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止渴〕〔穿越大康王朝〕〔全球航海:我的概〕〔都市医道龙神〕〔玄幻:我真没想当〕〔逍遥医圣〕〔神道圣帝〕〔汉末之并州匪政〕〔我,反派,开局薅〕〔清宫皇妾被宠坏〕〔研发可控核聚变,〕〔都市无敌弃婿〕〔亿万萌宝老婆大人〕〔私婚密爱〕〔王妃她不讲武德〕〔重生之黄金大财阀〕〔洪荒:我有一座无〕〔四合院:从卡车司〕〔上班摸鱼,被美女〕〔又见九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77章:击破【二合一】
    卯时三刻,就当薛敖率领那五千太原骑兵鏖战之际,赵虞终于率领一万两千余颍川军、六千余梁城军抵达战场。

    就在他刚刚涉足这片战场之际,在这片战场上观望战局的旅狼,便第一时间与赵虞取得了联系。

    旅狼督伯许柏率先找到了赵虞,神色凝重向后者禀告道:“都尉,薛将军率领的五千太原骑兵,此刻正在与叛军厮杀。”

    “什么?”

    饶是赵虞,在听到许柏的禀告后亦大吃一惊。

    那薛敖,居然不等他率军抵达,就带着那五千骑兵对十余万叛军展开了进攻?

    “战况如何?”赵虞有些紧张地问道。

    毕竟薛敖的身份非同小可,倘若这位车骑将军出现什么闪失,他如何向素未谋面的陈太师等人交代?

    听闻赵虞的询问,许柏的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抱抱拳说道:“薛将军的五千骑兵,方才一轮突袭就杀穿了豫章叛军,随后,江夏叛军与江东叛军便各自派出朱峁与钟宜,试图援助豫章叛军,但遭到董典、钟辽二将的牵制。……眼下,董典、钟辽二将率领的骑兵,即将击溃朱峁与钟宜,而薛将军本人,则率领着大概一两千骑兵,径直杀入了豫章叛军的腹地,在敌军中……如入无人之境。”

    “……”

    赵虞愈听愈感觉震惊,而在他身旁的王庆、牛横、龚角几人,亦纷纷露出了惊诧之色。

    什么情况?

    那薛敖率领五千骑兵主动进攻那十余万叛军不算,居然还在各方面取得了优势?

    那些太原骑兵,竟如此勇猛么?

    微微皱了皱眉,赵虞吩咐王庆道:“王庆,你来统兵,我先去观察战局。待抵达那片战场后,你先下令各部布置阵型,等我号令。”

    在关键时刻,王庆还是蛮靠得住的,当即不苟言笑地点了点头:“好。”

    吩咐罢王庆,赵虞便带着牛横、龚角并刘屠所率领的数百名黑虎众,在许柏一干旅狼的指引下,离开大军,先行一步赶到战场,在一处土坡上登高眺望远处的战局。

    此时远处的战场,与许柏说得一般无二。

    四万江东义师已经撤出了一大段距离,距离主战场最起码已有三四里,只剩下一小股举着‘江东义师’旗帜的军队还在与太原骑兵纠缠,应该就是许柏口中所说的钟宜的部曲。

    相比较之下,人数同样有四万之众的豫章义师,此刻已呈现出无比混乱的局面,哪怕是隔得老远,赵虞亦能清楚看到豫章义师的军卒已陷入了混乱,有的往中间挤,有的往四周逃窜,简直一片混乱。

    而在最当中,也就是最混乱的那片地方,有大概一两千名太原骑兵正在与豫章义师的士卒交战。

    尽管那边豫章义师的人数是那一两千名太原骑兵的数倍,但就赵虞所见,却反而是太原骑兵在肆意屠戮,驾驭着胯下的坐骑左冲右突,一次又一次地搅乱豫章义师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阵型。

    『居然任由区区两千名骑兵在军中腹内来回乱杀,豫章义师的将领在做什么?』

    赵虞实在无法理解。

    他并不知道,豫章义师的将领们,诸如徐镝、邓为、黄竣、陆舆、张兜等将领,早已在方才陆陆续续被薛敖一力击杀,侥幸剩下一口气的徐镝,也在被忠心的卫士拼死救回后,再也不敢出现在那薛敖面前,换而言之,此时此刻的豫章义师,已经完全陷入了失去指挥的混乱局势,尽管渠帅程周还在不遗余力地指挥,但平心而论,在失去了‘大将’一级的指挥后,作为‘帅’的程周,其实并不容易直接指挥到‘曲将’级,更别说指挥曲将以下的百人将、五百人将。

    微微皱了皱眉,赵虞再次将目光投向江夏义师。

    从三支义师在撤离时的位置部署不难推测出,江夏义师必然承担着断后的责任,可眼下的问题就是,虽然作为前军的江东义师顺利撤离了,但作为中腹的豫章义师,却被薛敖的五千太原骑兵给死死纠缠住了,这就让江夏义师很尴尬,既不能正常撤退,也无法援助豫章义师,毕竟豫章虽然指挥混乱,但近四万的兵卒却占据了这片战场,这些惶惶的军卒,反而将江夏义师挡在了外头。

    当然,江夏义师按兵不动,也有可能是在等他,等他率领的近两万晋军。

    赵虞猜得没错,陈勖迟迟按兵不动,甚至没有再派将领去助豫章义师稳定局势,就是在防着赵虞——或者说颍川都尉周虎的那近两万晋军。

    陈勖很清楚,既然薛敖率领那五千太原骑兵对他十余万义师展开了攻势,那么周虎就一定会带着那近两万晋军迅速赶来,而他必须挡住周虎的这两万晋军,否则,他十余万义师必将遭遇一场严重的溃败。

    而事实证明,陈勖亦猜中了。

    “报!”

    随着一声尖锐的喊声,几名士卒气喘吁吁地奔至陈勖跟前,抱拳禀告道:“启、启禀陈帅,我军右侧,发现大量晋军踪迹,是周虎麾下的颍川军与梁城军!!”

    『来了!』

    陈勖心中一凛,当即吩咐道:“传令周贡……”

    这话刚出,他的声音便戛然而止,旋即,他叹了口气,朝着左右护卫摇了摇头:“罢了,我亲自去。”

    说罢,他拨转马头,朝着麾下大将周贡所在的位置而去。

    而与此同时,陈勖麾下大将周贡也已得知了‘周虎军抵达战场’的消息,正借传令兵之口,向麾下的将领下达命令。

    忽然,他听到身背后传来了陈勖的声音:“周贡。”

    “唔?”

    周贡回头瞧了一眼,旋即便看到陈勖正快马而这边而来。

    “陈帅?”待陈勖在他面前勒马停下之后,周贡抱了抱拳,一脸困惑地问道:“陈帅莫非还有别的吩咐?”

    陈勖摇了摇头,旋即目视着周贡,语气沉重地说道:“程周的豫章义师,已被薛敖的骑兵搅地一团乱,我准备去找程周,叫他壮士断腕,留下一部分兵力牵制薛敖,余众迅速撤离。因此,能否挡住周虎的两万晋军,至关重要……拜托了,周贡。”

    听着陈勖沉重的语气,周贡忽然就明白了:眼前这位陈帅亲自前来对他下令,只是与他做最后的诀别。

    深吸一口气,周贡脸上浮现明朗的笑容,郑重其事地抱拳道:“请陈帅放心,周贡以性命担保,绝不会让周虎有机会追击撤离的大军。”

    “……”

    陈勖面色动容,策马上前,伸手拍了拍周贡的臂膀,正色说道:“我知道,因为你一向是我麾下最信赖的大将。”

    听闻此言,周贡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旋即目视着陈勖,郑重其事地抱了抱拳,沉声说道:“这些年,多谢陈帅对我的照顾。”

    “……”

    陈勖面色微变,眼眸中浮现几分复杂神色,他刚要开口,却见周贡又笑着说道:“好了,送别就到此为止吧,陈帅请速速撤离。”

    陈勖张了张嘴,良久叹了口气:“……保重。”

    “陈帅也保重。”

    周贡笑着抱了抱拳。

    深深看了几眼周贡,陈勖狠下心来,拨转马头,朝着另一侧而去。

    期间,他几次回头,却看到周贡依旧保持着抱拳恭送他离去的动作,久久不动。

    『……』

    下意识攥紧了缰绳,陈勖发狠地对左右护卫下令道:“传令项宣,随我从东侧迂回撤退!”

    “是!”

    陈勖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周贡的视野中。

    此时,他这才放下双手,拨马朝向周虎军所在的方向,脸上的笑容亦迅速收起。

    只见他策马向前,口中大声喊道:“我乃周贡,我麾下将士听令,接下来,将由我等负责阻击周虎军!”

    随着他的话,当即就有若干名传令兵四下散开,向军中将士传达主将的命令。

    “将军有令,由我军抵抗周虎军!”

    “将军有令,由我军抵挡周虎军!”

    只见在周贡的命令下,万余江夏义师徐徐出阵,面朝着王庆所率领的近两万晋军,摆开了进攻的架势。

    『唔?』

    策马立于远处土坡之上的赵虞,惊讶地看到了这一幕。

    他原以为两万江夏义师都负责断后,但就目前而言,似乎陈勖只打算用一万名江夏义师牵制住他。

    至于另外一万名士卒……

    赵虞迅速扫了一眼战场,旋即他便发现,两万江夏义师一分为二,另一支则迅速朝着东面迂回,也不晓得是想要援助豫章义师,还是准备就此撤离。

    『仅留下一万人断后,那陈勖可真是有点轻视……唔?』

    正感慨着,赵虞忽然一愣。

    因为他发现,那支胆敢向他两万晋军摆出进攻架势的军队,其军中的士卒居然举着‘周’字将旗。

    『周贡?留下断后的人是周贡么?』

    赵虞的眼眸中闪过几丝惊讶。

    毕竟据他所知,周贡乃是陈勖麾下最器重的大将,其才能,与项宣相比亦毫不逊色。

    赵虞怎么也没想到,陈勖居然会让周贡率军断后,要知道就目前的局势来看,留下断后的将领那几乎是必死的啊。

    “报!”

    两名头裹黑巾的颍川卒,急匆匆来到赵虞所在的土坡,抱拳请示道:“都尉,敌将周贡已针对我军摆出进攻的架势,王部都尉命我二人前来请示。”

    “唔……”

    赵虞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哪怕是他也必须承认,他低估了薛敖与其麾下五千太原骑兵的杀伤力,没想到四万豫章义师,居然会被薛敖的五千骑兵搅成一盘散沙。

    不夸张地说,四万豫章义师此时已几乎失去了作战能力,就只剩下两万江夏义师、四万江东义师仍有战力,但尴尬的是,这两路义师都不想继续与晋军纠缠——看江东义师自顾自撤离,都没有回头援助豫章义师,就知道‘撤离’才是这三路义师的优先战略。

    『为了尽快撤离,三路义师顾忌重重,不想豁出一切与我方纠缠,却反遭我方掣肘,这样下去,搞不好我与薛敖,真能一口气击溃这十余万义师啊……』

    赵虞皱着眉头盘算着。

    诚然,打胜仗是好事,但此时重创这三路义师,真的好么?

    要知道,陈勖的江夏义师与程周的豫章义师能多拖住晋国的主力一日,江东义师在泰山刚打下来的地盘就多一日休养生息的时间,更别说,这场仗还牵扯到四万江东义师。

    作为混在晋国阵营中的‘内奸’,赵虞此刻想的并不是如何重创这三路义师,而是如何不动声色地放其逃离,亦拖延晋国镇压叛乱的时间,为江东义师争取休养生息的时间。

    当然,为了避免被识破,赵虞也不能做得太过分,因此需要他好好琢磨一下。

    『周贡的一万江夏义师,肯定是跑不掉了,看上去对方似乎也没想过要撤离,好,那就是一万名额……至于四万豫章义师,看这情形估计也难以全身而退了,留下一半吧。那么就是总共三万名额。……三万的破敌,差不多可以向薛敖交代了。』

    在仔细盘算之后,赵虞沉声下令道:“传我令,命王庆进攻周贡军,再命王迅、张期二人率各自部曲进攻豫章叛军,助董典、钟辽二将一臂之力!”

    “是!”那两名颍川军卒应声而去。

    片刻后,赵虞的命令就传达到了王庆、王迅、张期三人耳中。

    对此,王庆隐隐感觉有点奇怪,毕竟赵虞用兵,向来喜欢集中优势兵力率先击破敌军小股部队,以达到削减敌军人数的目的,换而言之,按照常理,赵虞本该叫他一万二千余颍川郡、六千余梁城军一同进攻那万余周贡军,待将其击溃后,再一齐转攻豫章叛军。

    但此次,他们那位大首领却反其道而行,令他颍川军去进攻周贡军,命王迅、张期二人去进攻豫章叛军——一万二千名颍川军,对上周贡的万余江夏义师,这可谈不上有什么优势。

    不过王庆倒也不在意,毕竟据他所见,那四万陷入混乱的豫章叛军,此刻俨然成为了这片战场上最软的软柿子,要不是有周贡的万余江夏义师在旁虎视眈眈,连他都想在那个软柿子上咬上一口。

    那可是都是功勋了,他王庆大爷错过了一次升任上部都尉的机会,可不会再错过第二回。

    深吸一口,王庆挥手下令道:“传令下去,命张季、曹戊、秦寔、贾庶准备进攻,目标,对面周贡军!”

    “王部都尉有令,命张季、曹戊、秦寔、贾庶四将准备进攻!目标对面周贡军!”

    “王部都尉有令,命张季、曹戊、秦寔、贾庶四将准备进攻!目标对面周贡军!”

    那一名传令兵,迅速将王庆的命令传达至张季、曹戊、秦寔、贾庶四将耳中。

    听到这声命令,曹戊、秦寔、贾庶三将暗自叹了口气。

    再一次地,曾经作为义师中一员的他们,不得不再次与义师为敌,向曾经志同道合的义师士卒举起兵器。

    他们只希望对面的周贡军能明辨局势,早早向他们投降,莫要负隅顽抗。

    “进攻!!”

    “喔喔——”

    随着王庆一声令下,一万二千余名颍川军士卒一齐朝前突进。

    见此,对面的周贡深吸一口气,立于阵前大声鼓舞士气道:“对面的颍川军人数与我等相当,我军未必不能胜。倘若能击溃这支晋军,便可阻止晋军继续追击我军,请诸君为了我义师大义,奋勇杀敌!……杀!”

    “杀!”

    万余名江夏义师士卒齐声呐喊,在周贡的亲自率领下,正面迎上了王庆率领的颍川军。

    两支万人以上的军队,仿佛两股奔腾的洪流,在轰隆一声炸裂般的巨响中,狠狠撞到了一起。

    一时间,厮杀声、呐喊声、惨叫声,仿佛盖过了战场上其余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王迅、张期二人所率领的六千余梁城军,则迅速攻到了那四万豫章义师面前,与董典、钟辽二将汇合一处。

    “董将军,周都尉命我等前来相助两位!”

    远远地,王迅朝着董典喊道。

    董典可不像王庆考虑的那么多,他与钟辽正缺援手,这六千余梁城步卒的赶到,对他们帮助极大。

    当即,董典欣喜地大喊道:“好!……王士吏,待我率骑兵击穿敌军,你立刻率军杀上来,你我一内一外,将其击破!”

    “好!”王迅大喊回应。

    不得不说,尽管董典、钟辽二将此前已不止一次杀穿了朱峁、钟宜率领的阻击军队,但骑兵那‘一旦失去机动性就会遭步卒围杀’的缺憾,使得董典与钟辽始终无法彻底击溃朱峁与钟宜二将率领坚守步卒。

    但这一次,情况出现了变化,待董典与钟辽再次搅乱了朱峁军与钟宜军后,王迅、张期二人迅速率领步卒杀入,这步骑联动的威力,根本不是朱峁、钟宜二将麾下单纯的步卒可以抵挡。

    只见朱峁、钟宜二人麾下的军队,迅速被梁城军击溃。

    『完了。』

    见抵抗不住,朱峁叹了口气,立刻率领残军撤离。

    并非他要撇下身后的豫章义师,他只是无能为力了。

    而另外一边,钟宜亦做出了相同的举动,率领败军迅速撤离战场,投奔数里之外的江东义师去了。

    董典、钟辽二人其实也注意到了朱峁、钟宜二人的举动,但他们却顾不上理会,因为此刻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几乎陷入彻底混乱的整整四万豫章义师,谁都知道吃肉要捡大块的。

    “与将军汇合!”

    “助将军一臂之力!”

    董典、钟辽二将与他们麾下的骑兵,高声喊着口号,迅速朝着薛敖所在的位置杀去。

    而在他们身后,则是六千余名梁城军步卒。

    别看梁城军的实力也就那样,但考虑到他们的对手是一支陷入了混乱的军队,这六千梁城军卒还真是发挥出了远超平日的实力,跟在太原骑兵的时候,将豫章义师杀得节节败退。

    “报!朱峁军溃败!”

    “报!钟宜军溃败!”

    “报!敌将董典正在进攻我军!”

    “报!敌军钟辽正在进攻我军!”

    “报!有数千梁城军正在进攻我军!”

    连绵不绝的噩耗,仿佛冬季飘落的雪,源源不断地送至豫章义师渠帅程周面前。

    然而程周却束手无策。

    此时他的麾下的大将,几乎都被那薛敖杀死,以至于他的命令无法顺利传达至曲将级、百人将级的将官,也无法阻止起有效的反击。

    “弓弩手,派弓弩手去对付那些骑兵!”

    “不行,弓弩手追不上那些骑兵,还会误伤我军的士卒……”

    “事到如今还管什么误伤不误伤,给我射,射!……弓弩手呢?!该死的,人呢?”

    “赶不上,弓弩手赶不上……”

    “射中了!射中了!……该死!不起作用,这些骑兵不止穿了一层甲!”

    “救命!救命!”

    “娘……”

    豫章义师的腹地,一片混乱。

    不可否认,事实上豫章义师的将士也想到了用弓弩来对付那些太原骑兵。

    但遗憾的是,弓弩手克制骑兵,那是有一个前提的,即需要大量的弓弩手结阵抵抗,用密集的箭矢封死骑兵的突进,至于在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乱战场上,弓手首先就失去了作用,而弩手的作用也微乎其微,其杀伤力,还不如举着一把长枪去把那些骑兵捅下来。

    更要命的是,骑兵最喜欢在近距离挑这些弓弩手下手,毕竟在二三十步之内,只要弓弩手一击不中,骑兵就会迅速接近他们,然后将他们轻易地挑穿在长枪上——这个距离下的弓弩手,面对骑兵几乎是没有任何保命能力的。

    “……”

    看着视野范围内那一片混乱的己方将士,程周万分后悔。

    与其落到此刻这种地步,他宁愿方才就放弃向南撤离,与这些该死的太原骑兵杀个高下,纵使己方伤亡殆尽,也定要在这些骑兵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可现如今,他已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近五千太原骑兵与六千余梁城军,在他麾下军队得腹地来回乱杀。

    “程帅!”

    忽然,有陈勖身边的护卫找到了程周,抱拳急声说道:“程帅,陈帅命我来提醒你,再这样下去贵军会全军覆没,与其如此,不如壮士断腕……”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听程周身边的护卫一阵惊呼:“渠帅!渠帅!那薛敖杀过来了!”

    “什么?”

    程周面色骇然,下意识地转头看去,果然看到薛敖正带着骑兵朝他这边杀来。

    一想到薛敖那可怕的武力,程周心下大骇,慌忙带着护卫撤离。

    短短几十个呼吸后,薛敖便率领骑兵杀到,将举着‘豫章义师’、‘程’等几面旗帜的旗手杀死在地。

    “啧,逃了么?鼠辈之态。”

    伫马而立,薛敖环视四周,寻找着豫章义师渠帅程周的踪影。

    在他背后,那杆挂着‘豫章义师’旗帜的旗杆砰地倒地,旗帜飘落在地,被一干骑兵践踏而过。

    “来人,传令周虎,叫他尽快击溃叛军的断后军队,与我汇合!”

    “遵令!”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