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皓玉真仙〕〔今天又收割了金手〕〔穿书后我娇养的小〕〔部落崛起之从大荒〕〔捐了集团,打造国〕〔开局遇险:险遭破〕〔我家水库真没巨蟒〕〔艾泽拉斯文明:开〕〔文娱从少年中国说〕〔我在龙族当龙王〕〔从木叶开始的旁白〕〔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快穿之男主都想攻〕〔我在天庭做仙官〕〔仙武战神〕〔诸天争道录〕〔禁区守墓人〕〔我有一口黄金棺〕〔明耀四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35章:十月
    张季的回归,使得赵虞、静女二人多了一位可以阐述秘密的亲信。

    至于如何安排张季,赵虞想来想去,决定让张季成为第二位护卫长,代替何顺协助静女打理都尉周府,而何顺则回到他赵虞身边。

    理由很简单:张季识字,而且能写。

    而对此,何顺并无丝毫不满,相反他还有些庆幸。

    毕竟在协助静女打理府邸期间,何顺这位护卫长,其实更多扮演着官家的角色,而官家又岂能不识字呢?

    于是在八月初的时候,静女趁着许昌城内的饥饿愈发增多,非但择选了一批看起来老实的平民作为家仆,还请来了几位生活窘迫的读书人,协助打点账房,顺便教牛横、何顺等人识字。

    顺便一提,在识字这件事上,牛横死活不肯静下心去学,为此他甚至愿意干脆地承认自己是个蠢蛋:“我脑袋笨,做个莽夫就得了,做不来读书人。”

    无语之余,赵虞就对牛横说:“你记住一个字,而且能写,我就给你一坛酒。”

    牛横愣了一下,忽然就拍拍胸脯表示自己的脑袋还是很灵光的。

    对此,赵虞将信将疑。

    当然了,对于这位脑袋确实不太好使的弟兄,赵虞本来就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牛横看得懂常用的字,能短短地写几句,他就已经足够满意。

    不过对于何顺,赵虞与静女二人的要求就高了,这些使得何顺这段日子因为学字而叫苦不迭。

    如今,张季代替他成为了都尉周府的‘官家’角色,何顺可谓是熬出头了。

    他苦笑着对张季说道:“张兄来了,小弟可算是能喘口气了。”

    张季起初感到莫名其妙,直到他了解了始末缘由后,他这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然,笑归笑,张季还是要提醒何顺:“大首领与夫人叫你学字,可是为你好。……你若不识字,如何担任要职呢?”

    何顺连连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但一口气叫我记住那些字,兄弟实在是……”

    也难怪,毕竟‘记一个字赏一坛酒’,那是只有牛横才有的特殊待遇,其他人哪有这待遇?

    倘若有,相信何顺也不会再抱怨了。

    代替何顺扮演都尉周府官家的角色,对于张季来说倒没有什么难度。

    而府里那群头裹黑巾的黑虎众,在私下挑衅张季时被他放倒了几个,也逐渐变得服服帖帖。

    唯一让张季有点嘀咕的,即是他都尉周府的那位夫人——静女。

    别人或许不清楚静女的底细,张季可是清清楚楚的。

    静女是二公子的侧室,这是他们乡侯府的夫人周氏定下的,静女本来并没有成为正室的资格。

    为此,张季私底下询问了赵虞的看法。

    赵虞很坦率地告诉他:“这近八年,静女始终跟随在我身边,不离不弃,与其叫我娶个陌生的女人,我宁可让她成为正室。……她有这个资格与能力。”

    于是,张季便不再提这件事。

    二公子说静女有资格,那就是有资格,但能力……静女真的有能力作为正室么?

    倘若说一开始张季对此还抱有疑问,可一连在都尉周府住了十几日,亲眼看到静女将府邸上上下下打理地井井有条,他再也没有任何疑问,唯有在心底感慨一声:静女不愧是夫人周氏亲手调教出来的。

    然而就在张季暗自观察静女期间,静女却感到了一些不自在。

    张季回到赵虞身边,静女为此也感到高兴,但随着这份高兴逐渐消退,她难免就开始思考起更直接的问题:这个府邸,听谁的?

    前一阵子何顺担任府上的护卫长时,无论大小事务,何顺都要请示静女。

    虽然这让静女忙地不可开交,但在忙碌之余,她亦得到了一份作为女主人的满足感。

    但张季的到来,情况出现了变化。

    与何顺不同,张季能文能武,为人处世不但有自己的主观看法,而且做事十分老练——这不奇怪,当年静女才刚刚进乡侯府时,张季就已经在乡侯府里做事了,再加上这些年在江东的经历,打理区区一座府邸,自然不在话下。

    于是,静女就突然闲了下来。

    闲,意味着失权,虽说静女并不认为张季是故意夺她权,但突然没事可做,这让忙碌了好一阵子的她忽然变得有些无所适从。

    而期间,碧儿、青儿两名侍女,也时常在静女说张季的坏话,大抵就是张季做事不请示她这个夫人,不够尊重。

    对此,静女斥责二女道:“张卫长乃都尉多年的旧识,对都尉忠心耿耿,绝无私心,日后莫要再说这样的话,否则我绝不轻饶!”

    这一番严厉的话,说得碧儿、青儿两名侍女连连告罪,再也不敢提这件事。

    但说归说,平心而论,静女也逐渐发现张季不适合‘共事’。

    原因就在于,他二人的地位分不出‘高下’——当然,这里所说的地位,指的是曾经乡侯府的地位,而不是都尉周府,这个毫无意义。

    在曾经的乡侯府,静女是夫人周氏许给赵虞的侍妾,而张季是受鲁阳乡侯所托,教导赵虞武艺,前者是半个夫人,后者是半个老师,这就出现了问题。

    好在静女与张季都有默契,在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对彼此都保持了礼让。

    有一日晚上,赵虞向静女问起了此事:“这几日与张季相处地如何?”

    “不太好。”

    静女自然不会隐瞒,如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张季是极有主见的人,还曾是教导少主无疑的半个老师,我这个‘假夫人’又不敢命令他什么,只能与他保持距离……”

    赵虞这才意识到,让张季协助静女,似乎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很高兴静女的实诚,闻言笑着说道:“张季刚来,正巧你这边又缺人,这才姑且让他适应一段时日,等过些日子,我就把他调到军中去了……”

    想想也是,极度缺人的赵虞,怎么可能让张季屈居于一名侍卫呢?

    听到这话,静女也不好说好或不好,不过她觉得,这对于她还有张季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次日,赵虞便与张季说起了此事。

    张季苦笑地说道:“是我失察了,我以为……没想到不止公子,就连静女亦判若两人,让我有点感觉陌生了。”

    听到这话,赵虞笑着摆了摆手:“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静女很聪明,她从来不会做我不高兴的事,因此你也不会担心她会对你有什么看法。……我今日跟你说这事,是要你有个准备,等过些日子,大概中旬的时候,我便会将你调入郡军,任命你为士吏。”

    “士吏?”

    张季吃了一惊。

    他当然知道士吏是什么样的官职,闻言惊愕问道:“这等官职,公子如今可以随意任命么?”

    “当然不可随意任命。”赵虞笑着说道:“还得有个正当的理由,比如说,为了抢收粮食,防止叛军骚扰,再比如为了收复叛军占据的城池等等……”

    只要有这些说得过去的理由,郡守府大概率是可以通过的,毕竟陈朗不可能会卡他。

    果不其然,九月十二日的时候,郡守府就通过了赵虞将张季提拔为士吏的推荐,顺带着连赵虞决定扩充郡军的提议也通过了。

    当然,事后赵虞也难免被李郡守召去,倒不是为了张季的事,而是问赵虞打算几时对叛军动手——境内三分之一的城池仍被叛军所占据,这亦是李郡守的一大心病。

    面对李郡守的询问,赵虞恭敬说道:“等秋收之后看看情况吧,现在若打起来,就算我能收复临颍、鄢陵等地,叛军也绝对会立刻焚烧城外的农田,将即将收成的粮谷一把火烧尽……虽说如此一来叛军得不到粮食,但我等就必须承认所收复城县百姓的口粮……与其逼地太紧,不如缓一缓,叫叛军顺利收一批粮。叛军手中有了粮,为了收买民心,自然会分给临颍、鄢陵等县的百姓,这就能避免出现饿死之人……”

    “唔,你考虑地很周到。”

    李郡守满意地点点头。

    九月十四日,昆阳、汝南、襄城、阳翟四县开始收粮,为防止叛军捣乱,赵虞命昆阳、汝南、襄城三县的官兵协助百姓加紧抢收,而与此同时,被叛军占据的定陵、郾城、召陵、临颍等地,叛军亦开始与当地抢收粮食。

    期间,尽管郡军与叛军都彼此严加防范,仿佛就跟要大战一场似的,但事实证明,郡军与叛军都保持了克制。

    在长达近十日的收割后,昆阳三县喜人得共计收获了近九十万石粮谷,而阳翟那边,亦收获了四十余万石,两者相加,竟有多达一百五十万石,远远超过预估的一百二十万石。

    而叛军那边,郡守府根据旅狼与其他斥候打探所得的消息,做出了大致的估测,大抵是收获了七十来万石的样子。

    这总共超过二百余万石的粮食,差不多足以让颍川郡多达百万的人口吃到明年了。

    为了保住这批粮食,不使其外流,颍川郡守李旻特地亲笔写了一份奏折,派人送往邯郸,希望朝廷今年减免他颍川郡的粮食税收。

    没想到才过几日,朝廷便送来一道公文,但却不是提到粮收之事,而是叫颍川郡立刻派兵增援梁郡的命令。

    ——命颍川都尉周虎提兵两万、自备粮草,立刻增援梁郡,十一月前勒令抵达,逾期严惩不贷!

    『来了。』

    在得知这条命令时,赵虞心中一凛。

    晋国与各路义师的胜负,整个天下局势的走向,就看这一仗了。

    当然,对于他而言,能否趁机抓到那个童彦,才是他最在意的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