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我在七侠镇当郎中〕〔我的精灵模拟器〕〔我绝世武帝,被美〕〔诸天从功夫熊猫开〕〔从红楼开始拯救名〕〔一人得道〕〔凌天独尊〕〔离婚后前夫总是想〕〔玉京山上的树〕〔我玩传奇私服〕〔大国将相〕〔我的抽卡游戏成真〕〔凤鸣斗罗〕〔诸天之我是沙悟净〕〔放置型修仙〕〔魄罗的正确养成方〕〔神诡大明〕〔无上神途〕〔无敌从欠钱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94章:散聚(二)
    !

    『ps:其实上一章应该在郑罗目光一闪、把剑搁在赵虞脖颈旁的时候断章,但是众所周知,我宅心仁厚,不想干那事。』

    ————以下正文————

    “起来再说吧……怎么了?”

    赵虞伸手去扶郑罗,然而郑罗却依旧单膝叩地,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知是二公子,方才……”

    此刻的他,心中一阵后怕。

    他万万没有想到,颍川都尉周虎竟然就是他鲁阳赵氏的二公子赵虞,回想起方才他将剑搁在自家二公子的脖子上,倘若稍微手抖一下……

    郑罗不敢再想象下去,就连额头亦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仿佛是猜到了郑罗的心情,赵虞笑着宽慰道:“好了,不知者不怪,我不怪你,起来吧。”

    说罢,他再次伸手去扶郑罗。

    郑罗这才松了口气,在赵虞的搀扶下站起身来,然而脸上神色依旧带着几许尴尬。

    而就在这时,只听砰地一声,何顺手持利剑撞开门闯了进来,身后还带着几名烟虎众,一瞧见赵虞与仿佛烟衣人打扮的郑罗正站在屋内。

    “好贼子!”大骂一声,何顺当即就瞪着眼睛攻向郑罗。

    郑罗知道对方是他二公子的手下,既知赵虞身份,又哪好再与何顺动手,唯有后退。

    好在赵虞及时喝止了何顺与那几名烟虎众:“住手,何顺。”

    “唔?”

    已将郑罗逼退的何顺有些困惑,而对面,郑罗亦举起了双手,表示自己手中并没有兵器。

    “……大首领?”

    何顺回头请示赵虞,他有点搞不懂了。

    jsshcxx.

    赵虞摇了摇头说道:“莫要声张,只是一场误会,先把剑收起来。……事情经过,我回头再给你解释。”

    何顺一脸惊讶,但还是将剑收了起来。

    见此,赵虞又问郑罗道:“郑罗,我书房外的两名弟兄……”

    郑罗连忙说道:“请……请您放心,我只是叫同伴将其放倒? 并未加害。”

    说这番话时? 他心中亦是大感庆幸。

    就像他来时所说的,他此番来找赵虞? 只是为了逼问出童彦的下落? 这要这位‘周都尉’老实配合,他也不想招惹一名本来无冤无仇的颍川都尉? 因此他并没有加害守在赵虞书房外的龚角二人,否则? 他真不知该如何面对二公子。

    听到郑罗的回答? 赵虞十分高兴,毕竟似龚角等人,那是何顺精挑细选留在他身边的人,或许实力未必有多么出众? 但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这类人作为护卫,哪怕死了一个赵虞就会感到十分惋惜,尤其是因为这种误会。

    当即他笑着说道:“那就好,既然如此,郑罗? 你与何顺一道去,唤出你的同伴? 将龚角二人放了,完事了来我这里。”

    “是!”郑罗抱了抱拳。

    从旁? 何顺亦是一脸惊讶地抱了抱拳,他依稀认出? 这个穿着灰色斗篷的家伙? 他们好似在梁郡见过。

    在郑罗的带领下? 何顺跟着他来到了书房外的小院。

    途中,何顺问郑罗道:“你是那个……赵氏死士?”

    可能是察觉到何顺的眼中仍有警惕之色,郑罗表示道:“我的身份,待会二公子自会提及,我不是敌人。”

    “……”何顺点点头,旋即说道:“先把我的人放了吧。”

    “好。”

    说罢,何顺站在院子里拍了三下手,第一声长,后两声短促,似乎是什么暗号。

    听到这声暗号,不远处的树背后转出两个烟影,其中一个烟影用苍老的声音对郑罗说道:“怎么回事,赵罗,我以为你被他们制服了,正打算救你……”

    郑罗摇摇头道:“不,事情解决了……方才还两个护卫呢?”

    “还躺着呢。”那个人影指了指树下。

    见此,何顺不顾那两名烟衣人,快步走到不远处的树下,果然瞧见龚角与另一名烟虎众闭着眼睛、瘫坐在地。

    上前一探二人的鼻息,何顺发现尚有气息。

    此时,郑罗一边示意两名同伴莫要轻举妄动,一边走到何顺身边,解释道:“这二人只是被我等用迷药药倒了,睡上一两个时辰就没事了,如果你急的话,也可以用冷水泼醒他们。”

    何顺回头看了一眼郑罗,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吩咐跟随他而来的几名烟虎众道:“把这两个家伙搬到他们的屋子里去。”

    几名烟虎众点点头,上前扛起龚角与另一名烟虎众。

    此时,郑罗那名声音苍老的同伴低声问郑罗道:“赵罗,怎么回事?”

    “待会再说。”郑罗摇摇头宽慰道:“放心,没事。”

    片刻后,在何顺的带领下,郑罗带着他两名同伴回到了赵虞的书房,旋即将两名同伴介绍给了赵虞:“周都尉,这两位便是我的同伴,田行、高衠……”

    此时赵虞已戴上了面具,闻言饶有兴致地打量起郑罗的两名同伴。

    据郑罗所言,年纪较老的那人叫做田行,既是郑罗的同伴,也是教导郑罗一些不寻常本领的老师,而年纪与郑罗相仿的那名年轻人则叫做高衠。

    “周某有幸见到两位壮士。”

    待郑罗介绍完毕后,赵虞笑着打起招呼。

    看得出来,田行、高衠二人皆对当前的情况一头雾水,频频看向郑罗。

    些许寒暄过后,赵虞笑着说道:“我想两位壮士也疲倦了,不如趁我与……”

    他转头看向郑罗,后者会意,低头说道:“赵罗。”

    赵虞点点头,继续说道:“趁我与赵罗闲聊之际,两位先去用些酒菜如何?”

    田行、高衠二人当然明白赵虞是想支开他们,遂转头看了一眼郑罗,却见郑罗点点头道:“没事,周都尉是自己人。”

    见此,赵虞便将款待田行、高衠二人的事宜交给了何顺:“何顺,你安排一下。”

    “是。”

    片刻后,田行、高衠二人被几名烟虎众请到府内的膳房用酒菜去了,书房内就只剩下赵虞、郑罗、何顺三人。

    在吩咐何顺将房门关上后,赵虞摘下脸上的面具,向郑罗问起了当年的事。

    郑罗自然不会隐瞒,带着唏嘘之情讲述道:“当年乡侯府遭难后,我侥幸未死,在族兄郑勇的掩护下带着张闻几人逃离郑乡……”

    他口中的张闻几人,即当年乡侯府派驻于郑乡担任监官的护卫。

    “……期间,我还遇到了徐习一席人……”

    这里的徐习,亦是当年乡侯府派驻于难民屯的护卫,不过并不在郑乡。

    “大概七八人吧。”

    回忆着过去的事,郑罗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当时我等见到了乡侯府的废墟,相约要为乡侯、夫人与两位公子报仇……抱歉,二公子。”

    赵虞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旋即问郑罗道:“后来呢?张闻、徐习等人呢?”

    郑罗沉默了片刻,这才低声说道:“死了。”

    “……”

    赵虞嘴唇微微一动。

    “呋。”

    微吐一口气,郑罗微仰着头,仿佛陷入了回忆,一边回想一边说道:“那时,我等尚不知陷害我乡侯府的凶手乃是那童彦狗贼,误以为是前梁城都尉许廉,因此我便与张闻等人行刺了许廉,没想到那许廉在临死之际才说,那是童彦所为,是童彦假借他梁城都尉的名义……”他再次叹了口气:“那次行刺,死了四名弟兄,徐习也死了。”

    “……”

    听到这里,赵虞的心情也是莫名的沉重。

    他能体会郑罗等人当时的心情,死了好急人,付出巨大的代价杀死了梁城都尉许廉,却发现对方与这件事无关。

    当然,最倒霉的莫过于那位许廉许都尉,平白无故就给童彦挡了一回灾。

    “后来呢?”他语气沉重地问道。

    “后来,我等便转而行刺童彦。”郑罗吐了口气,沉声说道:“许廉死后,童彦那厮就意识到了有人在找他,出入时至少带着几十名护卫,我与张闻几次行刺,非但没有成功,然而牺牲了众弟兄,最后那次,仅剩我与张闻拼死逃出……”

    说着,他拉开了衣襟,赵虞依稀看到,郑罗的脖颈右侧有一道极长的刀疤,触目惊心。

    “正是在那个时候,我等碰到了田行。我运气好,侥幸活了过来,但张闻却死了……”

    待说到这里时,郑罗沉默了,赵虞与何顺也沉默了。

    乡侯府的七八位护卫,为了给主家报仇,几次行刺凶手,到最后死得只剩下郑罗一人,这岂止是忠义。

    &nbs.zyxta.p; 在片刻的沉默后,郑罗继续说道:“那时我就知道,单凭我一人,无法杀掉童彦,便暂时跟随田行。田行那老家伙,是专门干杀人勾当的,只要有人肯支付报酬,他就替那人去杀人,他邀请我做他帮手,而我当时也想向他学潜行、用药的本事,便没有拒绝,跟着他游荡了几年……后来我与田老头分开,不过依然干着这行,这行来钱快,几年下来,我就攒了一笔钱,网罗了一些人,其中不乏有亡命之徒,后来我几次带人行刺童彦,只可惜,那狗贼太过于谨慎,屡次未能得手,最接近成功的一回,就是去年在梁城城内那间酒馆……”

    “我记得。”

    见郑罗抬头看来,赵虞微微点了点头:“当时我不知是你,况且,我还有事要问童彦,故而阻止了你。别怪我啊,郑罗。”

    郑罗连忙说道:“二公子说得哪里话?”说罢,他又带着几分期待问道:“话说回来,那童彦……”

    “死了。”赵虞平静地说道:“我从他嘴里拷问出了真相,然后用他的首级拜祭了父亲与母亲,最后毁尸灭迹,将其骨灰埋在昆阳北侧的东翼山。”

    听闻此言,郑罗满足地点了点头,想笑却又笑不出。

    他大概是想到了牺牲的张闻、徐习等人。

    良久,郑罗调整了一下心情,带着由衷的喜悦对赵虞说道:“想不到此番前来,竟遇到两件喜事……二公子,您能安然无恙,实在是太好了。”

    “不止是我哟。”

    赵虞笑着说道:“静女、张季也活着,还有就像你所知的,我那位兄长也活着……”

    “这……真的?”郑罗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相比较静女、张季还活着的消息,他更惊讶于他乡侯府大公子赵寅的消息,连忙问道:“大公子也活着?”

    “你不知?”赵虞不解问道:“你方才不还唤我大公子么?”

    “这个……”郑罗满脸尴尬,他实在不好意思说,他对大公子的印象比眼前这位二公子深,是故才下意识地就喊了出来。

    要不是年纪对不上,他方才估计就喊‘乡侯’了。

    见郑罗满脸尴尬,赵虞大致可以猜到,这郑罗估计早就以为他与静女都死了。

    他不在意地笑了笑,旋即正色问道:“郑罗,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听闻此言,郑罗的神色立刻端正起来,抱拳说道:“二公子尽管吩咐,郑罗愿意赴汤蹈火……”

    “诶,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虞抬手打断了郑罗,轻笑说道:“我暂时没什么事叫你去做,我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回来?当然,倘若你要投奔我兄长,我也可以替你安排。”

    不同于赵虞身边的张季,也不同于赵寅身边的楚骁,郑罗原本并非是这两位公子的贴身侍卫,因此在两位公子间倒也没什么亲疏感,在他看来,效忠哪位公子都是可以的。

    因此他当即起身,在赵虞面前单膝叩地,抱拳说道:“郑罗愿意为二公子效力。”

    赵虞心下欢喜,起身将郑罗扶起,笑着说道:“好,那你日后就留在我身边,待会我领你去见静女……至于张季,你过几日就能见到了。”

    郑罗亦是听得欢喜。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说道:“公子,我那些同伴……”

    “那些亡命之徒?”赵虞微微皱了皱眉:“不能遣散么?”

    说实话,郑罗这些人犯下的事十分严重,杀死了前梁城都尉许廉,又屠尽了童彦的家眷,已经引起了朝廷的震怒,若不是感动于郑罗对他鲁阳赵氏的忠诚与忠义,其实赵虞并不想与这些‘赵氏死士’扯上关系,更别说这群人除了郑罗外,都是一些无法无天的亡命之徒。

    可能是察觉到了眼前这位公子的嫌弃,郑罗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招收的人虽是亡命之徒,但大多还算义气,日后或许能帮上公子……”

    这番话,他其实也说得心虚,毕竟眼前这位公子,已出乎他意料地坐上了颍川都尉的位子,他也不敢保证一群亡命之徒能否帮上这位公子。

    只不过,他终归是‘赵氏死士’的首领,他若解散了手底下的那帮弟兄,那群家伙估计就又得去过风餐露宿的生活了,好歹相处了几年,郑罗对那帮混蛋多少还是有感情的。

    “唔……”

    赵虞皱着眉头沉思起来,暗自权衡利弊。

    良久,他点头说道:“好吧,姑且留着他们吧,说不定日后能用上……”

    话音未落,何顺在旁劝道:“大首领……”

    仿佛猜到了何顺的心思,赵虞抬手打断了前者的话,正色对郑罗说道:“但,‘赵氏死士’这个名号,日后不可以再用了。……你们杀了童彦的家眷,对么?”

    “是。”郑罗毫不犹豫地承认了。

    赵虞点点头,继续说道:“童彦临死前,曾恳求我放过其家眷,我答应了,却不曾想你们动手了……事已至此,我也不怪你,但你等的行为,已经引起了朝廷的震怒,我前几日得到朝廷发下的行文,得知朝廷要派一名御史追查童彦的事,此人必然会找上你‘赵氏死士’,因此我希望你等丢掉这个名号,暂时躲藏一阵子,避避风头。至于期间用度,我会替你解决。”

    “遵命。”郑罗抱了抱拳。

    对于放弃‘赵氏死士’这个名号,他并不在意,并且他也明白,犯下大案的他们,只会拖累眼前这位二公子,这位二公子愿意庇护他们,完全就是看在旧日情分上。

    “对了,那田行、高衡二人可信么?”赵虞又问道。

    “可信。”

    郑罗点点头道:“田老头前些人遭另一拨人追杀,是我救了他,高衡我则帮他杀掉了一个曾欺辱他姐妹的恶绅,这二人都欠我人情,是故助我行刺童彦。”

    见此,赵虞微微点头,说道:“既然你说他们可信,那我姑且就信了。……不过你还是要当心,莫要在他们面前提及我身份,否则,会很麻烦。”

    郑罗自然明白,当即信誓旦旦地说道:“请公子放心,我会看着他们,倘若他们做出什么危及公子的事,我会亲手杀了他们。”

    『……』

    赵虞颇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郑罗。

    他忽然才意识到,郑罗在提到杀人时十分平静,就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相比较八年前在郑乡被丁鲁顶撞时的窘状,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真不愧是当了几年的刺客。

    嘱咐完毕,赵虞见时辰已不早,便吩咐何顺带郑罗去沐浴更衣,然后用饭、歇息。

    而期间,赵虞则来到了内院北屋,向静女说起了郑罗的事,听得静女既激动又感动。

    激动,当然是因为郑罗还活着,当年他鲁阳乡侯府的幸存者,在静女看来都是自己人。

    至于感动,那自然就是感动郑罗、张闻、徐习等人不惜牺牲找童彦报仇的壮举。

    感动之余,静女问赵虞道:“公子打算如何安顿他们?”

    赵虞想了想说道:“郑罗与张季不同,张季在江东的时候,是被我兄长与公羊先生当做将领培养的,因此我可以放心地让张季掌军,但郑罗的话……我提拔为将,他可能不能升任,甚至于,还浪费了他在某些方面的才能与经验……再加上他手底下还有一批亡命之徒,唔,我暂时决定让他替我收集各方的消息。”

    静女自然不会影响赵虞的判断,她只是担忧地说道:“那……那名御史怎么办?郑罗他们犯下了如此大案,那名御史肯定会追查到底,万一查到公子身上……”

    “你放心吧。”

    赵虞轻笑着说道:“我会叫郑罗他们暂时躲避一阵子,至于赵氏死士这个名号,我会想办法串联到其他几支赵氏身上,混淆那名御史的视听……”

    他所说的其他几支赵氏,即这些年遭童彦陷害的那几支赵氏家族。

    在赵虞看来,他杀掉了童彦,也算是替这些赵氏家族报了仇,后者在九泉之下,应该不会介意他稍微借用一下名号。

    虽说即便如此,赵虞猜测日后也有可能被那名御史找上门,毕竟向来惜命的童彦莫名其妙‘死’在叛军大将项宣手中,这着实让人感觉有点蹊跷。

    但还是那句话,只要没有证据,那名御史就奈何不了他。

    次日清晨,赵虞带着郑罗与静女相见。

    郑罗当然认得静女,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年跟着夫人周氏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如今竟已成为了二公子的夫人。

    当然,这是二公子的决定,郑罗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恭恭敬敬地唤了静女一声:“夫人。”

    见又得到了一位乡侯府旧人的认可,静女自是心中高兴。

    同日,张季也被赵虞召回了府邸。

    这段时期,张季负责监管许昌城外的农田,既要监督以周贡等人为首的许昌隶垦军的劳作,也要防止涌至许昌的难民偷偷窃取农田里即将成熟的作物,任务不可谓不重,因此突然被赵虞召回城内,张季也感觉莫名其妙。

    直到他亲眼见到了郑罗,这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白之余,这两位昔日乡侯府的护卫,自然要好好叙一叙旧。

    可惜,这次团聚只是暂时的,为了不被‘赵氏死士’牵连,郑罗受赵虞之名启程前往砀山,想办法让人误以为‘赵氏死士’指的就是‘砀山赵氏’的忠仆,顺便嘛,赵虞也嘱咐郑罗前往砀山一带,打探一下沛郡一带的消息。

    要知道,当日他兄长赵寅带着陈勖等人率残军撤入了沛郡一带,而在那一带,却驻扎着江夏将军韩晫,不出意料,赵寅、陈勖等人肯定会撞上韩晫,因此赵虞想让郑罗去打探看看,看看沛郡一带的战况。

    毕竟,沛郡一带的地形,包括微山湖、泗水,是江东义师阻挡晋军的主要阵地,倘若这里被晋军攻破,那江东义师如今的地盘,就会被懒腰截断成山东、江东两块,这对于江东义师大大不利。

    两日后,郑罗带着田行、高衡两名同伴,悄悄踏上了前往砀山的路。

    赵虞带着何顺、龚角几人远远相送了郑罗。

    看着郑罗三人驾驭着马车徐徐远去,赵虞心中唏嘘不已。

    不得不说,此番与郑罗重逢,尽管过程有些惊险,但亲眼见到郑罗还活着,赵虞心下亦是高兴。

    &n.whhryl.bsp;  高兴之余,他心中升起一丝期望:除郑罗意外,当年他家还会有幸存者么?

    这样想着,赵虞得脑海中不自觉地就浮现出一个尖嘴猴腮的容貌。

    『若是他也活着就好了……』

    他心下暗暗想道。

    他此刻想到的,正是他当年最忠心、甚至近乎愚忠的家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