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带着星际农场重生〕〔穿成年代文里的极〕〔我有两个SSS天赋〕〔斗罗:这一世,谁〕〔重生归来:我喝了〕〔全球进入大航海时〕〔穿书后我被白切黑〕〔论从天才到大能〕〔开局极限斗罗,我〕〔我用闲书成圣人〕〔美食博主穿成宅斗〕〔媚色无双〕〔钓系美人的攻略游〕〔止渴〕〔两对家分化成o后[〕〔咸鱼女主她每天都〕〔不可能恋人[娱乐圈〕〔傻了吧,爷会变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23章:没有叛军的许昌(二)
    『ps:国庆假期,哪里都没去……』

    ————以下正文————

    以李郡守年过五旬的年纪,无论放在哪个年代都谈不上年轻力壮。

    前几日,由于曹索在反叛时将其挟持,这位李郡守受了惊吓,又在曹索一推之下跌了一跤,躺在病榻上一连喝了好几日的安神药汤,这才稳定下来。

    不过距下榻行走、处理政务,恐怕还得有段时间。

    而这对赵虞来说,自然是最最有利的,毕竟李郡守不在的时候,政务皆交给郡丞陈朗,而陈朗唯他赵虞马首是瞻,这就让赵虞在掌控了都尉署的同时,亦变相控制了郡守府。

    前两日,郡守府爽快地发下犒赏军卒的赏赐,这就是一个例子。

    倘若可以选择的话,赵虞巴不得这位李郡守在床榻上躺上十年、二十年……

    “曹索……咳咳,亦随同项宣等人撤往了鄢陵么?”

    就在赵虞胡思乱想之际,在床榻上,李郡守夹杂着咳嗽的一句询问,打断了他的思绪。

    见此,赵虞立刻端正神色,带着几许歉意与遗憾说道:“让大人失望了,卑职原本想用被我方俘获的项宣部下蔡嵬,去交换曹索的首级,却遭到了项宣的拒绝……”

    “此事我听陈朗说过了。”

    李郡守点了点头,看似有些吃力地说道:“项宣这个人,确实不可小觑。……至于曹索,他能逃过一时,终逃不了一世……”

    赵虞顺势抱拳道:“大人放心,无论如何,卑职都会抓回曹索,让大人发落。”

    听闻此言,李郡守微微点点头,旋即上下打量着立在榻旁的赵虞。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曾经,他是那样信任前都尉曹索,然而,曹索非但屡屡令他失望,而且到最后居然投靠了叛军,更有甚者,居然为了逃离许昌而将他挟持,正如荀异所言,诚乃不忠不义之辈!

    反观面前这周虎……

    尽管曾行差踏错,甚至于犯下过劫官烧衙的罪行,但在大是大非之前,此人坚决地站在朝廷一方,死守许昌,与叛军对抗,最终保住了许昌,使得他颍川郡不至于颜面丧尽。

    更难得的是,此人懂得感恩。

    倘若说,曾经李郡守对赵虞极为厌恶,那么如今,他对赵虞的态度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

    『除了误入歧途,这个年轻人真的很不错。』

    李郡守暗暗想道。

    旋即,他问赵虞道:“周虎,依你之见,叛军撤至鄢陵,有什么企图?”

    赵虞恭敬回答道:“倘若卑职没有猜错的话,项宣这几股叛军,恐怕是要弃我颍川,转战陈郡、陈留二郡……”

    听到这话,李郡守喜忧参半。

    欢喜,自然是欢喜那难缠的项宣总算是放弃攻打他颍川郡了,至于担忧,那自然就是为陈郡、陈留二地而担忧。

    在咳嗽了两声后,李郡守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咳,你认为,我颍川可有余力增援陈郡、陈留?”

    “这个……”

    赵虞心中盘算了一下。

    项宣等人撤兵向东,那显然是协助江夏义师渠帅陈勖去了,而陈勖攻打陈郡、陈留二郡的目的,则是为了与江东义师会师于梁郡。

    江东义师,那可是他‘赵氏军’啊,赵虞说什么也不会给自己人拖后腿啊。

    说句难听点的,要不是为了颍川都尉这个职位,他甚至都不会来守许昌,毕竟就当前而言,各路义师‘会师梁郡’的战略,其实与他利害一致。

    简单地说,赵虞并不打算率颍川郡的军队去追击项宣等人,延缓叛军攻打梁郡。

    但如何说服眼前这位李郡守呢?

    思忖了片刻,赵虞摇头说道:“恐怕很难……姑且不说我颍川目前并没有余裕的兵力支援陈郡、陈留二郡,单单粮草,就是一大难题。许昌城内的粮食已所剩无几,新收复的颖阴、长社二县,叛军亦带走了他们能够带走的粮食,将其余通通分给了当地的平民,以此邀买人心,除非我等从百姓手中征收,否则几乎不可能凑足出兵的粮食,鉴于近两年米价多番提价,我想不光颖阴、长社,任何郡内的百姓都不愿意将家中的粮食售于官府……”

    李郡守越听双眉皱得越紧,良久,他长叹一声,骂了句:“该死的叛军!”

    既然出兵增援陈郡、陈留二县已不现实,那么就安安分分处理自家的事吧。

    于是李郡守又问赵虞道:“叶县那边情况如何了?”

    赵虞如实说道:“具体卑职并不清楚,只知道关朔还未攻破叶县。”

    李郡守点点头,叮嘱道:“叶县,你能帮就帮,但当务之急,是守住昆阳的田地……今日已是七月十三,对吧?”

    “是的。”

    “唔,那就快了。”李郡守捋了捋胡须,说道:“再过两个多月,昆阳三县的粮食就可以收成了,周虎,整个郡的百姓,就指望着昆阳今年的收成过冬了……你一定要加以重视,倘若今年昆阳三县收不上粮食,我颍川郡恐怕要饿死无数人。”

    “卑职遵命。”

    赵虞郑重其事地抱拳应道。

    不可否认,今年由于叛军为祸,颍川郡绝绝大多数的县都没能按时耕种,只有昆阳、襄城、汝南以及阳翟四个县例外,其中,昆阳、襄城、汝南三县在赵虞的授意或带动下,非但按时耕种,甚至于还新开垦了许多荒地,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李郡守眼中唯一的希望。

    随后,李郡守又与赵虞谈了一阵,嘱咐了一些事。

    比如说,李郡守有意无意地指出道:“周虎,据我所知,你这几日提拔你的手下,可是有些勤快啊……啧啧,一个上部都尉,两个部都尉,两个士吏……”

    赵虞当然知道这种事瞒不过李郡守,闻言也不辩解,而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郡守大人,卑职不敢隐瞒,我当了都尉,自然希望提携昔日的弟兄,但我可以向大人保证,卑职所提拔的这些人,绝对是名副其实的人才……”

    “唔……”

    对此李郡守倒不否认。

    毕竟,就拿赵虞新任命的上部都尉褚燕来说,此人在前几日守卫许昌时,就表现地极为勇武,战后陈朗在向他汇报时,反复提及‘猛将’、‘勇将’之词。

    因此,虽然对于赵虞大肆提拔亲信有些不满,但考虑到赵虞所提拔的这些人确实都是人才,李郡守倒也没有太过在意,何况赵虞最初投奔他时就说了,就是为了带着一帮弟兄升官发财。

    稍微敲打一番,叫这周虎收敛点就得了。

    不多时,有一名侍女走入屋内,小心翼翼地禀道告:“老爷,夫人派奴婢过来提醒,老爷应该喝药了。”

    见此,赵虞很识趣地拱手抱拳道:“不打扰郡守大人歇息,卑职先行告退。”

    “唔。”

    李郡守点了点头,带着几分鼓励、几分敲打之意,对赵虞叮嘱道:“你去忙吧。……周虎,你虽出身不佳,但此番连续立下功劳,朝廷日后定会嘉奖,只要你能改掉昔日某些恶习,加以自勉,日后前途定不可限量,莫要再行差踏错,葬送了大好前程。”

    见此,赵虞当即拱手道:“多谢郡守大人提点,卑职定当忠于郡守大人,忠于朝廷。”

    李郡守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片刻后,李郡守的正室夫人王氏,以及妾室蔡氏,带着一名用木盘端着药汤的侍女,一同来到了李郡守的病榻前。

    王氏与李郡守年纪相差不过三岁,但看起来就跟四旬出头似的,颇显年轻,而妾室蔡氏才三十几岁,自然是更显年轻。

    替丈夫整理了一下被褥,王氏坐在床榻旁,好奇地问道:“方才来的那位,莫非就是‘周都尉’?”

    从旁,蔡氏从那名侍女手中端过药汤,笑着说道:“听说那位周都尉是山贼出身?”

    “诶。”

    李郡守立刻制止道:“这种话日后不可再提。”

    从蔡氏手中端过药汤,将其捧给李郡守,王氏担忧地说道:“那位周都尉果真是山贼出身?老爷将大权给他,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李郡守皱着眉头喝了一口苦涩的药汤,浑不在意地说道:“周虎最近的权力确实很大,新任的郡丞陈朗根本无法约束他,但说到底……咳咳,说到底周虎终归只是都尉,只要有我在,他弄不出什么乱子。更何况,他的目的只是升官发财……你别看那周虎当过山贼,他本身也是南阳郡的世家子弟出身,既能识文断字、又能带兵打仗,实属是个人才。只要他安分守己,过几年我代他推荐于朝廷,也不是……咳,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就好。”王氏微微点了点头。

    此时,蔡氏却在旁开口道:“老爷,这周虎既是个人才……不知他年纪几何,可曾婚配?”

    李郡守愣了愣,旋即立刻就明白了蔡氏的心意。

    不错,别看他年过五旬,但妾室蔡氏为他所生的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女儿,今年才不过十六岁,刚好是嫁人的年纪。

    “这个……我听他说话,应该是二十来岁吧,最多不过二十五、六。”

    李郡守估测道。

    说真的,他还真不清楚那周虎的具体岁数。

    这样一想,蔡氏的暗示就有些让他心动了,毕竟不到三十岁的都尉,放在整个天下也是寥寥,更何况,李郡守感觉那周虎还要更加年轻,最多二十五岁的样子。

    这岁数,岂不是正适合他庶出的女儿?

    不过一想到另一桩事,李郡守就立刻打消了主意:“那周虎虽然是个人才,但他曾经受过火烧,烧地面目全非,因此终日只能以面具遮盖,你希望嫣儿日后跟着这样一个人么?”

    蔡氏想了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打了个哆嗦,花容失色,再也不提此事。

    而与此同时,赵虞正带着静女、牛横、何顺三人离开郡守府,亦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静女不解问道。

    “我也不知。”

    赵虞摇了摇头:“总感觉好似避过了一件挺糟糕的事……”

    从旁,牛横与何顺满脸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