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虎夫〕〔惊!清贫校草是孩〕〔假千金和真公子HE〕〔超能交易所〕〔斗罗渣男榜,开局〕〔星海纪元:我的细〕〔三国:我袁术不做〕〔娱乐第一天王〕〔史上最强太子〕〔星武耀〕〔我真没想当渣男啊〕〔天价片酬,我反手〕〔我七个姐姐国色天〕〔捡个王爷来种田〕〔爹地给力妈咪又怀〕〔星际争霸之崛起的〕〔苟在大明我被朱元〕〔吾妻上将军〕〔玄门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33章:变更的局势
    /!无广告!

    乍然听到荀异这句称赞,赵虞其实还是蛮心虚的。

    毕竟他的回绝,可不仅仅是出自‘公心’,事实上还有他私下的盘算,即值不值得花大代价救援许昌。

    倘若颍川郡守是由眼前这位荀督邮担任,赵虞说什么都要想办法救援许昌,保下荀异,毕竟他与荀异关系极好,且荀异在各处都维护他。

    但是那位李郡守嘛……

    就看对方提出这种交涉,赵虞就知道对方心中仍有芥蒂。

    要不然,他这次立下了这等功劳,那李郡守不提拔一下?

    可见,那位李郡守对他仍有顾虑,大概就是什么‘出身粗鄙’、‘桀骜难驯’、‘不可委以重职’之类的——赵虞大致可以猜得到。

    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好救的?

    当然了,事实上赵虞也考虑过能否通过救援许昌来改变李郡守对他的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但无疑,此举会伤害到另一拨人,比如说,逐渐以他马首是瞻的县丞李煦。——前者可能会改变,后者一定会伤害,权衡利弊,赵虞自然会站在以李煦等人为首的‘本地派’这边。

    事实上,县令刘毗亦是‘本地派’,只不过,他性格不如荀异、李煦那么率直,一方面听从赵虞的命令,一方面又想得到颍川郡里的嘉奖,因此并没有表态。

    当然,在赵虞已做出决定的情况下,他表不表态关系也不大。

    相比之下,荀异作为许昌那边的人,他亦赞同周虎拒绝此事,这就让众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虞、刘毗、李煦三人的目光,荀异摇头感慨道:“昆阳可以凭一己之力击退叛军的主力,然而许昌,虽有昆阳三倍有余的规模,却奈何不得四万叛军,被其打地节节败退……而可耻的是,那边的官员不做自省,寄希望于乡县,可耻地认为昆阳有责任救援许昌。……昆阳有责任么?昆阳没有救援许昌那些官员的责任,最多只有救援许昌百姓的责任,但,昆阳亦有百姓……”

    他这番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不得不说,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实属另类。

    然而他这番话,却让李煦肃然起敬,拱手正色赞道:“督邮高义!”

    “督邮高义。”

    赵虞与刘毗亦称赞了荀异。

    三人的称赞,让荀异有些羞惭,连连摆手说道:“三位莫要如此,荀某只是徒逞口舌……”

    说着,他转头看向赵虞,继续说道:“不像周首领。……周首领你可知,你若拒绝郡里,会有什么后果么?”

    赵虞笑着说道:“李郡守恐怕会恨死周某。”

    “啊。”

    荀异一脸惆怅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明知如此,周首领还要坚持么?”

    赵虞摊了摊手,笑着回答道:“周某又不是没被那位李郡守记恨过。”

    “哈哈哈——”

    屋内几人皆笑。

    笑过之后,荀异正色对赵虞说道:“周首领的气度,着实令荀某感到佩服。关于这件事,我在途中也仔细考虑过,可否听听在下的建议?”

    在说最后一句话时,他是面朝李煦的,显然他这话是对李煦说的。

    李煦会意,恭敬说道:“督邮请讲。”

    见此,荀异正色说道:“许昌如今的局面,虽不乐观,但短期内不至于有危险,曹索、田钦几人,在几度败于项宣之手,但在坚守城池方面,这几人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在此情况下,我建议周首领答应此事,一方面可以示好于李郡守,一方面也可以鼓舞许昌的士气,至于对许昌的援助,贵县只需量力而行即可……况且,昆阳也不必独自增援许昌,可以与襄城、汝南商议,就算三县每县只派一千兵卒,只要周首领来统兵用计,相信亦能对叛将项宣手下的军队造成极大牵制,替许昌分担一部分压力……”

    有一说一,荀异这番话还是很中肯的,照顾到了各方面的利害,饶是李煦也不好断然拒绝,唯有婉言说道:“督邮所言极是,请容我等商量一下。”

    “好。”

    荀异点点头,颇为洒脱地说道:“既然如此,我先到住宿歇息一下,等候几位的消息。”

    赵虞会议,唤入黑虎贼何顺道:“何顺,帮督邮安排住处。”

    “是!”

    待荀异离开之后,县丞李煦主动开口对赵虞说道:“倘若只是派小股兵力替许昌分担压力,在下认为周首领可以答应……”

    作为朝廷一方的官员,他当然知道‘部都尉’是一个什么样的官职。

    虽说部都尉仅只有一千人的兵权,但最起码那是兵权,是正式的军队编制,若不是怕眼前这位黑虎贼首领‘做过火’,使他昆阳付出更大的牺牲,他也不想断了对方的官职。

    他很清楚,以这位周首领的才能,那是绝不可能被束缚在一个小小县尉上的。

    只能说,无论是李昮还是荀异,亦或是李煦,都小看了赵虞的眼界——他是真的不在乎那个职位。

    当然,不在乎并不代表白给也要拒绝,只不过不愿为此付出代价罢了。

    而荀异方才所言,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折中办法。

    傍晚,赵虞在县衙设宴,款待荀异,顺便给了个答复,接受了荀异提出的建议。

    荀异很高兴,尽管饭菜并不丰盛,但宴席间的众人还是其乐融融。

    次日,荀异便启程返回许昌,在冒着风雪赶了五日的路程后,终于在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回到了许昌。

    回到许昌后,他立刻求见郡守李昮,向后者禀告道:“……卑职前来覆命,昆阳县尉周虎已答应来年开春后支援许昌。”

    一听这话,李昮精神大振,对周虎亦是好感顿生。

    他急切地问道:“周虎可说会带来多少人马?”

    荀异正色说道:“周虎表示,他会在确保昆阳安全的情况下,竭尽所能协助许昌……”

    这不就跟没说一样么?

    “……”

    李昮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渝。

    但既然人家都答应救援了,李昮也不好毫无表示,点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便封周虎为部都尉,过几日等雪停之后,你再去一趟昆阳,将行文交给周虎,叮嘱他加紧锻炼士卒,不可懈怠。”

    “是。”

    荀异拱手而退。

    就这样,赵虞官拜部都尉,终于有了一支朝廷所认可的军队,尽管编制只有区区一千人。

    消息传到昆阳,黑虎众上上下下顿时就兴奋起来。

    毕竟黑虎众的前身那可是山贼啊,而现如今,他们的首领居然得到了朝廷认可的一支军队编制,这简直不可思议!

    而就当黑虎众上上下下为此感到兴奋时,在被叛军占据的召陵县,却迎来了一行特殊的客人。

    只见在城门下,为首的男子下了马车,目视着城上各处的‘楚’、‘长沙’字样旗帜,朝着城门楼上喊道:“我乃南阳渠使张翟,有要事求见关帅。”

    南阳渠使?!

    值守城门的叛军士卒面色微变,他们当然知道‘渠使’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丝毫不敢怠慢,立刻进城上报关朔。

    而此时,关朔正在陈勖的作陪下,于城内的一座宅邸内喝闷酒。

    也难怪关朔心情郁闷,毕竟他这次在昆阳遭受的挫折实在太严重了,几乎他麾下所有的军队都被打崩,士卒伤亡惨重不说,还损失了以大将徐宝为首的几十名将领,堪称是前所未有的挫折。

    倘若是败在颍川郡的郡军手中也就算了,毕竟那是郡军,可气人的是,颍川郡的郡军一个都没出现,昆阳单凭一己之力,就把他打地如此狼狈。

    这下好了,出征昆阳时的近八万大军,只回来三万余人,且其中有六千余人还陈勖麾下的江夏军,这让他来年还怎么攻打叶县?

    看着一脸郁闷的关朔,陈勖唯有苦笑着劝说,劝说前者莫要消沉。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士卒入内禀告道:“两位渠帅,城外有人求见,自称南阳渠使张翟……”

    “……”

    “……”

    一时间,关朔、陈勖二人的神色变得十分精彩,其中以关朔最为明显。

    半晌后,关朔这才闷声说道:“好生将他请至此处。”

    “是!”

    士卒抱拳而退。

    大概一刻时之后,南阳渠使张翟便带着一行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府里。

    出于某些原因,关朔、陈勖起身出屋相迎,这态度让那张翟颇感惊讶。

    毕竟在义师当中,渠帅与渠使的关系可不是那么融洽的。

    但惊讶归惊讶,张翟也没有忘却此番的来意,在一进屋后就怒气冲冲地质问关朔:“关渠帅,贵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双方相约汇兵于南阳,按照计划,长沙义师早该在十月底拿下叶县,由北向南对南阳军施加压力,我不知贵军到底在做什么?!”

    被张翟劈头盖脸一顿怒骂,关朔脸都黑了,但愣是没发作,坐在桌旁的他,端着酒碗喝酒。

    从旁,陈勖看出关朔已在发作边缘,劝张翟道:“张wenxiaojie.渠使息怒,长沙义师这事……其中有种种原因。”

    张翟不悦地打断道:“我不管什么种种原因,就因长沙义师没能及时饶至南阳军背后,我荆楚的将士在南阳损失惨重……陈渠帅,你莫要拉我,来时我与贵军的许渠使谈过了,据许渠使所言,九月以后,陈渠帅本可以立即攻打陈郡,但陈渠帅始终不肯用兵,生生拖至入冬……你等这是懈怠!懈怠义师的大义!”

    “这个……”

    陈勖微微皱皱眉,正准备解释一番,忽见对面关朔猛地一拍桌案,怒声骂道:“懈怠你娘!……你以为我没有进兵么?你以为陈勖是闲着没事跑来我这边喝酒么?老子是被你当初极力推荐的那个周虎给打回来的!……他与叶县联手,击溃了我五个军!听到了么?五个军!五万余人,全没了!”

    “……”

    看着关朔眦目欲裂、一脸狰狞,仿佛要择人而噬,南阳渠使张翟面色一滞,原本来兴师问罪的气势,亦不见了踪影。

    www.gzjyjc168.

    发泄了一通后yunjiaoso.,关朔再次喝起了闷酒。

    看看关朔,又看看陈勖,足足过了半晌,张翟这才小声问道:“周虎?这……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了,容陈某慢慢讲述……”

    陈勖叹了口气,提起酒勺替张翟舀了一碗酒。

    “……好。”

    张翟微微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