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46章:诡异的平静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次日,鉴于叛军的步步迫近,王彦与魏驰果断放弃沙河南岸的前哨营,在放火烧毁整座营寨后,率领麾下军队带着辎重撤向叶县。

    隔天,长沙叛军大将刘德、黄康二人,便率领军队抵达了沙河南岸。

    然而此时留给他们的,就只有一片已大火烧毁的营寨废墟。

    在视察了那片废墟后,刘德颇感失望地对黄康说道:“叶县人撤地还真快,我以为有机会能夺下这座营寨呢。”

    “……”

    黄康微微点头,神色略有些复杂。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情绪波动,刘德拍拍他臂膀劝说道:“莫要多想,总之先立营寨,等待关帅与我等汇合……”

    “……唔。”黄康微微点了点头。

    见此,刘德转头对身边几名护卫道:“传令下去,命军中士卒于附近砍伐树木,建造营寨……”

    说到这里,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另外,任何人不得向北越过沙河进入昆阳地界。”

    “……”

    几名护卫面面相觑,表情有些古怪。

    曾亲身经历过‘昆阳之战’的他们,当然能深刻明白其中的缘由,问题是,这么‘自煞威风’真的好么?

    或有一名护卫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将军,若士卒问起缘由……”

    “……”

    刘德有些不快,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义师此番的目的,乃是攻打叶县,没必要在北边那个破县城浪费兵力!”

    那义师去年还非要去打?

    几名护卫相互交换一个眼神,心照不宣。

    约一刻辰后,刘德的命令便完完整整地传遍了整个军中。

    就像那几名刘德的护卫那样,军中的士卒们听到‘不允许北越沙河进入昆阳地界’的命令,他们先是一愣,旋即如释重负。

    谢天谢地!

    他们总算不用去打那座破县城了!

    当然,真正明白其中意思的,基本上都是参加过上次昆阳之战的老卒,但是新招的士卒,就未必能明白其中道理了。

    为何不允许越过沙河进入昆阳地界?

    当新卒们向军中的老卒们询问缘由时,老卒们便用将军刘德的话来搪塞:“只因我义师此番要打的是叶县,而不是北边那个破县。”

    义师的老卒们众口一词,让新入伍的士卒们颇感不解,总感觉这看似合理的解释后隐藏着什么其他的原因。

    而就当刘德、黄康二人麾下的军卒开始重新建立营寨时,在沙河北边的昆阳地界,在那片被叫做‘南屯’的军屯田中,有一群隶垦军亦注意到了河对岸的人马。

    “是义师……”

    “是我义师……”

    这大概百余名隶垦军,一脸惊喜地奔向河岸,朝着河对岸一队巡逻的叛军士卒招手呐喊,仿佛是希望河对岸的旧日同泽能解救他们。

    原本负责监视他们的县卒,根本来不及阻拦。

    “喂——”

    “喂——”

    “救我们——”

    还没等这些隶垦军隶卒喊上几声,驻扎在附近哨所的县卒们便冲了过来,喝斥众隶垦军隶卒道:“喊什么?回去耕种!”

    甚至于有几名县卒,已举起了手中的长戈,或者抽出了利剑。

    石原在这群县卒当中,只见他手持利剑,沉声喝道:“回去!……抗命不遵者以‘逃逸’论处,就地格杀!”

    在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县卒的逼迫下,百余名手无寸铁、充其量只有一把锄头的隶垦军隶卒们不敢反抗,只能恋恋不舍般看向河对岸,旋即老老实实地回去军屯田里,继续补种秧苗的工作。

    吩咐其他人盯紧这群隶垦军,石原带着六七名县卒回到了河岸旁的哨所附近。

    说是做哨所,但其实那只是几间比民宅坚固不了多少的木屋,外加一排木栅栏而已。

    虽然一直以来就驻扎着几十名县卒,但这些县卒并不是用来防范叛军的,而是为了防范隶垦军的隶卒跳河逃跑。

    倘若沙河南边的叛军此刻跨河采取攻势,这些哨所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正因为如此,方才得知‘叛军来到’的消息后,石原立刻就带着一队县卒赶来河边支援,顺便亲自监视河对岸的叛军。

    但出乎他们的意料,河对岸的叛军似乎并没有跨越河界的意思。

    “军侯。”

    不多时,就在石原神色凝重眺望河对岸时,有几名士卒气喘吁吁地从远处奔来,来到石原身旁,抱拳行礼:“我等已将‘叛军来到’的事告诉了周首领,周首领说,继续盯梢,倘若叛军不越过河界,亦不得攻击。”

    “唔?”

    石原微微皱了皱眉,旋即若有所思。

    对面的叛军‘不越河界’,也不用弓弩什么的攻击他们,这已经让人感觉十分诡异,然而,那位周首领的态度却更为诡异。

    他皱着眉头问道:“周首领有解释为何么?”

    那几名士卒点点头,其中一人解释道:“周首领说,在上一场仗中,我昆阳已向叛军表明‘我昆阳有玉石俱焚的实力’,相信叛军也会有所顾忌,倘若他们识相,做出‘停战’的迹象,那我昆阳也就莫要招惹他们,终归上一场仗,我昆阳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艰难击溃了他们……”

    这一番解释,合情合理,但石原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当然,尽管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倘若果真能做到‘互不侵犯’,石原自然也希望如此。

    毕竟就像那位周首领所言,他昆阳在上一场仗中的伤亡实在是太惨重了,平均算下来,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牺牲,哪怕石原对叛军报有敌意,亦不希望昆阳再次遭受一场恶战。

    问题是,对面的叛军果真是忌惮他昆阳么?亦或有什么阴谋?

    “你等怎么看?”

    他询问身边的县卒们。

    当即就有一名县卒冷笑着说道:“他们肯定是怕了……”

    话音刚落,就又有几名县卒附和。

    “咱们上次都让出一面城墙了,可这帮人还是打不下来,他们有什么脸面再进攻我昆阳?”

    “若他们再敢来,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说得好!”

    县卒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语气中夹杂着恨意、自豪与信心。

    很难想象,这些人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只是一群因叛军进犯而惶恐不安的普通平民。

    “不可轻敌!”

    石原皱着眉头轻斥道。

    他不会否认,去年他昆阳县那场仗打地十分出色,托某位周首领的狡智与无数昆阳男儿的英勇牺牲,还有城内百姓的支持,他昆阳最终击败了兵力众多的叛军,然而这场大捷,却让他昆阳的兵卒们变得有些骄傲了。

    过度的骄傲,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石原训斥之际,或有一名县卒笑着说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还没等石原反应过来,那名县卒就朝着河对岸那一队仍在巡逻的叛军士卒喊道:“喂,对面的手下败将,去年受的教训还未足够么?”

    这家伙!

    石原当即心中一紧。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河对岸那队叛军士卒只是停下脚步,扭头看了他们几眼,旋即便继续向前。

    石原身边的县卒大多都是年轻人,见此情形,大为惊讶。

    “莫非他们真怕了咱们?”

    在某名县卒的嘀咕声过后,众人的虚荣感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当即,就又有几名县卒朝对岸的叛军士卒叫喊,甚至嘲讽起来。

    “离我昆阳远些!小崽子们!”

    “忘了去年入冬时,我昆阳是如何追杀你们的么?”

    “居然还敢来找死?”

    “哈哈哈哈……”

    “……”

    听到那几名县卒的嘲讽,河对岸的巡逻叛军再次停下了脚步。

    “那群该死的家伙!”

    队伍里有一名叛军士卒按捺不住,从背上取下了一柄弩具,准备给河对岸的那群混蛋好看,然而就在准备瞄准时,忽然有一只手将他的弩具按了下去。

    这只手的主人,正是他们的队正,王龚。

    “队正?”那名士卒不解地看向自家队正。

    只见队正王龚神色复杂地看着河对岸的那些人,淡淡说道:“对岸那些人,应该是昆阳的‘青巾’。”

    “……”那名士卒满脸困惑,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他的表情仿佛在说:那又怎样?

    见此,王龚看了一眼那名士卒,平静说道:“你去年时在召陵,并未经历那场仗,,不知晓对面那群人……总之,莫要招惹他们。”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我义师此番的目的是攻陷叶县,莫要节外生枝!这也是刘德将军的命令!”

    听到是将军的命令,那名士卒总算是放下了手中的弩具,但他脸上仍有不甘,皱着眉头说道:“……就任凭他们羞辱么?”

    “……”

    王龚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河对岸,看着遥远处那些仿佛平民打扮的隶垦军士卒。

    他方才清楚看到,那些仿佛平民打扮的人冲到岸边,向他们招呼。

    毫无疑问,那些人必然是去年被昆阳人所俘虏的,他长沙义师的弟兄们。

    这些旧日的弟兄是否正遭到昆阳人的压迫?

    他不知道。

    他义师是否会营救这些人?

    他也不知道。

    “……我等只需将所见之事禀告将军,将军们自会定夺。”

    他看似平静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