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32章:转变
    /!无广告!

    足足花了一个时辰,荀异才将昆阳之战的过程原原本本地讲述给李旻。

    为了在李郡守面前替周虎邀功,荀异可是提前做了许多准备的前几日在昆阳时,他就详细向赵虞询问了这场仗的经过,并且还亲笔写了一份详细的战报,他相信可以让这位李郡守感到震撼。

    果不其然,手中翻看着荀异亲笔所写的昆阳之战大概,耳边听着荀异的讲讲述,李郡守惊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据荀异所述,长沙叛军渠帅关朔进攻昆阳的规模,实际有约八个军,他自己亲掌三个军,其余五个军分别由黄康、徐宝、刘德、翟尚、田绪五名大将所率领。而除此之外,以张泰、向虎二人为首的绿林贼以及其手下伪贼,亦足以拼出一个军。

    换而言之,关朔进攻昆阳的兵力规模,总共有九个军,大致九万军队。

    然而关朔这九个军,在昆阳可谓是折戟沉沙、损失惨重。

    徐宝、翟尚、田绪,三个军几乎全军覆没;

    张泰、向虎为人为首的绿林贼,也近乎全军覆没。

    除此之外,黄康、刘德二军,折损过半,就连关朔亲自率领的三个军,也损失了最起码一半。

    粗粗算下来,关朔在这场仗中损失了五万多军队,再加一万多绿林贼。

    这个战果,就连李郡守都感到难以置信:那昆阳莫非是龙潭虎穴么,竟使关朔损失了这般多的军队?

    震撼之余,李郡守当即问荀异道:“那昆阳的伤亡如何?”

    听到这话,原本还面有欣喜之色的荀异,脸上仿佛笼罩了一团阴霾,嗟叹道:“据我所知,昆阳损失了近两万壮丁,其中十五岁至三十五岁者占七成,粗略一算,平均城内每家每户都有牺牲……虽眼下昆阳仍有剩余的八千守卒,但几乎已占尽了适龄的壮丁,其余六七万民众,皆为老弱妇孺。”

    “……”

    李郡守面色动容。

    哪怕他并没有亲眼目睹,却也能从荀异的描述中猜测到昆阳是何等艰难才能守住城池。

    事实上他也明白,按理来说像昆阳这种小县,基本上是没办法挡住关朔近十万大军的,战败是常理,胜了才显得诡异。

    论在这场仗中起到最关键作用的,莫过于周虎与他手下的黑虎贼。

    在李郡守沉思之际,荀异轻声说道:“大人,以周虎此番的功绩,郡里应当给予嘉奖啊……”

    李郡守看了一眼荀异,问道:“是周虎请你来向我邀功?”

    “不。”

    荀异摇摇头说道:“周虎从始至终都没有提过,是属下自己的判断。”

    李郡守有些怀疑地看了眼荀异,毕竟他知道,他这位素来正值的属下,不知什么缘故结识了那个前山贼头子,双方关系极好,如今那周虎创下了如此战功,岂有不借荀异之口向他邀功的道理?

    不得不说,这位李郡守以己度人,着实太小看某位黑虎贼首领了。

    事实上,赵虞确实没有向荀异提过这件事,因为他根本不在乎颍川郡的赏赐从始至终他想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官家身份,至于职位高低,赵虞并不在意,因为他根本没想过要替颍川郡效力。

    再说得难听些,哪怕是到了今时今日,赵虞其实还在晋国与叛军两边做选择,争取站在最后的胜利者一方,以便获得最大的利益。

    而荀异,正是隐约感觉出赵虞对颍川郡里、对晋国热忱不大,因此才主动箱套替他邀功,希望能将赵虞捆绑到颍川郡一方,捆绑至晋国一方,免得他所欣赏的这个人日后行差踏错。

    “我考虑考虑,你先回家中歇息吧。”

    李郡守沉吟道。

    荀异微微皱了皱眉,却也不好再继续劝说,毕竟惹恼眼前这位郡守大人事小,让这位郡守大人对那周虎心生反感,这才是麻烦。

    “是。”

    权衡再三,荀异拱手而退。

    看着荀异离去的背影,李郡守忍不住再次将荀异亲笔所写的战报拿起,重头仔细观阅上面的内容。

    不得不说,纵使他也很佩服那周虎在这场仗所用的种种计策,尤其是周虎用将计就计击败关朔的将计就计,请来襄城、汝南的县卒,趁西郊黄康军营兵力空虚一举端掉其营,解除了昆阳西边的封锁,这在李郡守看来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若非关朔的一举一动皆在周虎的预料之下,周虎岂能做到这一步?

    单凭这谋略,那周虎就值得受到提拔,倘若换一个人,李郡守会毫不犹豫提拔,但这个周虎……

    有一说一,尽管李旻宽赦了周虎当初的某些恶行,但周虎当年劫官烧衙的恶行,依旧还是在他心中留下了一根刺,以至于哪怕周虎今日立下了如此功劳,他也有些迟疑是否应该提拔周虎。

    毕竟那周虎,可不是一个会任人摆布的家伙。

    看似恭顺、实则桀骜难驯,这就是李旻对周虎的看法。

    而这种人,也是很难驾驭的。

    但再看看战报,李郡守不得不承认,这周虎打得真漂亮,以一座小县,硬生生力挽狂澜。

    “唔……”

    犹豫再三、沉思再三,李郡守最终还是将昆阳的捷战,写入了他将交付朝廷的战报当中,作为他颍川郡的总成绩。

    没办法,除了昆阳那边,他颍川郡实在没什么亮眼的成绩,甚至于,已有将近四分之一的郡土已经被叛军将领项宣所控制,若非昆阳那边击退了关朔,光今年他颍川郡恐怕就要丢掉一半的郡土。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周虎在昆阳的表现,算是替他颍川郡遮羞了,至少加上那周虎的战果,朝廷不至于再责问他关朔近十万兵力被打掉了大半,朝廷还能指责什么?

    然而尴尬的是,这些成绩都出在昆阳,而他颍川郡里,这段日子非但没能击溃叛军项宣,反而又丢了颍阳、颍阴两座县城。

    李郡守恨不得立刻将都尉曹索叫来,将这份战报拍在后者脸上:“看看昆阳!再看看许昌!”

    但理智使李郡守明白,这样做除了让曹索记恨他、嫉恨那周虎,毫无意义,毕竟这位曹都尉也并非没有竭尽全力,只不过他的才能仅限于此……

    要提拔那周虎么?

    李郡守负背双手在屋内踱步,仔细思索着这件事。

    同时,他也思考着向昆阳求援。

    这事传出去简直要笑死人,一个郡的郡治,拥有郡军的郡城,居然要向治下的乡县城求援,请后者派县卒前来救援,然而,现如今确实就只有昆阳,有能力帮助郡里那周虎既然能率昆阳县卒击退关朔的叛军主力,自然而然,也能助郡里击败叛将项宣。

    郡城不如治下的乡县,这可真是一件令人感到尴尬的事。

    但尽管感到尴尬,为了大局考虑,李郡守也要尝试一下,毕竟,虽然说朝廷已经在调遣军队,但援军几时能抵达他颍川郡,李郡守却吃不准,万一明年开春后朝廷的援军没能及时抵达,他没有丝毫把握能守住叛将项宣于春季的进攻。

    因此,与其苦等朝廷的援军,还不如损失颜面向昆阳求援,最起码昆阳的援军是能及时赶到的。

    次日,李旻召集都尉曹索与其余将领、官员,商议战事,刚刚回到城内的荀异,也被他有意请到府内。

    在会议开始之前,李郡守面无表情地对众人说道:“昨日,荀异回到城内,向我禀告,说是昆阳那边已击退了叛军,关朔近十万大军,大半覆没于昆阳,唯剩下不到三个军的兵力撤至召陵,就这,还包括一个军的江夏叛军……”

    听闻此事,屋内众将领、官员皆目瞪口呆,都尉曹索、士吏田钦等将领更是满脸尴尬。

    他许昌这边,被项宣一万长沙叛军、三万江夏叛军打地抱头鼠窜,可人家昆阳那边呢,面对近十万大军却能将其击败,甚至是击溃。

    羞愧之余,曹索、田钦等人也不敢说什么。

    见这些人满脸涨红,李郡守也不再做过多的责问,转口又问众人道:“今项宣已攻占颍阳、颍阴二县,虽暂时撤离许昌,但待等来年开春,他必然卷土重来,介时,尔等可有退敌之策?”

    包括曹索、田钦等人在内,众人信誓旦旦地说道:“唯有誓死守城!”

    然而对于这个答复,李郡守显然不满意。

    见这位郡守大人皱眉不语,或有脑筋活络的官员联想到了前者方才提起昆阳的事,试探着建议道:“大人,既昆阳危机已解,何不向昆阳求援呢?颍阳就在襄城北边,可以叫那周虎组织昆阳、襄城、汝南三县的联军,先收复颍阳,然后支援许昌……”

    “唔……”李旻故作沉吟。

    屋内众人与这位郡守相处多时,岂会不了解后者?见李旻面露迟疑之色,众人立刻明白过来:肯定是这位郡守大人怕丢了,不好主动提起这件事。

    想到这里,除曹索、田钦几人依旧缄口不言以外,其余众人纷纷劝说,就仿佛只有昆阳能解许昌之围。

    见此,李旻这才转头看向荀异,尽管没有开口,但态度已非常明显。

    “恐怕很难……”

    已猜到几分的荀异苦笑着说道:“这场仗,昆阳失去了将近两万壮丁,县内每家每户皆有死者,在下认为不应再勉强昆阳,将它拖入一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如此,非仁也。”

    “……”李旻微微色变。

    从旁,注意到这位郡守大人面色的几名官员,立刻出来指责荀异。

    “荀督邮此言差矣!……叛军犯境,乃我整个颍川郡的浩劫,整个郡当共同进退,岂是能有所区分?”

    “昆阳,难道不是我颍川郡治下么?郡城有危,他岂能袖手旁观?”

    然而,荀异根本懒得理睬这群人,只是直视着李旻,拱手说道:“若大人执意如此,请另遣使者。”

    李郡守心中暗骂一句。

    好在他也习惯了荀异的臭脾气,倒也不至于太过愤怒,更别说,他还要荀异去说服那周虎呢除了荀异,这里谁与那周虎有交情?

    想到这里,李郡守好言安抚道:“这并非郡里的命令,你可以与那周虎商量看看,倘若周虎愿意援救许昌,我可以提拔他为部都尉。”

    “……”

    荀异皱了皱眉,然没有当场拒绝。

    :。:m.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