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夏不败战龙〕〔重生七零:致富养〕〔玄门不正宗〕〔开局就是防弹怪物〕〔王者之我的秘书小〕〔斗罗:开局十生武〕〔国公凶猛〕〔人在四合院,暴打〕〔人在四合院,开局〕〔有人说你坏话〕〔恶龙:从吻醒公主开〕〔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星武耀〕〔四重分裂〕〔逍遥小渔夫〕〔我只想活下去啊啊〕〔放学等我〕〔锦衣〕〔大秦:窃听心声,〕〔都市医流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19章:交涉换俘
    同日,就当赵虞准备调兵遣将时,昨日带着家眷逃回颖阴的曹索,则来到了城内的县牢,探望田钦、廖广两名曾经的部下。

    “哟,这不是曹渠帅么?”

    曹索一进县牢,枕着双手躺在草铺上假寐的廖广便注意到了前者,冷笑着出言讥讽:“曹渠帅几时回的颖阴?前两日前往许昌诈城,莫非不顺么?”

    听到这话,曹索面色便不由一沉。

    是的,他与项宣那‘里应外合谋取许昌’的策略失败了,折损了不少军卒不说,还搭进去邹袁、刘间二人——也是他当日急着逃离许昌,竟忘了那二人。

    “看来果真不顺啊?”

    廖广在草铺上坐起身来,满脸讥笑。

    而此时在隔壁的监牢内,田钦制止了廖广,旋即神色复杂地看着曹索,最终问候了一句,惹来廖广不屑的耻笑。

    在田钦、廖广二人的注视下,曹索缓缓走到监牢旁,语气沉重的说道:“田钦、廖广,项将军派我来劝说你二人投奔义师……”

    “啧。”

    廖广嗤笑一声,哈哈大笑,目视着曹索嘲讽道:“项将军?哈,曹索,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从旁,田钦神色复杂地说道:“都尉,你已行差踏错,希望你能悬崖勒马,及时悔悟,以免铸成大错。”

    『及时悔悟?以免铸成大错?』

    曹索心底苦笑了一下。

    投敌反叛、挟持郡守,他还能回得去么?

    他犯下的罪行,可远比当初赵虞犯下的罪行严重地多——至少赵虞绝对不敢公开私下勾结叛军一事。

    见曹索面无表情、毫无反应,田钦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您请回罢。……您不在的时候,我与廖广已做下约定,哪怕身死,亦绝不投敌。”

    “……”

    曹索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默然地离开了县牢。

    片刻后,他来到了县衙,拜见了叛军的大将项宣,抱拳向后者说道:“项将军,田钦、廖广二人不肯降。”

    “哦。”

    此时项宣正在屋内与严脩商议接下来的作战,闻言不以为意,随口说道:“既不肯降,就拿他二人与许昌交涉吧,换回邹袁、刘间。”

    说着,他抬手示意曹索坐下,沉声说道:“我方才正与严将军商议接下来的战事,也想听听你的看法。……曹将军,据你所知,许昌城内还有多少可有的兵卒?”

    曹索抱了抱拳,如实说道:“周虎未至许昌之前,许昌城内约有近三万兵卒……”

    “比咱们估算的少了一万。”严脩在旁捋着胡须说道。

    项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向曹索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

    见此,曹索便继续说道:“截止我出兵颖阴之时,许昌城内约有两万六千兵卒,我带走了一万人,应该还有一万六千余,不过这一万六千余名士卒,皆经历过上上回的守城,并非徒然训练有素的新卒……”

    “唔。”

    项宣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此事郭淮昨日已向我禀告过,言如今的许昌卒士气高昂,作战勇猛……呵,那周虎还真有一手。”

    曹索听得心中不是滋味,按捺着不快说道:“不过是周虎几次发重赏鼓舞士气罢了。”

    『这话说得,就仿佛那周虎只懂得发重赏鼓舞士气似的……』

    项宣瞥了一眼曹索,并没有揭穿,岔开话题问曹索道:“曹将军,既田钦、廖广二将不肯投降,你还能否掌控城内的郡卒?”

    曹索当然明白项宣的意思,赶忙说道:“请项将军放心,曹某定能说服那些郡卒。”

    “你打算如何劝说?”项宣饶有兴致地问道。

    只见曹索脸上闪过几许复杂之色,沉声说道:“我会告诉那些郡卒,正是因为那周虎蒙蔽了李郡守,拒绝向我等派遣援军,才令我等战败……我会告诉他们,幸得义师仁慈,我等才能活命,然后劝说他们与义师合力攻打许昌……”

    “借类似清君侧的名义么?”项宣笑着问道。

    曹索神色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唔,这主意不错。”

    在略一思忖后,项宣点点头说道:“倘若曹将军能说服那些郡军,这支军队,便依旧由曹将军统帅吧,希望曹将军加强军纪,莫要叫他们潜逃至许昌……”

    “我明白。”

    曹索郑重其事地抱了抱拳。

    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曹索当了十几年的都尉,又哪里肯放下兵权?

    哪怕项宣不提醒,曹索也会竭尽全力劝说那四五千被叛军所俘的郡卒,将这股兵力牢牢捏在手中。

    片刻后,待曹索率先告辞离去后,严脩不解地问项宣道:“为何要将四五千郡卒还给他?将其拆散后补充至你我军中不好么?”

    项宣摇摇头说道:“那四五千郡卒,大多是许昌本地人,许昌尚未被我义师攻陷,那些郡卒又岂会为我义师作战?纵使拆散后补充至你我军中,也要专门派人盯着他们,与其如此,不如交给曹索……曹索虽因私欲而投奔了我义师,但那些郡卒并不知,就算曹索所说的,他可以将过错推给许昌,推给那周虎。曹索终归当了十几年颍川都尉,寻常郡卒多少还是愿意相信他,索性就让他带着那支郡卒助我等一共攻打许昌。……你放心,这回曹索连家眷都带了出来,足以表明他在许昌已无立足之地,他不会背弃义师的,否则,他将再无存身之处。”

    “唔。”

    严脩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当真要强攻许昌么?我也相信曹索不会欺瞒,目前许昌可能就只剩下一万五、六千军卒,但倘若采取强攻,我义师恐怕要付出相应、甚至两倍的伤亡……周贡怕是不会答应。”

    “这也是我所头疼的。”

    项宣皱着眉头说道:“曹索口口声声称那周虎只懂得发重赏鼓舞士气,我才不信他的说法,此番诈城失败,皆因周虎狡猾谨慎……虽许昌当前就只有一万五六千上下的兵卒,但有此人坐镇许昌,我亦没有把握。”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严脩:“总之,叫士卒先打造一些攻城器械,做好攻城的准备,咱们再跟周贡、钟费两位将军商量看看。”

    “也只能这样了。”严脩微微点了点头。

    上午巳时前后,有一支叛军打着旗号来到了许昌的西城门,将一封箭书射向了西城门楼。

    西城门门侯王伉不敢怠慢,在得到这份箭书后,立刻派人送至都尉署。

    此时赵虞正好闲着,坐在廨房内看书,忽见尉史韩和捧着一封箭书走入,拱手拜道:“都尉,西城门门侯王伉派人送来这份箭书,说是叛军送来的。”

    “取来我看。”

    “是。”

    伸手接过韩和递来的箭书,赵虞将其将其拆开,细细观瞧信中的内容。

    “都尉,不知信中写的什么?”韩和好奇问道。

    赵虞轻笑道:“项宣想用田钦、廖广二人,交换邹袁、刘间、蔡嵬三人……”

    『蔡嵬?是当日被牛横打地只剩下半口气的叛军骁将么?』

    赵虞微微一愣,问韩和道:“韩和,当日被牛横生擒的那个叛军骁将蔡嵬,他还活着么?”

    韩和愣了愣,拱手回答道:“这个,卑职亦不清楚。……卑职这就去查。”

    “唔。”

    半晌后,韩和去而复返,拱手禀告道:“启禀都尉,那蔡嵬还活着。……尽管伤势尚未痊愈,行动不便,但已无性命之忧。”

    “哦?”

    赵虞暗暗称奇。

    要知道据他所知,那蔡嵬当日被牛横击碎了好几根骨头,进气少、出气多,虽然事后赵虞吩咐人对其医治,但真没想到后者竟能活下来。

    他再次拿起项宣派人送来的那份箭书,心下略有所思。

    见赵虞看着那份箭书陷入沉思,韩和会错了意,在旁小心翼翼地劝道:“都尉,卑职以为,田钦、廖广二人并未随同曹索反叛,足以证明其忠诚,今我许昌缺良将,都尉不妨将其换回,相信二人定会对都尉感恩戴德……”

    听到这话,赵虞顿时失笑道:“怎么?你以为我在犹豫是否要换回田钦、廖广二人么?”

    说着,他也不等韩和有何反应,看着那份箭书沉声说道:“我只是在想,在交换了俘虏后,项宣是否会强攻许昌……算了,这个日后再说,韩和,你派人向颖阴的叛军送去回信,就说我答应换俘之事,以邹袁、刘间交换田钦与廖广二人,至于那个蔡嵬,我怀疑项宣其实并不确定他是否还活着,最多就是听曹索说了几句罢了,你且莫要声张,留着此人,说不定能有大用。”

    “那卑职就谎称那蔡嵬因伤死在狱中就是了。”韩和拱手道。

    “唔。”赵虞点了点头。

    当日,许昌便派人向颖阴送出了回覆,表示愿意交换俘虏,但同时也宣称蔡嵬已死在狱中。

    得知此事,项宣又是心痛又是惋惜,毕竟蔡嵬可是他麾下最具武力的勇将。

    可恨归恨,交换俘虏还是要进行下去,毕竟,项宣虽然不在意刘间的死活,但是邹袁他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救回来的。

    次日,也就是七月初二,项宣派部将郭淮出面,与许昌交换俘虏。

    事实证明,赵虞与项宣二人在这件事上都是很光明磊落的,没做什么放暗箭的下作勾当,叛军方换回了邹袁与刘间、并刘间的家眷,而许昌方则换回了田钦与廖广。

    “多谢都尉救命之恩。”

    在活着回到许昌后,田钦与廖广二人顾不得回家,便立刻来到了都尉署,求见赵虞,当面向赵虞做出了感谢。

    不得不说,他二人可没想过赵虞竟然会把他们换回来,毕竟他二人可是‘背叛’过的。

    看着二人感激涕零的模样,赵虞自然是好言安抚了一番。

    只要是愿意为他效力的人,他从来是不嫌多的,更何况,田钦、廖广二人确实有一定的能力。

    『接下来,就看项宣敢不敢孤注一掷,冒险强攻许昌了……但愿褚燕等人能赶得上。』

    在田钦、廖广二人离开后,赵虞坐在廨房内暗自沉思。

    若他所料不差,项宣多半还会对许昌做最后的进攻尝试,只要能击退这拨攻势,项宣多半会退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