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止渴〕〔穿越大康王朝〕〔全球航海:我的概〕〔都市医道龙神〕〔玄幻:我真没想当〕〔逍遥医圣〕〔神道圣帝〕〔汉末之并州匪政〕〔我,反派,开局薅〕〔清宫皇妾被宠坏〕〔研发可控核聚变,〕〔都市无敌弃婿〕〔亿万萌宝老婆大人〕〔私婚密爱〕〔王妃她不讲武德〕〔重生之黄金大财阀〕〔洪荒:我有一座无〕〔四合院:从卡车司〕〔上班摸鱼,被美女〕〔又见九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80章:太师陈仲【二合一】
    次日,即二月二十二日,河南都尉李蒙率领五万河南军抵达咸平。

    随后不久,薛敖的义弟、后将军王谡,亦率领五万军队来到了咸平,与他同行的,还有薛敖的副将魏璝所率领的五千太原步卒。

    至此,薛敖一方增加了十万零五千的兵力,使镇压叛军的总兵力达到了十三万人。

    对比陈勖率军逃入陈郡的约七万兵力,此时晋军已经呈现巨大的兵力优势,但薛敖并未立即追击陈勖,论其中原因,一来此时叛军已撤退至扶沟县,晋军一时半会追赶不上,二来嘛,薛敖、王谡的义父陈太师即将率领大军抵达。

    此后两日,晋军各军皆驻扎在咸平县城外,等待着那位陈太师的到来。

    一直到二月二十四日这一天,赵虞忽然收到了旅狼的禀告,得知北面有一股人数庞大的军队正缓缓朝咸平县而来,他立刻就意识到:那位陈太师来了。

    果不其然,随后不久,薛敖便派人前来提醒赵虞,大抵的意思很简单:老头子来了,你跟我出去迎接一下。

    薛敖派来的人刚离开,河南都尉李蒙亦亲自来到了赵虞的营房,邀赵虞一同前往迎接陈太师。

    这当然是友好的表现——无论是薛敖还是李蒙,在经过与赵虞的相处后,都觉得赵虞是一个可以结交的人。

    当然,相比较薛敖,赵虞与李蒙的关系更近点,毕竟李蒙与他职位相当,不至于带给赵虞太大的压力。

    “安远兄,不知那位老太师是否好相处?”

    在与李蒙一同走出营房的时候,赵虞怀着几分忐忑向李蒙询问口风,他口中的安远,正是李蒙的表字。

    仿佛是看穿了赵虞的心思,李蒙笑着宽慰道:“周兄请放心,老太师向来不问人出身贵贱,不会在意周兄曾行差踏错,更何况周兄弃暗投明后,还立下了赫赫功勋……”

    说到这里,他有些羡慕地看了一眼赵虞。

    的确,赵虞迄今为止的功绩着实不小,比如在昆阳击败关朔的八万长沙叛军,随后又阻止项宣、周贡等叛将夺取许昌,再然后又助薛敖守住了梁城,甚至于前两日,又与薛敖以两万五千晋军击破叛军十余万,俘虏、杀敌三万人……

    一想到此事,李蒙便有些懊恼,懊恼于他怎么就没赶上咸平之战呢。

    否则,不说他晋军可以令十余万叛军全军覆没,他亦能捞到一笔功勋,哪像眼下,白白赶了一百四、五十里的路程,却什么也没捞到。

    在闲聊期间,赵虞、李蒙二人带着若干护卫,策马向北奔出数里,在一处土坡上,与薛敖、王谡、魏璝一行人汇合一处,等待着那位陈太师的到来。

    这一等,足足等了有近一个时辰,伴随着太原骑兵陆续前来禀告,晋国太师陈仲所率领的十万大军,终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跟我去打个招呼吧。”

    薛敖向众人示意道,旋即率先策马迎了上去。

    见此,王谡、魏璝、赵虞、李蒙一行人亦紧跟其后。

    此时,对面的十万晋军也注意到了薛敖一行人,不多时,军中便有一位老将策马而出,身后还跟着两名将领打扮的中年男子,目测差不多都四十左右。

    见此,李蒙小声对赵虞介绍道:“那位便是老太师,他身后的将军,太师的长义子,薛将军的义兄,虎贲中郎将邹赞……”

    “哦哦。”赵虞微微点头,旋即又问道:“另一人呢?”

    李蒙皱了皱眉说道:“另一人我却不认识。”

    就在赵虞与李蒙小声议论之际,在一行人前头的薛敖,已经策马来到了那位陈太师跟前,正大大咧咧地向陈太师打招呼:“哟,老头子,气色不错啊。”

    话音刚落,就见虎贲中郎将邹赞皱着眉头喝斥道:“二弟,你对父亲怎得如此无礼?!”

    然而陈太师倒不介意薛敖的态度,摆摆手笑着说道:“好了好了。”

    说罢,他翻身下了马背,招呼薛敖上前,拍拍后者的臂膀笑着问道:“看你精神抖擞,老夫就放心了。”

    仿佛是猜到了老父亲的心思,薛敖撇撇嘴说道:“区区叛军鼠辈,岂能伤地了我?”

    “哈哈哈。……对了,仲信,此番你率军追击叛军,战况如何?”

    『仲信?莫非是薛敖的表字么?』

    此时赵虞已与王谡、魏璝、李蒙等人一同下了马,站在一旁倾听,听到陈太师对薛敖的称呼,心中不由一愣。

    他直到今日才知道,原来薛敖的表字叫做仲信。

    而这边,薛敖听了陈太师的询问,抬起右手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带着几分骄傲说道:“老……呃,我亲自出马,岂有不胜之理?三日前,我与颍川都尉周虎追逐叛军至此,率二万五千之众,击破十余万叛军,俘虏杀敌超过三万,令叛军余众惶惶而逃……”

    看他那一脸得意的模样,颇有几分小孩子向父母炫耀的意思,看得赵虞暗自咋舌。

    毕竟在他看来,这薛敖也是三十来岁、快四十的人了,在这个年代,这岁数早已有了子孙,着急点的说不定连孙子都有了,很难想象这个岁数的薛敖,在那位陈太师面前依旧有这份小孩子天性。

    “好、好。”

    陈太师笑容满面地点点头,仿佛是一位慈祥的老父亲,旋即,他轻笑着问道:“颍川都尉周虎……老夫确实听说颍川郡新上任了一位都尉……”

    说罢,他的目光在薛敖身后众人中扫了两眼。

    见此,赵虞就意识到自己该出面了。

    为了表现对这位陈太师的尊敬,他连忙站出来,拱手抱拳道:“卑职,颍川都尉周虎,拜见陈太师。”

    “……”

    陈太师转头看向赵虞,上上下下打量着后者。

    而赵虞亦暗自观察着眼前这位陈太师。

    据赵虞目测,这位陈太师体格与薛敖相仿,尽管据说已七八十岁高龄,就连发须亦都斑白了,但看起来却依旧健实魁梧,尤其是那份精神头,堪称是老当益壮。

    “周都尉为何戴着一块面具?”

    忽然,站在陈太师身后的邹赞不咸不淡地问道。

    见此,赵虞恭敬地解释道:“太师末怪,邹将军莫怪,非是卑职不以真面目示人,只是因为卑职曾经受过火伤,毁了面目,恐污了诸位双目……”

    说着,他抬起右手抓住面具,稍稍下移,只见面具之下,右眼以上的额角,一片殷红的烂肉触目惊心,令在旁众人看了一眼就立刻移开了视线。

    “抱歉。”邹赞当即就道了一声歉,但神色依旧严肃。

    见此,赵虞遂重新将面具戴上,心中如释重负。

    早前他就猜到今日肯定会有人对他‘受过火伤’一事表示怀疑,是故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将人血揉入米粉中,一块一块贴在额头,风干后一瞧,就跟结痂的烂肉似的。

    虽说此举仍有被看穿的风险,但赵虞相信,似这种事,寻常人基本上是不会盯着瞧的。

    果然,无论陈太师还是邹赞,亦或是薛敖、王谡、魏璝、李蒙等人,方才都只是短暂瞥了一眼就立刻移开了视线——可见这些人都是有道德的君子。

    也不晓得是否是赵虞主动出示‘旧伤’的举动,让陈太师感觉有些歉意,他的语气愈发慈祥和善:“抱歉,周都尉,伯智这孩子有时就是太过于较真……”

    话音未落,就见薛敖不停地点头:“对对对,老头子说得对,老大有时候就是孩子天性……”

    理所当然,这位车骑将军立刻就遭到了其义兄、虎贲中郎将邹赞的瞪视。

    『伯智?是这位邹将军的表字么?』

    赵虞不动声色瞥了一眼邹赞。

    他看得出来,邹赞这乍一看四十来岁的人,对于被陈太师称作孩子一事毫无反应,只是神色不悦地瞪着薛敖。

    “怎么?”

    以薛敖的火爆脾气,自然就立刻瞪了回去。

    眼瞅着两兄弟在那瞪眼,陈太师这位慈祥的老父亲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你们两人,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不许闹了。”

    “是,父亲。”邹赞立刻就收回了目光。

    从旁,薛敖哈哈大笑,旋即就被陈太师一脸慈爱地,用拳头敲了一下脑袋。

    当即,那位当世无双的车骑将军‘嗷’地呼痛出声,退后两步,微怒道:“老头子,你别以为还能像当年那样教训我,老子……”

    “怎么?翅膀硬了,想跟为父交手看看?”

    陈太师笑眯眯地举起右手,攥了攥拳头。

    看着那硕大的拳头,以及拳头上绷紧的青筋,自诩当世无双的薛敖,竟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半步。

    看他下意识的举动,不难猜测他年幼时没少受到陈太师拳头的关爱。

    “哈哈哈,你还差得远呢,臭小子。”

    在赵虞一脸不可思议的注视下,陈太师走上前,带着一脸爽朗的笑容,伸手使劲揉了揉薛敖的脑袋,仿佛是对小孩子的关爱那般。

    从始至终,那位不可一世的薛将军虽一脸不爽,但竟是不敢反抗。

    或者说,其实也没想着反抗。

    再看看从旁一直板着脸的虎贲中郎将邹赞,赵虞发现他此刻亦露出了几许微笑。

    『或许,这就是‘陈家’父子几人的相处方式吧?』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一番打闹后,陈太师随薛敖、王谡、赵虞一行人率先前往咸平县,而虎贲中郎将邹赞,则留在那十万大军中——大抵他是要安排军队的驻扎事宜。

    在前往咸平县的途中,陈太师将赵虞招到了身旁,继续起方才被薛敖打断的话:“周都尉,贵郡的李郡守最近身体如何?”

    赵虞知道眼前这位陈太师属于‘保王党’,是晋国天子最信任的臣子,因此与他颍川郡守李旻等李氏公族走得很近,是故听这位陈太师问起李旻的状况,赵虞倒也不惊讶。

    他恭敬地回答道:“前段时间,前都尉曹索倒戈反叛,投奔了叛军,还曾一度挟持了李郡守,李郡守受到了一番惊吓,身体状况欠佳,后来修养了一段时日,身体日渐康复……”

    “那就好。”

    陈太师点点头道:“过些日子,老夫路过许昌时,去看望看望他……”

    『路过许昌?』

    赵虞一时间没懂这位陈太师的意思,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回答:“卑职立刻派人通知郡守大人。”

    “欸。”

    陈太师摆摆手打断了赵虞的话,笑着说道:“老夫是去看望他,周都尉若提前送信回去,老夫此去岂不是给许昌凭添了麻烦?……无须兴师动众,待老夫到了许昌,自会进城拜会李郡守。”

    “这……好吧。”

    见陈太师态度坚持,赵虞只能点了点头。

    大概一个时辰后,一行人来到了咸平县城内,此时薛敖已吩咐人在县衙内设了酒席,为陈太师接风洗尘。

    可能是陈家的习惯所致,薛敖并没有准备一张张的案几,只是准备了一桌酒菜而已。

    在众人入座之际,赵虞忽然看到陈太师笑着拍了拍右手的位置,对身后那名中年将领说道:“子正,来,你坐这里。”

    『这人是谁?』

    赵虞心下很是惊讶。

    他记得很清楚,这名中年将领,即是方才与邹赞一同跟在陈太师身后的两人之一。

    看陈太师对此人和蔼的态度,可见此人身份并不一般。

    赵虞转头看看薛敖与王谡,却发现二人对那名中年将领坐在陈太师身边毫无异议,反而时不时地点头示意。

    就在这时,李蒙好奇问道:“老太师,这位是……”

    陈太师笑着说道:“他乃老夫旧友之子,跟老夫的儿子是一样的。”

    话音刚落,那名中年将领亦带着几分腼腆朝赵虞与李蒙拱手行礼:“在下毛铮,字子正,见过两位都尉。”

    『毛……』

    赵虞微微一惊,立刻醒悟过来。

    他立刻就猜到,眼前这位看似有点腼腆的中年将领,十有八九就是前叶县县令毛公的长子,即当年他鲁阳赵氏一家遇害后,奉其父毛公之命前往河北寻找陈太师的那位毛家公子。

    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这位毛家公子遵从父命找到了陈太师,后来陈太师才会派其三子、驻济南将军章靖前往鲁阳县,追查他鲁阳赵氏一家的案子。

    『这位陈太师方才说会路过许昌,莫非他打算前往叶县拜祭毛公,顺便看望毛老夫人?』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不多时,邹赞亦来到了县衙,赴这顿简单的酒宴。

    不得不说,这位陈太师确实很低调,就像他儿子薛敖为他接风洗尘,酒席宴间在座的只有寥寥几人,邹赞、薛敖、王谡、毛铮,与其说是接风宴席,当更像是家宴,让赵虞与李蒙二人感觉有点难以融入。

    就当赵虞暗暗祈祷这顿酒席赶紧结束时,他忽然听陈太师问道:“周都尉,听仲信说,梁城都尉童彦,是被叛军的项宣杀死了?”

    听到这话,赵虞心中一紧,连忙说道:“那日我等遭遇偷袭,卑职亦不知具体,但那项宣却承认了此事,应该不会有假……”

    “哦。”

    陈太师轻应一声,捋着花白的胡须若有所思,看得赵虞一阵心惊。

    而此时,薛敖在旁不以为意地说道:“死了都死了吧,反正那童彦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唔……”

    陈太师不置与否,旋即问赵虞道:“可曾找回尸体?”

    “还在找。”

    赵虞做了一番解释:“那日为了防止叛军逃离,时间仓促未能立刻找到童都尉的尸体……”

    “哦。”

    陈太师再次看了一眼赵虞,看得赵虞不禁心跳加剧。

    待酒宴结束,待赵虞与李蒙告辞之后,陈太师问薛敖道:“仲信,这个周虎,他与童彦有什么过节么?”

    一听这话,薛敖立刻就意识到什么,狐疑问道:“老头子,你怀疑是周虎趁机加害了童彦?”

    “你先回答我。”

    “这个……”薛敖想了想说道:“据我所知,周虎与童彦非但没有过节,二人反而颇为亲近。至于是否有过节……应该不会吧?那周虎是南阳人,因为叛军的关系逃到昆阳,一度当了山贼,随后弃暗投明投奔了昆阳县,一步步爬到都尉的位置……他与童彦,应该没什么交集。”

    “哦,那应该是老夫猜错了。”陈太师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从旁,邹赞问陈太师道:“父亲,那个周虎,您觉得他有什么问题么?”

    陈太师摇摇头说道:“这个周虎,老夫暂时还不知其秉性,老夫只是觉得那童彦死地有点蹊跷……你们都知道,这天底下想要童彦性命的人可不少,童彦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如今他如此轻易地死在叛军的突袭下,老夫总感觉……有点蹊跷。”

    邹赞、薛敖、王谡三人皆露出了深思之色,唯独毛铮有些茫然,但又不好意思询问。

    良久,王谡沉声问道:“那周虎,会不会与叛军有染?”

    “不至于吧?”

    薛敖皱着眉头说道:“前几日那周虎助我击破了十余万叛军姑且不论,当初他在昆阳时,就击溃了关朔的十万长沙叛军,随后又守住了许昌,迫使叛军放弃攻打颍川郡……他这前前后后,击破叛军多达二十万,应该不至于与叛军有染。”

    屋内众人纷纷点头:倘若这还叫与叛军有染,那么他们倒是希望多几个像周虎这样的人。

    良久,陈太师点点头说道:“就如仲信所言,那童彦横竖也不是个善类,没必要多花精力去追查,当务之急,我等要尽快收复颍川、陈郡、汝南等几个郡……”

    说着,他转头看向邹赞,嘱咐道:“伯智,过几日,我先带子正去一趟叶县拜祭其父,围剿叛军之事,我暂交于你……”

    “是。”

    邹赞抱了抱拳,正要答应下来,从旁薛敖急了,皱着眉头说道:“老头子,不是说好由我统兵的么?”

    邹赞淡淡说道:“你过于冲动,不能担当大任。”

    “我……”

    看了一眼陈太师,薛敖硬生生将某些话咽了回去,瞪着眼睛说道:“哈?我过于冲动?我才刚刚以寡胜多,击破那陈勖的十余万叛军……”

    “那又怎样?”邹赞淡淡说道:“不是逃了七万人么?若换做我,叛军一个都别想逃。”

    “你在放屁!……我以不到两万五千之数击破十余万叛军,还要怎么样?”

    “至少我可以识破叛军的诡计,不至于让李蒙的五万河南军被引开……”

    “哈哈哈,这种大话谁不会说?”

    看着这两位争吵的兄长,王谡无奈地朝着毛铮耸耸肩。

    毛铮亦是哭笑不得。

    他跟在陈太师身边也已有几年了,自然知道邹赞与薛敖二人的矛盾——他知道,这俩兄弟其实并不是关系不好,只是他俩都想证明自己才是老太师最出色的义子。

    “好了好了。”

    可能是被两个儿子吵地实在没办法了,陈太师唯有改变了想法:“既然这样,仲信,你带李蒙、周虎二人去收复颍川郡,扫除颍川郡境内残存的叛军,然后前往南阳,助南阳守军击败叛军;伯智,你带少严进攻陈郡,待收复陈郡后,亦率军前往南阳。”

    他口中的少严,即王谡的表字。

    听闻此言,薛敖不满地挑了挑眉:“老头子,为何不是我带兵攻打陈郡?”

    话音刚落,就听邹赞淡淡说道:“这叫长幼有序。”

    从旁,陈太师亦劝道:“仲信,伯智终归你比年长,是你兄长……”

    “等他打得过我再说吧。”薛敖撇了撇嘴。

    自打从小被陈太师收养起,他就从来不认年长他几岁得邹赞是他兄长。

    邹赞气地面色涨红,半响才骂了一句:“莽夫。”

    从旁,王谡满脸笑容地看着两位兄长的争吵,毕竟在他记忆中,这也算是他们家的日常了,可惜后来诸兄弟都长大了,都在朝中担任了要职,未必时刻都跟在这位义父身边,否则更热闹。

    想到这里,王谡好似忽然联想到了什么,抱拳对陈太师说道:“父亲,那江东的叛军怎么办?连三哥与四哥合力都不能遏制,孩儿认为江东的叛军才是最危险的……”

    “江东叛军……”

    老太师的眼眸中闪过几分凝重。

    他也觉得江东叛军威胁最大,毕竟江东叛军并不止是比其他几路叛军更具有威胁,更因为这路叛军的首领是一对叫做赵璋、赵瑜的兄弟。

    赵氏兄弟。

    这让他不禁想到了某个谣传……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