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间剧本杀〕〔大宋一品权臣〕〔我的双手有异能〕〔面具杀手竟是甜美〕〔我只是个平平无奇〕〔修仙,无尽轮回〕〔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小奶包寻亲记〕〔轮回乐园:遍地是〕〔我即天命〕〔在霸总怀里撒娇〕〔海贼之祸害〕〔诸天从让子弹飞开〕〔武侠:开局被灭绝〕〔霍格沃茨,星辰闪〕〔我在四合院中的悠〕〔花瓶人设不能崩[机〕〔卧龙赘婿〕〔明末之席卷天下〕〔从笑傲江湖开始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14章:博弈(三)
    /!无广告!

    “谁敢轻举妄动?!”

    “放下兵器!”

    “叫我等放下兵器?你等怎么不放下兵器?”

    “谁敢动一下试试?!”

    关朔、陈勖二人身背后有黄康、朱峁、曹戊、邹洧、罗俣、宋赞、陈朗、纪武等叛军将领,赵虞身背后有陈陌、王庆、牛横、孙秀、马盖、伍挚、鞠昻、刘屠等昆阳方的将领,由于关朔那一记拍桌,两边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极其焦灼,仿佛要大打出手。

    但相比之下,双方这些将领还算是克制的,真正的麻烦,是那些举着弩机不知所措的双方士卒们,无论是赵虞还是关朔、陈勖二人,此刻都被至少十几把弩机指着。

    而在这种情况下,赵虞不为所动,关朔亦不为所动,唯独陈勖有些着急了。

    在他看来,这是毫无意义的对峙,只会坏事——倘若此时有一方士卒手抖扣下了弩具的扳机,那一切不就全完了么?

    见此,他立刻站起身来,伸展双手喝止双方将士:“冷静!……通通都放下兵器!两边都是!”

    但很可惜,即便他出面想要制止事态恶化,但昆阳方的将士们根本不理睬他,而叛军方的将士们,也因此有所犹豫,直到关朔缓缓抬起手。

    而这边,在关朔抬手示意身后众将放下兵器后,赵虞亦轻抬右手挥了挥手。

    至此,两边的将领才放下按着兵器的手,而士卒们,也将握着兵器、端着弩机的手垂了下来。

    “呋……”

    微吐一口气,陈勖再次坐下身来,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关朔,神色带着几分不快。

    关朔知道,陈勖这是对他有意见了,原因无非就是他刚才拍了一下桌子,险些坏了大事。

    不得不说,关朔并非是一个冲动的人,他大多数时候还是冷静的,只不过,对面这周虎在他看来实在是太气人了,一见面就冷嘲热讽。

    「希望下次见面时,周首领能做出明智的选择。……倘若还有下次。」

    在一个半月前,在关朔与这周虎第一次见面时,在交谈结束的时候他就说了这样的话。

    然而今日一mamtop.见面,那周虎就用相同的话来嘲讽他,试问关朔岂能不怒?

    见关朔与周虎彼此凝视,气氛紧张,陈勖生怕再出什么状况,遂率先开口道:“周首领,寒冬已至,这场仗若再打下去,相信无论是昆阳还是我义师,都会出现无数无谓的牺牲,今日关帅与陈某约见首领,是希望你我双方体面地中止这场战事,此举对于双方都是有利的……我希望两位能克制对彼此的怨恨,做出最理智的决定。”

    ……

    赵虞微微转头看了一眼陈勖。

    仅凭说话,他就感觉这位江夏义师的渠帅要比关朔睿智,有心计,懂得审时度势。

    当然,这话并不表示关朔就不懂得审时度势,关朔能在陈勖的劝说下,克制心中怒气,率先让他麾下的叛军士卒收起兵器,可见关朔也懂得这个道理。

    但比较心性,关朔显然比陈勖差地太多了。

    当然,关朔的气急败坏,也有可能是因为他麾下叛军的伤亡数量所致——他麾下的军队,这回可是死了三四万人呐。

    在心中暗自对关朔、陈勖做了一番简单评价,赵虞平淡地问道:“那么……两位想要如何停止这场战事呢?”

    陈勖正色说道:“义师愿意保持当前的状态,即贵方从我军将士身上所得的兵器、甲胄,义师愿意承认归贵方所有,并且,义师也愿意撤离昆阳,归还南城墙,但作为条件,周首领要做出‘来年不得增援叶县’的承诺……”

    听到这话,站在赵虞背后的荀异微微皱了皱眉,不等陈勖说完,便附耳对赵虞说道:“只可就昆阳利益与叛军交涉,不可涉及其他。”

    赵虞点点头。

    他当然明白荀异的意思,毕竟他现如今已有了官家的身份,官拜昆阳县尉,岂能当众答应陈勖这种要求?

    关于来年是否增援叶县的问题,他可以不增援,毕竟以他昆阳当前的状况,哪怕他来年保持中立,颍川郡里与叶县都无法指责他什么,因为他昆阳已经付出了远超一个县的牺牲。

    但这件事可以做的事,却不能说,更不能当众答应叛军,否则等同于落下把柄。

    “这位是?”

    陈勖注意到了荀异的举动,好奇问道。

    赵虞亦不隐瞒,坦率地介绍道:“这位是颍川郡西部督邮,荀异、荀督邮。”

    在赵虞介绍间,荀异站直身体,面色冷淡,丝毫没有向关朔、陈勖二人行礼的意思。

    “哦……”

    陈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他当然知道督邮是什么官,督邮就是一郡郡守的使者,对于大多数县城来说,督邮都是当地县令需要巴结、讨好的对象。

    然而有意思是,此刻这位来自颍川郡里的督邮却站在赵虞背后,非但没有半点不满,反而还给周虎提醒。

    这个周虎,不是山贼出身么?怎么看上去与那督邮关系不错的样子?

    心中闪过几丝疑虑,陈勖试探道:“周首领与这位荀督邮,似乎关系很亲密呀?”

    “啊。”

    赵虞微笑着说道:“荀督邮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给了周某许多帮助。……好了,回到方才的话题吧。”

    他顿了顿,笑着说道:“看上去似乎是对我昆阳十分有利的条件呐,但我不接受!”

    “……”

    在只听到前半句的时候,陈勖还在满脸微笑地点头,却不曾想后半句赵虞直接拒绝了他。

    他皱着眉头说道:“周首领……”

    没等他说完,赵虞便正色打断道:“我方将士从贵军将士身上抢来的兵器、甲胄,乃我方战利,凭本事抢来的东西,周某何须贵方承认?……这并不能作为交涉条件。”

    “大首领说得好!”

    “大首领所言极是!”

    “那是咱们凭本事抢来的,有本事你们抢回去!”

    “哈哈哈!”

    在赵虞说完那话后,赵虞身背后的黑虎贼就激动地叫嚷了起来。

    而陈陌、王庆、牛横、刘屠等黑虎寨的头目们,脸上亦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好吧,虽然黑虎贼已经可以视为是昆阳的一支县军了,但这群山贼的‘强盗思维’丝毫没有改变——我凭本事抢来的东西,还需要你来承认?!

    不止是黑虎贼,就连马盖以及他身rodaedu.边的县卒们,此时亦出声附和。

    大概是近朱则赤、近墨者黑,整天跟黑虎贼混在一起,昆阳的县卒们,也逐渐变了质……

    面对这群昆阳卒的叫嚷,义师的将士们自然也不好示弱,摆开架势对骂,大概就是‘来啊!’、‘有本事再干一场!’之类的场面话。

    无论心底想不想打,敢不敢打,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输给对面的昆阳卒。

    见此,陈勖只能再次喝止双方。

    “周首领。”他直视着赵虞,沉声说道:“义师是真心希望尽快停止这场战事,周首领也知道,这天气越来越冷,不出几日,便会天降大雪,连续几天几夜,倘若贵我双方不能在此之前达成默契,我相信,那绝对不是贵我双方都愿意看到的……希望周首领能明白在下的意思。”

    “呵呵。”

    面对陈勖的软威胁,赵虞哂笑出声。

    他摇了摇头,旋即正色说道:“两位渠帅,既然两位希望坦诚谈判,那周某索性也挑明了说。”他用手指点了点桌面,沉声说道:“在战场上没有都拿到的东西,就别指望能通过谈判得到。这场仗我昆阳没有输,因此,周某不会答应任何不利于我昆阳的条件!”

    “大首领有气魄!”

    “大首领万岁!”

    黑虎贼们再次激动起来。

    不光是他们,就连陈陌、王庆等黑虎寨的头目,亦十分满意自家首领这强势的态度。

    尤其是像王庆、刘屠这种桀骜不驯的,此刻更是兴奋地难以自己。

    而在这群人最为冷静的荀异,此刻亦暗暗吃惊于这位周首领的魄力。

    昆阳方的激动,自然难免引起叛军方将士的喝斥。

    为了防止横生枝节,陈勖只能再次出声喝止。

    喝止之后,他皱着眉头问赵虞道:“周虎,你到底想怎么样?!”

    赵虞平静说道:“无条件归还南城墙,且撤出我昆阳县域,另外,无偿给予我昆阳一万条棉被、一万套冬衣……”

    听到这话,别说关朔、陈勖面色顿变,就连荀异亦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赵虞。

    “狂妄!”

    猛地一拍桌案,关朔咬牙切齿地对赵虞说道:“周虎,你真以为我义师当真拿不下昆阳么?你要知道,我方仍有数万将士……”

    “呵。”

    赵虞轻笑一声,说道:“今早我便得到消息,说贵军的士卒们将大量柴火搬到城内,看样子是准备给我昆阳升升温,然而这会儿,两位却又约周某交涉,呵呵呵呵,是叶县对你等造成了威胁么?”

    他果然知情!

    关朔、陈勖心中一惊。

    “陈某不明白周首领的意思,不知指的什么?”陈勖不动声色地问道。

    赵虞笑了笑,旋即站起身来,环视四周他昆阳的将士们。

    忽然,他举臂喝问道:“我昆阳的健儿们,叛军仍有数万之多,你们惧么?”

    “不惧!”附近的昆阳将士齐声喝道。

    “可愿复战?”赵虞又问道。

    “愿!!”

    “好!”赵虞满意地点点头,旋即转身目视关朔与陈勖二人,异常冷静地说道:“……那就继续打!”

    “周首领莫要意气用事!”陈勖心中亦有了几分愠怒,满脸不快地说道。

    见此,赵虞抬手一指关朔与陈勖,沉声说道:“你等可以决定几时进攻我昆阳,但何时结束这场仗,由我说了算!……要么答应周某的条件,要么,再战!”

    说罢,他在四周无数黑虎贼、县卒以及兄弟会民兵的欢呼声中,带着静女、牛横、荀异并一干昆阳方的将领,扬长而去。

    看着那周虎离去的背影,叛军方的将士怒不可遏,但竟无人怒骂。

    www.yiminhen.

    哪怕是关朔、陈勖二人,此刻亦有些踌躇。

    平心而论,碰到这么一座城,叛军方上上下下,是真的不想再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