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96章:秋冬
    !

    九月中旬起,颍川郡各县便陆续开始秋收,收割田地里成熟的豆菽、稻谷。

    当许昌县亦开始收割作物时,应陈太师的要求,赵虞亲自带着这位老大人去现场。

    不得不说,那真是颇为壮观的场景,只见城外的农田里遍地都是人,即有隶垦卒,也有许昌县组织的民恳团,这些人在田官、以及郡卒的指挥下,将豆菽、稻谷连带着豆叶、稻杆都割了下来,装满了那一辆又一辆的拉车。

    豆菽的嫩叶可以当做蔬菜吃,而豆荚、稻杆压碎后可以与谷壳混拌作为饲料,用于喂猪以及喂养鸡鸭等家禽,这都是可以利用的,不应浪费。

    而在此期间,在农田的远处,远远站着一群人,以妇人与孩童居多。

    从衣着打扮来看,应该是附近的难民之类的。

    当‘官兵’收割完一片农田,转移至另一片农田时,这些妇孺便迅速来到已收割完的农田里,蹲下身仔细寻找遗落的谷穗或豆荚。

    见此,便有郡卒来向赵虞请示,是否要驱赶走这些难民。

    听到这话,赵虞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xgchotel.陈太师,却见这位老大人远远望着那些在农田里弯腰拾着谷穗、豆荚的妇孺,旋即带着几分惆怅说道:“由她们去吧。”

    “是。”赵虞点点头,吩咐前来请示的郡卒道:“你去转告张季,叫他维持治安即可,那些已收割完的田,就任由那些人去拾穗,不得驱赶。”

    说实话,那真的捡不了多少,捡上几个时辰估计也只有一捧谷穗,何必为了这点东西伤害了民心?

    “是!”那名郡卒应声而去。

    在许昌城外的农田旁看了一阵,应陈太师的要求,赵虞又带着他与毛铮前往鄢陵,视察鄢陵城外的秋收。

    鄢陵县境内的难民,可要比许昌多得多,但幸运的是,在官府收割作物时,收容的难民们也只是站在一旁观看,静静地等待官兵收割完毕,然后再去那些已收割完的田里拾些谷穗、豆荚。

    赵虞同样也派人传令褚燕,令后者不得驱赶那些那些无害的妇孺。

    期间? 毛铮左看右看? 不解问道:“怎么只有妇孺?”

    赵虞笑着解释道:“青壮都跑到附近的山里抓野物去了,为了防止官府收割粮食时出现冲突? 我在一个月前就下令鄢陵等几个县? 叫他们号召当地的难民进山捕杀野物,捕杀的野物? 他们可以自己留着食用,然后将皮毛售卖于官府……”

    “鄢陵官府收购皮毛?”毛铮有些不解。

    赵虞点点头道:“收购的皮毛? 会集中起来运至昆阳? 由昆阳的作坊制成冬衣、毛毯等御寒之物,转头再售于官府……”

    “哦哦。”毛铮恍然大悟。

    从旁,陈太师亦惊讶地看了一眼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旋即? 老太师问赵虞道:“距入冬仅剩一两月? 你可准备好足够的御寒之物?”

    赵虞摇了摇头,说道:“数量太多,晚辈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前储备大量的柴火,待入冬时? 叫那些难民尽量都呆在屋子里。”

    他口中的屋子,即这段时间鄢陵等县派郡卒协助难民所建造的木屋? 为了便于运输粮食等物资,大抵都建在官道两旁? 属于‘临时建筑’,倘若日后能劝说那些whhryl.难民返回自己的故乡? 这些屋子都要拆除的。

    不过? 是否能劝服那些难民返回其故乡? 赵虞也没把握,毕竟就目前而言,他颍川郡是最安定的郡,想来那些难民也不是傻子,未必肯轻易离开。

    “唔。”

    在听完赵虞的回答后,陈太师微微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赵虞乃至颍川郡的官员,着实已经做得十分出色了。

    满意之余,他吩咐毛铮道:“子正,派人前去樊城,叫仲信可以渡江了,务必在入冬之前攻下荆地,剿灭荆楚叛军。”

    “是。”毛铮郑重其事地应道。

    就当颍川郡在展开秋收之际,在南郡的樊水北岸,薛敖与王尚德已做好了渡江进攻荆地的准备。

    事实上,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可以进攻荆地了,只是因为考虑到没有足够的粮食稳定荆地,因此只能暂时停止渡江,等待颍川郡、河南郡秋收的消息,只要这两个郡的秋收不出意外,他们就有把握攻下荆地。

    九月二十二日,毛铮派出的几名骑兵迅速来到樊城,向车骑将军薛敖禀报了颍川郡的秋收进展,同时转达了陈太师的命令。

    虽然薛敖平日里总是一副‘我连老头子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但实际却很听陈太师的话,刚收到命令,他就找上了王尚德。

    相互看不顺眼的二人,一边争吵一边商议渡江的战略,苦在在旁的河南都尉李蒙,他两边一个都得罪不起。

    次日,即九月二十三日,近十万晋军展开渡江作战,河南都尉李蒙率五万河南军于樊城一带渡江,进攻隔岸的襄阳,而南阳将军王尚德则挥军南下,至鄀县一带渡江,进攻隔岸的宜城。

    晋军双管齐下,荆楚叛军无力抵挡,短短八日,晋军便前后攻陷襄阳、中卢、邔县、宜城。

    十月初,薛敖与王尚德率领的晋军,继续挥军南下,一路攻占荆门、当阳,而薛敖更是亲自率领骑兵直抵江陵。

    期间,荆楚义师渠帅杨统率领义师拼死抵挡,但奈何义师在梁郡、南阳两个主战场前后溃败,军卒几无士气,故而被晋军打地节节败退。

    十月十五日前后,王尚德与薛敖、李蒙三人于江陵城外汇合,开始猛攻这座‘荆楚国’的都城。

    荆楚义师坚守八日,最终仍被晋军攻破城池。

    见大势已去,年近六旬的楚王杨固愤而服药自尽,其丞相、前晋国南郡郡守蔡修亦服药自尽。

    其余楚国的官员,纷纷投降晋军。

    期间,荆楚义师渠帅杨统带着老楚王杨固的几名公子,拼死突围而出,向南逃逸,逃入武陵郡。

    为了防止汝南郡的暴动再次于荆地发生,王尚德与薛敖并没有追赶,毕竟在他们看来,荆楚叛军败局已定,即便被杨统等人逃逸,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在一番商议后,王尚德与薛敖做出了决定,由王尚德暂时坐镇江陵乃至荆地,而薛敖与李蒙则就此退兵返回,顺便将老楚王与楚丞相蔡修的尸体带回给陈太师过目,看看是否要带回朝廷什么的。

    作为天下义师的领袖,荆楚义师在这场仗中被薛敖与王尚德打地一蹶不振。

    也是在这段时间,王尚德的族弟王彦奉兄长之命来到许昌,与颍川郡相谈‘借粮’之事。

    不得不说,当王彦再次见到赵虞时,他着实有些尴尬。

    毕竟王彦是杨定的好友,当初赵虞还在昆阳做县尉时,他为了迫使赵虞出兵协助叶县,还曾出言威胁赵虞,没想到一年不见,赵虞非但摇身一变成为了颍川都尉,甚至还与陈太师攀上了关系,成为了让王彦都感到忌惮的大人物。

    不过,赵虞却没有趁机奚落王彦,一来‘颍川借粮给南阳’,这是陈太师为了尽快围剿荆楚义师而决定的,他不能阻止;二来,他也不想表现地‘小人得志’那般,影响了陈太师对他的好印象。

    至于其三嘛……

    赵虞对王尚德还是有些好感的,想到前些年,王尚德曾为了庇护鲁叶共济会而专门派三千南阳军来警告了他,可见这位王尚德外冷内热,看似不近人情,可实际上也算是重情重义。

    虽然那三千南阳军,一度让赵虞感到十分头疼。

    十一月下旬,河南都尉李蒙率领四万河南军撤至宛城,准备在宛城度过冬天,来年再返回河南。

    而与此同时,车骑将军薛敖则率领着近七千太原军,带着楚王杨固与楚丞相蔡修的遗体,在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赶路后,终于抵达了许昌。

    此时的颍川郡,早已被一片冰雪所覆盖,哪怕薛敖麾下的士卒各个都有战马代步,也吃足了苦头。

    不过也正是天气寒冷的关系,楚王杨固与楚丞相蔡修的尸体完好保存了下来,还未开始腐烂。

    得知薛敖率军返回许昌的消息,赵虞亦带着陈太师、毛铮几人出城迎接了薛敖。

    见陈太师亲自来迎接自己,谁都看得出来薛敖其实挺高兴的,只是他嘴上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语气,甚至还开口调侃陈太师:“老头子,都一大把年纪了,出来做什么?就不怕冻出个好歹来么?”

    陈太师轻笑着,然后用手使劲按下了薛敖的脑袋,压制得后者哇哇大叫。

    这或许就是这对父子的相处方式。

    赵虞、毛铮等人在旁瞧见,想笑却也不敢笑。

    一番玩笑过后,陈太师正色问薛敖道:“楚侯与蔡公何在?”

    听闻此言,薛敖亦收起了脸上的玩笑之色,将陈太师引到了队伍中,只见在队伍中一辆马车上,盛放着两具棺木,其中一具放着楚王杨固的尸体,另一具放着楚丞相、前晋国南郡郡守蔡修的尸体。

    陈太师亲自上前察看了那两具尸体,旋即惆怅地叹了口气。

    “老大人与这两位相识?”

    赵虞私下询问毛铮,可惜毛铮也不知情,微微摇了摇头。

    此时,薛敖走向赵虞、毛铮二人,抬手与二人打着招呼:“哟,居正,子正。”

    赵虞、毛铮二人当即拱手施礼,唤薛敖为兄。

    几句问候之后,赵虞私下询问薛敖道:“老大人与楚王、还有楚国的丞相相识?”

    “是楚侯。”薛敖更正道。

    赵虞当即恍然,连连点头:“对,楚侯。”

    见此,薛敖也不隐瞒,在转头看了一眼老太师,摸着胡须对赵虞解释道:“楚侯杨固,乃上代楚侯长子,其年轻时,曾在邯郸住过一阵子,与老头子关系不错,似乎曾以兄弟相称……至于蔡子文,此人乃是荆地的大贤,老头子曾经与其见过几面,很是欣赏。”

    赵虞听罢很是惊讶,不解问道:“楚侯为何要反抗朝廷?”

    薛敖摸着胡须,神色玩味地说道:“他反的可不是朝廷,而是……”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赵虞与毛铮,竖起手指颇有深意地指了指天空。

    “……”

    毛铮显然也看懂了薛敖的暗示,吃惊地睁大了双目,呼吸为之一紧:“莫非是……”

    “嘘。”

    薛敖做了一声噤声的手势,旋即,他再次看了一眼仍在瞻仰楚侯杨固尸体的老太师,低声说道:“具体我不清楚,那会儿我也还年幼,据说是楚侯的世子去邯郸觐见陛下,献上朝贡,期间也不知怎么与太子发生了冲突,被太子教训了一顿,结果那位楚世子就一命呜呼了……得知此事后,楚侯便亲自到邯郸,要求陛下严惩凶手,但你们也知道,那可是太子……最后,陛下杀了几个太子身边的人作为交代,但楚侯并不满意,愤然离开了邯郸,至此,楚国不再向大晋朝贡。”

    “原来如此。”

    赵虞恍然地点点头。

    从旁,毛铮不解问道:“仲信兄,按你所言,楚侯那时就已怀恨在心,为何……”

    “为何老头子不管?”薛敖仿佛猜到了毛铮的心思。

    待毛铮点头后,薛敖轻笑着说道:“怎么管?叫太子杀人偿命?”

    赵虞惊讶地看了一眼薛敖,试探道:“听仲信兄所言,似乎老大人是站在楚侯那边的?”

    薛敖闻言看了一眼赵虞,笑着说道:“这我怎么知道?不过大概是对楚侯抱有同情,否则……二三十年前的老头子,即便武力有所衰退,也绝不是荆楚可以挡得住的?”

    “原来如此。”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尽管薛敖没有正面回答,但赵虞大致还是可以听得出来,在对待楚国方面,老太师显然是有所手下留情的。

    从旁,毛铮一脸不解地低声问道:“可太子为何要加害楚侯的世子?”

    “谁知道呢。”毛铮耸耸肩,旋即转头问毛铮道:“子正,你不是在邯郸住过一阵子么,没见过那位太子?”

    “怎么?”毛铮不解地问道:“那位太子有什么不尽人意的么?”

    他听得出来,薛敖在提到那位太子时,口中并没有什么敬意。

    听到这话,薛敖哂笑道:“若太子才德兼备,这些年又岂会有那么多朝官试图废太子另立储君?……对了,这话莫要在老头子面前提,老头子十分不喜有人提及干涉王室内事,哪怕他也不喜太子,尤其是咱们。”

    赵虞、毛铮连连点头。

    点头之余,赵虞忽然想到了杨定。

    他记得前一阵子听老太师所言,似乎杨定的祖父,前朝廷司徒杨泰,就是因为掺和了王室内事而被问罪,那么,这杨泰与太子,与楚侯这桩事是否有关系呢?

    就在赵虞暗自思忖之际,忽听薛敖低声提醒道:“嘘,老头子过来了。”

    听到薛敖的提醒,赵虞与毛铮抬头看去,果然看到陈太师已下了那辆装载棺木的马车,正朝他们这边走来,于是他们也就只好停止了私下的议论。

    十几息后,陈太师便到了薛敖、赵虞、毛铮这边,语气沉重地说道:“居正,你替仲信安排一下军队的驻扎,仲信,歇息一日,你随老夫回都。”

    “是。”

    赵虞与薛敖抱了抱拳。

    旋即,薛敖又问道:“楚侯与蔡郡守的尸体……”

    “一同带往邯郸。”陈太师面色阴沉地说道。

    看得出来,这位老太师此刻的心情,非常不佳。

    当日,在赵虞的安排下,薛敖麾下那近七千太原军,入驻了许昌城外的军营,即周贡那支隶垦军暂时居住的俘虏营。

    当然,如今已改为隶垦军营寨,由张季派来的五百名郡卒看守。

    看到薛敖与那七千太原军,周贡、徐牵等人心情复杂。

    毕竟薛敖那可是造成他们义师‘溃败于梁郡’的主要原因,当日在咸平县,若不是这薛敖,他三路义师的损失绝对不会那么严重。

    但恨归恨,周贡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们如今要‘洗心革面’,逐步取得颍川郡的信任,借颍川郡军的皮东山再起,岂敢在这时候表现出任何敌意?

    而期间,赵虞则将陈太师、毛铮、薛敖、魏瓂等人请到了他的府邸,设宴为薛敖等人接风洗尘。

    酒席筵间,薛敖对陈太师说道:“老头子,将楚侯尸体带回邯郸这件事,我去就行了,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就在居正府上再住几日,等我消息就是了。”

    &njxpxxs.bsp;若在平日里,倘若薛敖这样做,老太师多半会让这义子领教一下老父亲的拳头,但今日,老太师却没有玩笑的心思,他摇摇头沉声说道:“这件事你办不了,必须老夫亲自去……”

    听到这话,薛敖眼眸闪过一丝异色。

    以他如今的地位倘若还办不成什么事,那么肯定就是涉及晋国天子、太子的事。

    他狐疑地问道:“老头子,你想做什么?”

    陈太师沉默了片刻,摇头说道:“这个你不用管。……对了,荆地那边现状如何?”

    明知老父亲是故意岔开了话题,但薛敖也不敢追问,毕竟,别看他一口一个老头子,但实际上他确实很尊敬眼前这位义父的。

    当即,他摊摊手说道:“荆地的事,交给王尚德了,他会安排妥当的。……至于荆楚叛军,大抵是没什么威胁了,虽然被贼首杨统跑了,还有楚侯的几个儿子也跑了……”

    看他轻描淡写的态度,赵虞十分怀疑楚侯杨固的几个儿子之所以能否逃跑,全是因为这薛敖暗中放水,否则,凭薛敖的武力与他麾下的太原骑兵,会追不上楚侯得那几个儿子?一个也追不到?

    “唔。”

    陈太师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次日天明,陈太师便带着毛铮,在薛敖八千太原军的保护下,启程前往了邯郸。

    赵虞亲自带着何顺、龚角等人相送。

    目送着陈太师一行远去的身影,赵虞的心情亦有些沉重。

    兵败如山倒,这话丝毫不假,饶是赵虞也没想到,荆楚叛军竟然会败地这么快。

    历时两年,浩浩荡荡的各路义师起事,截止当前,长沙、荆楚两支已经覆灭,唯剩下陈勖的江夏义师,程周的豫章义师,率小股残存兵力向东投奔江东义师。

    『明年,这位老大人对江东义师用兵么?……不知江东义师能否挡得住?』

    负背双手站在雪地中,赵虞心情惆怅,暗自替江东义师捏一把冷汗。

    毕竟江东义师即将面对的,那可是陈太师以及其五位义子。

    江东义师……不,他的兄长赵寅,能够抵挡住这六员当世虎将么?

    他的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他兄长赵寅那自信的笑容。

    “呋。”

    良久,他长长吐了口气。

    『……一定可以。』

    他暗暗想道。

    或者说,暗自期待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