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轻狂小毒妃〕〔长白山异闻录之天〕〔我只是个平平无奇〕〔全球进入大洪水时〕〔她真的是白骨精〕〔洪荒:真地仙之祖〕〔全职法师之从亡灵〕〔重生之矿业巨头〕〔超凡数据化:无限〕〔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恐怖复苏〕〔修仙!我的增益状〕〔传奇再现〕〔科学家闯汉末〕〔神秘复苏〕〔苍茫之樗公传〕〔重返之2004〕〔我打造了神话模板〕〔重生年代之手里有〕〔快穿:宿主她危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13章:博弈(二)
    /!无广告!

    “……你所报之事,是否属实?!”

    关朔瞪着眼睛喝问道。

    为首那名斥候当即抱拳说道:“小的岂敢谎报军情?”

    这一句话,打破了关朔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他颓废般坐回椅子上,在呆楞的半晌后,忽然猛地一拍面前的桌案,怒声喝斥:“该死的!守城的士卒在做什么?!”

    说罢,他恨声质问那几名前来报讯的斥候道:“定陵是如何丢的?”

    为首那名斥候低着头,一脸畏惧地说道:“叶县人趁着下雪时www.czhuixinmei.摸近定陵,骤然发难,守城的将士没有防备,被叶县军卒攻入城内,打开了城门,随后城外的叶县军队大举杀入,定陵便……便失守了。”

    说到最后时,那名斥候已深深低下了头,深怕被此事牵连。

    “该死、该死……”

    关朔揉了揉隐隐有阵阵刺痛的额角,喋喋不休地低声咒骂。

    一听那斥候的禀告,他就猜到了几分。

    很显然,值守定陵城墙的士卒,多半是为了躲雪而疏忽了城防,以至于被叶县的军队趁着夜色悄悄摸近城墙,一举攻陷。

    “吴密呢?”关朔冷冷问道。

    他口中的此人,便是他派驻定陵的曲将。

    为首那名斥候小心翼翼地禀告道:“叶县军队攻入城内后,吴曲将率领我义师将士奋力抵抗,然不幸被叶县军队的将领魏驰所杀……”

    即便听到麾下曲将吴密奋力抵抗叶县军队而死,关朔心中对这位部将的恼恨也没有消除。

    “……就该死!”关朔恨恨地骂道。

    听到这话,那几名斥候面色微变,就连陈勖亦皱了皱眉。

    本不想插手干涉的陈勖,此时站起身来说道:“好了,你们几个先退下吧,让关帅冷静一下,终归定陵失守,对我军影响甚大……”

    那几名斥候,未必都认得陈勖,但他们至少也都看得出陈勖身份不一般,见关朔毫无表示,几人识趣地抱拳告退,生怕继续留在这里遭到迁怒。

    看着那几名斥候走出城门楼,陈勖这才转身对关朔说道:“那吴密纵然有过,但最后终归是慷慨战死,你就算再恨,也不当表现出来……”

    其实他所说的这番道理,关朔作为长沙义师的渠帅,又哪里会不明白呢?

    只不过是他此刻怒火攻心罢了。

    要知道,他正准备带着麾下数万军队撤往定陵,结果定陵却因为守将吴密的疏忽,被叶县给夺占了,他怎么能不气?

    &nbstehaozhuan.p;   在长长吐了口气后,关朔勉强挤出几分笑容:“让你见笑了……”

    陈勖不置与否地摇了摇头,沉声说道:“真没想到,叶县居然敢分兵偷袭定陵……那个杨定,看来也很有魄力啊。”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摇摇头又说道:“不,不只是魄力,眼光也不错,猜到我义师准备撤回定陵的时候……等等,你说那周虎,是否是事先得知了此事?”

    “……”

    关朔目光一凝,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陈勖的提醒,让关朔不由想到了昨日周虎对他的那一番威胁。

    平心而论,昨日周虎那一番威胁,关朔根本不放在眼里。

    还什么率领昆阳全城军民追击他义师?

    那周虎敢追击试试!

    那周虎麾下,撑死了不过近万名昆阳卒,外加数万普通百姓,而且以老弱妇孺居多,而他关朔麾下,却仍有四万余士卒,外加陈勖的近万军队。

    只要不是在昆阳城内街巷那种狭隘、复杂的地形,只要是在空旷处,周虎怎么可能击败他数万义师?

    甚至于,考虑到天气关系,他关朔根本不用理睬那周虎——那周虎口口声声说要追击他义师至定陵、召陵对吧?行啊,他退入定陵,看那周虎如何在冬季强攻城池!

    毫无疑问,倘若那周虎敢那么做,那就是自取死路!

    但现在,局势变了。

    叶县拿下了定陵,就相当于昆阳拿下了定陵,因为叶县肯定愿意把定陵让给昆阳人定居——有昆阳人在定陵替叶县牵制他义师,叶县人岂会不愿意?

    而如此一来,他关朔就只能撤往郾城、召陵,眼睁睁看着周虎率领昆阳全城军民迁移到定陵……

    更糟糕的是,待等来年,等到他长沙义师再次准备攻打叶县时,就必须事先面对一个占据了定陵的昆阳……

    简而言之,什么都没变,只是周虎他手下那群昆阳卒,由小城换了一个大城……

    “……”

    关朔、陈勖对视一眼,二人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担忧。

    得了,由于叶县偷袭定陵得手,他们还真的要考虑一下那周虎的威胁了。

    舔舔嘴唇,陈勖低声说道:“莫要再考虑放火、报复了,否则就是逼着那周虎追击我义师……倘若他不知叶县所为还好,我就怕他事先已得知叶县的图谋,趁叶县军队阻击我军撤退时,他率昆阳卒于背后追杀……军中将士士气不高,斗志低迷,怕是挡不住叶县与昆阳的前后夹击……反之,只要不在昆阳放火,周虎未必会冒险追击我军,如此,我义师便能顺利撤退。”

    “你是说,白白归还城墙么?”

    关朔恨恨说道,眼中的不甘之色,陈勖看得清清楚楚。

    “不。”

    陈勖摇摇头说道:“并非是白白归还,你我可以拿这个与昆阳交涉,说服周虎来年不干涉你攻打叶县……”

    “他会答应?”关朔狐疑问道。

    “为何不会?”陈勖正色说道:“你也说了,当日关朔提出的要求,是希望将昆阳、汝南、襄城三县划为他的地盘,叫我义师不得侵犯,他没有提到叶县,可见他与叶县的关系,并不亲密。……昆阳以周虎为主,而叶县以杨定为主,周虎乃昆阳本地山贼出身,而杨定则是晋国王都邯郸的权贵子弟,可见这二人,此前并无干系,亦无交情,只是迫于我义师的威胁,这才勉强联手……总之,只要我等答应不侵犯那周虎的利益,那周虎也不会为了一个叶县,而与我义师为敌。”

    这一番话,说得关朔心中微动。

    不得不说,纵使是关朔,面对昆阳也有点发怵了。

    想他进攻昆阳的最初,三面围住,截断了昆阳与附近邻县的联系。

    当时,昆阳就只有三千名南阳卒,数百名县军、近千名黑巾卒,可打到现在呢?

    昆阳的黑巾卒、县军、民兵加到一起,居然有近万了,而且实力直追他义师的士卒——越打越多,越打越强,你敢信?!

    要知道,这可数字可没有算上伤亡。

    迄今为止,他义师付出了三四万伤亡,而昆阳,最起码也有一两万的伤亡,而在这种恶劣的形势下,昆阳人依旧坚守城池,并且锻炼出越来越多的强卒。

    说实话,这种地方,关朔是真的不想再碰了。

    倘若能给一个半月前的自己送个口信,他绝对会警告当初的自己:答应那个周虎!让那个该死的周虎保持中立!

    当然,这些事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透露出去,哪怕是对陈勖都不敢透露,毕竟这实在不是什么长脸的事。

    “好吧,再与那周虎交涉一番。”

    关朔最终点了点头。

    由于时间紧迫,关朔、陈勖二人决定请那周虎当面交涉,毕竟因为天气关系yunjiaoso.,他们必须尽快撤退,免得在昆阳陷入寒冬。

    考虑再三后,关朔、陈勖二人派人向对面的昆阳卒送了一个口讯,约周虎于南街相见,讨论双方停战种种事宜。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县衙,传到了赵虞耳中。

    对此,赵虞毫不惊讶,但荀异却十分震惊,难以置信地说道:“对面居然被周首领吓唬住了?”

    “督邮这就太小看关朔、陈勖二人了。”

    赵虞笑着解释道:“今日白昼,有士卒发现叛军于南城各处堆放干柴,连忙向我禀告,可见那关朔已有放火烧城之心,他之所以突然改变态度,相约与我商议,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叶县的杨定已经得手,占据了定陵……占据定陵的叶县军队,其实并不足以彻底阻止叛军撤退,但倘若我昆阳趁机追击,与叶县前后夹击,那关朔就要好好权衡一下了……”

    “想不到周首领与那位杨县令私下竟有合作……”荀异惊讶地说道。

    赵虞砸了咂嘴,轻哼说道:“各取所需罢了……”

    他至今还不明白那杨定先前为何要针对他,而他也不会忘记这件事,这笔账日后肯定要找那个杨定讨回来,但在彻底解除叛军的威胁他,无论是他还是那个杨定,都默契地选择了联手。

    这种虚与委蛇般的联手,着实让赵虞感到不舒服,因此他也不想过多解释什么。

    见赵虞语气冷淡,荀异也意识到这位周首领不想谈论杨定的话题,识趣地没有再问,反正他对那杨定也没有什么好感。

    相比之下,他更在意的是另外一桩事:“周首领,如你所言,关朔、陈勖二人是意识到了危机,这才选择与周首领交涉,荀某是否可以理解为,此番昆阳与叶县联手,其实有机会重创叛军?”

    赵虞当然明白荀异的意思,直截了当地说道:“可以。只不过,我昆阳全城军民要为此付出再死一半人的代价。……一部分战死,一部分冻饿而死。”

    “哦……”

    荀异面色微变,咽了咽唾沫,很识趣地不再多说什么。

    黄昏前后,叛军在南街让出了一道阵线,在空地上搭了一个草棚,草棚内放置了一张长桌与两把长凳。

    而对面的昆阳卒,也在鞠昻的约束下没有趁机进攻。

    旋即,长沙义师渠帅关朔与江夏义师渠帅陈勖,来到了草棚下,在一侧长凳上坐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赵虞亦带着静女、牛横、荀异、何顺等人,来到了南街。

    沿途,有陈陌、王庆、马盖、伍挚、孙秀、鞠昻、刘屠等人闻讯而来,为赵虞站脚助威。

    在双方兵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下,赵虞在长桌另外一侧的凳子上坐下来,仔细打量对面的关朔与陈勖。

    他笑着说道:“希望这次,关帅能做出明智的选择。毕竟就像关帅当日所言,未必会有下回……”

    而此时,关朔与陈勖,亦面色平静地打量着眼前这位黑虎贼的首领。

    在听到赵虞那句话时,关朔面色顿变,一脸愠怒地一拍桌面。

    “唰——”

    街道上双方的将领、士卒,立刻通通举起兵器,指向对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