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美漫胜利之神〕〔混在美洲的新大明〕〔我在末世当暴君〕〔晚唐浮生〕〔一婚二宝:帝少宠〕〔回到2002当医生〕〔我不是械王〕〔重生狂妃之明月罩〕〔穿越远古野人老公〕〔救世主降临〕〔金刚不坏大寨主〕〔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53章:出击!
    在主线与支线方面卡住了,一直在纠结谁应该在先

    以下正文

    十二月三十日,就当天下人普遍迎贺即将到来的新年时,在梁城西郊的晋军营寨中,赵虞正在自己的帐篷内,召集众将下达作战命令。

    “此次远袭,由张季、曹戊你们二人负责”

    环视了一眼坐在帐内的王庆、张季、曹戊、秦寔、贾庶五将,赵虞将目光定格在张季与曹戊二人身上,沉声叮嘱道“这次远袭至关重要,无论如何都要将开封拿下。”

    “是”

    张季、曹戊二人抱拳应道。

    “拿下开封后,立刻转为守势,警惕叛军反扑,等待下一步命令。”赵虞继续说道。

    “是。”

    曹戊抱拳应了声,旋即开口问道“不知几时开始行动”

    “就在今晚。”赵虞沉声说道“戌时之前全部离营,我会派旅狼掩护你等行动”

    听闻此言,除王庆与张季以外,其余曹戊、秦寔、贾庶三将皆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这得力于薛敖、赵虞、李蒙三人的保密尽管他们三人早在那场徒劳的驰援咸平事件前就已经讨论了整个战略,但这件事却没有几人得到明确的答复。

    比如在赵虞麾下的颍川军中,除张季是因为职位以外的原因得知了这件事,就只有担任着类似中军将职务的王庆才早早就得知了这件事。

    片刻后,待各将陆续告辞离去之后,王庆以难得正经的语气问赵虞道“拿下开封后,那位薛将军会立刻对叛军动手么”

    “还要再等一等。”

    赵虞也不隐瞒,如实地解释道“开封、考县两地得手后,薛将军会出动他麾下的太原骑兵,以开封、考县为据点,截断叛军的粮道大抵上,咱们这边不会率先动手,应该会是叛军先做出行动,无论是进是退。”

    王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旋即哂笑道“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然会在一位陈门五虎的统率下,以晋国将领的名义讨伐不臣嘿”

    赵虞没好气地说道“这种无意义的自嘲就没必要了。来自襄城、汝南的那两批县卒操练地如何了是否可堪一战”

    王庆自然明白赵虞的顾虑,点点头说道“勉强还凑合吧,有郡军在侧,应该可以堪堪一用”

    “莫要大意。”赵虞沉声叮嘱道“一旦展开与叛军的正面交手,我颍川军将作为中军,承担大部分来自叛军的压力,其他不需要我再做解释了吧”

    王庆挑了挑眉头,旋即点点头道“我会叫乐贵加紧”

    “唔。”

    当日入夜后,遵照赵虞的安排,张季与曹戊各率本部麾下军卒悄然离开了西郊营寨,冒着深冬的严寒,径直奔赴开封而去。

    在一片寂静的雪原上,时不时响起一声声狼嚎,那是旅狼在暗中为这支友军护行,尽可能地避免张季、曹戊二人的军队撞到叛军的斥候。

    可莫要低估了旅狼的作用以及叛军对旅狼的重视程度。

    次日,也就是新年的正月初一,三路义师主帅陈勖刚醒来,便立刻收到了相关的消息。

    “昨夜,周虎麾下的群狼大批出没”

    在得知这件事后,陈勖立刻就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赵虞麾下的旅狼,颍川都尉署登记为狼贲士,而与其打过交道的义师将领,比如项宣,则将其称作群狼,视为一支非常厉害的斥候。

    甚至于,长沙义师渠帅关朔还对其作出过分为狼患、聚为虎害的评价,尽管人数并不多,但由于神出鬼没,故而早早就成为了义师上下的心头大患。

    “立刻请项宣、周贡二将过来。”陈勖当即沉声吩咐道。

    片刻后,项宣、周贡二将陆续来到了陈勖的营房,陈勖将情况一说,旋即沉声说道“昨晚,周虎麾下的旅狼大批行动,袭击我义师的巡逻队,这是这批人在近两个月来首次大规模行动,你二人对此有何看法”

    “晋军准备动手”周贡皱着眉头反问,语气不那么确定。

    而从旁,项宣则深深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见二将也提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来,陈勖思忖了片刻,吩咐左右道“传令各军,从今夜开始,派至营寨外的巡逻队人数需翻倍,最好派两支巡逻卫士一起行动,一支在明,一支在暗。”

    他所做出的安排,即当初项宣在颖阳时拿来对付旅狼的那一招,效果还不错,至少坑了旅狼一拨,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旅狼们变得愈发狡猾、滑溜了。

    “豫章与江东两支,要派人提醒么”左右询问陈勖道。

    “当然。”陈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问话的那人,旋即吩咐道“若豫章、江东两方的人询问缘由,就向他们解释一下昆阳群狼。”

    大约一刻时后,陈勖派出的人,便来到了豫章、江东两军的营区,分别提醒了豫章义师渠帅程周与江东的大将吴懿。

    旋即,听说了这件事的楚骁,便将此事告知了赵寅。

    “昆阳群狼么”

    赵寅若有所思地在营房内来回踱步,神色十分凝重。

    他倒不是怀疑那些昆阳群狼是否如陈勖所说的那般难缠,他在意的,是整件事背后的深意。

    他的弟弟赵虞,目前正以周虎的化名,担任着颍川都尉的职务,看样子似乎还得到了陈门五虎之一薛敖的器重。

    因此毫无疑问,昨夜昆阳群狼的大规模行动,势必牵扯到薛敖。

    薛敖他当真只是一个不明形势、狂妄自大的莽夫么

    赵寅难以做出判断。

    不得不说,鉴于此前薛敖盲目地驰援咸平,从而导致六万晋国在咸平、小黄两地相继两次被他义师逼退,甚至于义师还趁机推进至梁郡境内,在距离梁城仅二十余里处扎下了营寨,这件事使得他义师上下此前对薛敖的忌惮大幅度下跌。

    甚至于,他的弟弟赵虞或颍川都尉周虎,在陈勖口中一跃成为当前梁城一带晋军中最危险的人物,但赵寅却感觉不太对。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弟弟赵虞在跟义师作对。

    在外人看来,身为颍川都尉的周虎,与叛军作对那是理所当然,唯独赵寅知道,他弟弟赵虞不应该与义师作对,最起码应该保持中立,即拥兵自重、故意放任义师等等,因为赵虞可以笃定,义师不可能威胁到他他赵寅不会允许,江东义师也不会允许。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弟弟赵虞依旧做出了与义师作对的选择,这就只有一个可能,即受到了薛敖的直接授意,无法违背。

    凭我弟的才智,仍旧无法说服那薛敖,要么是薛敖刚愎自负、愚蠢透顶,要么

    赵寅的眉头越皱越深,忽然转头嘱咐正在打理营方的阿竹道“阿竹,我去一趟吴将军去”

    “怎么”见赵寅满脸凝重,阿竹惊讶地问道。

    只见赵寅眼眸中闪过几丝慎重,沉声说道“我怀疑,我方对那薛敖做出了错判甚至就连我也做出了误判。”

    说罢,他带着楚骁走出了营房,留下满脸担忧之色的阿竹。

    当日,赵寅与江东大将吴懿谈论了一番,但由于缺乏相关证据,赵寅倒也没有提出什么实际性的建议,只能提醒吴懿保持慎重。

    而与此同时,张季、曹戊所率领的近七千颍川军,正迅速朝着开封而去。

    正月初二,张季、曹戊所率领的近七千颍川军,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距开封仅有二十里的地方。

    此时,张季与曹戊分别下令全军停止前进,等待旅狼送回消息。

    上午巳时前后,旅狼督百许柏带着若干名旅狼来到了张季、曹戊二人的军中。

    别看张季与曹戊都是千人将级别的将领,而许柏仅仅只是百人将级别,但由于旅狼独立于颍川郡军与旅贲营之外,因此双方并不存在上下级的关系,纵使是张季与曹戊,也得客客气气地对待许柏。

    当然,许柏也不会冒犯这两位就是了。

    在几句没什么营养的客套过后,许柏将他旅狼打探到的情况告知了张季与曹戊,只见他蹲在雪地上,手持一根枯枝在雪上划了几下,口述道“目前,两位在这,开封在这,据王聘派人送来的消息,这一路上都没有叛军的斥候,当然,为谨慎起见,我与王聘仍会为两位护形,提前干掉沿途遭遇的叛军斥候至于开封县,据王聘送来的消息,驻守开封的叛军,其防守并不是很森严,一侧城墙,只有几十人看守,半个时辰才有一班人巡逻,期间,城墙上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影”

    听着许柏的口述,张季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叛军并未料到我方会在这时候奔袭开封,不过还是要速战速决”

    “唔。”曹戊亦点点头,旋即询问许柏道“许督百,不知旅狼此番是否会与我等一起行动”

    许柏看了一眼曹戊,说道“我旅狼有自决权,原则上应当给予诸位协助,但”他做了一个寻常人不明所以的手势。

    曹戊笑了笑,说道“当然,曹某绝不会让旅狼涉险。我是这样想的,倘若旅狼是事先打造几架长梯,在今晚某个时间混入城内,杀退守门之卒,打开城门,张季与我介时便能率军卒长驱直入”

    许柏微微皱了皱眉,说道“两位麾下军卒这行赶路虽辛劳,但怕是不及我旅狼”

    “当然。”曹戊笑着说道“是故,此番拿下开封,张季与曹某绝不会忘记旅狼的功劳,咱们三三分账”

    打下开封的功劳三三分账么

    许柏微微有些心动。

    倒不是说他贪功,毕竟他也要为他们旅狼体系,为他手底下的那帮狼崽子谋取些利益。

    最好,扩建编制。

    他摸着下巴沉吟道“此番为两位护行的,虽只有我与王聘两队,不过鉴于开封的防守不甚森严,倒也不是不可以按曹将军所言尝试一番但却不知张季将军的意思”

    他转头看向张季,毕竟他也知道,张季是他们大首领的心腹,虽然这个人突然冒出来,来历有点蹊跷。

    张季也是聪颖之人,闻言笑着说道“都尉命我尽快拿下开封,不得出现闪失,我只在意能否完成都尉的吩咐。倘若旅狼能协助我二人拿下开封,曹戊与我,自然会如实上报旅狼的功劳。”

    “痛快。”许柏笑了笑,旋即抱拳说道“既然如此,最迟今夜子时二刻,我旅狼下夺开封一处城门,静待两位。”

    “好。”

    张季与曹戊对视一眼,答应下来。

    等许柏离开后,张季问曹戊道“这事能成么”

    曹戊长长吐了口气,神色莫名地说道“可莫要小瞧旅狼,我等因为扩编编制的关系,或使军中出现了良莠不齐,但这旅狼,却个个都是杀过人的悍卒送一份功劳给他们,省了咱们爬墙夺门,何乐而不为”

    “也是。”

    张季轻笑一声,继而颇有深意地瞥了一眼曹戊。

    尽管相处地时间并不长,但他已经感觉出,这曹戊是一个非常具有大局观的人。

    公子麾下,如今也是人才济济啊。

    张季暗暗想道。

    歇息了一阵后,张季、曹戊二人再次下令朝开封前进。

    就如许柏方才告知了他们的那样,他们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开封县的叛军斥候,这让二人愈发振奋。

    为了防止过于靠近开封而引起开封叛军的注意,在日落之前,张季与曹戊都没有过于靠近开封,在距离开封八九里处就停了下来,直到日落之后,这才徐徐朝开封摸近。

    在积雪几乎没至大腿的路上艰难行军,抬头看向夜空,除了依稀有几颗星辰闪烁,其余漆黑一片。

    在这种局面下行军,可想而知是何等的艰难。

    张季与曹戊只有拿攻陷开封后的事来激励士气,比如说,许诺进城后犒赏军卒,肉食管够、酒水管饱,甚至于,允许军卒们在不抢掠城内百姓的前提下,私藏一些战利品。

    在这种种承诺下,张季与曹戊二人麾下的军卒,才能在冒着风雪赶了四十里的路程后,依旧保持着高昂的士气。

    只不过这士气,事实上也十分脆弱。

    必须一鼓作气拿下开封,一旦失败,非但叛军会提高警惕,我方的军卒,恐怕也因士气崩溃而溃散

    在潜伏于开封城外的雪地上时,张季心下暗暗想道。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多余的,在开封叛军疏于防范的情况下,沿途护送他们两百名旅狼,仅凭几架攻城长梯就潜进了城,继而打开了西城门。

    张季与曹戊见机不可失,立刻率领麾下军中一涌攻入城内。

    开封城内的叛军本来人数就少,只有三千人驻守,又疏防范,哪里是近七千颍川军的对手,双方交手不过一刻时,城内的叛军便尽数溃败,一部分被俘虏,其余则仓皇逃离。

    正月初三夜里,新年的第三日晚上,七千颍川军突然攻陷开封。

    一日后,这个消息传到梁城境内的叛军主营,传到主帅陈勖耳中,陈勖立刻就察觉到了威胁。

    “晋军这是要将我义师一网打尽”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