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86章:间歇【补更19/22】
    “叛军撤退了!”

    “叛军撤退了!”

    “万岁!”

    西城墙上,响起了郡卒们的欢呼声,久久不绝。

    听到这些欢呼声,廖广抬起手臂,用臂膀抹去了脸上的血水,转头对牛横道:“叛军撤退了。”

    待说完这话,他心里这才反应过来:我为何要与他说话?这莽汉可是那周虎的人啊。

    相比较廖广,牛横倒没那么多心思,只见他将手中的铁枪递还给前者,爽朗地笑道:“喏,还你,挺好用的,就是轻了些。”

    然而廖广并未第一时间去接,而是表情古怪地看着那杆原本属于他的长枪。

    原来,在牛横的蛮力使用下,那杆铁枪早已经弯了,枪身上端最起码偏了一寸距离。

    “呃……”

    见自己使坏了别人的兵器,牛横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说道:“我请大首领赔你一把。”

    “那倒不必。”

    廖广神色复杂地看了几眼牛横,旋即轻笑着说道:“区区一柄兵器罢了,能在足下手中大放光彩,已不辱没了它……”

    说到这里,他朝着牛横抱了抱拳,带着几许不好意思,说道:“在下廖广……恕我眼拙,前几日竟未看出足下竟是如此猛将,若昔日有何冒犯,还请恕罪。”

    牛横有些惊讶地看向廖广,旋即爽朗笑道:“我叫牛横,你若请我吃酒,我便不怪。”

    见牛横如此爽直,廖广亦顿生好感,笑着说道:“朝廷这些年下了‘禁造酒令’,市井间流通的酒水已不多,不过在下家中还藏着一些,倘若牛兄不弃,今晚我叫仆人送一些给牛兄。”

    “那感情好。”

    一听有人送酒给自己,牛横顿时大喜。

    就在这会儿,赵虞带着静女、陈朗、荀异、田钦等一群人下了城墙。

    尉史韩和、刘间二人,亦不知什么时候与赵虞一行人汇合了。

    见此,牛横与廖广二人立刻迎上前去。

    赵虞率先笑问牛横道:“活动了一下,感觉如何?”

    牛横咧嘴笑道:“可惜那敌将不经打,不甚痛快。”

    “哈哈哈。”

    赵虞笑了笑,旋即这才将目光看向廖广,上上下下打量了后者一番,直到看得廖广心中七上八下,他这才点头道:“昔日见你敢与我争吵,我就知你有几分血性……不错。”

    『我……这是被称赞了?』

    廖广偷偷看了一眼赵虞,表情有些古怪。

    就本心来说,他对眼前的这位周都尉有着深深的成见,但被称赞了一句,他心底还是不受控制地涌出了几分喜悦。

    此时,赵虞竖起一根手指,大声说道:“方才出城的士卒,通通赏二百钱!……廖广记一功。”

    从旁的士卒们一听,纷纷欢呼起来。

    在这阵欢呼声中,跟着赵虞身后的功曹书佐冯衠立刻就将此事记录下来。

    片刻后,有士卒上前询问赵虞:“都尉,那名抓到的叛将如何处置?”

    顺着这名士卒手指的方向,赵虞看到了躺在地上仿佛失去了生气的蔡嵬。

    “他还活着么?”赵虞问道。

    只见那士卒用异样的目光偷偷看了一眼牛横,带着几分莫名的语气说道:“胸前的骨头碎了好几根,眼下就只剩一口气,怕是活不了多久……”

    听到这话,赵虞身旁的陈朗、荀异、田钦等人皆用异样的目光看向牛横。

    若非他们亲眼所见,他们无法想象牛横仅用一招就将那名叛将打伤到如此地步。

    对此赵虞毫不意外,毕竟牛横脑袋以下,那绝对称得上是世间少有的猛士。

    唯一、且最大的遗憾就是脑袋不好使,这辈子恐怕都没指望能像陈陌、王庆那样独当一面,着实可惜。

    “好生看押吧。”

    赵虞想了想说道:“另外,找人替他诊治一番,此人乃叛军的将领,作用不小,尽量莫要叫他轻易就死了。”

    “是!”

    那名士卒抱拳领命。

    看着几名士卒将那蔡嵬抬走,赵虞环顾左右吩咐道:“好了,回都尉署。”

    长史陈朗听得一愣,试探道:“都尉不先去禀报郡守大人么?”

    “禀报?”赵虞微微皱了皱眉:“禀报什么?”

    “呃……”陈朗反被问住了,愣了数息才说道:“自然是禀告方才的……战事。”

    “战事?”赵虞乐了,心说就方才那样,也算是战事?

    从旁,荀异委婉地说道:“虽然是小仗,终归也是占了些上风,况且还生擒了一名叛军的将领,都尉何不面见李郡守,禀达喜讯,让李郡守得以宽心呢?”

    “哦。”

    赵虞听懂了,点点头说道:“行,那我姑且就去一趟吧。参军与我随行?”

    荀异看了一眼从旁跃跃欲试的陈朗,笑着说道:“不如让陈长史与都尉一同前往吧。”

    其中意思,赵虞明白,陈朗也明白,以至于后者感激地看向了荀异。

    见此,赵虞点点头说道:“好,那么,田钦,你们四人随荀参军先回都尉署,待我与陈长史见过李郡守,回署继续商议城防之事。”

    “是!”

    田钦、廖广几人心情复杂地抱了抱拳。

    尽管不愿承认,但他们必须承认,今日这位周都尉的表现,确实要比他们的曹都尉出色,从始至终从容不迫,连带着他们都安心不少。

    『……怪不得就连叛军都忌惮于他。』

    看着赵虞几人乘马离去的背影,田钦几人心下不约而同地想到。

    片刻后,赵虞就带着静女、牛横、何顺、陈朗,并寸不离身的功曹书佐冯衠与两名小吏,一同来到了郡守府。

    此时在郡守府门前,立着一名府内的小吏,他一看到赵虞等人,便立刻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拱手拜道:“恭贺周都尉狠狠挫灭了叛军的气焰……周都尉、陈长史,郡守大人在书房相候。”

    『狠狠挫灭叛军气焰?……话说回来,郡守府的消息挺灵通啊。』

    赵虞脸上闪过几丝微妙的神色。

    从旁,陈朗点点头道:“带路吧。”

    “是、是……”那府吏连连点头,抬手指引道:“两位这边请。”

    跟着这名带路的府吏,赵虞一行人不多会工夫便来到了郡守李旻的书房外。

    按照惯例,仅赵虞与陈朗二人可以入内,静女、牛横、何顺、冯衠几人需留在外头。

    迈步走入书房内,赵虞便看到李郡守手捧书籍坐在一张书桌,看起来气定神闲。

    “周虎拜见郡守大人。”

    “卑职拜见郡守大人。”

    “唔,免礼。”

    李郡守微笑着点点头,放下手中书册,笑着问道:“听说方才有叛军来袭城?”

    听到这话,陈朗立刻添油加醋地将方才发生在西城门的事通通告诉了李郡守,只听得李郡守心花怒放。

    尤其,当得知牛横还生擒了叛军的勇将蔡嵬后,李郡守还破例派人将牛横请到屋内,看着牛横魁梧的体魄连声赞赏:“好猛士!好猛士!”

    也不晓得他从哪里得知牛横酷爱饮酒,当场赏赐了牛横两坛封埋多年的酒水,让牛横高兴地合不拢嘴。

    鉴于陈朗的报喜不报忧,赵虞觉得自己得说上两句。

    他抱拳对李郡守道:“郡守大人,今日叛军来袭,我怀疑那项宣只是为试探卑职是否在许昌,并非真的为攻打许昌而来,否则,他应该会约上临颍、鄢陵方向的两股叛军。……今日项宣在我许昌小挫,我怀疑他回去后会立刻邀约临颍、鄢陵方向的叛军,相约对我许昌展开三面夹击。”

    听到这话,原本满脸笑容的李郡守顿时收敛的笑容,凝重地问道:“倘若如此,你可有把握守住?”

    赵虞点头说道:“可以,不过,卑职需要钱,大笔的钱。”

    “钱?”李郡守愣了愣,顿时会意过来,问道:“你要激励士卒士气?”

    “是。”

    赵虞点点头,解释道:“尽管卑职前几日已视察过西城门,但直到今日叛军出现,卑职对城上士卒的士气才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据我所见,西城墙上的兵卒,士气低迷不振,在项宣仅率而十几名叛军在城外辱骂的情况下,城上的兵卒竟一片失声,不敢回骂,这无疑是缺乏自信的表现。……恕卑职直言,许昌的兵卒屡战屡败,积弱已久,即便是卑职短时间内亦无法改变,因此当务之急是鼓舞士气。……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倘若郡守大人舍得花钱赏赐军卒,卑职有把握在一面抵挡叛军的同时,一面为许昌练就一支强劲的军队……”

    李郡守看了一眼陈朗,问道:“就像昆阳卒?”

    赵虞自然知道陈朗曾将他昆阳士卒的面貌禀告过李郡守,闻言点了点头:“绝不亚于昆阳卒。”

    “唔。”

    李郡守点了点头,捋着胡须问赵虞道:“你要……多少钱?”

    赵虞估算道:“许昌现如今有三万兵卒,先来个三千万钱吧。”

    “……”

    李郡守捋须的动作立刻就停住了,满脸骇然,甚至胡须都不甚捻断了一根。

    而从旁的陈朗,更是倒抽一口冷气。

    三千万钱,这大概是一个什么概念?

    就这么说吧,作为颍川郡的郡城,许昌一年的‘户税’差不多是五百万钱到六百万钱。

    而三千万钱,就相当于五个许昌城的一年的户税,差不多等同于整个颍川郡一年的户税。

    虽说户税仅仅只是‘币税’的其中一项,其他还包括茶、盐、酒等等,可即便如此,三千万钱依旧是一个天文数字。——至于田税,它属于‘物税’,并非是钱币来源,不计算其中。

    当日,李郡守答应先给赵虞一百万钱,用以犒赏军卒,鼓舞士气。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