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前夫想要生二胎〕〔重生过去从四合院〕〔人在遮天,开局献〕〔首富从挖矿开始〕〔重生就得支棱起来〕〔诸天游戏登录器〕〔从武当开始的诸天〕〔斗罗之拥有八奇技〕〔开局一个系统,扮〕〔NBA:开局一张三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我在六朝传道〕〔这个明星很妖孽〕〔大秦:开局抢了盖〕〔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逍遥小捕快〕〔别人打职业,你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73章:火中取栗(二)【二合一】
    “把那具尸体搬过来……”

    “该死的叛军……”

    “呜,伯长……呜呜……”

    在晋军中埋伏的那边坦谷中,千余名梁城军卒心情复杂地搬运着同泽的尸体。

    在不远处,赵虞与牛横坐在一堆篝火旁,身背后站着以龚角为首的几名黑虎众。

    他远远看着那些正在搬运袍泽尸体的梁城军卒。

    不同于当日对河南军的愧疚感,对于那些梁城军卒,赵虞可没有内疚的想法,毕竟在八年前,童彦就是率领着这些梁城军卒,摧毁了他的家,杀害了他鲁阳乡侯府上上下下二百余口人。

    虽说赵虞也明白,当年的那些梁城军卒也只不过是听命行事,甚至于被童彦欺骗,但他对这些梁城军卒依旧没有丝毫好感,不追究当年的从犯,已经是他最大的宽容了。

    “报!”

    随着一声通禀,几名旅狼气喘吁吁地来到赵虞跟前,抱拳禀告道:“启禀大首领,方圆十里,未曾找到童都尉的踪影。”

    『怎么可能找得到……呵。』

    心下暗自一笑,但赵虞表面上却装出了震怒的模样,喝道:“再找!”

    “是!”几名旅狼抱拳而去。

    不多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梁城都尉士吏王迅、张期二人来到了赵虞跟前。

    “周都尉……”

    只见王迅朝着赵虞抱了抱拳,一脸患得患失地说道:“将士们已收敛了尸体,不知……不知可有童都尉的消息?”

    听到这话,赵虞重重地摇了摇头。

    见此,王迅面色惨白,与张期对视了一眼,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就在这时,远处隐隐传来马蹄声,赵虞转头看了一眼,旋即便发现有一队太原骑兵正迅速朝这边而来。

    这队太原骑兵,乃是由晋将董典亲自率领,只见他在靠近营地后徐徐放缓速度,旋即翻身下马,快步来到了赵虞跟前。

    “董将军。”

    赵虞站起身,率先打了个招呼,虽然以他的身份,实际并不需要主动施礼,他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示好董典。

    “周都尉。”

    董典亦恭敬地回了礼,旋即带着几分期待问道:“周都尉这边,可曾找到童都尉的下落?”

    赵虞摇了摇头,以一副遗憾的口吻说道:“我以为董将军能带来什么好消息……看来,董将军也一无所获。”

    “抱歉。”

    董典看了一眼王迅、张期二人,旋即抱拳对赵虞说道:“末将带人朝北搜查了二十里,也未曾找到童都尉一行人的下落……”

    “是么。”赵虞重新在篝火旁坐下,沉声说道:“再等等吧,但愿其他人能带回什么好消息……”

    从旁,王迅、张期二人面如白纸。

    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两个时辰,期间,王庆、秦寔、贾庶、张季、曹戊派出的颍川卒,或是许柏、王聘等人率领的旅狼,亦或是董典、钟辽二将麾下的太原骑兵,三军兵卒仔仔细细搜查了方圆二十里,但遗憾的是,都没能找到童彦一行人。

    “童都尉……童都尉会不会回梁城了……”

    在一个又一个噩耗前,王迅汗如浆涌,他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提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猜测。

    就连他自己也知道这完全不可能——童彦怎么可能在吃了败仗的情况下,不顾自己麾下军队独自逃回梁城?不说别的,单单薛敖就会撕了他!

    换而言之,只有一个可能……

    “童都尉,怕是遭到了叛军的毒手。”

    赵虞叹息着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猜测。

    哦,除了牛横、张季、龚角与另外两名黑虎众。

    “周都尉……”

    王迅的面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与张期一样,用哀求的目光看向赵虞。

    『这两人这回怕是……』

    董典、钟辽二将瞥了一眼王迅与张期。

    他们来时就已经听说了,昨日黄昏前,由于王迅、张期二人的贪功冒进,周虎与童彦率领的军队在这片坦谷遭遇了叛军的埋伏,损失惨重。

    贪功冒进致使己方军队损失惨重,这本来就是一个严重的过错,没想到居然还害死了自家都尉……

    这罪上加罪,王迅、张期二人岂有好果子吃?

    当然,董典与钟辽并没有权力治罪王迅二人,甚至于,对于童彦的死活,他俩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将军薛敖一向很厌恶童彦,他们在意的是另外一桩事。

    “周都尉。”

    董典上前一步,压低声音说道:“童都尉生死不明,末将为此感到十分遗憾,但当务之急,我等必须尽快追击叛军,不可使叛军逃离我方的追击……”

    话音刚落,钟辽亦上前以商量的口吻对赵虞说道:“周都尉,我相信童都尉吉人天相,定能化险为夷。……但退一步说,倘若童都尉当真已被叛军所害,我等在此担忧亦无济于事,不如先追击叛军,期间再慢慢寻找童都尉的下落,只要童都尉还活着,咱们终能找到他。”

    “这……”

    赵虞故作犹豫,旋即转头看向王迅与张期二人,问道:“王迅、张期,你二人意下如何?”

    王迅、张期二人此刻方寸大乱,哪能冷静下来,闻言只得点了点头。

    见此,赵虞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如此,传我命令,三军立刻奔赴咸平!”

    说到这里,他稍稍一顿,语气沉重的说道:“倘若,我是说倘若,倘若童都尉果真遭叛军杀害,那我等就要为童都尉报仇雪恨!”

    “是!”王迅、张期二人面色惨白地点了点头。

    鉴于赵虞的命令,各将领纷纷离去,准备统兵前往咸平,唯独王迅与张期二人迟迟没有离开。

    赵虞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故意不说破,只是用困惑的目光看向王迅与张期二人:“两位?”

    话音未落,只见王迅与张期对视一眼,忽然噗通一声单膝跪在赵虞面前,苦声哀求道:“周都尉,我二人愚昧,犯下此等过错,连累童都尉生死不明,或遭叛军杀害,这罪责,我二人万万也承担不起,如今唯有周都尉才能救我二人性命……”

    “这……”赵虞故作为难地说道:“我能做什么呢?”

    张期连忙说道:“若童都尉果真遇害,薛将军以及朝廷必然会追究,恳请周都尉在薛将军面前替我二人说说情……我二人上有老、下有小,请周都尉万万要救我二人一命啊。”

    “这……”

    “周都尉……”

    “唉,罢了。”

    赵虞故作叹息,上前扶起王迅、张期二人,宽慰道:“两位虽有过错,但……唉,倘若薛将军事后问起,周某尽量替两位圆全。但就像董、钟两位将军所言,当务之急,我等必须追上叛军,等待薛将军率援军前来。……若期间两位能戴罪立功,或许薛将军会网开一面。”

    “多谢周都尉!多谢周都尉!”

    王迅、张期二人连声感谢。

    看着二人满脸感激的模样,饶是赵虞也稍稍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这种情绪也只是一瞬而已。

    “嘿。”

    很突兀地,龚角身旁两名黑虎众,有一人不受控制地笑了一下。

    好在声音很轻,王迅、张期二人都没有听到——虽然他们就算听到也不太会在意。

    但龚角还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名发笑的黑虎众,后者立刻就低下了头。

    不得不说,事实上龚角其实也想笑。

    明明是他们的大首领谋划这一切,命他们趁着昨晚的混乱劫走了那童彦,将那王迅、张期二人害到如此田地,可谁曾想到,王迅、张期二人还要对他们大首领感恩戴德。

    这就是手段!

    这就是权谋!

    龚角心情澎湃。

    晋军也好,叛军也罢,都不过是他们大首领手中的棋子而已。

    不可否认,对于龚角而言,似赵虞这种有能在幕后操纵一切的人,对其着实有着非常强烈的魅力,让龚角愿意为这等人物效力。

    而此时不远处,张季正一边整理着自己战马的行囊,一遍看着赵虞与王迅、张期二人的互动。

    尽管隔得较远,但他依旧不难猜测王迅、张期二人方才下跪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怎么?”

    正巧牵着战马经过的曹戊,注意到了张季脸上的古怪之色。

    “呵,没什么。”

    张季笑了笑,翻身跃上了马背。

    片刻后,大军徐徐开始朝咸平县而去。

    因为童彦的失踪,梁城军暂时听从赵虞的号令,再加上张季、曹戊二人带来的六千颍川军——他二人在开封县留了一千人——当前赵虞麾下的兵力总共是一万七、八千左右。

    除此之外,还有五千名太原骑兵。

    当然,这支骑兵就不归赵虞统率了。

    『十分顺利啊……』

    驾驭着战马走在队伍的前头,赵虞略有些得意地想道。

    通过方才的一番作态,他已成功地让晋军的将领们接受了‘童彦遇害’的可能性。

    而接下来,他准备让叛军承认这一点。

    他相信,他那个还算聪明的兄长,肯定会猜到他隐晦给出的讯息,给予他配合。

    反正叛军并不在乎他们是否真的杀死了一名都尉。

    『天衣无缝。』

    反复思忖几回,赵虞也不认为他这计策中存在什么破绽。

    唔,要说唯一的破绽,那就是昨晚赵寅对他颍川军的放水实在是有点明显了,赵虞有些担心日后是否会引起薛敖的怀疑。

    『得提前想想如何应付……』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在前往咸平县的途中,赵虞一行并未再遭遇叛军的伏击,但很可惜,为了搜寻童彦,赵虞一行白白浪费了近三个时辰,这就使得他们与叛军的距离被再次拉开。

    一直到进入咸平县境内,董典、钟辽二人率领的太原骑兵,这才再次发现了叛军的踪迹。

    “报!”

    待等赵虞率领大军抵达距离咸平县仅七八里的时候,有一队太原骑兵赶来向他禀告。

    “启禀周都尉,据我军斥骑探查,叛军主力目前已退入了咸平县。董、钟两位将军希望周都尉尽快就地扎营,他们会尽全力拖延叛军。”

    “好,我知道了。”

    赵虞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正如太原骑兵所打探的那样,陈勖、程周、赵寅已率着近六万叛军退入了咸平县,成功与咸平县守将向赓汇合。

    回到城内的第一时间,陈勖便召集众将商议接下来的撤退大计。

    毕竟他义师要的撤退军队,可不止这六万人,还有即将赶来咸平与他们汇合的、吴懿所率的近四万江东义师,再者,还有此刻仍在尉氏、鄢陵等县驻扎的钟费、严脩等将领。

    甚至于,陈勖还得派人通知关朔的长沙军一声。

    总而言之,后续的麻烦事一大堆,他需要协调安排,安排各支分散的军队一起撤入陈郡,以抵挡晋军的反击,可不希望拉下任何一支军队。

    然而,就当陈勖等人在城内的县衙商议之事,忽然有士卒来报:“启禀陈帅,城外发现大量骑兵!”

    陈勖立刻就明白过来:太原骑兵到了!

    他皱着眉头对在座诸将道:“果然,周虎、童彦二人征调了开封县的晋军,多了那七千颍川军与五千太原骑兵……我军想要从咸平县撤离,恐怕又要费一番工夫了。”

    程周闻言轻笑道:“周虎、童彦刚吃了败仗,况且吴懿将军即将率军与我等汇合,纵使周虎、童彦与开封的晋军汇合,又何足惧哉?”

    听闻此言,陈勖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周虎、童彦,不过是晋军的先锋,我不惧他二人,就怕被他们拖住……尤其是那五千太原骑兵,倘若我义师撤退时被他们袭了粮车,纵使我义师有十余万之众,怕是也难以支撑撤回陈郡……”

    众人正商议着,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士卒入内禀告:“启禀陈帅,西北方向发现大股晋军踪迹,观旗号,乃是颍川都尉周虎与梁郡都尉童彦。”

    听闻禀告,陈勖微微一愣,旋即脸上露出几许惊讶。

    周虎、童彦二人率军追上来了,这一点丝毫不出他意料,他奇怪的是,这二人刚吃了败仗,怎么敢靠近他咸平县?

    难道说那七千颍川军、五千太原骑兵的增援,让周虎、童彦恢复了自信?

    就在陈勖惊诧之际,又有士卒急急匆匆前来禀告:“报!晋军在西城墙外集结。”

    “集结?”

    程周失笑道:“他二人想做什么?攻城么?”

    听到这话,众将纷纷笑了出声,大概是因为他们刚刚击败了对方的关系。

    在笑声中,陈勖站起身来,口中说道:“走,去看看吧,看看那周虎、童彦,究竟想做什么。”

    众人纷纷点头。

    大约一炷香工夫后,陈勖、程周、赵寅三人便带着项宣、周贡等一干将领来到了西城门楼,站在城门楼前的空地眺望城外的旷野。

    而此时,城外的晋军也已集结完毕,由张季、曹戊率领的六千部曲在前,王庆、秦寔、贾庶三人率领的另六千部曲在后,刚刚吃了一场败仗的梁城军,则仍由王迅、张期二人统率,列队于颍川军的左侧。

    而在远处的侧翼,则停驻着一支骑兵,最起码有三千人数。

    考虑到城内有近六万义师,陈勖并不担心周虎、童彦二人立刻攻城,他只是很纳闷,刚刚吃了一场败仗的这两个家伙,此刻兵临城下有何图谋。

    就在陈勖不解之际,赵虞带着牛横、龚角、刘屠以及二十名黑虎众,缓缓来到了城下。

    “周虎……”

    随着项宣一声轻喃,城上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他就是周虎?他就是阿弟?』

    赵寅眼睛一亮,仔细观望城下跨坐在马上的赵虞。

    据他所见,这位八年不见的阿弟,个子明显长高了许多。

    而此时,赵虞亦抬头仔细观望着城上众人,忽然,他的目光定格在赵寅身上。

    尽管赵寅的变化很大,但赵虞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这也难怪,毕竟赵寅的容貌,非但有他们老爹鲁阳乡侯六七分像,与赵虞更是相像,最起码也有六七分。

    “……”

    “……”

    八年未见的兄弟俩,终于在今日,以这种奇异的场合,终于见到了对方。

    而就在兄弟俩相互打量时,陈勖的一声轻笑,打破了气氛。

    “上回见到周首领时,周首领还只是一介县尉呢……恭喜周都尉高升。”

    『陈勖……』

    赵虞将目光从赵寅身上移向陈勖。

    倘换做在平日里,他倒是不介意与这陈勖聊几句,但今日却不合适,因为他正准备将一个屎盆子扣在对方头上。

    只见他酝酿了一下情绪,旋即沉声说道:“陈勖,你休要得意!……昨日只是周某一时疏忽,这才中了你等诡计,但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败亡?”

    『这周虎……怎么回事?』

    陈勖微微皱了皱眉。

    在他的印象中,那周虎向来是很有风度的,哪怕当初这周虎与关朔杀成那样,待二人见面时,这周虎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作态,叫人难以相信此人是山贼出身。

    没想到今日,这厮一上来就气势汹汹。

    就在陈勖感觉奇怪的时候,赵虞再次沉声说道:“朝廷已派陈太师率数十万大军前来围剿你等反贼,你等若识相,就速速交还童都尉,再叫麾下士卒卸下兵甲,开城投降,如此我尚可代你等向陈太师、薛将军求情,饶你们一条性命。”

    『交还童都尉?童彦?』

    陈勖愣了愣,谓左右众将道:“昨日有谁抓到了童彦么?”

    似项宣、周贡、朱峁、徐镝等将领纷纷摇头,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就唯独赵寅眼中闪过几丝精光。

    『好小子,他得手了!』

    他激动地攥了攥拳头。

    也不晓得是否是兄弟俩心有灵犀,他一听赵虞的话,就明白了这小阿弟的意图。

    『这狡猾的小子,自己抓了人,居然要嫁祸给我义师……好吧,为兄替你圆全。』

    心下暗笑两声,赵寅故作风轻云淡地说道:“呵,估计是昨晚死在乱军之中了吧……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意外收获。”

    原本项宣、周贡、朱峁、徐镝等人还在纳闷,听到赵寅这话,顿时恍然大悟。

    也难怪,毕竟大将死于乱军之中的例子,自古以来也是屡见不鲜,没什么好稀奇的。

    至于否认什么,众将更是想都没想过——他们这些要造反的义师,还在乎是否杀了一名都尉?

    他们巴不得把晋国的将领通通杀光,包括城下那个周虎。

    “项将军,莫非是你麾下的兵卒昨晚误杀了那童彦?”赵寅轻笑着问道。

    项宣哪晓得赵寅‘不安好心’,出于对赵寅的尊重,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旋即摇摇头说道:“这……好似并没有士卒禀告,唔,不好说,昨晚太混乱了……”

    听到这话,程周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这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众将纷纷笑着点头,其中赵寅更是笑地开心,转头对项宣说道:“估计是将军麾下某个士卒杀了童彦,昨晚只有将军麾下的兵卒有这机会……”

    项宣正皱着琢磨着,忽听赵寅又说道:“这一下,晋国怕是更恨将军了。”

    这一句话,就激起了项宣心中的傲气,他哈哈大笑道:“正合项某心意!”

    说罢,他上前一步,朝着城下得赵虞笑道:“周虎,正是项某手下的兵卒杀了童彦,你若执意要做晋国鹰犬,与我义师为敌,待下回交手,项某亲自斩下你的首级!”

    “……”

    赵虞的气势忽然一滞,盯着项宣看了半晌。

    饶是他猜到赵寅会配合他,也没想到项宣居然会傻乎乎跳出来认了这事,以至于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项宣还是蛮机智的。

    良久,赵虞抬手指向城上的项宣,沉声说道:“项宣,你等着罢,我必杀你,为童都尉报仇雪恨!”

    项宣双臂环抱,一脸倨傲地冷笑道:“好,我等着你。”

    这一来一回几句对话,就相当于坐实了‘项宣杀了童彦’的事实,而且还是在两万余晋军面前。

    心满意足之余,赵虞最后看了一眼城上的赵寅,旋即挥手下令:“撤!”

    在他的命令下,晋军徐徐后撤。

    当日,晋军后撤五里,安营扎寨。

    而期间,赵虞则在上呈给薛敖的战报中写下一笔。

    「……童彦贪功冒进,不幸中伏,遭叛军大将项宣所杀。」

    梁城都尉童彦,确认战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