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大梦万古,我的修〕〔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第一龙王〕〔从地球被入侵开始〕〔百炼飞升录〕〔NBA:开局抽中篮板〕〔美漫里的无限奖励〕〔奋斗在瓦罗兰〕〔我给反派当爸爸[娱〕〔我能给御兽加载扮〕〔最强钓鱼佬〕〔奶爸:开局女儿堵〕〔我的博浪人生〕〔从四合院开始的人〕〔我可以进入游戏〕〔我在末世当暴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599章:官田养军(二)
    !

    『ps:这章其实没写完,实在抱歉,今天家里有点事耽搁了。』

    ————以下正文————

    一日后,秦寔亦接到了由颍川郡里发下的政令行文,在稍一思忖后,他就决定接受‘舞阳县尉’的职位。

    舞阳位于定陵县南面大概二十几里的地方,县城规模算不上大,也就跟昆阳县差不多,其向南约三四十里即卧牛山群山,相比较应山,卧牛山群山的范围更大,差不多囊括了南阳郡比阳、复阳等县,颍川郡舞阳、定陵,以及汝南郡的西平、遂平、上蔡、平舆,惶惶数百里。

    去年关朔率领的长沙义师,就是从舞阳县一带横穿了卧牛山群山的山谷,趁南阳军毫无防备之际,一举攻陷了南阳郡的jxpxxs.比阳、复阳两县,宣告其麾下长沙义师,正式在南阳郡参战。

    但很可惜,长沙义师终究还是在南阳郡吃了败仗,连带着渠帅关朔也战死了。

    在得知关朔的死讯后,秦寔默哀了大概……三息左右。

    是的,关朔的死,并没有让他感到过多的悲伤或难过。

    一来是当初在昆阳县时,他们这些人就已经被关朔给放弃了,或者说抛弃了——虽然秦寔也明白这是那个周虎的诡计,但关朔为了阻止昆阳支援叶县,毫不犹豫地放弃他们,亦难免让秦寔有些心寒。

    那时他终于明白了鞠昻向他讲述的道理:义师或许是正义的,但作为义师渠帅之一的关朔却未必。

    当然,这一切都过去了,义师的全面溃败已成定局,与其为义师的溃败感到不甘、感到惋惜,秦寔更加看重他麾下的部卒。

    他并没有忘却,他还有至少三千余名旧日的部卒在昆阳隶垦军当‘囚农’,扛着锄头、赤着脚在田地里辛劳。

    他想要把这些旧日的部卒带回来,使他们摆脱囚农的身份。

    以往他没有这个权力,但现如今,‘舞阳县尉’的一纸任命? 让他看到了机会? 因为那个周虎在纸上写得明明白白,为预防卧牛山群贼? 允许舞阳等数县择优扩大县军。

    顾名思义? 县尉有自行选择的权力,这让秦寔的呼吸不禁有些急促。

    简单地说? 他完全可以借‘围剿卧牛山群贼’的名义,将他旧日的部卒从昆阳隶垦军中带出来? 带到舞阳? 毕竟那些可都是他的部卒,当年皆是打过仗的义师老卒——拿这些老卒来补充县军,有什么问题么?

    这个理由完全是站得住脚的,唯一的问题仅在于昆阳县肯不肯提前放人。

    毕竟当初约定的‘五年期限’? 如今才到第三年而已? 若昆阳县不肯放人,秦寔也没有办法。

    至于向昆阳县施压,那更是愚蠢,要知道坐镇昆阳、管理那支隶垦军的,可是那周虎的心腹? 部都尉陈陌。

    虽说现如今秦寔也是那周虎的部下,但傻子都看得出来亲疏有别? 他们这帮‘义师投诚派’,怎么可能比得过那群‘烟虎寨派系’的?那些才是那周虎真正的心腹。

    『罢了? 再仔细看看这两道政令吧……』

    微吐一口气,秦寔将关注点再次放在手中的政令上。

    颍川郡里这次颁布的两道政令? 一道是‘官田养军’? 一道是‘扩军御贼’? 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总得来说,颍川郡里下令各县将一半官田交给当地县尉,助县尉养军,同时,出于预防卧牛山群贼的需要,扩充县军至最高不得超过三千人。

    基于这两条政令,颍川郡里又授予各县县尉.xgchotel.任命田官的权力,且这名田官作为县尉的辅官,助县尉管理官田。

    不得不说,最初看到这两条政令时,秦寔简直懵了。

    军队……有田了?

    这道政令到底是怎么通过的?历朝历代都不会允许军队掌握田地……

    唔,严格来说倒也不是绝对,比如在偏远的国界、边境,为了抵御外寇,历朝历代倒也曾允许边军屯田,可那是在边境,是迫于外族的压力,卧牛山群贼何德何能可以与外族的压力相提并论?

    那不过就是一群山贼而已。

    虽说烟虎贼曾经也只是山贼,但相比较烟虎贼,卧牛山群贼实在是太弱了,前一阵子他秦寔仅带着五百名郡军,就杀了卧牛山群贼二百余人,这种家伙,值得颍川郡南部各县扩增县军来抵御?

    『……估计这只是那周虎扩军的借口而已。』

    秦寔皱着眉头暗暗思忖。

    平心而论,他至今还未看透那周虎,说不清那周虎到底是忠是奸。

    说这周虎是野心勃勃的奸徒吧,这家伙善待平民、难民、俘虏,其所作所为,哪怕他秦寔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简直可以作为天下官员的表率。

    据说就连晋国的太师、日下之虎陈仲都很欣赏这周虎,前一阵子收了此人作为义子。

    可说这周虎是晋国的忠臣吧,这周虎从一开始就暗中跟他义师有所往来,抓到的义师将领基本不杀,就连周贡那等大将都保了下来。

    更有甚者,那周虎甚至无视了他们这群‘义师投诚派’私下的串联,对他们这些人试图借颍川郡军‘借尸还魂’的举动毫无反应。

    什么?你说周虎可能不知?

    『……』

    秦寔瞥了一眼站在自己廨房内的那两名头裹烟巾的烟虎众。

    这两人,便是那周虎派来保护他——实际上就是监视他的人。

    你说那周虎怎么可能不知他们这些人的小动作?

    『难道真像鞠昻所言,那周虎亦是对晋国之政心怀不满的义士?』

    想到这里,秦寔不禁失笑起来。

    那周虎?义士?好吧,他实在看不出来。

    要么是他眼瞎了,要么是那位陈太师眼瞎了。

    『话说回来,官田……舞阳有多少官田来着?』

    往后一仰,秦寔将背坐在座椅上,心下暗暗盘算起来。

    平心而论,对于舞阳的情况,他并不是很清楚,尤其是官田这一块,毕竟这一块以往是归县令与县丞管理的,而他与那两人都不熟悉,平日里也甚少接触,自然不知具体。

    但作为当年攻占了舞阳县的前长沙义师曲将之一,以及去年负责舞阳县农事的驻县武官,秦寔心底多少也有个大概。

    据他估算,舞阳县的田地应该在十五万亩到二十万亩之间,其中有接近五成曾属于当地的世家大户,这大致也是现如今县衙要没收的官田数目,保守估计在七万亩到十万亩之间。『……就算八万亩吧。』

    秦寔取了一个折中的数目。

    而如今县尉可掌控的官田,便是其中的一半,即四万亩。

    至于四万亩田地到底有多少价值,秦寔就估算不出了。

    &.zyxta.nbsp;   而对此,赵虞早就算过一笔账。

    就拿舞阳‘一半官田’的四万亩田地来说,倘若这四万亩田地都用来种粮食,保守估计一年产粮在四万石以上。

    而一名成年男子一年大概需要消耗四石粮食。

    也就是说,县尉掌握的这四万亩田地,大抵上可以养活一万名郡卒。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数字,与实际相差甚远,别的不说,总不能让手下的郡卒一年到头都吃白饭吧?

    再者,县卒要发钱饷吧?

    算上这些,这四万亩田地可养活的县卒就会大大缩水,而赵虞所拟定的‘三千编制’,就是一个比较客观、容易达成的数目。

    至于剥离了四万亩官田后是否会影响舞阳县的本地米价,迫使舞阳县的米价因本地米不够、必须从他县购入而导致米价上升问题,赵虞倒不担心。

    因为县尉手下的县军不可能一年到头都光吃白饭,到时候,县尉掌握的‘官粮’,必然会有一部分流入本地米市,以换取金钱购置肉类、蔬菜,也就是说,就算四万亩官田被剥离,也不会对舞阳县的米价造成影响。

    甚至于,县尉手中的官粮,还可以起到稳定米价,打击烟市、不法的效果,让各县的米价受到双重保护——平日里有县尉手中的官粮逐步流入本地市场,稳定米价;危及情况下,由县令、县城掌握的‘县仓米’亦会涌入市场,进一步稳定米价。

    在这种双重保护下,舞阳等地的米价会比往年任何时候都稳定,这姑且也算是一个额外的好处。

    对于这些,秦寔看得自然不如赵虞透彻,但唯一能看懂的事,就是县尉的权力被大大提高了。

    反之,县令、县丞对县尉的约束力被削弱——既有兵权又有官田可以养军的县尉,还会受到县令与县丞的掣肘么?

    长此以往,县尉或许会逐步脱离‘县政’体系,从而导致‘军政分离’——即县令、县丞管民事、内政,而县尉则管军事、治安,名义上县尉仍是县令的下属,但县令再也难以约束县尉。

    什么?县令有权撤换县尉?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如今颍川郡南部各县的县尉,那可都是有担任都尉的赵虞任命的,你一个县令敢撤换看看?

    你今天敢撤个县尉,赵虞就敢提拔后者担任郡军的士吏,再让此人回到该县驻军,到时候情况什么都不会改变,相反,县令却失去了再次撤销该人的权力——因为那名县尉,已经是郡里的士吏了,县令是无权撤销的。

    至于向郡里告状,抱歉,晋国不允许越级上报,县令上呈的行文,只会落到郡丞陈朗的手中,考虑到陈朗与赵虞的关系,到时候无疑会被扣下来,几乎不可能送到李郡守的手中。

    甚至于,有可能会因为郡守府官员的‘疏忽大意’,‘不小心’送到都尉署,送到都尉赵虞手中。

    这就是只手遮天,在如今的颍川郡,赵虞已经渐渐可以做到这一点。

    “秦士吏,临颍县尉鞠昻、鞠县尉求见。”

    就当秦寔还在仔细观阅手中的政令时,忽然有士卒来到他的廨房通报。

    『鞠昻?他来做什么?』

    秦寔微微一愣,微微点头道:“请他进来。”

    “是!”

    片刻后,鞠昻便在一名县卒的指引下来到了秦寔的廨房,身后也一样跟着两名头裹烟巾的烟虎众。

    秦寔并没有起身相迎,因为他与鞠昻的关系谈不上好与不好——双方仅仅就只有‘曾一同在义师担任曲将’的交情,却谈不上是朋友,毕竟鞠昻是他们当中彻底倒向那周虎的个例。

    哦,还有一个曹戊。

    “你来做什么?”秦寔微皱着眉头问道。

    鞠昻笑着说道:“听说舞阳前一阵子受到卧牛山群贼的骚扰,我来瞧瞧。”

    “不过是一群不入流的流寇罢了……”秦寔不屑得说道。

    听闻此言,鞠昻笑着说道:“可莫要小瞧卧牛山群贼,这伙山贼,就连周都尉都很重视呢……”

    “……”

    秦寔瞥了一眼鞠昻,嘴角扬起几分嘲笑。

    就在这时,却见鞠昻转头对屋内四名烟虎众道:“几位,让我与秦士吏单独聊聊如何?”

    听到这话,鞠昻身后的两名烟虎众转身就走出了屋外,只剩下负责‘保护’秦寔的两名烟虎众有些犹豫。

    见此,鞠昻上前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臂膀,笑着说道:“只是随便聊聊而已,两位兄弟若有为难,事后如实上报即可,周大首领不会在意的。”

    “……”

    听到‘周大首领’四个字,那两名烟虎众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毕竟他们也知道,眼前的鞠昻虽然是叛军投诚将领,但却与他们的大首领周虎走得极近,因此他们也不想得罪。

    反正就像这鞠昻说的,如实上报即可——比如几月几日,鞠昻要求单独会见秦寔。

    “……”

    看着负责保护自己的那两名烟虎众顺从地走出了廨房,秦寔微微有些惊讶:“有一套啊,鞠昻,看来烟虎众上上下下,如今没有不认得你的了。”

    “呵呵。”鞠昻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我当他们是自己人,他们自然也会当我是自己人。……本来就是自己人嘛。”

    “……”

    秦寔玩味地看了几眼鞠昻,旋即摊摊手问道:“说吧,你来做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

    鞠昻走上前,靠在秦寔面前的桌案旁倚立着,双手环抱,笑着说道:“就是想来问问你,你是否打算接任舞阳县尉一职。……顺便一提,我来时经过定陵,见过了贾庶,他已决定接受了。”

    “是么。”

    秦寔向后一仰,环抱双手靠在椅背上,淡淡说道:“我也没理由拒绝吧?”

    “聪明。”鞠昻点点头赞许道。

    然而这句称赞,反而让秦寔有些不爽,或者说他单纯就是不爽鞠昻本人。

    不过鞠昻却不在意,自顾自说道:“你在舞阳、贾庶在定陵、许马在郾城……日后这几县,咱们要做点什么,就轻松多了。”

    “你怎么不提王庆?”秦寔冷笑道:“王庆可在召陵吧?还有他手下担任县尉的那个乐贵……”

    听闻此言,鞠昻摇摇头说道:“烟虎众并不是咱们的劲敌,不可否认,周都尉更信任烟虎众,但烟虎众有个致命得弱点,那就是人才不多,这一次,周都尉任命了七名县尉,我等占五人,烟虎众仅乐贵与褚贲二人,可见烟虎众,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了……”

    “你想说什么?”秦寔淡淡问道。

    “也没什么。”鞠昻耸耸肩说道:“我只是觉得,咱们应该想办法,让周都尉更加信赖咱们……”

    “我可不会向你那样卑躬屈膝。”秦寔冷笑道:“即便是在周虎手下,我也会用我的能力去做一些事,而不是……”

    “行行行。”

    鞠昻笑着摆了摆手,旋即目视着秦寔正色说道:“那么,就说说我真正的来意吧。……卧牛山群贼,你别那么快给缴清了,不然,不少人会头疼的,包括……周都尉。”

    “……”

    秦寔深深看了一眼鞠昻。

    他猜地没错,那周虎,确实是要养寇自重。

    “……我知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