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裂天空骑〕〔八荒神尊〕〔洪荒:开局怒怼通〕〔哈利波特之我是死〕〔这个医生很稳健〕〔诸天末世之开局解〕〔八岁陪玩:从带飞〕〔秦氏仙朝〕〔第二个地球〕〔薪火游戏〕〔NBA:开局打破历史〕〔敬我为神明〕〔又见九叔〕〔封神:开局九连抽〕〔重生1977年从知青〕〔斗罗:污蔑我邪魂〕〔大秦,开局被始皇〕〔天价宠婚凌少别太〕〔龙凤双宝神医娘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93章:散聚
    !

    陈太师与毛铮前往河南郡的第二日,就当赵虞准备前往都尉署处理公务时,何顺向他禀告道:“都尉,董耳想要见你。”

    “……”

    赵虞心中微微一动,点头道:“你带他到我书房。”

    “是。”

    片刻后,何顺便将董耳带到了赵虞的书房。

    只见董耳抱拳说道:“周都尉,在下恳请前往南阳。”

    见此,赵虞微微皱了皱眉,说道:“董耳,我不是跟你说了么?就算你去了南阳,也无济于事……”

    董耳是当初南阳渠使张翟留在赵虞身边的联络人,赵虞一度将其安排在何顺手下。

    当然,去年前往梁郡的时候,赵虞并未带上董耳,而是将他留在都尉周府,充当一名看家护院的护卫,毕竟这个人是张翟的心腹,赵虞可不想他参与童彦相关的事。

    不过抛开这一点,赵虞对董耳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觉得这个实际上比他还大几岁的年轻人,是一个非常勤奋、实务的棒小伙。

    因此,他也不希望董耳去给注定失败的义师陪葬。

    “我知道。”董耳低着头说道:“我知道义师已败,非我可以阻止,但我放心不下张渠使……张渠使,他是一个好人。”

    “……”

    赵虞看了几眼董耳,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问董耳道:“看来你已经决定了?”

    “是的。”董耳低了低头,抱拳说道:“多谢周都尉这段日子的照顾,在下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张渠使。”

    从旁的何顺,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赵虞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在思忖后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你已做出决定,那我也就不再劝阻,何顺,你替他准备一些口粮与盘缠。”

    “是。”何顺低了低头,丝毫看不出端倪。

    而董耳亦是欣喜,抱拳说道:“多谢周都尉。”

    “诶。”

    赵虞摆了摆手,起身走向董耳,带着几分歉意说道:“事实上,周某能走到今日这步? 还需感谢张渠使? 可惜对于义师的现状,周某却无能为力……”

    “周都尉言重了。”

    董耳连忙说道:“周都尉已经庇护了许许多多的义师将士……”

    这话他是出自真心? 毕竟若非赵虞的庇护? 各路义师战败被俘的将士,那肯定会受到迫害。

    更有甚至? 像周贡这等叛军大将,那是绝对活不成的。

    至于赵虞助薛敖在梁城击退了以陈勖为首的三路义师? 董耳虽然有过一些看法? 但多少也能理解,毕竟这位周都尉终归是晋国的官员,能做到善待他义师俘虏,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拍了拍董耳的臂膀? 赵虞低声说道:“若你此番能找到张渠使? 请转告他,我周虎言出必践,当日欠他的人情,必不相忘,倘若他有何困难? 不妨来颍川投奔周某,周某必定设法给予庇护。”

    董耳闻言动容? 郑重其事地说道:“多谢周都尉!”

    见此,赵虞笑着点点头? 旋即忽然注意到何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顿时会意,拍拍董耳臂膀道:“好了? 你先去收拾一下? 待会我让何顺派人送送你。”

    “多谢周都尉。”

    董耳千恩万谢般离开了。

    待等董耳的身影消失在书房前的小院? 何顺这才压低声音对赵虞说道:“首领,这个董耳,我以为留着他是一个祸害,不如一杀了之。”

    “为何?”赵虞平静地反问道。

    何顺愣了愣,带着几分不解回答道:“他是叛军的人”

    “就这?”

    赵虞失笑般摇了摇头。

    见此,何顺低声劝道:“首领,如今的您,实在不宜与叛军再有什么瓜葛,万一被陈太师得知您身边还有叛军的人,那位太师必然不喜……”

    “呵。”

    赵虞笑了一声,反问何顺道:“照你所言,参与童彦之事的二十几名弟兄,我也要除掉咯?这事可严重多了吧?”

    “这……”

    何顺面色微变,毕竟这事非但关系到他那二十几名手下,还关系到他自己。

    就在在忐忑之际,就见赵虞拍拍他的臂膀,笑着宽慰道:“不要总想着‘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不然你我与杨通有何区别?”

    不错,当日参与童彦之事的那二十几名烟虎众,赵虞一个都没杀。

    因为那些人本来就是何顺精挑细选的忠义之事,而且都有家室在主寨,甚至于,事后赵虞还每人发了一大笔钱作为封口费,让那些人高兴地不得了,一个个感恩戴德。

    虽说这样的安排并不能彻底地保守秘密,但赵虞依旧不想采.jxpxxs.取‘杀人灭口’的方式,不要像当初的杨通那样,杀着杀着才发现,人心尽失,再没有忠心跟随他的人了。

    尽人事、看天意就得了,倘若日后真有人背叛他,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就是了。

    毕竟童彦这件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就好比陈太师,这位老大人隐隐约约也猜到了一些,但可有追究下去么?没有!

    这位老大人都没追究,照样让赵虞稀里糊涂地做了他义子,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而听到赵虞的那番话,何顺心里亦是莫名地松了口气,连忙称赞道:“大首领岂是杨通一流可比?”

    不过一想到那董耳,何顺不禁有担心起来:“可那个董耳……”

    仿佛猜到了何顺的心思,赵虞轻笑着说道:“无妨,就让他去吧。他带着咱们的善意去了叛军那边,或多或少也能影响叛军对咱们的看法,至于他能否真的找到张翟……成与不成都不是大问题,总之,多个朋友总是没错的。”

    “但愿……”

    何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叫龚角去送他,替他准备一些口粮与盘缠。”

    “嗯,去吧。……吩咐罢龚角,待会跟我到都尉署去,我那边还有一大堆公务。”

    “是!”何顺抱拳而去。

    看着何顺离去的背影,赵虞的脑海中浮现了南阳渠使张翟的容貌。

    平心而论,迄今为止他所见过的叛军高层中,他印象最佳的,就莫过于江夏渠帅陈勖与南阳渠使张翟,相比之下,被薛敖斩于南阳的长沙义师渠帅关朔,由于为人傲慢,在赵虞心中扣了几分。

    就目前而言,赵虞也不知那张翟的生死,不过他倒是希望张翟能活着,给王尚德、薛敖等晋军制造点麻烦。

    毕竟,倘若荆楚义师也被王尚德与薛敖一举剿灭,那么晋国下一个要动手,那就是江东义师了。

    赵虞由衷希望荆楚叛军能支撑地久一点,给江东义师创造喘息的机会。

    半个时辰后,赵虞带着何顺与几名烟虎众来到了都尉署。

    莫以为都尉是武官,就不需要处理文务,事实上,都尉需要处理的文务还真不少,否则也不会专门给都尉配给功曹史等文职官员。

    而都尉要处理的文务,基本上都与‘郡防’、‘郡治’有关,像各县县军的剿贼事宜、军备申请,以及请求郡军援助等等,都要由都尉批准,然后再呈报郡守府。

    一般来说,涉及到下拨钱款的,需要及时与郡丞协商,倘若涉及金额巨大,就得单独呈报郡守,至于其他,都尉一人就能拍板。

    而像赵虞这种,郡守对他信赖有加,郡丞唯他马首是瞻的都尉,他所拍定的事,送报郡守府基本上就是走个流程了。

    “都尉。”功曹书佐冯衠被召唤而来,朝着赵虞拱了拱手。

    “坐,冯衠。”赵虞摆摆手,示意冯衠入座,旋即与后者随意聊了几句:“上回我听谁说,你已给令郎敲定了婚事?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呀?回头我叫人准备一份厚礼。”

    “岂敢岂敢。”冯衠受宠若惊,连连推辞。

    见此,赵虞故意说道:“怎么?瞧不起我?”

    冯衠苦笑道:“都尉您……您知道卑职不是那个意思。好吧,那卑职就厚颜收下,多谢都尉。”

    平心而论,当官当到赵虞这份上,他在颍川郡就已经可以横着走了,不过赵虞生性谨慎低调,迄今为止都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依旧平易近人地对待都尉署、郡守府的官员,这也使得他在两座官府的人缘极好。

    其实想来也是,就连陈太师都那般低调,他区区一个颍川都尉,也实在没什么好得意的。

    闲聊几句之后,赵虞便开始处理公务,而功曹书佐冯衠则坐在廨房内的小案后,协助赵虞。

    相比较侧重‘治民’的郡丞,侧重‘治安’的都尉,公务相对要轻松一些,尤其是像颍川郡这种基本上没有什么贼寇的郡,赵虞大抵上只要批一下郡军出动的开销即可,不像其他贼寇横行的郡,悬赏、剿贼,杀贼示众,一大堆需要都尉批准的事。

    忽然,赵虞的眉头凝了起来。

    原来,此刻他手中翻阅的,乃是一份下行文。

    各级官府上呈下行的公文,统称行文,其中自上而下的称作‘下行文’,比如朝廷发给各郡,各郡再发给治下县城,都叫做下行文;而相反,由县级上报郡里,各郡上报朝廷的公文,则叫做‘上行文’。

    而此时赵虞翻到一份行文,就是朝廷发下来的下行文,其中内容只讲述了一桩事,即梁郡都尉童彦的家眷遭刺客所杀,凶手临行前留字,赵氏死士。

    这类下行文,其实就相当于朝廷发给各郡的通报,并不要求各郡做出什么反应,纯粹就是通报这件事,让各郡得知有这么一件事发生。

    不过这次,由于情节恶劣,朝廷将派出一名御史追查此事,要求颍川郡介时协助那位御史与梁城,一同追查那伙所谓‘赵氏死士’的凶手。

    『赵氏死士……』

    赵虞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当日在梁城内,那名当着他的面行刺童彦的刺客。

    说真的,赵虞并未想过要对童彦的家人怎样,当初童彦在临死前恳求他放过其家眷时,赵虞毫不犹豫地就点头答应了。

    在他看来,童彦作为晋王室的操刀者,陷害了他鲁阳赵氏,而他也杀了童彦,这桩恩怨就完了,再有那也只是他鲁阳赵氏与晋王室的恩怨。

    没想到,他这边放过了童彦的家眷,可童彦的家眷依旧被那伙‘赵氏死士’给杀了。

    『……由于没找到童彦,故而杀了他的家眷泄愤么?这伙赵氏死士,看来真与童彦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恨啊……』

    看着手中那份行文,赵虞心下不禁纳闷起那伙赵氏死士的身份。

    恨到连家眷都不放过,那真是不共戴天的死仇了,会是他鲁阳赵氏的人么?

    比如说,郑罗?

    说实话,赵虞还真吃不准,毕竟那童彦生前最起码害得近十支各地的赵氏家族家破人亡,每一支赵氏家族都有可能向他复仇。

    『这可真是……』

    又看几眼手中的下行文,赵虞暗自叹息着将其放下。

    当晚回到自家府邸,赵虞在夫妇俩的卧室向静女说了此事。

    “哦,是么。”静女的反应很平淡。

    想想也对,尽管童彦死后,静女心中的怨恨就逐渐消除,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对童彦的家眷就有什么好感。

    如今童彦的家眷被杀了,静女自然不会有什么强烈的反应,毕竟童彦的家眷,在她眼里比陌生人都不如——倘若是陌生的话,静女好歹还会同情一下,就好比她同情从河南、陈留、陈郡几个郡逃难过来的难民,前几天还与赵虞商议,要拿自家的粮食去难民屯施粥,做当年乡侯夫人做过的事。

    不过这件事被赵虞阻止了,不为别的,这因为这件事已经有颍川郡里派人去做了,静女去那边反而添乱,而且也不安全。

    平心而论,此时此刻的赵虞,根本没有想到那伙赵氏死士会找到他。

    毕竟在他看来,童彦已经死了——当然,是死在叛军大将项宣的手中。

    而继此之后,童彦的家眷也被那伙赵氏死士给杀了,这群人还有什么理由找上他呢?

    然而,他低估了那伙赵氏死士……

    七月十六日晚上,赵虞在书房内绘制一份地图,一份囊括整个天下的地图。

    绘制这份地图的原因,可以说他闲着没事,也可以说他想要对如今天下的局势有个直观的了解。

    据他所了解的情况,王尚德、薛敖、李蒙三人率领的十万晋军,目前仍在樊水进行渡江作战的准备。

    这个准备不是为了别的,纯粹就是在等河南、颍川两郡今年的产粮。

    只要介时几十万石粮食运到南阳,王尚德与薛敖就会立刻渡江攻占荆州,彻底击溃荆楚义师。

    不出意外的话,荆州已经可以算做被晋国收复。

    至于在此之后,王尚德与薛敖会不会顺势进攻江夏、长沙、豫章,甚至是江东义师的根基,赵虞也吃不准。

    因为据他前几日与陈太师闲聊所知的情况,这位老太师在得知了汝南郡的暴动后,有意想要放缓攻势,甚至于,提出要与义师交涉,一度让毛铮十分震惊。

    当然了,这个交涉,基本上就是劝义师无条件投降,只要义师那边能答应下来,老太师表示可以赦免一部分人的死罪。

    陈太师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防止汝南郡的暴动发生在其他地方,防止一些不安分的家伙趁着义师败退、晋军还未攻占的真空,趁机作乱,残害无辜的平民。

    虎贲中郎将邹赞,就因为这个原因被陈太师勒令暂缓收复江夏郡。

    同样的原因,陈太师暂时也不想去动济阴、济北、鲁郡、沛郡、庐江、九江这几个郡,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原本打算向东与韩晫汇合的后将军王谡以及其麾下五万邯郸军,目前依旧驻扎在陈郡,一动未动,就是为了避免对江东义师过度施压,导致江东义师收缩防线,使得济阴、沛郡、九江等大一片地方陷入无管制的混乱局面。

    与其让各地贼寇横行,还不如暂时让江东义师管着,这便是老太师的考量。

    当然,江东义师最终还是要剿灭的,在晋军妥善地处理好荆州、汝南郡等地方之后。

    据赵虞估计,大抵上是要等到明年了。

    不过,这样做就能避免各地出现暴动么?

    赵虞并不这样看。

    在他看来,还有一个因素将导致各郡出现暴动,那就是粮食。

    今年河南、颍川两郡的粮食产收,根本无法全全面面地供给南阳郡、陈留、陈郡、汝南郡以及今年必定要被占领的荆州南郡——毕竟荆楚义师是其他各路义师的‘领袖’,是必须要率先剿灭的——一旦这些地方出现粮食短缺,民心就会不安,就会暴动。

    换而言之,老太师的考量,只能说将危害控制在最低程度,却无法阻止各地的暴动,哪怕他暂时放缓了对各路义师的围剿。

    似这种暴动,对于晋国与义师其实都是相当不利的,毕竟暴民、流寇只懂得抢掠与破坏,他们根本不会安心生产,只会给整个天下,给整个社会带来恶劣影响。

    只可惜,这注定是近两年的大势了,除非晋国与江东义师暂时停战,共同维持局面,但仔细想想,实在不太可能。

    不,考虑到公羊先生与陈太师的眼界,这件事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太过于惊世骇俗罢了。

    忽然,他听到书房外传来一个细微的声响,让他有些在意。

    “龚角?”他喊着屋外的护卫。

    一般而言,他的贴身护卫由何顺、龚角几人负责,今日应该轮到龚角。

    然而,屋外的龚角却没有回应。

    “……”

    微微皱了皱眉,赵虞站起身来走向书房的门,旋即将其打开。

    此时他才发现,书房外空无一人。

    按理来说,龚角与另一名烟虎众会站在书房外。

    『不好……』

    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赵虞正要大声呼喊,却忽然感觉有什么利器抵住了他后背,旋即,他身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别动。”

    “……”

    赵虞的全身顿时就僵住了。

    刺客?

    说实话,他真没想到他居然会遭遇刺客——在颍川郡这块地方,居然还有人敢行刺他?行刺堂堂都尉?

    就在他心惊之际,他身背后那个低沉的声音说道:“颍川都尉周虎,对么?……请放心,我并不是来加害你,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请莫要惊动你府上的护卫,免得两败俱伤。”

    顿了顿,他又说道:“现在,请你关上门,转过身。”

    在这种情况下,赵虞也只有老老实实听对方安排,关上书房的门,转身面朝对方。

    此时他才发现,来人蓬头散发,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破旧斗篷,不怎么看得清的脸上,好似用烟墨涂抹过,鉴于这边的昏暗烛火,根本看不清容貌。

    但赵虞还是依旧辨认出jsshcxx.了对方:“赵氏死士?”

    隐约间,对方咧嘴笑了一下,旋即低沉地说道:“看来,周都尉还认得我……很好,那我就直接问了,童彦在何处?”

    赵虞暗自打量着来人,口中回道:“他被项宣杀了……”

    “少来这套!”

    来人低沉地说道:“童彦那狗贼向来狡猾惜命,岂会蠢到被叛军所杀?况且,梁郡兵卒找到的童彦尸首,根本就不是童彦本人!”

    『梁郡的兵卒还弄了一具尸体假装童彦?哦,大概是王迅、张期二人授意的。』

    赵虞心中暗暗想道。

    同时,他也猜到了这名赵氏死士找上他的原因。

    很显然,对方怀疑童彦的死因,又见梁郡兵卒找到了童彦尸首根本不是其本人,心中愈发怀疑,于是就找到了他。

    谁让赵虞当初在梁城的那段时间,为了骗取童彦的信任与他走得极近呢?

    那时,赵虞与童彦称兄道弟,就连薛敖都被骗过了,一度对赵虞巴xgchotel.结童彦一事感到不满,在这种情况下,那伙赵氏死士找不到童彦,自然会找来门来。

    见赵虞久久不语,那名赵氏死士不耐烦了,低沉地威胁道:“周都尉,你我无冤无仇,我也不想加害你,但倘若你不肯道出实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他还用手中的利剑轻轻抵了抵赵虞的前胸,满是威胁之色。

    “冷静、冷静。”

    赵虞轻笑着安抚,点头说道:“周某一定会配合足下,不过周某想问一个问题……你是郑罗么?”

    “……”

    在昏暗的屋内,只见那名赵氏死士目光一闪,手中的利剑唰地搁在了赵虞的脖颈旁,饶是赵虞早有准备,亦感觉后背发凉。

    “你是何人?”对方的语气愈发深沉了。

    然而,此时赵虞反而不慌了,他只是在不刺激到对方得情况下,缓缓地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郑罗,认得我么?”

    “……”来人愣愣地看着赵虞,一双眼睛睁得睛圆:“大、大公子?”

    “不,是二公子。”赵虞笑着纠正道。

    来人张了张嘴,旋即噗通一声,单膝叩在赵虞面前。

    “郑罗,拜见二公子!”

    听到这话,赵虞心中大定。

    他此前的猜测是对的,自称赵氏死士的这家伙,确实就是他鲁阳赵氏当年的护卫,郑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