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46章:扑朔迷离
    ps:今天家里有点事耽误了,只能来得及码一章了。

    ————以下正文————

    在一番欢快的笑声过后,薛敖便开始讲述他的作战策略。

    他整个作战策略大致可分为三步,即年前诱敌深入、深冬伺机反制、开春围剿追击。

    所谓年前诱敌,即放纵江夏、豫章、江东三股叛军继续深入梁郡,任凭其会师,任凭其攻陷咸平,期间,处在叛军进攻途中的县城,像开封县、小黄县,通通放弃,任凭叛军兵临梁城城下。

    薛敖估算叛军的进攻速度,年前最多也就只能推进至梁城城下,但绝无可能对梁城,以及对当前集结于梁城一带的十万军队造成威胁。

    在听到这一番话后,赵虞颇感意外。

    毕竟在他看来,以薛敖所表现出来的‘猛夫’形象,这会儿理当是不顾一切叫各路兵马杀至咸平与叛军对峙,岂能坐守于梁城?

    当然,这只是一句调侃,而从理性来说,薛敖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

    要知道当前已是十月的尾巴了,天气正迅速转冷,此刻叫各军拔营赶往距梁城七八十里外的咸平,等于是放弃了‘以逸待劳’的优势——你仓促赶到咸平,要先立营吧?要储备柴火吧?这些过冬准备赵虞与李蒙已经做过一回了,难不成还要再做一回?

    别忘了,对面叛军在咸平县一带早已建成了营寨,对方完全可以反过来以逸待劳——江夏叛军的渠帅陈勖又不是傻子,肯定会派人骚扰、破坏晋军的立营之事,逼晋军后撤,哪会叫晋军轻松建成营寨?

    所以说,咸平县必须放弃了,这座距离梁城七八十里的县城,终归还是太远了,令十万晋军鞭长莫及。

    然而让赵虞更为惊讶的是,薛敖在放弃咸平之后,居然还准备放弃开封与小黄二县。

    开封旧名启封,乃古时郑国大将郑邴所建,意为‘启拓封疆’,待等到汉国时,为避景帝讳而改名开封,它位于梁城难免偏西的位置,距梁城大概四十多里左右。

    而小黄县,则位于梁城东南方向,距梁城大概三十几里左右。

    以当前即将入冬的天气来说,这两座县城的距离都必要尴尬——你说一定守不住吧,也未必;但你说一定能守住吧,除非另外派驻军队,否则在天寒地冻的情况下,梁城还真没有万全把握。

    毕竟在大雪封路、天寒地冻的情况下,一支军队行军三十里,就几乎无法再投入作战了。

    鉴于这一点,薛敖亦果断地放弃了开封与小黄二县。

    那……开封、小黄二县的军民怎么办?城内那些只要被破城就一定会被叛军屠戮殆尽的世家、富户怎么办?

    赵虞不动声色地看向薛敖、童彦、李蒙三人,却见这三位没有一个提出相关疑问。

    因为谁都明白,他们不可能提前去通知开封、小黄二县,否则一旦消息走漏,必然会有大股难民逃奔梁城,介时无论梁城是否接纳这批难民,这都将对梁城造成巨大负担。

    这大概就是慈不掌兵吧……

    见薛敖神色凝重、语气淡漠地讲述他的策略,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放纵叛军逼近梁城,是为了诱敌深入,既然有诱敌,那么就要有反制的手段,而薛敖的反制手段就是待叛军逼近梁城时,在合适的时机奇袭开封与小黄,在重新夺回这两座县城的同时,将号称三十万的叛军关在梁城、开封、小黄三县行程的品字形口袋里。

    此时,派驻开封、小黄的两股晋军,便可以截断叛军的粮道,只要能做到这一点,纵使叛军兵力确确实实高达三十万,也注定溃败,介时,十万晋军便可以展开薛敖的第三步作战,即围剿追击。

    “诸位可有何补充?”

    在说完全部策略后,薛敖询问赵虞、童彦、李蒙三人的意见。

    听闻此言,童彦当即抚掌道:“妙!”

    旋即,他便开始称赞薛敖。

    然而薛敖根本懒得理会他,让童彦再次讨了没趣。

    “你们呢?”

    薛敖将目光投向赵虞与李蒙二人,意有所指地说道:“薛某想听的并非恭维,而是切切实实的建议。”

    “这个……”李蒙考虑了一下,忽然狡猾地看向赵虞,笑着说道:“有周都尉在,我哪敢提什么意见?先听听周都尉的看法吧。”

    “唔。”

    薛敖点点头,亦饶有兴致地看向赵虞。

    被三双眼睛盯着,赵虞不禁暗自苦笑。

    虽然他知道李蒙并无恶意,但可以的话,他其实不想提出任何建议,不过这会儿不成了,他必须得说出点什么有建设的建议来,否则,或有可能引起薛敖的不快——此前明明在昆阳与许昌几次击退叛军,如今却没有丝毫建议?难道你对我薛敖有什么成见么?

    为了更好地隐藏身份,赵虞自然希望与薛敖这位车骑将军打好关系,无论日后是否用得上这份交情。

    但如何提出意见才能博得这位将军的好感呢?

    赵虞仔细琢磨了一下,这才抱拳说道:“既然如此,卑职斗胆说两句。……薛将军拟定的策略,唔,怎么说呢,中规中矩……”

    “……”李蒙微微色变,惊愕地看向赵虞。

    然而不等他开口圆场,赵虞自己就已经做出了补救:“当然,卑职知道这是碍于当前的天时不利于我方,否则,凭薛将军的勇武、谋略,又岂会无奈放弃咸平、开封、小黄三县?”

    听闻此言,李蒙脸上的神色变得更为惊愕了,心说直说:这小子真会说话。

    从旁,童彦亦一脸惊讶地重新打量赵虞。

    而作为当事人,薛敖饶有兴致地看着赵虞,笑着问道:“那么,周都尉有何建议呢?”

    赵虞抱拳说道:“不敢说建议。……正如卑职所言,在当前的天气下,暂时也只能先采取这条计策了,卑职斗胆补足将军这条计策中的某些遗漏……”

    说着,他抬手一指地图上的开封、小黄二县位置,正色说道:“薛将军所述计策中最关键的一点,也是最大的破绽,即建立于叛军会过分紧逼梁郡,甚至是兵临城下,那么,倘若叛军分驻开封、小黄二县,又当如何?”

    他抬头看向薛敖,抱拳正色说道:“请将军恕罪。……卑职虽未与豫章、江东两股叛军交过手,但却与陈勖、项宣、周贡几人都打过交道,陈勖此人,计略更胜关朔,且为人谨慎稳重,绝不贪功冒进,倘若我猜测无误的话,纵使我方按兵不动,他今年也最多止步于开封、小黄二县,绝不会再进一步……兵临之下,过分紧逼大梁,确实有助于提高叛军的士气,但叛军也要相应付出代价,别的不说,单单是立营之事,他就知道我方不会轻易令他得逞。将军放弃驰援咸平,不也正是考虑到难以在当地迅速安营扎寨么?”

    说罢,他再次朝着薛敖抱了抱拳,放低姿态道:“这是卑职愚见,若有冒犯将军之处,还请将军海涵。”

    “哈哈哈。”

    薛敖笑着挥挥手,表示自己毫不在意。

    他确实不在意,毕竟他所提出的作战策略,只不过是他初步拟定的大致策略而已,就连他也知道其中肯定是留有破绽,所以他才要与李蒙以及这位周都尉一起商议。

    现如今,这个周都尉确实提出了建议,且一语中的道明了其中破绽,他赞赏还来不及呢。

    似这种敢对他提出之建议作出‘中规中矩’评价,并不过分褒赞、实事求是之人,在薛敖看来那才是真正合格的带兵将领,跟旁边某个惯于恭维谄媚的家伙完全不同。

    这周虎不愧是曾在昆阳击败过反贼关朔……

    心中暗暗称赞一句,薛敖见猎心喜般问赵虞道:“那么,周都尉对此有何建议?”

    果然问了啊……

    赵虞暗自苦笑,因为他早就猜到薛敖会这么问。

    可他哪有什么建议?

    就算真有建议,他也不能就这么告诉薛敖啊。

    虽说这场仗,他已愈发觉得义师方胜少败多,但在他心底深处,他到底还是希望是义师能占据优势。

    “唔……”

    他故作沉吟,实则绞尽脑汁思索着应付薛敖的办法。

    忽然,他心中微微一动,想出一条计策。

    他抱拳对薛敖说道:“将军,依卑职之见,想要让叛军中计,那么唯有‘示敌以弱’……”

    “怎么个示弱法?”

    “让叛军看到我方急于求成……”赵虞也不卖关子,当即就解释道:“正好将军昨日才抵达梁城,咱们不妨立刻就杀向咸平……”

    “你是说……”薛敖摸着下巴处的短须若有所思,看神色,他应该已经猜到几分。

    见此,赵虞点点头,继续说道:“此次前往咸平,我方必然无功而返,因为叛军绝对不会让我方在当地建成营寨,与其对峙,但这次无功而返,却或许能让叛军产生我方冒进的误判。……依我对陈勖的了解,咱们卖了这么大一个破绽,他一定不会放过,若是我猜测无误的话,他必然会派一支军队紧紧咬着咱们,一路迫使我军退回梁城。……如此一来,尽管我方士卒白跑一趟,徒然消耗了精力,但陈勖肯定也能想到这一点,这或许能变得更为激进,尝试在梁城境内建立营寨,以求对梁城形成逼迫。”

    “唔唔。”

    薛敖沉思着点点头,笑着称赞道:“妙!……这招才是妙!”

    说罢,他不顾童彦有些尴尬的神色,拍案道:“就采取周都尉的办法,李蒙,你跟我,还有周都尉,咱们三人率军跑一趟咸平。”

    “是!”

    赵虞与李蒙立刻抱拳应道。

    此时,薛敖又吩咐童彦道:“至于童都尉,依旧坐镇梁城……”

    就在赵虞暗自以为得计时,就听薛敖又叮嘱童彦道:“另外,童都尉要当心考县方向。……尽管豫章、江东两股叛军已与陈勖的江夏叛军汇合,但江东叛军未必就没有在考县预留一支军队,以便在某个时机牵制梁城。……此番我与周都尉、李都尉二人前往咸平,多半会与那几路叛军僵持几日,甚至十几日,期间若天降大雪,我等短期怕是无法返回梁城,介时,你一要严防考县方向趁机袭击梁城,二要警惕叛军绕至我与李蒙、周都尉三军背后,明白么?”

    童彦立刻端正神色,抱拳说道:“明白,请薛将军放心!”

    ……

    从旁看到这一幕的赵虞,面具下面色略微有些僵硬。

    不错,他向薛敖提出‘示敌以弱’的更深层含义,就是为了抽空梁城的守备,以便江东义师能从考县偷袭梁城——毕竟考县就在梁城的东面,虽说隔着近百里地,但倘若梁城疏于防范,江东义师也未必完全没有机会。

    然而,看似莽夫的薛敖一眼就看出他的诱敌之策会给梁城造成虚弱,立刻就提醒了童彦,让赵虞暗中为江东义师创造的机会化为乌有。

    更有甚至,这薛敖还考虑到了天降大雪的可能,提醒童彦他们三军可能短期内无法撤回梁城,叮嘱童彦加大对南边的控制力度,防止叛军绕到他们三军后方,趁机将他们三军与梁城割裂。

    毫不夸张地说,赵虞故意留给叛军的真正破绽,被薛敖两句话就堵死了。

    这让赵虞唯有苦笑,同时在心底感慨一声:这就是陈门五虎,简直无懈可击。

    唯一值得庆幸的,薛敖暂时还没有怀疑他,甚至于,被他‘假诱敌真资敌’的那一番话给骗了过去,对他愈发欣赏,总算是稍微还有点回报。

    而这也给赵虞提了个醒:决不可低估薛敖的大局观与谋略,尽量莫要在在策略上试图欺骗这位车骑将军,否则,这薛敖迟早会对他产生怀疑。

    鉴于当前距离十月末就只剩五六日,随时都有可能降一场大雪,薛敖决定立刻实施赵虞的诱敌之计。

    他命兵力数量最多的河南军,留一万人守卫营寨,其余河南军与颍川军,立刻奔赴咸平县。

    就连他自己,亦率领麾下五千骑兵,与另外五千骑着马的步卒,一同前往咸平,摆出了一副要保卫咸平,在咸平与叛军大战一场的架势。

    这多达六万军队的行军,自然瞒不过叛军的耳目,叛军散落在梁城一带的细作,立刻就将消息提前送到了咸平,送到了叛军的营寨中,交给了江夏叛军的渠帅陈勖。

    不得不说,赵虞这招‘假诱敌真资敌’,不但骗过了薛敖,就连对面的陈勖也被弄得一头雾水:这都即将入冬了,那六万晋军不好好留在梁城过冬,以逸待劳等他义师打过去,特地跑来咸平做什么?

    这不是白白将先机拱手相让于他义师么?

    不太对劲……

    陈勖本能地感觉这件事有点诡异。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