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67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二)
    “周首领的来到,令一些人感到不安了。”

    在前往郡守府的途中,荀异向赵虞说了句实话,听得赵虞哈哈一笑。

    事实上,赵虞早看出来了。

    否则,他与那田钦也谈不上有什么恩怨,对方何必不顾大局,要冒险给他一个下马威呢?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的到来,让许昌的一些人感到了威胁。

    而这一些人,指的就是以都尉曹索、士吏田钦为首的郡军将领。

    “这样也好。”

    赵虞轻笑着说道:“否则若这些人笑脸相迎,周某还不好意思动手了。”

    听懂赵虞言外之意的荀异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多时,一行人便来到了郡守府外,在经过门卒通报后,一名府吏急匆匆地奔了出来,朝着赵虞等人拱手道:“不知那位是周上部都尉?郡守大人有请。”

    跟着这名府吏,赵虞带着荀异、静女、牛横并何顺所率领的二十名黑虎贼,走入了府内。

    在穿过庭院后,那名府吏将赵虞一行人领到了前院的主屋。

    此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赵虞身后的众人,拱手道:“上部都尉,郡守大人正在屋内相侯,请您的随从暂时留在此地。”

    这个规矩,赵虞当然是知道的,按照此前想好的说法,他指了指牛横,对那名府吏道:“他是我手下的猛将,我以为李郡守或许想见一见。”

    那府吏看了一眼人高马大的牛横,心下亦是暗暗咋舌,点头说道:“那倒可以。”

    “多谢。”

    赵虞拱手回了句,旋即叮嘱静女与何顺道:“你等留在此处,莫要惹事。”

    “小心。”静女轻轻扯了扯赵虞的衣袖。

    赵虞点点头,遂带着牛横、荀异二人,在那名府吏的带领下,走入了屋内。

    一进屋,赵虞便看到屋内坐着几人,为首一人坐在主位,看似五旬上下,双鬓微白,面容带着几分威势。

    赵虞猜测,这个颇有威势的老头,恐怕就是颍川郡的郡守,李旻。

    果不其然,就在赵虞暗自猜测之际,荀异便摊手指向那老者,郑重地介绍道:“上部都尉,这位便是李郡守。”

    一听这话,赵虞当即跨步上前,弯腰拱手抱拳:“周虎,拜见李郡守。”

    他就是那周虎?

    此时在主位上,颍川郡守李旻亦上下打量着赵虞。

    还别说,这周虎一见他就恭敬行礼的做法,让李旻心生了几分好感——他一直以为这周虎是一个不知礼数、桀骜不驯的家伙。

    “免礼。”李郡守抬手说道。

    见此,赵虞便放下双手,观察屋内其余众人。

    除了郡守李旻以外,此时屋内还坐着几人,其中有一人赵虞并不陌生,那便是先他们一步前来郡守府的长史陈朗——这家伙此刻正看着他冷笑不止,想来有阴谋。

    就在赵虞暗暗打量屋内之际,屋内忽然有人开口道:“周上部都尉面见郡守大人,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赵虞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开口的,便是坐在东侧席位首席的那一人。

    仅看此人坐的位置,他就知道此人地位不简单。

    果然,荀异立刻就代为介绍道:“这位是宋撰、宋郡丞。”

    听到这话,赵虞挑了挑眉,朝着那宋撰抱了抱拳,解释道:“宋郡丞莫怪,只因周某曾经受过火伤,面容大毁,此后便以假面示人……”

    “哦。”

    宋撰平淡地应了一声,不管他信与不信,总归是没说什么‘摘下面具看看’这种没教养的话。

    只见他沉吟片刻,正色说道:“上部都尉不顾我许昌局势危险,亲赴此地,宋某佩服,不过,上部都尉因何要羞辱陈长史呢?”

    赵虞瞥了一眼陈朗,见后者面带冷笑,心下顿时恍然:这陈朗先他们一步前来郡守府,肯定是向李旻、宋撰二人告了状。

    不过,这点小事又如何难得倒他呢?

    只见他朝着李旻抱了抱拳,正色说道:“李郡守明鉴,此乃陈朗污蔑之词!”

    听到这话,那陈朗顿时就跳了起来,指着赵虞怒道:“周虎,你敢做不敢当?当日可是你纵容手下,将陈某吊了一宿?”

    说着,他面朝李旻,恳求道:“大人,您要替卑职做主啊。”

    “……”

    李旻不置与否地捋着胡须。

    平心而论,在得知陈朗遭受的经历后,这位李郡守心中确实有些不快,毕竟陈朗再怎么说也是他郡守府的长史,无缘无故被人吊了一宿,他作为一郡之长,脸往哪搁?

    不过,考虑到这周虎亲自前来许昌,李旻也不好过重地责罚,免得冷了这周虎的心。

    想来想去,李郡守决定小惩一番,毕竟在他看来,周虎这个人确实需要时常敲打,否则恐怕会坏事。

    想到这里,他板起脸来,问道:“周虎,可有此事?”

    一看李旻的神色,赵虞就猜到这位郡守并未发怒,很有可能只是想借机敲打他一番,可问题是,他此番前来许昌,可是抱着某个目的来的,哪会轻易就落了下风?

    于是他正色说道:“李郡守,乃是陈长史假装大人命令……”

    “请问在下如何假传大人命令?”陈朗愤慨道。

    赵虞淡淡说道:“你当日不顾我昆阳的状况,不听我解释,强行命令周某带兵支援许昌,还说什么,若是我不答应,你便代郡守大人削我职位,将我治罪……你这话就好比是说,在李郡守看来,昆阳终归不如许昌,昆阳军民亦不如许昌军民……我相信李郡守绝不会区别对待。”

    说着,他便将当时的情况讲了出来,听得李郡守心中一阵尴尬。

    事实上,这位李郡守确实是有亲疏区别的,看重许昌多过昆阳,可这种事哪能在公开场合说啊。

    这周虎……巧舌如簧,当真是山贼出身么?

    暗自嘀咕了一句,李郡守咳嗽一声,转头问陈朗道:“陈朗,是这样么?”

    “我……”

    长史陈朗又气又急。

    好在他还算聪明,没敢说什么‘这是您当日授意’,在恨恨看了一眼赵虞后,他最终替眼前这位郡守大人背下了这口锅:“卑职心急许昌安危,是故在言语上有些……疏忽。”

    见陈朗总算是还有脑子,没有卖出自己,李郡守满意地点点头,不轻不重地说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多谢大人宽恕。”

    陈朗满脸郁闷,唯有将求助的目光看向郡丞宋撰,希望这位上司能替他讨回公道。

    郡丞宋撰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旋即笑呵呵地说道:“陈长史虽言行失当,但我以为他也是忧心许昌,忠心可嘉,至于周上部都尉,上部都尉不顾凶险,亲赴许昌,在下亦是佩服……不过在下有些疑问,据我所知,在两个月前,上部都尉便派出五千县军进攻颖阳,足足二个月,不能攻克,前几日,上部都尉亲赴颖阳,一日内攻破城池,在下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直以来,上部都尉非是无余力救援许昌,而是不愿为?”

    听闻此言,荀异眉头微皱,拱手说道:“宋郡丞……”

    然而,还没等荀异说完,宋撰便打断了他:“在下想听上部都尉来解释这件事。”

    见此,赵虞深深看了几眼宋撰,笑着问道:“周某感觉宋郡丞有意针对我,不知我哪里得罪过郡丞么?”

    宋撰淡淡说道:“上部都尉言重了,宋某只是就事论事。”

    “哦。”

    赵虞恍然地点点头,旋即淡然说道:“那就是宋郡丞故意要为难在下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宋撰的目光亦变得冷淡起来。

    看着那道目光,宋撰忽然感觉到背后有股莫名的冷意,他皱着眉头说道:“在郡守大人面前,请上部都尉慎言!”

    “哼。”

    赵虞轻笑一声。

    他早知道他亲赴许昌的举措,肯定会让一些人感到威胁、感到不快,而他也不介意在夺取都尉一职时,除掉一些对他表现出敌意的家伙,毕竟他最终的目的是控制郡里,任何不服从他的,他都要慢慢收拾掉。——包括这个宋郡丞。

    因此他也毫不在意与对方撕破脸皮,当场冷笑着就说道:“宋郡丞这话,让周某想到了一则故事,相传当年有一愚人,一日连吃四个饼不饱,直到吃第五个饼时,他方才感到肚饱,为此他感慨道,早知如此,就先吃这半个饼了。……想来宋郡丞,就是这个愚人了!”

    “你……”宋撰面色微变,正要喝斥,却见赵虞一改方才的口吻,冷冷说道:“我能一日攻陷颖阳,正是因为先前有五千兵卒为攻打颖阳而筹备了两月之久,建立营寨,打造攻城器械,宋郡丞不分青红皂白,欲断章取义诬陷周某,请问宋郡丞是何居心?……若是我不愿救许昌,我还会冒险前来许昌么?!”

    “……”宋撰面色发青,却无力反驳。

    不管怎样,赵虞亲赴许昌的行为,是他无法反驳的事实。

    “好了!”

    见赵虞一到就与宋撰、陈朗二人争吵起来,李郡守当即神色不快地喝止。

    见此,赵虞抱拳说道:“李郡守莫怪,非是周某惹事,而是有人故意针对……倘若李郡守应允,我希望与李郡守单独谈话。”

    李旻犹豫了半晌,点头说道:“好,你随我到偏屋来。……荀异,你也来。”

    “是!”荀异抱拳应道。

    从旁,宋撰、陈朗二人面色微变,但也不敢阻拦。

    片刻后,李旻便将赵虞、荀异二人带到了偏屋。

    在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赵虞后,李郡守沉声问道:“周虎,莫怪宋郡丞,事实上我亦看不透你,我以为不肯救援许昌,但我也没想到,你却敢冒险前来许昌……你到底想做什么?”

    赵虞抱了抱拳,压低声音说道:“在下带五百名前来许昌,只为在局势糜烂之际,保护郡守杀出重围……李郡守多次提拔我,待我不薄,周某无论如何都会保护郡守大人的周全。”

    “?!”

    李郡守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听到这个回答,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错,从许昌接走郡守李旻,将其接到昆阳,同时放任叛军攻陷许昌,这便是赵虞在‘鱼与熊掌是否可以兼得’这个难题中,所想到的其中一个对策。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