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我在七侠镇当郎中〕〔我的精灵模拟器〕〔我绝世武帝,被美〕〔诸天从功夫熊猫开〕〔从红楼开始拯救名〕〔一人得道〕〔凌天独尊〕〔离婚后前夫总是想〕〔玉京山上的树〕〔我玩传奇私服〕〔大国将相〕〔我的抽卡游戏成真〕〔凤鸣斗罗〕〔诸天之我是沙悟净〕〔放置型修仙〕〔魄罗的正确养成方〕〔神诡大明〕〔无上神途〕〔无敌从欠钱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71章:助攻【二合一】
    梁城至咸平之间,虽然几乎都是平原坦川地带,但亦有几座低矮的小山,或者说矮丘、土岗。

    未时前后,赵虞所率领的颍川军,与童彦所率领的梁城军,就遇到了其中两座。

    当这两支晋军试图行军经过这两座矮丘时,在矮丘的顶部,项宣的侄子项吉带着二十几名士卒正冷静眺望着。

    “曲将,晋军来了。”

    “唔,我看到了。”

    站在矮丘的顶部,项吉皱着眉头眺望着从远处徐徐而来的两支,仔细观察着这两支晋军的旗帜。

    在他的观察下,那两支晋军仿佛长蛇般迅速向南前进,前军高举着‘梁郡’、‘童’字样的旗帜,而后军则是举着‘颍川’、‘周’字样的旗帜。

    瞧见这些旗帜,项吉立刻就明白了这两支晋军的主将。

    但……

    『那陈门五虎之一的薛敖,他不在这两支晋军当中么?』

    在仔细观察了一番后,项吉并未发现任何表明薛敖身份的旗帜。

    以薛敖的堂堂身份,想来是不屑于隐藏行踪的,可见薛敖并不在这两支晋军。

    但即便如此,颍川都尉周虎,那也是个相当棘手的人物。

    相比之下,梁郡都尉童彦反而被项吉忽视了。

    就在项吉仔细观察远处的晋军时,附近的树丛中忽然钻出两名士卒,其中一人神色急切地说道:“曲将,山下有人摸上来了,是那些戴黑巾的。”

    『散落的黑巾卒?是周虎手下的‘狼斥候’!』

    项吉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压低声音果断说道:“撤!”

    一声令下,二十几人撤了个精光。

    大概小半柱香之后,项吉等人所认为的‘狼斥候’,或者说是由督百许柏率领的旅狼,便来到了这块地方。

    为首一人,正是穿着厚厚冬衣的许柏。

    只见在一群旅狼的簇拥下,许柏蹲下身,看了一阵地上的脚印,伸手摸了摸上面那明显遭踩踏过的冰棱。

    “刚走。”

    他站起身来,看向视线所及的山林。

    或有一名旅狼请示道:“肯定是叛军的斥候,要追么?”

    “未必追地上了,算了吧。”

    许柏皱着眉头看了几眼可疑的方向,旋即吩咐左右道:“但还是要向都尉禀告一声。……叛军斥候在此暗中窥视我军行军,怕是不怀好意。”

    “是!”

    当即就有两名旅狼抱拳而去。

    大概一刻时后,这两名旅狼便找到了赵虞,将方在在那座土岗上发现叛军斥候的事告诉了后者,同时亦转达了许柏的担忧。

    对此赵虞并不意外,毕竟据他估算,陈勖、程周这两支叛军合计应该还有五、六万人,对比他与童彦约两万追兵,其实还谈不上是溃败——至少在赵虞与童彦汇合开封县一带的晋军前,在薛敖率领后续军队加入追击前,这两支叛军还谈不上溃败。

    既然谈不上溃败,那么叛军别说留下一些斥候监视他晋军,就算是设下殿后军队,甚至是设下埋伏,这在常理之中。

    而据赵虞个人猜测,叛军在沿途设下埋伏的可能性非常高,尤其是在得知当前追兵仅只有他与童彦所率的总共两万晋军时。

    不过赵虞并不在意,他巴不得叛军设下埋伏,这样他才好趁乱劫走童彦。

    他唯一顾虑的,是他麾下颍川军是否会为此付出大的代价。

    一个时辰后,项吉留下一部分人继续沿途监视晋军的行军,而他则急急忙忙赶上了大军,向陈勖、程周、赵寅等人禀报了追兵之事。

    在听完项吉的描述后,陈勖神色凝重地说道:“周虎与童彦么?来得好快啊……”

    从旁,程周宽慰道:“他二人仅两三万人,即便被他们追上,也未必是我军对手。”

    “这可难说。”

    陈勖微微摇了摇头。

    要知道,他们即将进入开封、咸平一带,晋军在开封县还有七千颍川军与五千太原骑兵呢。

    一旦这两拨晋军合拢,那就是近三万步卒与五千名骑兵,这绝对不是一股可以小觑的力量。

    更何况,周虎、童彦二人率领的晋军,明摆着只是薛敖派来牵制他们的追兵,一旦他义师与这些晋军过久地纠缠,不幸被延误了几日,等到晋国太师陈仲率领五十万大军来援,那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哪怕吴懿率近四万江东义师与他们汇合亦无法做出改变。

    “那怎么办?”

    程周皱着眉头问道:“趁着周虎、童彦二人的军队与开封的晋军尚未合拢,咱们先埋伏他一拨?”

    “很难。”

    陈勖惆怅地摇了摇头,说出了心中的看法:“怕未必能骗过那周虎。”

    就当陈勖与程周正在商量之际,从旁,赵寅心中却是莫名的惊诧。

    周虎……不,他阿弟赵虞,居然带着那童彦一同来追击他们?这是要在城外趁机拿下那童彦的意思么?

    隐隐好似把握住了什么,赵寅沉声说道:“未必。”

    “唔?”陈勖、程周不解地看向赵寅。

    见此,赵寅斟酌了一下,说道:“我的意思是,周虎与童彦未必就一定不会中计。……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公子的意思是……伏兵?”陈勖惊疑地看向赵寅。

    “正是!”赵寅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换做往常,确实未必能骗过对面他那位小阿弟,但问题是,如果是他阿弟故意中伏呢?

    据项吉所言,那两万晋军,由万余梁城军为前军,数千颍川军为后军,这在赵寅看来,这很有可能就是他阿弟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想办法葬送掉童彦麾下那万余梁城军。

    只要童彦麾下那万余梁城军被他义师击溃,童彦自然毫无疑问会落入他阿弟手中。

    『果然,这才是那小子的想法……』

    赵寅心下暗暗想道。

    当然了,尽管心中肯定,但他却不能将这真相告诉陈勖与程周,在斟酌一下后,他轻笑着说道:“周虎也是人,他也会犯错,倘若我等做出溃散之势,未必不能引他上钩。”

    说罢,他见陈勖还在犹豫,又劝说道:“陈帅,倘若能重创周虎、童彦麾下军队,我等就能多一份安然撤至陈郡的希望……”

    “唔……”

    陈勖听得心下意动,犹豫半晌后咬咬牙道:“罢了!就试一试!”

    尽管赵寅认为他阿弟赵虞十有**会故意中计,但表面功夫终归还是要做一下,至少要骗过那童彦。

    于是乎,在陈勖的命令下,近六万晋军仿佛是得知了身后的追兵,突然开始急行军,并且在路途中留下了许多旗帜与辎重。

    半个时辰后,王庆、王迅、张期等人率领颍川军与梁城军来到,自然看到了那些丢得满地的辎重与旗帜。

    梁郡都尉士吏王迅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对张期说道:“叛军已知我军追至,故而惊慌失措,落下了这些旗帜与辎重。”

    旋即,他便派人将这件事禀告了都尉童彦。

    童彦的第一反应,也与王迅一般无二,但他显然要比王迅谨慎地多,得知消息后立刻带着十几名护卫,策马来到了赵虞这边,与赵虞商议此事:“叛军似乎已得知我军即将追赶上他们,故而下令急行军,于途中散落了许多旗帜与辎重,贤弟,你我可要下令追击?”

    赵虞一听就知道这是叛军的诡计。

    毕竟他们才只有两万追兵,而叛军却有将近六万,几乎相差三倍的兵力,叛军何必如此惊慌失措?

    要换做他赵虞就不慌,近六万叛军分作两部,相互掩护撤离,你看你两万晋军敢追击试试!追击就回头把你门牙拍下来。

    但这话他却不好告诉童彦,相反,他还要想办法打消童彦心中的怀疑。

    鉴于此,他沉吟了片刻,沉声说道:“事有反常必为妖,叛军明明仍有近六万之众,何必如此畏惧你我二人?”

    “你是说,这是叛军的诈术?”

    “唔。”赵虞点点头,但旋即便又不动声色转换口风:“也有可能,叛军怕的不是你我二人的军队,而是怕我等与开封的军队回合……一旦两方汇合,那就有近三万步卒加五千骑兵,这就足以拖住叛军,拖至薛将军率军前来。……显然叛军也知道这一点,是故不想与我等纠缠,加快撤离。”

    “那……到底追还是不追?”童彦被赵虞说得糊涂了。

    “追!”

    仿佛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赵虞故作深沉的说道:“叫士卒们小心些就是了,岂能因为叛军的些许异常便自乱阵脚,坐视叛军逃之夭夭?……万一真叫叛军逃了,我等如何向薛将军交代?”

    最后一句,他是故意说给童彦听的,他知道,这是童彦的死穴。

    果不其然,在听到最后一句后,童彦立刻做出了决定:“好,既然如此,我立刻传令王迅、张期,命他们加紧追击!”

    随后不久,这道命令就传到了王迅、张期二人耳中。

    王迅对此大感惊诧,问前传令的士卒道:“都尉命我军急行军?”

    “是的,王士吏!”

    “……”王迅皱皱眉,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要知道此时已过酉时,虽说初春的酉时,天色尚未彻底暗下来,但怎么说也已临近黄昏,这个时候下令急行军,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但既然作为都尉的童彦下达了命令,王迅也只能照办,挥手下令全军急行。

    而与此同时,王庆、秦寔、贾庶三人也收到了急行军的命令。

    在赵虞与童彦二人的命令下,六千余颍川军卒与万余梁城军卒立刻加快行军速度。

    在足足又追了近半个时辰后,他们终于在两片矮丘间的平坦山谷里,隐隐看到了叛军的踪迹。

    “是叛军的辎重营!”

    王迅顿时精神一振。

    远处的叛军似乎也注意到了身背后晋军追至,当即就有人丢下辎重车、粮车,仓皇逃窜。

    隐隐地,王迅还听到了远方叛军的惊恐的呼声。

    “晋军!晋军追上来了!”

    “大家伙快逃命啊!”

    远处叛军那惊慌失措的表现,让王迅心中立刻浮现一个念头:进攻!

    这是他作为将领的判断,若此时率军追杀上去,定能杀得叛军大溃!

    想到这里,他不顾一切地下达了命令:“全军听令,追击前方叛军!”

    此时距他不远处,另一名士吏张期听到王迅的下令,赶忙前来阻止,他提醒王迅道:“小心叛军诡计!”

    然而,王迅却指着前方说道:“叛军见我军追至,士气已散,毫无斗志,此时不追,更待何时?”

    “这……”

    张期仔细观望远处,果然如王迅所言,只见在那片平坦的山谷间,到处都是溃逃的叛军。

    这些叛军丢弃了旗帜,丢弃了辎重车与粮车,毫无阵型、毫无秩序地四散溃逃,哪怕是他,亦被勾起了追击的念头。

    最终,他咬牙点了点头:“追!”

    在王迅与张期的命令下,万余梁城军卒再次加快速度,杀向前方那片已成溃军的叛军。

    这些梁城军的突然加速,让后方的王庆、秦寔、贾庶等人摸不着头脑。

    好在王迅与张期还没狂妄到单凭他们万余军队就想击溃数万叛军,他俩终归还是派人向王庆、秦寔、贾庶几人说明了情况。

    王庆山贼出身,不懂兵法,但他桀骜狂妄的性格下却有一颗谨慎的心,而秦寔与贾庶,那则是实打实的将领出身,本能地就感觉到不太对劲。

    秦寔当即对王庆说道:“天色即将入夜,此时贸然追击,恐会中了叛军埋伏。”

    贾庶亦劝道:“我等未曾亲眼看到叛军的溃势,若凭王迅、张期二人片言细语便贸然追击,一旦王、张二人判断错误,恐会连累我军!”

    听了秦寔、贾庶二人的劝告,王庆沉思道:“话虽如此,然梁城军已杀上前去,若我军不动,梁城军势单力薄,恐遭叛军反击……这样,秦寔,你率麾下本部支援梁城军,贾庶,你与乐贵一同殿后,倘若叛军果真有什么诡计,立刻结阵相拒,掩护秦寔后撤!”

    秦寔与贾庶对视一眼,无奈地点了点头。

    毕竟他们也知道,战场上的时机一纵即逝,王庆已经做出了最大程度上的警戒。

    而此时,王庆又吩咐左右道:“立刻到后军,将此事禀告都尉。”

    “是!”

    就在王庆、秦寔、贾庶三人商议之际,王迅、张期二将已率领着万余梁城军杀向了那片坦谷,杀向了那数万溃逃的叛军。

    只见短短几十个呼吸的工夫,万余梁城军卒就似潮水般杀到了叛军身后。

    乍一看,叛军的人数其实还要多过梁城军,但不知怎么,人数明明有梁城军至少两倍左右的叛军,却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与反击,眨眼之间,就有数百名叛军士卒被梁城军追上,用兵器杀死。

    叛军的一触即溃,更是助长了王迅、张期的信心,眼瞅着叛军那兵败如山倒的局面,王迅大喜过望的喊道:“诸军卒继续追击!叛军已无斗志!”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在这片坦谷一侧的矮丘上,在半山腰,陈勖、程周、赵寅等人却是神色冷静地看着坦谷内晋军对他义师的追击。

    半晌,程周问陈勖道:“动手么?还是再等等?”

    “……”陈勖一言不发,目光深邃地看向远处的颍川军。

    见此,赵寅心下暗叫不妙。

    他很清楚,陈勖迟迟不下令,就是在等颍川军也陷入他义师的伏击圈,可问题是,颍川军是他弟弟赵虞手下的军队啊,虽然眼下他们兄弟分处敌我,但作为兄长,他怎么说也要照顾一下他弟弟的手下,毕竟他弟弟又不是义师的敌人。

    想到这里,他低声对陈勖说道:“我劝陈帅莫贪,只要击溃了童彦麾下的梁城军,纵使叫周虎逃了,他也不敢再做追击;反之,若叫周虎察觉不妙,那可就不妙了……”

    “唔。”

    陈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公子说得对!”

    说罢,他吩咐左右道:“吹战号,叫项宣、周贡动手!”

    “是!”

    一名护卫抱拳领命,当即从怀中取出号角,放在嘴边将其吹响。

    “呜呜——”

    “呜呜——”

    “呜呜——”

    三声号角号角响过,坦谷两侧的矮丘背后当即响起了震天般的喊杀声。

    旋即,叛军将领项宣与周贡各率一支军队从两侧矮丘后杀出,恰好切断了那万余梁城军的后路。

    而与此同时,在坦谷内那两三万佯装溃逃的叛军中,亦有程周麾下将领徐镝振臂呼道:“身后的晋军,已陷入我方包围,我义师的儿郎们,杀啊!”

    在徐镝的指挥下,那两三万佯装溃逃的叛军立刻反身作战,令原本追击他们的梁城军反而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困境。

    远远看到这一幕,秦寔面色顿变:“果然有埋伏!”

    他下意识地下令全军停止向前。

    然而项宣并不却不放过秦寔——倒不是说项宣对秦寔有多大恨意,只能怪赵虞太遭恨,谁让赵虞破坏了义师太多的好事呢。

    好在秦寔与王庆、贾庶等人提前已做好防备,见项宣率领一股叛军杀来,秦寔立刻率军后撤,退至了王庆、贾庶、乐贵等人所构建的防线。

    然而,项宣并不畏惧与颍川军正面交锋,当即就率领军卒杀了上来。

    仿佛平地里一声轰雷,项宣麾下数千叛军与王庆、秦寔、贾庶等人麾下六千余颍川军杀在了一块,一时间,颍川军亦只能自保,无力支援前方的梁城军。

    在混乱中,王庆派出的传令兵匆匆来到后军,神色急切地向赵虞禀报:“都尉,我军中了叛军埋伏,梁城军深陷叛军包围,我军亦与敌将项宣麾下叛军展开厮杀……”

    “什么?”

    赵虞故作震惊。

    但事实上,他一点都不惊讶。

    毕竟他的见识可非同一般,自他得知叛军沿途留下旗帜、辎重时,他就已猜到叛军是在故意诱敌,否则,近六万叛军何必畏惧他区区两万晋军到这种程度?

    不过,童彦麾下士吏王迅、张期二人率万余梁城军一头撞进叛军伏击点,这是他没想到的,此前他还担心王、张二人是否会不上当呢。

    如今看来,梁城军居安甚久,的确欠缺作战方面的经验,就连王迅、张期这两位士吏,亦表现地不尽人意。

    当然,还有作为都尉的童彦……哼,这厮也就只能干干害人家破人亡的勾当!

    就在赵虞暗自讥讽之时,他忽然听到一阵惊呼:“周贤弟,周贤弟。”

    『来了……』

    赵虞一脸玩味地转头看去,当即就看到童彦带着二十几名护卫匆匆而他这边策马奔来,在其身后不远处,童彦亲率的五百名梁城卒正严正以待,与刘屠所率领的五百名黑虎众,一同构建起本阵最后的防线。

    只见几个呼吸的工夫,那童彦便策马来到了赵虞面前,惊慌失措地说道:“贤弟,大事不好,叛军竟在此地设下埋伏……”

    “我已知晓。”

    赵虞故意用凝重的语气道:“不曾想,叛军竟真在此设下埋伏……童兄,你我应当立刻撤离!”

    童彦还未反应过来,赵虞身边的何顺忽然诈喊道:“都尉,童都尉,有一支叛军绕过来了!”

    “什么?!”

    童彦大惊失色,赶忙回头。

    然而此刻战场上那般混乱,加之天色也越来越暗,他哪里看得真切?

    看着童彦满脸惊慌的模样,赵虞心下暗笑。

    暗笑之余,他故作焦急地说道:“童兄,为今之计,只有留下我等亲兵断后,你我速速后撤,若你我二人落到叛军手中,怕是尸骨无存……”

    “好好。”童彦连连点头,但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你们麾下军卒怎么办?”

    赵虞故作痛心地说道:“唯有暂时后撤,重整旗鼓。”

    惊慌失措的童彦,哪晓得他万余梁城军已陷入叛军包围,连连点头。

    “叮叮叮——”

    “撤退!撤退!颍川军听令,全军撤退!”

    “叮叮叮——”

    “撤退!撤退!梁郡军听令,全军撤退!”

    一时间,关于撤退的喊声此起彼伏,在听到这些声音后,王庆果断下令后撤。

    见此,贾庶惊愕问道:“我军撤了,被困的梁城军怎么办?”

    王庆翻了下白眼:“自身难保还管他们?”

    不错,王庆的义气,首先是针对自家山寨的弟兄,其次是颍川军,至于梁城军,抱歉,咱不是自己人。

    在王庆的命令下,六千颍川军且战且退,迅速脱离战场。

    见此,项宣原本要下令追击,却忽然收到陈勖的命令:“陈帅有令,伤敌十指不如断敌一指,颍川军要逃,任由他们去,先击溃梁城军!”

    项宣皱皱眉,但终究没有再做追赶。

    很显然,这是赵寅注意到了战场上的情况,向陈勖提出了他的建议,暗中帮了赵虞一把。

    在赵寅的暗助下,数万叛军放过了迅速向北撤离的颍川军,集中兵力将梁城军团团围住。

    半个时辰后,赵虞、童彦二人逃到了数里外的一个树林。

    见终于远离了那片喊杀声,童彦这才松了口气,而随同他逃离的十几名护卫,亦一个个累得喘息不已。

    这些护卫并没有注意到,赵虞身边以何顺为首的二十几名黑虎众,已悄悄摸到了他们身边。

    噗——

    忽然,一柄利剑,捅穿了其中一名护卫的胸膛。

    紧接着又是噗噗几声,童彦那十几名护卫纷纷倒地。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