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62章:袭营(三)
    !

    /!无广告!

    关于叛军前来袭营一事,事实上赵虞早就得知了,因为在河南都尉李蒙下令于其营内设下埋伏的同时,他就派人通知了赵虞,目的自然是希望赵虞的颍川军给予配合,在挫败叛军阴谋的同时,将叛军重创。

    但收到相关消息的赵虞,却并未第一时间告知王庆、秦寔、贾庶等人,更没有像李蒙那样,在第一时间做好伏击叛军的准备,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内心希望叛军今夜偷袭得手。

    毕竟若这座晋营被重创,营内共计四万五千名晋军就只能撤入梁城,如此一来,叛军便会毫无顾虑地攻打梁城。

    叛军攻打梁城,这是赵虞绑架童彦的重要一环。

    毕竟迄今为止,那童彦绝大多数时候都躲在梁城内,赵虞实在没有什么机会动作当然,他可以冒险进城,趁童彦毫无防备之际将其抓住,但这样做,无疑会留下严重的后患,之后晋国朝廷一查,十有八九就会怀疑到他身上。

    因此,嫁祸反军,是赵虞绑架童彦必须的前提,而既然要嫁祸给反叛军,那么,赵虞就得暗中助反叛军端掉晋军的营寨,以便反叛军毫无顾虑地进攻梁城。

    相比之下,他兄长赵寅的求助,反而是次一级的考虑。

    可问题是,该怎么助反叛军一举端掉晋军的营寨呢?

    直到叛军将领项宣对河南军的营寨发起偷袭时,赵虞仍在自己的帐内思索这个问题。

    鉴于李蒙提出了诱敌埋伏的策略,眼下河南军的辎重与粮草,亦大多都搬运到了他的营区,而赵虞所要做的,就是找个机会,一把火烧掉他们两支军队的辎重与粮草,但如何在不引起薛敖、李蒙等人怀疑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纵使是赵虞亦难免有些苦恼。

    苦恼之余,他倒是更倾向于反叛军前来偷袭他的营区,但他直觉认为,反叛军应该不会那么做他的兄长赵寅多半不会允许。

    虽然这可以视为兄长对弟弟的照拂,可没有反叛军前来袭营,他该如何趁机烧掉那些辎重与粮草?难道叫他自导自演、监守自盗么?

    就在他苦恼之际,有营内的巡逻卫士已经发现了河南军营区的异常,急匆匆地前来向他禀告:“报!启禀都尉,河南军营区忽人声嘈杂、喊声震天,疑似遭到敌军袭营。”

    .jsshcxx.

    为了做做样子,赵虞立刻奔出帐篷,翘首看向南边河南军营区方向。

    他倒是有心拖延片刻,奈何他手下的将领反映也不慢,只不过片刻工夫,王庆、秦寔、贾庶、乐贵、刘屠等人便陆续匆匆赶来,听赵虞下达命令。

    见此,饶是赵虞亦有些骑虎难下要知道薛敖早已筹划好了应对叛军袭营一事的策略,他总不能故意拖延吧?

    在沉吟片刻后,他沉声下令道:“秦寔、贾庶,你二人率五千兵卒,向西绕营增援河南军,期间警惕叛军在半途埋伏。”

    “是!”

    秦寔、贾庶二人抱拳应命,正要转身离去,却见王庆瞥了一眼二人,笑呵呵说道:“我一道去吧。”

    听到这话,秦寔、贾庶二人顿时变了颜色。

    秦寔当即有些不快地说道:“王部都尉此言是信不过我二人么?”

    “当然不是。”王庆笑着说道:“王某只是手痒了,想找几个叛军杀一杀罢了。”说着,他转头看向赵虞,颇有深意地问道:jxpxxs.“大首领不介意吧?”

    事实上,王庆的意图谁都看得出来,无非就是防着秦寔、贾庶二人一手而已,毕竟秦寔与贾庶都是叛军降将出身,天晓得他们二人是否还对叛军心存留恋。

    当然,王庆的这份谨慎,在赵虞看来倒没什么必要,毕竟在他看来,秦寔与贾庶已几乎不可能再倒向叛军不单单是因为他们都得到了颍川都尉士吏的官方身份,还因为他们手下的兵卒,即那些前叛军士卒,都很满意于当前的身份与待遇,且对义师失去了信赖。

    手底下的兵卒都不支持返回义师,秦寔、贾庶二人纵使仍对义师心存一丝留恋,又怎么可能折腾出什么事来?

    不过转念一想,赵虞便同意了,因为他也希望把王庆从营内支开。

    于是,他故意说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这句故作深沉的话,让王庆微微一愣,也让秦寔、贾庶二人的面色稍稍好看了几分他们三人都误会了。

    “嘿,行。”

    看似听懂、实则完全没有猜到赵虞意图的王庆闻言嗤笑一声,继而转头叮嘱乐贵:“乐贵,守好营寨。”

    “是。”乐贵抱拳答应。

    他作为王庆的心腹亲信,自然而然肩负着守卫营内辎重、粮草的重任。

    看着王庆、秦寔、贾庶三人离去的背影,赵虞若有所思地看向站在他身旁的乐贵,旋即又看了看刘屠。

    仿佛是注意到了赵虞的目光,刘屠抬起头来看向赵虞,目光中带着几分询问之意。

    相比较平日里的吵吵闹闹的,今日的刘屠显得各外的慎重。

    这引起了乐贵的好奇,他好奇地问道:“刘屠,方才你居然不请战……怎么,吃酒吃坏肚子了?”

    “没那事。”刘屠下意识看了一眼赵虞,旋即含糊地说道:“呃……我不是那个……那个……”

    “那个?”乐贵越听越是一头雾水。

    从旁,何顺见刘屠支支吾吾,遂插嘴道:“是这样的,刘弁目暂时编入我等近卫,是故不得轻易行动。”

    “哦……”

    乐贵恍然地点点头,但看向何顺的目光中却带着几分疑惑。

    他感觉有点纳闷,为何他随口一问,却让何顺代刘屠做出了解答更重要的是,何顺这句解答,隐隐有点替刘屠解围的意思。

    为何?

    乐贵一脸困惑地打量向何顺,但却不好追问,毕竟何顺乃是赵虞身边的护卫长,身份亦颇为特殊。

    不多时,秦寔、贾庶二人已集结好了各自麾下的兵卒,在王庆的率领下从西侧营门杀出,浩浩荡荡地奔赴南边。

    看着那些士卒出动,赵虞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

    倘若说此前他都希望自己一方的士卒能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敌军最大的伤亡,那么此时此刻,他忽然有些无所适从了,原因就在于,他的兄长赵寅此刻就在对面率领反叛军。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赵虞身边有一名烟虎众抬手惊呼道:“都尉,河南军的营区怎么起火了?”

    “唔?”赵虞惊讶地抬起头,果然看到河南军营区火势冲天。

    怎么回事?李蒙不是在营内设下的伏兵么?难道不曾击退叛军?

    赵虞心下亦有些不解。

    他当即吩咐道:“何顺,立刻派人去河南军营区打探,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何顺抱了抱拳,立刻吩咐两名烟虎众前往打探。

    大概一炷香工夫后,那两名烟虎众便去而复返,神色匆匆地禀告赵虞道:“大首领,叛军穿了河南军的甲胄,假冒河南军在后者营内杀人放火,我二人到两营边界的时候,已有不少河南军士卒向我营求助……”

    叛军穿着河南军的甲胄假冒后者?

    赵虞听得心中一愣。

    假冒敌军、伺机骚扰破坏,这是疑兵的一招,当初赵虞就不止一次地用在长沙义师身上,可奇怪的是,今夜义师前来袭击晋营带着这样一批伪装的奇兵做什么?不嫌累赘么?

    再转念一想,赵虞就明白了:肯定是义师当中有人识破了李蒙设伏兵于营内的伎俩,是故试图用这支奇兵来搅乱局势,令河南军自相怀疑。

    聪明!如此一来,人数越多的河南军,就完全陷入了混乱……不会是赵寅想出来的招数吧?那小子……

    赵虞惊讶地想道。

    忽然,他心中微微一动,不留痕迹地瞥了一眼乐贵。

    在略一思忖后,他沉声说道:“不好!河南军中了叛军的诡计,难以分辨敌我,在这样下去,恐怕会造成许多无必要的伤亡。……乐贵,你立刻集结你麾下士卒,遂我支援河南军!”

    乐贵愣了愣,愕然问道:“大首领,那咱们营就空了啊,再者……”

    他困惑不解地看了一眼刘屠,心下有些纳闷。

    毕竟按照常理,赵虞理当叫刘屠带人去支援河南军,因为刘屠比他勇猛地多。

    见乐贵面露惊讶困惑之色,赵虞当然知道是自己的命令让乐贵心生了不解,为了防止后者再多想,他立刻催促道:“快!”

    “是!”

    乐贵当即抱拳领命,飞也似地奔远集结士卒去了。

    见此,赵虞压低声音对刘屠说道:“刘屠,你留下守卫营寨。……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道。”

    &nb.zyxta.sp;   刘屠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不多时,乐贵便集结了麾下数千兵力,旋即来到赵虞面前覆命。

    赵虞也不多话,立刻带着乐贵、牛横、何顺几人,率领这支颍川军横穿营区,前往河南军的营寨。

    看着赵虞等人离去的背影,刘屠长长吐了口气,旋即将目光看向营内堆放辎重、粮草的位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