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霍司爵温翔翔〕〔镜面管理局〕〔赘婿丹尊〕〔兰言之约〕〔三国从忽悠刘备开〕〔乡村小术士〕〔弃妻似锦〕〔所有人都知道你只〕〔军王龙首(九五之〕〔超级军工科学家〕〔王者战神江南林若〕〔调教玩家:谨慎NP〕〔全球进入大航海时〕〔从仙侠开始的文娱〕〔至尊小刁民〕〔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末世之人族永不言〕〔一人之上清黄庭〕〔重生后我逃婚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75章:突围与追歼【二合一】
    缜密的谋划,让赵虞丝毫没有因为童彦之事受到薛敖的责问,但薛敖坚持‘将叛军钉死在咸平县’的策略,却让赵虞感到颇为头疼。

    要知道他们这边,目前就只有一万二千余颍川军、五六千梁城军,外加五千名太原骑兵,而对面,三支叛军却已再次汇合,总兵力多达十万人,这两万余人,如何阻止十万人撤退?

    哪怕是赵虞,也觉得双方的兵力相差太过于悬殊。

    当他将薛敖的要求告知麾下的部将时,王庆、张季、曹戊、秦寔、贾庶、乐贵、刘屠等人皆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这也难怪,毕竟一旦双方展开厮杀,他一万两千余颍川军无疑会成为主力,而成为主力,就意味着要承受巨大的伤亡。

    但遗憾的是,他们却无法拒绝那位薛将军。

    “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吧?”

    在会议中,王庆带着几分冷笑对赵虞说道:“倘若他果真如传闻的那般勇猛,那么咱们跟着他冒一次险倒也无妨,但倘若那位薛将军只是徒有虚名,那咱们也没有必要让兄弟们去送死……”

    赵虞苦笑着说道:“想要阻止那位薛将军,这可不容易啊。”

    “不容易你也得想办法啊。”王庆轻笑着说道:“你可是咱们的大首领啊。”

    听到这句略带调侃的话,会议间的众将不约露出了种种异色。

    不得不说,赵虞手下这些将领,除张季以外,其实代表着两支派系,即以王庆为首的‘黑虎寨’一系,以及曹戊、秦寔、贾庶等人的‘义师降将’一系。

    而有意思的是,这双方在有一件事上是存在默契的,即双方都不认为要晋国付出全部,或者干脆点说,倘若有其他选择,他们甚至都不愿替晋国卖力。

    良久,赵虞微微点了点头:“此事我会想想办法,不过在此之前,先按照那位薛将军的命令做,张季,你负责随时与旅狼取得联系,监视咸平县的一举一动;曹戊、秦寔、贾庶,你们三人加紧鼓舞士气,以便必要时与叛军一战。”

    “是!”众将抱拳领命,留下赵虞在营房内沉思。

    他倒不是担心他兄长赵寅的安危,毕竟以他兄长赵寅在叛军中的地位,哪怕叛军此番全军覆没,叛军中的江东一支也会想办法护送赵寅逃回山东,赵虞担忧的,确确实实是他麾下颍川军的安危。

    毕竟,以两万余晋军对抗十余万叛军,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一个不好他麾下的颍川军就会损失惨重——与无论死伤多少赵虞都不会心疼的梁城军不同,颍川军那可是他的班底啊!

    『想要让我陪你发疯,最起码要让我看到你的实力,薛敖……』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而与此同时,薛敖正带着董典、钟辽二将,带着大约五百名骑兵,在咸平县南侧的一处土坡窥视城池。

    在薛敖仔细观察着那近在咫尺的咸平县城时,董典看似随意地说道:“似咸平这种小城,无法供十余万叛军躲藏许久,我想过不了几日,叛军就得继续向南撤离,介时恐怕免不了有一场大战……”

    “你惧了?”薛敖笑着问道。

    董典笑了笑,说道:“末将惧倒是不惧,就是担心咱们的骑兵寡不敌众……将军,关于阻击敌军,那周虎怎么说?”

    “周虎啊……”

    薛敖在马背上活动了一下双臂,轻笑着说道:“他虽不敢违抗我,但我看得出来他有异议……说到底,无非就是怕他手底下的兵损失惨重罢了。”

    “这不奇怪。”

    在旁的钟辽轻笑着说道:“我想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有匹敌将军的魄力与勇武……”

    『魄力与勇武……么?』

    薛敖望着远处城池的目光略微有些恍惚。

    此时他的脑海中,忽然蹦出一个骑着战马的魁梧形象,冲锋陷阵于千军万马之中。

    那是他幼年时的记忆,可即便到了今日,依旧是他心中的憧憬。

    突兀地,薛敖用自负的语气说道:“这一次,定要击溃叛军,叫这些反军记住老子的名号!”

    董典、钟辽二将愣了愣,旋即皆露出了笑容。

    而与此同时,在咸平县的南城门楼上,陈勖与程周、吴懿、赵寅,正神色凝重地看着城外那五百余名太原骑兵。

    事实上,陈勖等人并没有从那些太原骑兵中认出陈勖,甚至连董典、钟辽二将都没有认出来,他们只是针对太原骑兵始终死死盯着咸平县一事感到了威胁。

    良久,陈勖抬手指着城外那数百名太原骑兵说道:“这些太原骑兵,近几日始终在咸平县四周游荡,盯着我方一举一动,若不能想办法将其铲除,一旦我军开始南撤,晋军恐怕立刻就会得知消息……”

    “即便得知又如何?”程周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据斥候打探所得,对面的晋军除了这五千太原骑兵,就只有周虎的两万步卒,而我方如今三军集聚,十余万人还怕打不过对面?”

    “话不能这么说。”

    陈勖摇摇头说道:“倘若两军厮杀,我并不担心我等十万大军会遭晋军击败,可眼下我等的目的是南撤,撤至陈郡,晋军完全没有必要与我军正面交锋,他们只要一次次将我等逼回城内,坐等援军来到即可……一旦等到晋国太师陈仲的五十万大军抵达,那我等恐怕就只能全军覆没了……”

    从旁,吴懿闻言说道:“强行突围如何?”

    “难。”

    陈勖吐了口气,皱着眉头分析道:“当日从梁城撤离时,太原骑兵不在,唯有周虎、童彦率两万余步卒追击我军,因此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追上我军,可现如今,那五千太原骑兵就在城外虎视眈眈,一旦我军强行突围,太原骑兵必然会立刻联络周虎,介时,我方必然会有一些军队被晋军拖住……换而言之,殿后的军队,怕是九死一生。”

    “……”

    程周、吴懿二人陷入了沉默,而在旁的赵寅亦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他们知道,陈勖的判断是正确的。

    良久,吴懿长长吐了口气,低声说道:“话虽如此,但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城内的已开始对我义师有所抱怨。”

    “唔。”陈勖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咸平城内的百姓,已渐渐对他义师有所抱怨,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十余万义师士卒挤进这座小县后,在短短梁三日之内,就几乎吃光了城内所有的蔬菜、家禽,城内的存粮更是以骇人的速度迅速消耗。

    虽说咸平城内的百姓还未到断粮的地步,但不可否认的是,十余万义师的食物消耗,开始让这些百姓感到了担忧。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城内百姓察觉到了义师的败象,这使得原本接受义师、支持义师的城内百姓,逐渐改变了立场,处心积虑想要叫义师今早离开,免得牵连到他们。

    这一切的一切,都迫使着义师必须尽快南撤。

    “抓阄吧!”

    突兀地,陈勖咬了咬牙,沉着脸说道:“用抓阄来决定殿后的人选!”

    “……”

    程周、吴懿、赵寅惊诧地看向陈勖,但最终,三人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以抓阄来决定殿后的人选,这确实是比较公平的做法。

    于是,陈勖一行人立刻回到充当帅所的县衙,将三支义师的众将通通召集起来。

    待等众将到齐后,陈勖环视众人,沉声说道:“先前我等使了一招疑兵之计,成功地引开了李蒙的河南军,但薛敖、李蒙很快就会意识到中计,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李蒙的河南军,正日夜兼程向咸平这边赶来,我等已在咸平县歇养了两日,士卒们已养足了体力,我等必须在李蒙率河南军抵达此地前,尽快撤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换了一个沉重的口吻,继续说道:“考虑到我军一旦开始撤离,周虎麾下军队,还有那五千太原骑兵,势必会死死纠缠我等,我等必须留下断后的军队……我不瞒诸位,此番断后的军队,怕是九死一生。为了公平起见,我已与程帅、吴将军商议决定,采取抓阄的方式决定殿后人选,不知诸位可有异议?”

    “……”

    屋内众将面面相觑,十分安静。

    见此,陈勖点点头道:“那就抓阄吧。”

    在他的示意下,一名士卒抱来一只准备好的木盒,木盒已放入了早已事先准备好的纸。

    看着那个木盒,众将再次面面相觑,前排几人,竟没有人率先上前。

    终于,项宣忍不住了,神色淡然地说道:“既然诸位谦让,那项某就不客气了。”

    说罢,他轻轻推开站在他前面的两名豫章义师将领,面色自若地走到那只木盒前,伸手从木盒中摸出一张叠起的纸。

    待拆开后一看,项宣微微皱了皱眉,因为纸上空无一字。

    很显然,他没有中选。

    挑了挑眉,项宣站到了一旁。

    可能是有了项宣打头,众将们按捺心中的不安,陆陆续续上前从木盒中抓了一张纸。

    当看到自己抓的纸上空无一字时,大多数人都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一直到周贡上前,抓到了那张画着叉的纸。

    这算是中了么?

    周贡转头看向陈勖,却见陈勖的面色十分难看。

    见此,周贡立刻就明白了:是的,他选中了。

    看了看手中的纸,他释怀地笑了一下。

    站在一旁的项宣面色微变,微微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倘若只涉及到自己,他倒是愿意与周贡交换,毕竟自从在颍川郡起,周贡就给予了他非常大的帮助,尽管二人的意见有时会出现分歧,但遗憾的是,殿后一事非但涉及到将领,也涉及到他们手下的将士,即便再欣赏、再敬重周贡,项宣也要为手下的郭淮、邹袁、项吉、周忠等将领负责。

    “好。”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勖用沉重的语气说道:“就由周贡……断后!”

    他那语气,仿佛是咬着牙艰难说出口的。

    这也难怪,毕竟周贡是陈勖非常器重的爱将。

    “是!”

    周贡平静地抱了抱拳。

    观他不畏险恶、看淡生死的态度,也难怪项宣会欣赏他。

    片刻后,待众将陆续离开去准备撤退事宜时,陈勖将项宣留了下来。

    他对项宣说道:“我本打算叫周贡前往尉氏、鄢陵,协助严脩、钟费二人撤离,但眼下,只能拜托你了。”

    平心而论,前往颍川郡,协助严脩、钟费二将撤离,这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毕竟一旦晋军在正面战场取得了优势,颍川郡境内的颍川军势必也会响应追击,比如现如今坐镇许昌的褚燕,那也周虎手底下一名相当勇猛的将领。

    但比起在这边主战场殿后,这点危险着实不算什么了。

    看着陈勖唏嘘叹息的模样,项宣忽然抱拳说道:“陈帅,不如叫周贡前往颍川郡,我来断后,那周虎恨不得要杀我为那童彦报仇,我留下吸引晋军,或许比周贡更有作用。”

    听闻此言,陈勖勉强挤出几分笑容,伸手拍了拍项宣的臂膀,旋即微微摇了摇头:“周贡不会答应的。”

    “……”项宣顿时默然。

    事实上他也明白,周贡的自尊心毫不逊色于他。

    “去准备吧。”

    “……是。”

    次日,即二月二十一日。

    待天色刚蒙蒙亮时,咸平县南侧的城门缓缓敞开,高举着‘江东’字样旗帜的叛军士卒,从城内迅速走出,径直朝南而去。

    很不幸,在附近游荡的太原骑兵很快就赶来了,几十骑、几百骑、上千骑,在短短一刻时之内,就集结了两三千名骑兵。

    就连薛敖亦闻讯而来,策马立于一处土坡,正大光明地窥视着距他们不到两里的叛军,看着他们正迅速向南撤离。

    “居然无视我,选择强行突围……”

    薛敖舔了舔嘴唇,仿佛是看到了猎物的猛兽。

    他吩咐左右道:“立刻派人向周虎传讯,命他率军追击!”

    “是!”左右应声策马而去。

    不多时,四万江东义师尽数出城,紧接着便是程周率领的四万豫章义师,再然后则是陈勖的两万余江夏义师。

    事实上,此时在各自军中的陈勖、程周、吴懿、赵寅等人,都注意到了在旁虎视眈眈的那一大群太原骑兵。

    但由于时间紧迫,他们依旧顶着这份压力,准备强行突围。

    他们相信,那数千太原骑兵绝对不敢突袭他多达十余万之众的义师。

    然而他们失算了,因为他们并不知薛敖此刻就在那数千太原骑兵当中,这位薛将军,那可是率区区十余骑就敢突袭千余太原贼众的猛将。

    片刻后,五千太原骑兵大致集结完毕,同时也带来了赵虞的回覆:“报!颍川都尉周虎已率军出击!”

    “很好!”

    跨坐在马背上的薛敖伸手接过部将递来的铁枪,旋即将长枪的尖端指向远处的叛军,口中沉声喝道:“在周虎率军赶来之前,先搅乱他们阵型!……太原骑听令,目标叛军中腹,全军突袭!”

    一声令下,五千太原骑兵瞄准居于叛军阵型中腹部的豫章义师,发动了突袭。

    一时间,大地都为之震撼。

    注意到远处太原骑兵的异动,叛军的将士纷纷预警。

    “骑兵!”

    “骑兵杀过来了!”

    “太原骑兵杀过来了!”

    在各自部下的提醒与预警下,陈勖、程周、吴懿三人皆得知了此事,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

    周虎率领的两万晋军步卒还未抵达,单凭那五千骑兵,对面怎么敢进攻他们?

    双方可是整整相差二十倍的兵力啊!

    但现实告诉陈勖、程周、吴懿三人,对面就是敢这么做!

    “结阵!结阵!快结阵!”

    居于大军的一侧的江夏义师将领邓为一脸惊慌对部下下令。

    虽然他的部曲授命作为保护大军撤离的护卫军,甚至邓为本人也早早就注意到了那些集结的太原骑兵,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些骑兵居然敢直接朝着二十倍人数的他们发动突袭。

    “快、快!”

    眼瞅着已近在咫尺的数千名太原骑兵奔驰而来,邓为心下大为着急。

    忽然,有护卫指着远处的骑兵道:“将军!”

    邓为下意识转头,一眼就看到了策马冲在最前面的薛敖。

    尽管他不认得薛敖,但他本能地意识到,那绝对是一员猛将。

    砰——

    砰砰——

    一阵巨响,薛敖率领的五千太原骑兵,仿佛一柄尖刀狠狠扎入了豫章义师的腹部,将领邓为麾下那些尚还未来得及结阵的士卒,在一声声惨叫声中被骑兵胯下的战马撞飞。

    一时间,惨叫声、哀嚎声,伴随着撞击声与骨裂声连绵不断。

    看着这一幕,邓为眦目欲裂。

    “将军,小心!”

    “什么?”

    听到护卫的惊呼声,邓为下意识转头看去,旋即便看到一名骑将朝着他策马而来。

    他下意识地抽剑防御。

    “砰!”

    一声巨响,那骑将手中的铁枪狠狠砸在举起的长剑上。

    邓为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强大力量从剑身传来,紧接着,他就感觉双脚离了地,双目所见处天旋地转。

    砰!

    数息之后,邓为重重摔了地上,右手崩裂得虎口以及全身的剧痛让他清醒过来。

    他挣扎着抬起头,旋即便骇然看到,那名骑将不知何时已已策马立于他跟前,一脸轻蔑地,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铁枪。

    旋即,重重挥下。

    “不、不……”

    “啪!”

    一声脆响,邓为的头颅被击地严重变性,整个人缓缓倒地,贴近地面的那颗头颅,从七巧中缓缓流出鲜血,甚至还有些白浊之物。

    作为程周的麾下的大将,邓为成为了十余万义师强行向南突围的首位牺牲的大将。

    “哼。”

    瞥了一眼倒地的尸体,那骑将,或者说车骑将军薛敖,他轻哼一声,神色傲然地环视周遭。

    “我,薛敖!”他神色淡然地说道。

    短短三个字,附近的叛军士卒骇然变色。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