地看了一眼关朔,眉头紧皱。

    不可否认,虽然在昆阳战场打得非常糟糕,但此刻关朔麾下仍有两支编制完整、士气稳定的军队,即大将田绪与翟尚二人的军队前者部署在湛水,后者部署在沙河南岸,此前都是为了钳制叶县而预留的。

    陈勖没有想到了是,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关朔竟开始打起这两支军队的主意。

    田绪、翟尚二人的军队,那是轻易可以调动的么?

    调来田绪的军队,湛水一带不就被叶县占据了么?

    以叶县与昆阳此前相互协作的关系,叶县在占据湛水之后,肯定会设法援救昆阳,干涉他义师对昆阳的进攻,介时,局面显然要比现在更糟糕。

    就当他准备劝说关朔时,却听关朔语气不快的说道:“你不是想劝我撤回定陵么?我若撤回定陵,此刻驻军在湛水的田绪必然也要退,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能让他提前撤退,参与攻打昆阳做最后一番尝试?”

    这一番话,听得陈勖又惊讶又好气。

    惊讶的是,即便是在这种时候,关朔终归还是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与冷静,至少在战略上没有犯下重大的错误。

    好气的是,即便是放弃一部分战略,关朔依旧心心念念想要攻陷昆阳。

    就在陈勖准备劝说时,关朔再次沉声说道:“子勉,我必须攻陷昆阳!……昆阳并非什么重县,它只是颍川郡普普通通的一座县城,倘若我义师在这样一座县城败退,非但我长沙义师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亦会损害其他各路义师的威望……”

    “……”

    陈勖微微皱了皱眉,但却没有反驳什么。

    因为关朔说得没错,相比较败北于昆阳的实际损害,关键在于名誉上的损害。

    实际上远远没有这么多,但十万长沙义师受挫于昆阳小县这种事一旦传出去,势必会大大打击天下各路义师的士气,甚至于,晋国的朝廷也会拿这件事来鼓舞己方的军队要知道像昆阳这种规模的小县,整个晋国没有三百也有两百。

    有没有既能立刻终止昆阳之战,又能保住义师颜面的办法呢?

    有!

    策反周虎!

    只要能策反周虎,叫周虎携昆阳倒戈至他们义师的阵营,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你有把握策反周虎?”

    关朔表情古怪地看向陈勖。

    别看关朔对那周虎恨地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了对方,但倘若眼下陈勖能策反那周虎,他保准立刻就提拔那周虎为假帅,使后者在他长沙义师中达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度恨归恨,但关朔这一点理智还是有的。

    问题是,这场仗打到如今,怎么可能还有机会策反那周虎?

    果不其然,在关朔惊愕的注视下,陈勖脸上露出几丝讪讪,摇头说道:“没有……”

    说罢,他立刻又说道:“即使没有把握立刻策反周虎,你我也可以尝试与他交涉看看,那周虎只是昆阳的一介山贼头子,若不是被逼得紧了,他没有理由一定要站在晋国那边与我义师为敌……”

    听到那句逼得紧了,关朔的面色微微一沉。

    虽然陈勖并没有明说,但关朔还是感觉有点刺耳,因为毫不夸张地说,正是他把那周虎逼到了他义师的对立面,反之,倘若当初他能答应那周虎的条件,将昆阳、汝南、襄城三县划做对方的地盘,周虎有很大的可能会保持中立。

    只可惜,他当初太过于小瞧了那个山贼头子,也太过于小瞧了昆阳县。

    关朔的脸上闪过一阵清白之色,内心在理智与怨恨间反复挣扎,良久,他终归是理智占据了上风,摇头说道:“周虎……不会与你我交涉的。”

    “会!”

    陈勖摇摇头说道:“因为我义师现如今还捏着他昆阳的命脉……”

    关朔心中微微一动:“你是说……”

    陈勖也不卖关子,闻言低声说道:“你我可以用撤军时对昆阳秋毫无犯,来迫使周虎答应与你我交涉。……其实你也知道,眼下周虎最怕的,就是我等撤回定陵前,做出报复昆阳的举动……”

    关朔若有所思,但脸上仍有几丝顾虑。

    见此,陈勖仿佛是猜到了他的心思,轻笑着说道:“不如这样,你继续筹划攻打昆阳,我来尝试与那周虎交涉,倘若我能说服他停止与我义师为敌,你便终止攻打昆阳,你看这样如何?”

    关朔沉思了良久,最终微微点了点头。

    “两日……我给你两日时间。”

    “好。”

    :。:m.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