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48章:秦寔的犹豫
    当晚,秦寔辗转反侧,彻夜思考着这个重大的问题。

    即是否要引发‘暴乱’,带领隶垦卒逃往沙河南岸,逃至他长沙义师的军中。

    这件事,他暂时无法与贾庶、徐慎、许马三人商议,因为这三人目前都在北汝河南侧的‘北屯’那边补种,毕竟北屯那边的军屯田动工最晚,至今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当然,事实上他没想过与贾庶、徐慎、许马三人商议,因为在他看来,贾庶已渐渐被鞠昇、曹戊二人说服,而徐慎、许马二人的态度也逐渐变得暧昧起来,这三人仿佛已适应了被昆阳所奴役的局面,倘若将彭复等人正在密谋的‘暴乱’之事告知贾庶几人,秦寔也不敢保证贾庶几人是否会将此事告知昆阳。

    自从他万余隶垦卒出现了第一名‘告密者’之后,内部的团结就已经被逐渐瓦解了,昆阳人所实行的‘连坐’之策,迫使众多隶垦卒为了不被牵连而甘心作为昆阳的眼线,助昆阳人的‘监工’,暗中监视着自己同泽。

    长此以往,秦寔毫不怀疑他们将渐渐适应被昆阳人所奴役,失去作为‘长沙义师军卒’的一切自尊与荣耀。

    好在这个时候,局面出现了变化,他长沙义师的渠帅关朔,再次率领着数万大军抵达了沙河南岸,这件事大大鼓舞了彭复等人,助涨了他们企图‘脱离昆阳掌控’的信心。

    然而,真的是这样么?

    他长沙义师的大军抵达,真能使他们摆脱被昆阳奴役的命运么?

    说实话,秦寔并不看好。

    事实上,‘义师大军抵达’的消息,他在两日前就知道了,甚至于,偷偷传递消息给他的隶垦卒,还告诉了他最先抵达沙河南岸的两支军队的所属,即刘德、黄康两位大将。

    当时他秦寔心中也很振奋,或认为他们可以摆脱身为奴役的身份,重新回到义师的队伍中。

    然而,整整两天,刘德、黄康二将麾下的军卒,都没有跨过沙河,进入昆阳地界。

    秦寔本能地感觉到这件事很不对劲。

    沙河沿岸,有昆阳的两个军屯田,一处是南屯,一处是河口屯——后者什么情况他不清楚,但南屯一带他是清楚的,那边是一望无际的新垦农田,除了当中有一条官道可以通往昆阳县城以外,没有任何防御。

    换而言之,只要刘德、黄康二将希望,他二人手下的义师将士在短短一两个时辰内就可以跨过河界,直到县城。

    但是整整两天,秦寔都没有听说类似的事情发生,刘德、黄康二人麾下的军队,仿佛止步于沙河。

    为什么?

    难道是忌惮昆阳么?

    秦寔颇有些怀疑。

    他是田绪麾下的曲将,严格来说并未参与去年的‘昆阳之战’,他只是在去年的‘追击战’中被昆阳与叶县的联合军队击溃了而已。

    但在被俘虏至昆阳之后,从鞠昇、曹戊二人奉劝他们的讲述中,他或多或少也了解到了那场战争的惨烈,以及昆阳在那场战争中的不可思议表现。

    因此,今年他长沙义师的大军再次回到这片土地,想要避免再次与昆阳为敌,这是完全说得通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他长沙义师大军想要避免与昆阳再次为敌的情况下,似彭复等人想要制造暴乱,逃回军中的行为,是否会得到他长沙义师大军的支持呢?

    此刻驻扎在沙河南岸的长沙义师,是否会因为他们这群俘虏,而再次深深得罪昆阳呢?

    秦寔越想越不感觉乐观。

    次日天明,在一干昆阳县卒的催促与监视下,数以千计的隶垦卒从军垦田的一件件大农舍里走出,继续之前未完成的工作,一部分人负责修缮田地,一部分人负责补种秧苗,还有一部分则负责整理田渠,将从西边应山流淌下来的溪流引入他们垦田的田渠。

    作为这支隶垦军的屯副,秦寔是稍稍可以偷懒的。

    他拄着锄头站在田地里,环视四周,思索着‘暴动’的可行性。

    据他所知,他所在的祥屯一带,有隶垦军的隶卒约一千六百人左右,其中,每五人当中有一人是全副武装、负责监视他们的县卒,换而言之,即三百余名昆阳县卒,或者称‘青巾’。

    一千三百名左右只有锄头、铲子的隶卒,能否对抗三百余名昆阳青巾?

    倘若抛开其他因素,这当然是有胜算的,毕竟他们隶垦军占据绝对的优势。

    但问题是,并不是每一名隶垦卒都像彭复等人那样想要制造暴动,事实上,就连他秦寔也在犹豫,毕竟昆阳人那‘奴役五年’的条件并不算苛刻,再加上不克扣伙食,也严令禁止昆阳卒肆意打骂他们,这使大部分的隶垦卒都愿意听命于昆阳,甚至对此向昆阳人出卖曾经的同泽。

    “鞠昇来了。”

    “鞠曲将来了。”

    “昆阳这边不兴称呼曲将的,这边称呼‘营帅’……”

    就在秦寔暗自思忖之际,他身边不远处或有几名隶卒低声议论起来。

    秦寔下意识转头,旋即便看到鞠昇正带着一队士卒站在田埂上,与负责祥屯这边事务的昆阳县军曲侯贺丰谈论着什么。

    可能是注意到了秦寔的视线,鞠昇与贺丰又谈聊了几句,旋即便结束了对话,带着那一队士卒朝着秦寔走来。

    待走近后,鞠昇抱拳打了声招呼:“秦屯副。”

    “……”

    秦寔上下打量了几眼鞠昇身上干净的甲胄,又看了一眼自己沾着泥灰的衣裤,不知怎得自嘲笑了一下,旋即亦放开锄头朝鞠昇抱了抱拳:“鞠营帅。”

    “单独聊几句如何?就你我二人。”

    “……好。”

    在秦寔点头答应之后,鞠昇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士卒散开,旋即,他带着秦寔在田埂上走着。

    待走远了些后,鞠昇停下了脚步,转头对秦寔说道:“想必你也听说了吧?关朔的大军,已抵达沙河南岸……”

    “……”

    饶是秦寔也没想到鞠昇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过了半晌才淡淡说道:“略有耳闻。”

    话音刚落,就听鞠昇压低声音正色说道:“莫要轻举妄动,这是我对你的奉劝。”

    秦寔闻言皱了皱眉:“什么?”

    鞠昇也不解释,自顾自说道:“秦寔,你手下的伯长将彭复等人暗中串联隶卒,你真以为昆阳毫无所知么?看在旧日那一丝丝的情分上,我告诉你罢,你等的企图,负责监视你们的贺丰一清二楚。贺丰知道了,必然会禀告周首领……至于周首领为何至今没有任何行动,任由你等私下串联,我只能说,周首领肯定有万般把握……”

    “哦?”秦寔眼眉一挑,试探道:“你知道了什么?”

    “你不必试探我。”

    鞠昇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与曹戊,只是有些自己的猜测。”

    说罢,他话锋一转,忽然聊起了一桩完全不相干的事:“秦寔,你觉得这次诸路义师的起事,最终是否可以达成目的,推翻暴晋呢?”

    秦寔愣了愣,表情古怪说道:“合适么?你这个已投晋国一方的降将,在大庭广众之下与我谈论这种事?”

    听到秦寔的话,鞠昇转头看向前者,纠正道:“鞠某投奔的是昆阳,投奔的是周首领。”

    秦寔微微一愣,旋即故意说道:“有什么区别?”

    看得出来,鞠昇不愿解释什么,淡淡说道:“先回答我的疑问吧。”

    听到这话,秦寔皱着眉头仔细思忖起来。

    然而就在他思忖之际,鞠昇却摇头道:“我却不看好。……各路义师看似兵强马壮,但实则是一盘散沙,这是其一;其二,义师太过于低估晋国的底蕴,我曾经以为义师不可战胜,但事实证明,即便是一个小县,也足以令义师折戟沉沙;其三……”

    他转头看向秦寔,神色复杂地说道:“义师,当真是正义、仁义之师么?”

    秦寔微微色变,喝止道:“够了!”

    鞠昇也不动怒,摇摇头说道:“如今在我看来,义师,亦不过一支普通的军队罢了,不出数日,你我或许就能看到这个谎言被戳破,我只希望,你莫要被牵扯其中。你我,可以做得更多。”

    『……做得更多?』

    秦寔狐疑地看向鞠昇,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正当他想要询问之际,却见鞠昇已转身走开了,背朝着他摆了摆手。

    『……』

    目不转睛地看着鞠昇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秦寔,脸上的神色不停地变幻。

    黄昏时,祥屯敲响了代表放粮的钟声。

    同时,还有昆阳卒站在田埂上敲着铜钲大喊:“开饭了,开饭了。”

    辛苦劳作了一日的隶卒们,在听到钟声与呼喊后,精神大振,他们立刻收拾好农具,来到屯内那一排排粮仓与农舍的位置,在放粮点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着领当晚的晚饭。

    期间,亦不乏有隶卒兴致勃勃地猜测今晚的‘浇汁’,脸上露出几许期待。

    “……”

    看到那些隶卒脸上的笑容与期待之色,秦寔忽然有些动摇。

    今日鞠昇的暗示,让秦寔想到了一个猜测。

    一个在他看来,或有些匪夷所思的猜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