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裂天空骑〕〔八荒神尊〕〔洪荒:开局怒怼通〕〔哈利波特之我是死〕〔这个医生很稳健〕〔诸天末世之开局解〕〔八岁陪玩:从带飞〕〔秦氏仙朝〕〔第二个地球〕〔薪火游戏〕〔NBA:开局打破历史〕〔敬我为神明〕〔又见九叔〕〔封神:开局九连抽〕〔重生1977年从知青〕〔斗罗:污蔑我邪魂〕〔大秦,开局被始皇〕〔天价宠婚凌少别太〕〔龙凤双宝神医娘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19章:追击的势潮
    /!无广告!

    十月二十日清晨,大概辰时前后,舒舒服服睡了一晚上的赵虞,终于睡饱睁开了眼睛。

    自叛军攻入城内以来,昨晚是他睡地最踏实的一晚,毕竟他昆阳已锁定了胜利,接下来不再是他昆阳能否击退叛军的问题,而是能否击溃叛军、重创叛军的问题。

    最大的烦心事解决了,昨晚赵虞便搂着静女睡了。

    当然,仅仅只是睡觉,没干别的,毕竟他还要养足精力指挥追击叛军的事,儿女私情这会儿还是放一放,反正此事日后有的是机会。

    鉴于昨晚是和衣而睡,早晨起来自然也无需静女服侍穿衣,带上那个虎纹面具就完事了。

    “大首领!”

    待赵虞走出屋子时,他的护卫何顺等人立刻向他行礼。

    “牛大哥呢?还睡着?”

    赵虞随口问道。

    “是。”何顺带着几分笑意说道:“鼾声如牛。”

    “哈。”

    赵虞笑了笑,说道:“去喊一声,就说追击叛军去了,若喊不醒就算了,咱们先去县衙,让他回头自己跟上。”

    “是。”何顺抱抱拳。

    不多时,就听到同院一间屋子传出一声大叫,旋即,牛横一脸兴奋与急切地冲了出来,见赵虞与静女还在院内漱口净面,他一边走近一边抱怨:“阿虎,可不能把咱丢下……”

    不得不说,作为黑虎寨单论武力堪称第一的猛士,牛横这段时间其实没捞到多少大杀四方的机会,也就是个别几个晚上才能带着一帮弟兄反攻叛军在城内的阵地。

    如今,赵虞筹划追击试图大举撤退的叛军,这等机会他又哪能放过?

    别看他这样,其实他也是很喜欢出风头的,跟王庆一个模样。——确切地说,黑虎寨上上下下,其实没几个不爱出风头的。

    赵虞笑着安慰了牛横几句,许诺这次肯定让他当‘先锋将’,牛横这才心满意足。

    片刻后,赵虞便带着静女、牛横以及何顺一干卫士来到了县衙。

    此时在县衙的衙堂内,昆阳方的将领们大多都已到齐了,而且是非常齐。

    陈陌、王庆、马盖、孙秀、鞠昇、刘屠、陈才、马弘、张奉等常见的面孔就不必多说了,就连伍挚、石原、陈贵、杨敢、贺丰、乐贵等在这间衙堂不常见的面孔,甚至是许柏、王聘、郝顺、徐饶、乐兴等旅狼的督伯们,也都整齐在场。

    黑虎贼、县军、兄弟会民兵,这三方的将领、管事,此刻齐聚一堂,以至于这间原本还算宽敞的衙堂,此刻看起来颇为拥挤。

    更有甚者,就连县令刘毗、县丞李煦、督邮荀异三人也跑来凑热闹。

    因为他们都知道,今日他昆阳将展开反击,追击试图撤退的叛军。

    可能因为锁定胜局的喜悦吧,饶是刘毗、李煦、荀异这三位,也丝毫不觉得一大帮人挤在代表官家权威的衙堂上有什么不妥,相反,这三位还与其他人谈笑风生,气氛很是欢快。

    “大首领来了。”

    “大首领来了。”

    有人远远注意到赵虞一行人走来,原本颇为热闹的衙堂内,稍稍变得安静了些。

    只见在众人的目视下,赵虞带着静女走向了堂内主位坐下,而牛横则仿佛为了报复王庆前几日的行为,故意在王庆身边挤了个位子——王庆一脸不快的叫骂,但奈何挤不过牛横。

    “好了。”

    随着赵虞坐上主位,凌空压了压双手,堂内顿时安静下来。

    饶是王庆,此刻也不再跟牛横较劲,环抱双手靠着陈陌所坐的那张椅子站着,右脚还踩着被牛横抢去的那张椅子的一侧,照旧是一副山贼痞气。

    环视一眼衙内众人,赵虞沉声说道:“先说说叛军的现状吧,马盖,王庆,我昨日叫你二人派人监视叛军,进行地如何?”

    听到这话,马盖率先战起,带着几分笑容抱拳说道:“果然不出周首领所料,据卑职派出的斥候打探所得,从昨晚亥时前后起,南郊的叛军便陆陆续续撤离。杨敢亲自带队跟了一段,天亮前才回来,确定叛军的撤退方向是沙河南岸的大营。”

    赵虞对叛军的撤退路线毫不意外,毕竟都这个时候了,叛军哪敢分批撤往百余里外的后方?肯定是要抱团撤离,尽可能地减少撤退时的损失。

    尽管这情报没太大价值,但赵虞还是朝着站在堂内的杨敢点了点头:“辛苦杨曲侯了。”

    杨敢受宠若惊,连忙说道:“周首领言重了。”

    旋即,赵虞又转头看向王庆。

    相比较马盖的恭敬,王庆就随意多了,耸耸肩说道:“我这边,大致情况与马盖差不多,东郊的刘德,也是撤往沙河南岸军营的……”

    “唔。”

    赵虞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就猜到关朔、陈勖二人没那么老实,还假意与我等和谈,试图用那些御寒之物稳住我等……”

    “哈哈哈。”

    堂内众人皆笑。

    嘲笑了对面的叛军几声后,赵虞再次压了压手,问道:“城内的叛军呢?他们可有什么异动?”

    孙秀当即起身,抱拳说道:“据末将所知,城内的叛军并无异动。……我猜测,大概是怕惊动我昆阳,故而被叛军放弃了。”

    “哦……”

    赵虞应了一声,微微转头看了一眼鞠昇。

    而此时,正巧鞠昇也在看着赵虞,忽然瞥见赵虞目光,鞠昇当即有些不安地转移了视线。

    他大概是想避嫌。

    “好了。”

    微微思忖了一番,赵虞正色说道:“大致的情况,你们也都了解了。……叛军要撤退,而我等,不能让他这么轻松撤退,这就是此番追击叛军的目的。”

    顿了顿,他又说道:“在我分派任务之前,我再重申一遍,此番追击叛军,目的不在击溃叛军,而是在于弥补我昆阳的损失。这场仗,包括南阳军在内,我昆阳牺牲了至少两万男丁,将近全县男丁数目的一半,更有甚者,牺牲的男丁以十五岁至三十五岁的男丁居多,或许你们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刘公、李县丞、荀督邮,还有我,却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赵虞说话间,刘毗与李煦露默然地点了点头。

    就连荀异亦是叹息着摇了摇头。

    无他,只因为这场仗,昆阳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而此时,赵虞继续说道:“……全县的男丁死了近一半,十五岁至三十五岁的男丁占近七成,刨除黑虎众、县军、兄弟会民兵,城内基本上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考虑到城内的修缮,以及来年的春耕,我昆阳需要弥补劳力,是故,此番追击叛军,少做杀戮、多抓俘虏,以弥补我昆阳的劳力损失。……明白了么?”

    “是!”

    衙内众人齐声应道。

    “好!现在我来分派一下任务。”

    环视一眼众人,赵虞沉声说道:“第一波追击,由旅狼负责,意在骚扰叛军,延缓其撤退的速度。我已派人通知叶县,相信叶县也会加入追击的行列,考虑到叛军并不会轻易放弃其战略,来年还是要打叶县,我相信,叶县比我昆阳更心急要对叛军落井下石,因此,叫叶县去主攻,旅狼可以放缓攻势,以抓捕俘虏为主……”

    说到这里,赵虞瞥了一眼浑身上下裹着绷带的郝顺等个别几名旅狼督百,又补了一句:“伤重的,不允许参与这次追击,好好养伤。”

    正环抱双臂倚墙而立的郝顺、徐饶等人一愣,看看自己身上的伤势,又看看其他人,这才意识到这位大首领说的就是他们。

    “大首领……”

    郝顺、徐饶等人连忙站直身体,抱拳想要申辩。

    “行了。”

    赵虞打断了这些人的申辩,正色说道:“你等的英勇我看在眼里,我不希望你们没死在叛军手中,结果却死于伤势恶化……从现在起,好好养伤,每日用温水敷一敷伤势,免得伤口溃烂,回头我会想办法弄一些伤药……你等在这场仗中得到的功勋,足够你们吃用数年了,莫要贪多,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这并非命令,而是善意的提醒,若你们想最后捞一笔功勋,我不反对,这场仗打到如今,岂能在收获之时将功臣踢开?但我禁止你等追击过深……拖着如此沉重的伤势再冒雪追击叛军,还想不想要小命了?若你等心有不甘的话,这样,我允许你们到时候先回山寨……怎么?不想与家中的妻子早日团聚么?”

    “呃……”

    原本还有些不甘的郝顺、徐饶等人,在听到最后那句话时顿时就动摇了,看得其他一阵好笑。

    “多谢大首领。”

    在哄笑声中,郝顺、徐饶等人终究还是被说服了。

    看到这一幕,荀异暗暗点头,暗自赞赏赵虞‘驭下’的手腕,三言两语就将一群桀骜不驯的家伙收拾地服服帖帖。

    而此时,赵虞继续说道:“第二波追击,由县军与旅贲营负责,待叶县军队与旅狼咬住叛军后,你等再做行动,目的在于分割叛军兵力,抓捕更多的俘虏……与旅狼一样,伤重者不得参与。这场仗已经结束了,我昆阳伤亡惨重,我不允许再有兵卒死于他的贪念!……明白么?”

    “是!”

    片刻后,待赵虞分派完任务,众人陆陆续续离开,唯独鞠昇被赵虞留了下来。

    看着堂下略有些不安的鞠昇,赵虞目光微动。

    正如叶县的杨定所料,赵虞确实想着要从叛军身上咬下一块肉来,用抓捕的俘虏,来弥补昆阳的损失。

    当然,这弥补的损失,并不仅仅只是他昆阳的劳力,事实上,他还打算吸收一部分叛军,以增强他昆阳的实力,或者说,增强他赵虞的实力。

    “鞠昇,我希望你能去策反城内那些叛军……这里只有你最合适。”

    “遵命!”

    鞠昇毫无意外,躬身领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