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西游:授徒万倍返〕〔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黜龙〕〔开局修道十五年,〕〔全民求生之超凡领〕〔某霍格沃茨的论文〕〔港综:开局拒绝卧〕〔我能给御兽加载扮〕〔重返84:从收破烂〕〔在真假嫡女世界签〕〔电竞大神小甜猫〕〔重生开始当首富〕〔铠甲世代〕〔长生在英伦〕〔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我在七零当恶媳〕〔弱鸡穿越者的互助〕〔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78章:击破(二)【二合一】
    薛敖希望赵虞尽快击溃叛军留下断后的周贡军,但很可惜,除了赵虞在主观上不想这么做以外,客观条件也不满足。

    简单地说,周贡军以他们那豁出命的打法,一度震慑住了王庆、张季、曹戊、秦寔、贾庶等将。

    王庆当即就下达了放缓攻势的命令,命张季、曹戊等将领稳固包围周贡军。

    毕竟在王庆看来,他麾下颍川军士卒虽然比不上黑虎寨的弟兄,但怎么说也算自己人,心中的‘仗义’,使得王庆并不希望纯粹靠填人命的方式去打赢这场仗。

    因此他改变战术,命令张季、曹戊、秦寔、贾庶四将率各自麾下部曲将周贡军包围,然后四面夹击。

    在王庆的命令下,张季、曹戊、秦寔、贾庶四将迅速率领各自麾下部曲从周贡军的面前绕至其两侧。

    『想包住我?』

    周贡立刻就注意到了对面颍川军的变化,心下暗自冷笑一声。

    怎么?对面的晋将以为他们会逃走么?

    想到这里,周贡抬手指向前方,指着一面‘颍川部都尉王’字样的旗帜,大声喝道:“诸位,那便是这支颍川军的大将旗帜,杀过去!”

    大概是张季、曹戊等人的主动迂回避让,让周贡麾下的江夏义师士卒增添了几分信心,他们大声呐喊着,朝着王庆所在的位置杀了过去。

    “别以为可以轻易突破!”

    王庆手下的老部下乐贵见此大惊,当即指挥麾下的士卒严正以待。

    不得不说,此时他心中其实也有点打鼓,毕竟颍川军各部中,就数他代王庆统帅的这一部实力最弱,几乎都是从汝南、襄城两县征召的县卒,尽管在梁城之战中受到了一番考验与磨砺,但是否可以挡住对面的叛军,乐贵对此亦是毫无把握。

    好在这里不止仅他一人,当得知周贡不顾一切率军突袭乐贵一部时,张季、曹戊、秦寔、贾庶四将立刻从侧翼对周贡军展开了攻势。

    这四面齐攻,令周贡军难以招架。

    但周贡却不管不顾,他的眼中就只有‘颍川部都尉王’那杆旗帜。

    他知道,那杆旗帜的主人,便是颍川都尉周虎麾下的大将王庆,只要能击溃此人,颍川军必然士气大泄。

    “杀过去!”

    他扯着嗓子厉声喊道。

    在他的命令下,近万周贡军不顾张季、曹戊等将的侧翼突袭,一头撞在了乐贵组织起的防线上,不难看到,整条防线立刻就被叛军撞出了几条缝隙,旋即逐渐扩大。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乐贵大喊着,鼓舞着士气,但依旧难以避免麾下的士卒被敌军杀得节节败退。

    就在这关键时候,王庆带着其护卫亲自上前,堵住了整条防线中最大的一个口子。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崽子们!”

    王庆式的喝骂响起了这条防线上,令防线上的士卒们精神一震。

    “王部都尉!”

    “是王部都尉!”

    只见在众颍川军士卒惊喜的目视下,王庆不知何时已来到了阵前,手持双刀指向对面的叛军,口中大喝道:“区区叛军而已,不足挂齿,小的们,跟老子我杀回去!”

    说罢,他率先迎上了已冲至跟前的叛军,手持双刀,左劈右砍,如无无人之境。

    『王庆……』

    周贡麾下曲将徐牵远远看到了王庆,当即下令道:“传我令,弓弩手朝那王庆射箭。”

    一声令下,徐牵手下的二百名弓弩手,立刻就对准了冲杀了颍川军阵前的王庆,嗖嗖嗖地射出了一轮箭矢。

    “箭袭!箭袭!”

    王庆身边的护卫,立刻就注意到了那几百支箭矢,当即冲到王庆面前,将用盾牌将自家老大护得严严实实。

    而另一边,乐贵也被激怒了,恨声骂道:“以为咱们就没有弓弩手么?传我令,叫弓弩手射他娘的!”

    在乐贵的命令下,他手下的弓弩手亦开始反击。

    说实话,对于都拥有上万士卒的两方而言,几百名弓弩手的杀伤力实在有限,尤其是在这种近距离混战下,就弓弩手那种慢吞吞的装填箭矢的速度,都足够步卒做出几次攻击了。

    比如张季,他就亲自率领着上百名长矛手,从侧翼突入了周贡军。

    “冲啊!”

    在一阵响亮的呐喊声中,那上百名长矛手整齐排列,朝着周贡军的腹侧突入,外侧的周贡军士卒根本抵挡不住,眨眼工夫就被这支尖兵突入。

    “报!右翼遭到攻击!右翼遭到攻击!”

    传令兵立刻将右侧的战况禀告至曲将徐牵。

    然而还没等徐牵做出什么决定,处在他们左翼的秦寔一部,亦对他们展开了攻势。

    前面攻不破,两翼又遭到突袭,曲将徐牵脸上流露出几分惊骇之色。

    『这次恐怕真的要……』

    咬了咬牙,徐牵振臂喝道:“径直杀过去!击穿面前的颍川军!”

    徐牵的决定,很快就传到了周贡的耳中,但周贡对此却无动于衷。

    因为他知道,徐牵是贯彻了他的指令,贯彻了他那……不惜与敌方同归于尽也要牵制住这支颍川军的指令。

    “报!后侧两翼遭到晋军攻击!”一名传令兵急匆匆地跑来禀报。

    听闻此言,周贡依旧目视着前方,头也不回地下令道:“传令韩固、高宁二人去抵挡。”

    “是!”那名传令兵应声而去。

    此时,周贡这才转头,看了一眼左侧身后。

    他可不是在观察贾庶一部,他只是在眺望他江夏义师另外那一半军队的撤退情况。

    但可惜,他被视线被四万豫章义师所在的那场战场阻碍,以至于他丝毫也没有看到陈勖、项宣等人的撤退情况。

    此时他的眼眸中,稍稍闪过几丝落寞之后,但旋即便消失不见。

    『这样就好了……颍川军已被彻底牵制住了。』

    他心下暗暗想道。

    而与此同时,周贡所心心念念的陈勖,已在项宣等将领的保护下,从东侧迂回绕过了豫章义师的战场。

    也不知是否巧合,陈勖一行人撞见了因为躲避薛敖而带人撤退的程周。

    “程周!”陈勖老远就喊道。

    『陈勖?』

    程周赶忙带着人与陈勖汇合。

    只见陈勖神色急切地对程周说道:“周贡已率军截住了颍川军,你这边什么状况?”

    程周立刻将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我低估了那薛敖的武力,我军中的大将都被那厮杀了,还有那该死的周虎,他派六千余梁城军协助太原骑兵,当前我麾下军队,正被那六千余晋军步卒与五千骑兵杀得节节败退……”

    听到这些,陈勖的面色愈发严肃,他沉声说道:“必须撤了!留下一半人牵制薛敖与梁城军,我等立刻向江东义师方向撤离……若我所料不差,吴懿将军会在前方接应我等。”

    “好!”程周点点头道:“你先走!”

    倒不是说程周大义凛然,愿意将生的希望留给陈勖,只是因为他麾下的豫章义师已经被薛敖击溃了,根本无法做到像陈勖所说的那样‘撤走一半人’,一旦他下令撤退,那么必然就是全军的败退。

    在这种情况下,程周认为有必要保住陈勖麾下仅剩的一万人,毕竟这一万江夏义师还有作战能力——这是他作为豫章义师渠帅的判断。

    显然陈勖亦猜到了这件事,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说道:“多谢了,还有……保重!”

    “你这话说的……”程周苦笑一声,旋即催促道:“赶紧走吧,我这边已经挡不住那薛敖了。”

    见此,陈勖没有再做丝毫犹豫,当即下令道:“全军向江东义师撤退,快!”

    在陈勖的命令下,他手下仅剩的一万江夏义师,迅速绕过豫章义师,向南边撤离。

    期间,程周一行人静静地目送着,直到他见陈勖军已撤出近两里地后,他这才对左右下令道:“通告全军,叫全军将士向南突围,若不能突围,便叫他们各自逃命……”

    听闻此言,左右大惊失色道:“渠帅,目前我军虽一盘散沙,但总体还在抵抗晋军,倘若下了这道命令,那咱们就……就……”

    “你以为咱们还能赢么?”程周苦笑道:“我豫章义师的溃败,眼下已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去通告全军吧,能多几人活命也好。”

    “……是。”

    片刻后,程周派出的传令兵,便将这位渠帅的命令传遍了豫章义师。

    “程帅有令,全军向南撤离,不能突围者允许各自逃命。……重复一遍,程周有令,全军向南撤离,不能突围者允许各自逃命!”

    就像程周的那名护卫所说的,倘若说此前豫章义师还有一些曲将、五百人将还在殊死抵抗,那么这道命令一下,几乎所有豫章义师将士都彻底失去了斗志。

    一时间,原本就濒临崩溃的豫章义师,一下子就彻底散了,迄今仍幸存的近三万将士,有一大部分开始向南撤离,其余则四散逃命。

    然而,薛敖以及他麾下的太原骑兵,包括王迅、张期二人率领的梁城军,又岂能让这块到嘴边的肥肉跑了?

    薛敖当即就下达命令:“命董典、钟辽二人立刻向我汇合,随我追击叛军。……这里留给梁城军。”

    在薛敖的命令下,太原骑兵迅速在他身边集结起来。

    此时薛敖这才发现,他麾下的这五千太原骑兵,人数已损失了不少。

    大概折损了近千骑的样子。

    见此,薛敖不觉地皱了皱眉,毕竟近千骑的损失,着实是不小了。

    但考虑到他们几乎凭一军之力冲垮了整整四万豫章叛军,这个代价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更何况,那近千骑的战损,并不意味着就战死了近千名骑兵,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骑兵只是失去了战马,无法跟随其余骑兵作战而已。

    这些失去了战马的太原骑兵,薛敖命令他们迅速撤离战场。

    这也难怪,毕竟训练一名合格的骑卒,需要耗费许多物资与时间,薛敖当然不舍得拿他们当步卒用——再者,这些习惯马上作战的骑兵,下了马也未必打得过步卒。

    “追!”

    随着薛敖一声令下,近四千太原骑兵甩开马蹄,径直追向逃窜的豫章义师。

    在策马追击的途中,薛敖大声向董典、钟辽二将下令:“董典,钟辽,你二人于豫章叛军身后掩杀,将其分割,我率千骑到前头看看,看看能否截住陈勖的江夏叛军。”

    “将军小心。”

    董典、钟辽二将大声回覆。

    于是乎,近四千太原骑兵再次一分为三,由董典、钟辽二将负责追杀逃窜的豫章叛军,而薛敖则率领千余骑兵绕过这些逃窜的豫章义师,朝前头而去。

    薛敖想得很明白,目前对面叛军仍有作战能力的,就只有四万江东叛军与一万江夏叛军,倘若他能截住这两支叛军,将其搅乱,待颍川都尉周虎击溃了叛军留下断后的周贡军,率军来援时,他晋军就能取得辉煌的胜利。

    『可惜李蒙未能赶到,否则今日可叫这些叛军全军覆没!』

    薛敖心中闪过一丝遗憾。

    的确,看这场仗当前的状况,倘若河南都尉李蒙能率近五万河南军抵达,那么留给三路义师的,恐怕就只有全军覆没一途。

    可见,薛敖当日认为他能令‘三十万叛军’全军覆没,绝非是毫无根据的妄言。

    他有这个自信。

    当然了,话虽如此,但倘若在这场仗打响之前,河南都尉李蒙便率五万河南军赶到,恐怕战局也未必会是眼下这个样子——归根到底,三路义师今日之所以打成这样,除了他们急着想要撤回陈郡以外,更主要的还是陈勖、程周、吴懿三人都低估了薛敖的魄力,武断地认为薛敖不敢仅凭五千骑兵就攻击他十余万义师,以至于被薛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骑兵追来了!”

    “快逃命啊!”

    薛敖亲率的这支太原骑兵,迅速饶过了逃窜的豫章义师大部队,吓得豫章义师上上下下的将士面如土色。

    但薛敖却懒得理睬这些人,率领麾下骑兵径直追向了前方的江夏义师。

    不得不说,千余名骑兵纵马奔驰的响动也着实不小,在前方的江夏义师,很快就注意到了身背后的骑兵。

    此时已与陈勖汇合的大将朱峁连忙找到陈勖,急声说道:“陈帅,那薛敖杀来了,我等必须立刻结阵,否则恐怕会遭到豫章义师相同的下场……”

    然而陈勖却摇头道:“不!叫士卒们加紧速度急行!……江东义师已在前方接应我等了。”

    “什么?”

    朱峁微微一愣,赶忙看向南侧,旋即他才发现,早他们一步撤离的江东义师,并没有丢下他们独自逃命,而是在远处结阵等待,显然是为了接应他们。

    “快!冲过去!”

    随着陈勖的命令,万余江夏义师士卒加快奔跑的速度,旋即从江东义师的阵地前冲过。

    而紧紧跟在陈勖军身背后的薛敖等千余骑兵,却不得不放缓速度,最终停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因为江东义师在阵地前,部署了一支多达四、五千人的弓弩手阵列,也不晓得是不是将他们四万军队中的弓弩手全部聚集到了一起。

    平心而论,弓弩手对骑兵来说有一定的克制,但算不上是天克,因为骑兵一旦开始冲锋,他们顶多只会让弓弩手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撑死两次,而在此之后,那就是骑兵对弓弩手单方面的屠杀。

    但即便如此,此刻面对多达四五千人的弓弩手阵列,薛敖亦不禁有些踌躇。

    因为他知道,倘若他们强行冲上去,他麾下千余骑兵必定会损失惨重,甚至全军覆没。

    哪怕是他,夸口当世无双的他,却也招架不住四五千弓弩手的齐射啊——但凡是人,根本挡不住这种规模的弓弩齐射。

    更何况在这四五千弓弩手身背后,还有多达三万五千余名江东叛军的步卒。

    因此,薛敖被迫停止追击陈勖军,勒马观望局势。

    此时,有他身边的骑兵提醒道:“将军,豫章叛军逃过来了。”

    “……”

    薛敖微微点了点头,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仿佛是一头正在等待出击时机的猛兽。

    而就在静静观望局面时,已有多达两万余名豫章叛军溃卒,逃至了江东叛军的阵地,旋即在江东叛军将领的指挥下,迅速往南撤离。

    而从始至终,四万江东叛军一动不动。

    “将军!”

    “将军!”

    董典、钟辽二将,亦碍于四万江东义师的威胁,被迫放弃追击,与薛敖汇兵一处。

    在相互打了声招呼后,薛敖轻笑着对董典、钟辽二将说道:“我以为这些江东叛军已经逃了,没想到他们居然留下来接应其余两军,呵,还真是仗义啊……”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远处的江东义师,冷笑道:“那么,你们打算怎么退呢?”

    他打定主意,只要那近五千弓弩手稍有撤退的迹象,他就立刻率四千骑兵杀过去,先解决掉这些能对他骑兵造成威胁的弓弩手。

    只要除掉了这些弓弩手,剩下的江东叛军步卒,那纯粹就是他们的猎物了,可以让他们在这片平原上尽情地狩杀。

    而与此同时,在远处江东义师的本阵,吴懿苦笑着对赵寅说道:“真没想到,这些骑兵竟能击溃人数远超他们的豫章义师。尤其是那个薛敖,真是可怕啊……”

    “毕竟是陈门五虎嘛。”

    赵寅笑了笑,旋即对吴懿说道:“能做的咱们已经都做了,接下来,咱们也必须尽快撤离了,否则等颍川军与梁城军腾出手来,那就麻烦了……”

    “唔。”吴懿点点头,下令道:“传令下去,各部按照顺序撤退。”

    在吴懿的命令下,三万五千名江东义师步卒,陆陆续续开始撤退,这让已等得有些不耐烦的薛敖当即就打起了精神。

    但让他惊讶的是,那五千江东弓弩手,却始终保持着戒备,一动不动。

    『对面想做什么?难道要让这五千弓弩手断后?』

    饶是薛敖也有些想不通。

    然而就在这时,那五千弓弩手出现了动作,原本的方阵,迅速分散为前后两支横列。

    紧接着,那举着‘陆’字旗帜的,居后方阵列的一半弓弩手,陆续开始撤退,足足后撤了二、三百步的样子,旋即再次组成阵列。

    此时,另一半举着‘赵’字旗帜的弓弩手,也开始陆续撤离,他们撤退到了‘陆’字旗帜弓弩手阵列后方大概二、三百步的距离,同样再次组成阵列。

    期间,唯一留下的一万江东义师步军,亦徐徐后撤。

    “……”

    薛敖的眼眸中,浮现几丝惊艳。

    饶是他也没有想到,江东叛军居然会采取这种方法撤退。

    虽然慢是慢了点,但从始至终都有两三千弓弩手与一万步卒盯着他们,让薛敖完全看不到突袭的机会——除非他愿意冒着麾下骑兵伤亡惨重的风险强行进攻。

    “将军……”

    骑将董典也察觉到了对面江东叛军的诡计,皱着眉头对薛敖说道:“看来对面的江东叛军,已经想出了阻击我方骑兵的办法……怎么办?”

    『……』

    薛敖抚摸着爱马烈鬃的鬃毛,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他也不知该如何单凭骑兵破解江东叛军那阶梯式的后撤策略。

    “周虎还未击溃叛军的断后部队么?”他皱着眉头问道。

    “还未。”

    有知情的传令骑兵当即来禀告道:“那留下断后的叛将周贡,好似并未打算突围,豁出性命拖死了周都尉的颍川军,当前颍川军已将那一万断后得叛军团团包围,但距将其围剿,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

    “梁城军呢?”薛敖皱着眉头又问道。

    那名传令骑兵抱拳回答道:“梁城军还在后方与来不及逃离的豫章叛军纠缠,同样需要一点时间。”

    “该死!”薛敖低声骂了一句。

    此时此刻的他,万分想念李蒙,以及李蒙麾下的五万河南军——在颍川军与梁城军都被拖在局部战场的当下,倘若有李蒙的五万河南军在,他岂会被江东叛军那五千弓弩手逼得不敢上前?

    “等吧,等周虎解决断后的叛军……”

    薛敖有些泄气地下令道。

    纵使是他,此刻也只能等待颍川军、梁城军腾出手来,才有能力继续追击叛军。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