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85章:斗将
    “踏踏踏——”

    伴随着一阵马蹄声,项宣麾下曲将蔡嵬便带着一队约有百人左右的士卒,策马来到了城下。

    只见他单手勒紧缰绳,阻止战马的冲势,旋即将右手手中长枪一甩,指向城门楼,口中发出洪亮的喝声:“我乃项将军麾下将领蔡嵬是也,城上众人,可有人敢与我一战?!”

    “居然来这招么?”赵虞失笑道。

    从旁,荀异亦笑着说道:“果然被周都尉料中,那项宣想退又心有不甘,故而派麾下勇将前来挑战……”

    不过,待看到城下那蔡嵬满脸横肉、虎背熊腰的模样,他心中亦不免有些打鼓。

    而就在这时,就听赵虞身后的牛横嘿嘿笑道:“阿……大首领,让咱去,我去杀他个落花流水。”

    陈朗、荀异几人顿时眼睛一亮。

    毕竟据他们观察,这牛横的体魄,丝毫不比城下那员敌将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先不急。”

    赵虞笑着挥了挥手,示意牛横稍安勿躁,旋即,他转头看向田钦、廖广二人,他那目光仿佛是在无声地询问:身为士吏,你二人不表示一下?

    尽管赵虞一句话没说,况且脸上还带着面具,让人看不到他的面色,但他那略带调侃、戏谑的目光,还是看得田钦、廖广二人浑身不自在。

    “城上众人莫非皆是妇人么,竟无一人敢与我蔡嵬一较高下?”

    城外的蔡嵬,气焰嚣张地挑衅着。

    然而赵虞仍没有丝毫着急,依旧淡淡看着田钦与廖广二人。

    这周虎,莫非要借刀杀人么?

    田钦越想越是心惊,不安地躲闪着赵虞的目光。

    而廖广却忍不住了。

    只见面色涨红,看着赵虞恨恨说道:“我去迎战就是了!大不了一死。”

    说罢,他愤然转身,朝城门下而去。

    见此,荀异低声对赵虞说道:“都尉……”

    赵虞抬起手微微摇摆了两下,目视着那廖广离去的背影。

    这个廖广,倒不失有几分血性……

    心中暗想着,赵虞招招手示意牛横靠近自己,旋即附耳说道:“你去,别让那家伙死了。”

    “好嘞。”

    牛横咧嘴一笑,亦转身奔下了城墙。

    而与此同时,廖广已带着几名护卫下了城墙。

    期间,左右护卫纷纷劝阻。

    要知道,项宣与许昌的郡军交战那么多回,他们岂会不知那蔡嵬的勇猛?

    虽说廖广亦有几分勇武,但若是撞上那蔡嵬……几名护卫不敢想象。

    见众护卫纷纷劝说,廖广愤怒地说道:“我宁死战死在外,亦绝不让那周虎小瞧!”

    说着,他便吩咐自己的护卫取来兵器与坐骑,旋即朝着值守城门的士卒大喝:“开城门!”

    此时,门侯王伉的命令也已传到了这边,值守城门的士卒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城门。

    看着缓缓敞开的城门,廖广一把推开了阻拦自己的几名护卫,深深吸了口气。

    他的护卫知晓那蔡嵬的勇武,难道他就不知么?双方好歹打过那么多仗,饶是此刻,廖广心中亦有些发怵。

    可一想到那周虎方才那戏谑的目光,廖广就只感觉气血上冲。

    周虎,休要把人看扁了!

    心中怒骂一声,廖广翻身准备上马。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只手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以至于他竟没顺势跳上马背。

    谁?!

    廖广愤怒地回过头来,旋即就看到牛横正站在他身后。

    原本从未注意到,直到此刻靠近一对比,廖广这才意识到,这莽汉竟比他高出足足一个脑袋。

    甚至于,二人的体型也差了整整一圈。

    “你……做什么?”

    也不晓得是不是体型相差太大,廖广的气势也不禁受到了影响。

    听到他的话,牛横咧嘴一笑,指指伸手说道:“替我掠阵。”

    说罢,他一把夺过廖广手中的铁枪。

    廖光正要发怒,却见那牛横单手甩了甩那根铁枪,皱着眉头嘀咕:“好轻啊。”

    看着他举重若轻的模样,廖广愣是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而此时,有值守城门的士卒牵过来一匹战马,牛横翻身上了马背,一脸兴奋地冲出了城门,留下瞠目结舌的廖广。

    “士吏……”

    廖广的护卫们赶忙来到廖广身边,低声询问:“咱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廖广吐了口恶气,恶狠狠地说道:“替方才那莽汉掠阵去。……此人乃周虎身边心腹,若有个闪失,你我岂会好过?”

    说罢,他吩咐守卫在城门口附近的士卒道:“随我出城!”

    等他来到城外时,正值牛横已策马在城外,用手中的铁枪指着那蔡嵬叫道:“我乃牛将军牛横是也!”

    这家伙可真壮啊……

    心下暗暗嘀咕着,蔡嵬嘴上却冷笑道:“什么牛将军,这等粗俗的名号从未听说过。”

    嚯哟……好,这已经是个死人了。

    站在城上观看的赵虞,闻言摇了摇头。

    如他所料,牛横勃然大怒,双腿一夹马腹,一脸愤怒地朝着那蔡嵬冲了过去,口中怒喝犹如咆哮。

    哼!

    蔡嵬冷笑一声,亦拍马相迎。

    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工夫,牛横与那蔡嵬便冲到了一起,二人各自挥舞手中的长枪,狠狠甩到了一起。

    只听嗙地一声巨响,蔡嵬手中的长枪应声震飞,高高弹起半空。

    什么?

    蔡嵬只感觉自己的右臂仿佛失去了知觉。

    再一看身前,那莽汉却依旧紧握手中长枪,且那根长枪在震飞他的兵器后,余劲丝毫不见,转眼就到了自己胸前。

    不好……

    还没等蔡嵬反应过来,又听砰得一声,期间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整个人被击飞起来,足足倒飞出三丈远,这才啪地一声摔在地上,摔地七晕八素,眼冒金星,难以动弹。

    “当啷。”

    蔡嵬被震飞的那杆兵器,当啷一声掉落在廖广面前几丈远。

    廖广清楚看到,原本笔直的铁枪,此刻竟然弯曲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那周虎身边,竟还有这等猛将?

    廖广没来由地感觉后背一阵冰凉。

    而就在这时,对面那百余名叛军士卒的大喊将他惊醒。

    “蔡曲将!”

    “不好!快去救蔡曲将!”

    廖广亦立刻反应过来,指着即将被那百余名叛军士卒淹没的牛横大喊道:“快,快去助……”

    话说,他是谁啊?

    来不及细想的他,指着牛横含糊道:“快去助我方的猛士。”

    不怪他如此心急,因为他清楚看到至少有几十名叛军士卒将那牛横淹没,牛横胯下的坐骑,亦被那些叛军士卒乱刀戳死。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怒喝,原本将那牛横淹没的数十名叛军,竟被杀得败退。

    廖广目瞪口呆地发现,因为战马被杀而只能步战的牛横,竟比在战马上还要勇猛,只见其怒吼着挥舞手中的铁枪,碰到死、沾到伤,眨眼之间,就有二十几名叛军士卒倒地。

    果真勇猛!

    廖广心中惊叹,当即带着身后郡兵杀上前,助牛横将那些叛军士卒击退。

    而此时,在远处叛军阵列的队伍前,项宣麾下曲将郭淮亦看到了蔡嵬的失利,骇然地下令道:“快!快去营救蔡曲将!”

    在他的命令下,数百上千的叛军士卒朝着城墙冲来。

    见到这一幕,廖广大惊失色,连忙冲牛横大喊道:“叛军来援,速退!”

    然而牛横却不惊慌,在杀退身边几十名叛军士卒后,来到倒在地上吐血不起的蔡嵬身边,只见他将手中的长枪换到左手,单凭右手发力就将那蔡嵬整个提了起来,带着几分怒意冷哼道:“现在可认识了?”

    可怜那蔡嵬胸前的骨头被牛横击碎了几根,脏腑亦是受到强烈的震伤,此刻满嘴鲜血,意识不清,哪里还有意识能听到牛横的话,这让牛横感到很无趣,随手就将这个半死之人丢给了围在他身边的郡卒。

    “将军,速退!”

    此时廖广已杀到牛横身边,由于此前没怎么在意牛横的姓名,他亦不知该如何称呼,遂用将军作为称呼,没想到阴差阳错,令牛横心情大好。

    “那就退吧。”

    心情大好的牛横,与廖广一同断后,迅速退入城门内。

    而此时在城墙上,赵虞亦注意到了城外蜂拥而来的叛军,挥手下令道:“准备接敌!”

    “放箭!”

    “放箭!”

    随着士吏田钦与门侯王伉二人分别下令,城墙上郡军弩手们展开齐射,掩护牛横、廖广等人撤入城内。

    终于,随着嗙地一声巨响,西城门终于及时地关上了。

    见此,前来营救曲将蔡嵬的成千叛军只能撤回。

    “报!”

    在叛军的本阵处,一名传令兵急匆匆地来到项宣面前,叩地这个噩耗:“启禀将军,蔡嵬蔡曲将被许昌一名自称‘牛将军牛横’的莽将重创,倒地不起,被许昌的兵卒趁机抓了。郭曲将派兵去救,可惜未能救回。”

    “什么?”

    项宣闻言色变,要知道那蔡嵬可是他麾下首屈一指的勇将,武力与胆魄兼备,项宣实在无法相信竟然会折在许昌。

    此前我从未见许昌出现过这等猛将……是周虎的人么?看在周虎能击败关帅,也并非单纯凭借诡计啊……要夺取许昌,看来真的麻烦了。

    皱着眉头深深看了一眼许昌城,项宣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倒不是说他胆怯了,他只不过是要先联络临颍的钟费、鄢陵的周贡,合三支义师之力,共同攻打许昌。

    “叛军撤退了!”

    “叛军撤退了!”

    “万岁!”

    亲眼看到城外的叛军缓缓撤退,西城墙上郡军士卒们皆欢呼起来。

    相比较从旁众人欢喜的模样,唯独赵虞深深注视着项宣军与严脩军渐渐远去。

    待过几日项宣再来时,恐怕就是三个方向的叛军齐攻许昌了……

    在一片欢呼声的浪潮中,赵虞抚摸着面前的墙垛,心下暗暗想道。

    ……介时,恐怕就是一场无可避免的恶战。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