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我在七侠镇当郎中〕〔我的精灵模拟器〕〔我绝世武帝,被美〕〔诸天从功夫熊猫开〕〔从红楼开始拯救名〕〔一人得道〕〔凌天独尊〕〔离婚后前夫总是想〕〔玉京山上的树〕〔我玩传奇私服〕〔大国将相〕〔我的抽卡游戏成真〕〔凤鸣斗罗〕〔诸天之我是沙悟净〕〔放置型修仙〕〔魄罗的正确养成方〕〔神诡大明〕〔无上神途〕〔无敌从欠钱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493章:以退为进
    ps:牙疼,本来想请假了,但还是咬着牙码完了,求月票。

    ————以下正文————

    尽管叛军的突然撤离让这场仗显得有些虎头蛇尾,但对于守城的兵将而言,这仍然是一场可喜的胜仗。

    在这场仗结束后,赵虞前后视察了西城墙与东城墙,勉励、安抚了城墙上的守卒。

    旋即,赵虞便带着陈朗、荀异等人直奔郡守府,向李郡守禀告今日这场仗的结果,顺便再讨要些钱。

    片刻后,赵虞一行人便来到了郡守府内李郡守的书房,意外地看到郡丞宋撰亦在书房内,似乎也是在等待这场仗的结果。

    在朝李郡守抱拳行礼之后,赵虞正色说道:“幸不辱命,卑职已将叛军暂时击退。”

    其实李郡守早已经得知了胜利的消息,此刻捋着胡须气定神闲、笑容可掬,没想到,郡丞宋撰却在旁淡淡说道:“击退了叛军固然是好事,然而周都尉打赢这场仗,花费可不小啊……”

    这个宋撰……

    赵虞瞥了一眼宋撰。

    如他所料,在听到这话后,李郡守脸上的笑容亦逐渐收了起来,皱着眉头对赵虞说道:“周都尉,我听消息称,你向东、南、西三侧城墙上的守卒,许下了多达数百万钱的赏金?”

    “是的。”

    赵虞也不隐瞒,抱拳说道:“据卑职估算,大概还需要下拨四百万钱!”

    “……”

    李郡守微微抽了口冷气,整个人稍稍有所后仰,眼眸中闪过几丝怒意。

    平心而论,自赵虞担任‘假都尉’以来,李郡守对他还是颇为满意的,毕竟赵虞作风强硬,在他的整顿下,郡军的风气与纪律都有了显著的改变,尽管有人私底下举报赵虞行事恣意、手段狠辣,但李郡守心里还是可以容忍的。

    而今日,这份容忍换来了回报,赵虞干净利索地就击退了三股叛军对他许昌的攻势,这着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唯一让李郡守感到不快的,便是赵虞自作主张向守卒许诺了近五百万钱的赏金——这都快赶上他许昌城一年的户税了。

    一场仗光奖励士卒就花掉了他许昌近一年的户税,纵使是作为郡守的李旻也承担不起啊。

    这周虎,太会花钱,太不把钱当回事了!

    注意到李郡守面色不佳,郡丞宋撰略一思量,说道:“周都尉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上下嘴皮一动,就叫郡府失去了五百万钱,按这样打,莫说我颍川郡,恐怕连朝廷也支撑不起啊……我看后续的赏赐,不如就免了吧。”

    ……

    赵虞再次瞥向宋撰,眼眸中闪过几丝不耐烦。

    此时,功曹参军荀异拱手说道:“千万不可。……郡守大人、李郡丞,这次的赏赐,周都尉已在城墙上当着众多人的面许下承诺,倘若不能践约,必定会大大有损周都尉的威信,以及郡军对周都尉的信任……”

    “可这本身就是周都尉擅做主张啊。”宋撰摊摊手为难地说道。

    “宋郡丞……”

    荀异还要再劝说,却被赵虞伸手拦下,只见赵虞深深地看了一眼满脸苦笑的宋撰,抱拳对李郡守说道:“郡守大人,有句话卑职不知当说不当说。”

    “直说无妨。”

    “是。”朝着李郡守再次抱了抱拳,赵虞正色说道:“这次,看似是我方击退了叛军,但事实上,叛军是主动撤离的。之所以撤离,只是因为他们见一鼓作气夺取城池的先机已经失去,不想付出巨大伤亡强攻,忽而果断撤退。换而言之,叛军这次损失不大,依旧保留着攻陷许昌的实力。至于我郡军,此番虽然杀敌不算多,充其量也就五千上下,但却显著地提升了士气,就如当日卑职向郡守大人承诺,定会将郡军打造成擅战之军,今日就是起步。……倘若宋郡丞吝啬那五百万赏金,抑或抱着要使周某难堪的目的,故意为难,那么,后续的战事,周某将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这一番话,说得李郡守与宋郡丞皆是面色微变。

    宋撰当即笑着说道:“周都尉何出此言?宋某岂是故意要使周都尉难堪,在下只不过是就事论事……”

    “哼。”赵虞轻哼一声,懒得理会。

    此时,李郡守沉声问陈朗与荀异二人道:“陈朗、荀异,果真如周虎所言么?”

    荀异自然站在赵虞这边,况且赵虞所说的也是实情。

    相比较荀异,陈朗迟疑地看了看宋撰与赵虞二人,在犹豫了一番后,终究拱手说道:“是的,郡守大人。……下官亲眼所见,今日叛军明明还有再战之力,却果断后撤,下官怀疑可能有什么阴谋。”

    “……”

    宋撰看着陈朗微微皱了皱眉,不说话了。

    听到陈朗的回答,李郡守着实有些为难了。

    平心而论,赵虞擅做主张的做法,确实让他感到不快,想要趁机敲打敲打,可听赵虞、荀异、陈朗那么一说,他心中就难免有些打鼓了。

    看着李郡守犹豫不决的模样,赵虞暗暗冷笑。

    在他看来,许昌作为颍川郡的郡城,怎么可能会承担不起不到五百万钱的开支?

    很显然,一来是宋撰等人在旁挑唆,二来是李郡守对他擅做主张的做法感到了不快。

    按照常理,这个时候只要他虚心、诚恳地向李郡守认错,答应日后绝不在擅做主张,那么李郡守最终还是会答应那近五百万的赏赐——或许不能达到近五百万,但肯定会拿一部分出来。

    但……

    ……我偏不。

    心下暗哼一声,赵虞抱拳说道:“郡守大人,关于赏金一事,卑职心中已有草策,不会多花郡守府一个钱。”

    “哦?”

    正在犹豫的李郡守脸上露出几许惊诧,不解问道:“你打算用什么办法?”

    “找城内的富户、家族筹钱。”

    赵虞理所当然地说道:“倘若许昌被叛军攻破,这批人毋庸置疑会遭到叛军的屠戮,我郡军在守卫许昌的同时,其实也在保护他们。既然他们收到了保护,理当献出一笔钱来……”

    “……”

    李郡守愣了愣。

    从旁,郡丞宋撰嗤笑道:“城内的富户、家族,可未必乐意献这一笔钱……”

    “他们会交的。”

    赵虞瞥了一眼宋撰。

    鲜少被打断话的宋撰气闷闷地看了一眼赵虞,有些不快地问道:“你要如何说服他们?”

    从旁,李郡守亦狐疑问道:“你准备如何劝说他们?”

    听到这话,赵虞抱了抱拳,正色说道:“郡守大人,卑职虽出身不佳,亦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那些富户、家族,本就是附于我大晋才有今日,今国家危难,许昌遭到叛军围攻,倘若那些人仍吝啬于家财,不肯为国家出钱出力,国家何必庇护他们?郡守大人又何必庇护他们?将他们丢给叛军算了。”

    “……”李郡守闻言大惊,但仔细想想,却又感觉赵虞所言倒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就在他思忖之际,便听赵虞又说道:“倘若郡守大人不愿承担恶名,卑职愿意代劳,为郡守大人分忧。”

    这一番话,说得李郡守又气又羞,直感觉赵虞那番话有些刺耳。

    他不快地斥道:“周都尉以为我是那种爱惜羽翼的人么?”

    其实上,他还真是。

    这一点赵虞也知道,当然,他不会蠢到拆穿李郡守,当即笑着抱拳道:“郡守大人误会了,卑职只是想替郡守大人分忧……”

    听到这话,李郡守心中还是蛮高兴的,虽然他也吃不准面前这个前山贼头子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有件事他可以确信:这姓周的山贼头子当年连劫官烧衙都干地出来,还会怕抢几个家族?当年这周虎手下只有两三百黑虎贼,可现如今,多达近三万的郡军都听他号令,只要他一点头,保准城内立刻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想到这里,李郡守赶紧说道:“好了,我已知道你的忠诚,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擅做主张许下的重诺,其所需钱财就从郡守府下拨……”

    这……这就完了?

    心中愕然的宋撰看向李郡守,犹豫说道:“郡守大人……”

    “不必再说了。”

    李郡守亦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宋撰,正色对赵虞道:“不过,周虎,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赵虞顺势借坡下驴,抱拳说道:“卑职遵命。”

    不错,逼迫城内的富户、家族捐献财帛,那不过是赵虞以退为进的伎俩罢了,他岂会去做那损人不利己的事?将此事抬出来吓唬吓唬这位李郡守就得了,真干?那岂不是白白授柄于人么?

    相反,他还打算将城内的富户、家族联络到一起,让这些人成为他立足许昌的助力呢。

    前几日不得空闲,如今项宣暂退,我也应该找个机会见一见陈祖……免得被人过河拆桥。

    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郡丞宋撰,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一刻时后,赵虞、陈朗、荀异一行人离开了郡守府。

    尽管目的已经达到,但赵虞的心情却不怎么好,毕竟方才那宋撰的所为表明,某些愚蠢的家伙已经在为过河拆桥而做准备了。

    在踏出郡守府的府门时,赵虞忽然突兀地问陈朗道:“陈长史,听说你与宋郡丞关系不错?”

    陈朗心中一惊,连忙说道:“只是有职务上的往来而已……”

    “那就好。”

    赵虞点点头,率先走向一旁的拴马石。

    看着赵虞离去的背影,陈朗眼中闪过挣扎之色。

    他既不瞎,也不聋,自然感觉地到这位周都尉与那位宋郡丞之间的矛盾。

    那么问题就来了。

    在这周、宋二人当中,他该站在哪一边呢?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