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05章:倚仗
    !

    『ps:赵炳这事只是一个引子,容我慢慢叙来。』

    ————以下正文————

    “我家有那么多田地?”

    在离开那座新乡侯府的时候,赵虞便将赵炳签署的那份契约随手递给了丁武。xgchotel.

    只要有这份契约在,鲁阳赵氏的田地、山林就通通归赵虞所有,赵炳再也无法拿这些威胁鲁阳县衙。

    “差不多吧。”丁武郑重其事地接过了这份契约,随口说道:“当年尹公执政县衙的时候,乡侯府差不多就有近两万亩了,皆是历年间当地百姓在困难时转手于乡侯府的。积少成多,慢慢地也就多了。”

    “原来如此。”

    赵虞恍然地点点头,因为按理来说,地方贵族只有‘食户’特权,田地应该是没多少的,估计就像是丁武所说的,是赵虞祖上慢慢收来的田地,毕竟‘食千户’的特权,那好比能下金蛋的鸡,哪怕鲁阳县再穷,也穷不了乡侯府。

    “话说,都尉不会反悔吧?”

    心情大好的丁武,难得开了句玩笑。

    当然,尽管是开玩笑,但其中也未尝没有试探的意思,毕竟就他所知的,鲁阳乡侯府在当地便拥有超过两万亩的田地,而且还都是良田,虽说鲁阳县的耕地总面积也有个十几万亩,但有相当一部分并非良田,换而言之,鲁阳赵氏这两万余亩田地,对县衙意义重大。

    “呵。”

    赵虞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难道他要向丁武解释,当初只要他一点头,颍川郡丞陈朗便要私下划给他五万亩官田?

    听到赵虞的轻笑,丁武仿佛明白了什么,也彻底放下心来。

    他正色对赵虞说道:“我代刘公、代鲁阳百姓感谢都尉,却不知,此事会不会给都尉带来麻烦?”

    『麻烦?』

    赵虞抬头看了一眼前路。

    他一个颍川都尉,跑到南阳郡,巧取豪夺夺走了南阳郡境内一名乡侯的两万亩田地,这怎么可能会没有麻烦?

    毫无疑问,似王尚德、王彦等人,肯定会找上他。

    只不过相比较曾经,赵虞可以有了不惧王尚德的仗持罢了。

    至于此事被陈太师得知后是否会引起这位老大人的愤怒,只能说,莫要将这位老大人想地太迂腐了,考虑到赵虞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占利,将从赵炳手中夺来的田地都交给了鲁阳县衙,陈太师根本不可能会责罚他,顶多就是问问究竟而已。

    介时,只要赵虞将赵炳‘败坏鲁阳赵氏名声’、‘欺压良民’、‘威胁官府’的事实告诉陈太师,依他对陈太师的了解,这位老大人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看这老头一心为国,看上去似乎很愚忠的样子,但实际上,这位老大人心中对于善恶清楚地很,只不过他的立场,使得他在很多事情上无法做出出于内心的选择罢了。

    相比较因这事被陈太师怪罪,赵虞更加在意这位老大人是否会从种种蛛丝马迹中找到他与鲁阳赵氏的联系,从而识破他真正的身份。

    虽说就算陈太师识破了他真正的身份,大概率也不会加害他,但赵虞相信,介时那位老大人也不会再给他动手脚的机会,保准会将他调入其麾下担任上将,带着他赵虞南征北战,彻底断了他的某些念头。

    因此,赵虞还得跟刘緈、徐宣、丁武等人事先通个气,统一口径,即他赵虞是刘緈请来专门应对赵炳的。

    这样一来,陈太师应该就不会再怀疑什么了。

    “我明白了。”丁武点点头道:“请容我先回一趟县衙,顺便将这份契约转交给刘公。”

    鉴于他这次作为向导,身边并没有带着县卒,因此将契约送到刘緈手中,就只能他亲自去办了。

    当然了,考虑到这份契约的重要性,丁武也不放心交给一般的县卒——这也正是他没有提及让赵虞身边的烟虎众代他送至刘緈手中的原因。

    赵虞略一思忖,点头说道:“那行,明日我等在郑乡汇合,我正好去郑乡瞧瞧你本家,听说你那本家,家中又添了一人。”

    “啊,马氏又给她生了个胖小子。”

    丁武笑了笑,旋即告别了赵虞,转身返回县衙。

    而赵虞,则带着牛横、静女一行人前往郑乡。

    一个时辰后,赵虞一行人便来到了郑乡。

    在赵虞提前派烟虎众去通报后不久,丁鲁便带着冯布、祖兴两名好兄弟出村迎接赵虞。

    在丁武的带领下,赵虞随意参观了一下郑乡。

    与前几年他逃至鲁阳时一样,郑乡依旧是渠东一个村、渠西一个村的分布——渠西村即郑村,郑罗便是出身这个乡村;而渠东则是曾经的难民屯,这些年主要就靠替县衙兴修瓃公渠生活。

    不过如今,由于汝阳县的阻挠,瓃公渠暂时停工,丁鲁这帮靠修河渠为生的人暂时也没了营生,据丁鲁所说,渠东村的人如今靠打猎为生。

    鉴于此,赵虞宽慰丁鲁道:“这件事我会解决的。……我此番前往汝阳,便是为了解决此事。”

    丁鲁闻言大喜:“公子有把握么?”

    赵虞笑了笑。

    把握?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与身份,到了汝阳几乎可以说是碾压,就算县令王丹是王太师的族人又怎么样?

    虽然说起来有点丢人,但陈太师这块金字招牌,确实给他带来了太多太多的便利。

    “你放心吧。”

    “那我就等公子的好消息了。”

    闲聊几句后,丁鲁便将赵虞一行人领到了他家,又唤出妻子马氏与赵虞相见。

    时隔几年再次见到赵虞,马氏很是激动,与赵虞聊了几句后,便跑到厨房去了,大概是要烧一顿丰盛的酒菜来款待赵虞一行。

    顺便一提,与前些年相比,马氏已稍稍显现了几分老态,原本乌烟的头发已出现几丝灰败,大概是抚养四个小孩实在过于艰辛,但她的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尤其是她面对家中四个小孩的时候。

    这让赵虞有种莫名的感慨,虽然具体他也说不上来。

    晚上用饭时,赵虞与丁鲁等人随口聊起了赵炳的事,也聊到了他逼迫赵炳签署转让田地的契约,让丁鲁听得大喜。

    他对赵虞说道:“这个赵炳,这附近就没有不厌恶他的。……除了一开始,后来附近的乡人只称他‘赵公子’,都不承认他是乡侯,估计这件事也是让赵炳记恨了。”

    “原来如此。”

    赵虞微微有些惊讶。

    他仔细回想今日屯长侯林那群人,当时他还没在意,如今想起来,侯林那些人从头到尾对那赵炳还真没喊过‘乡侯’,怪不得那赵炳要赶人呢,想来双方的矛盾早已激化了。

    用晚饭后,待静女带着碧儿帮助马氏与其子女刷洗碗筷的期间,丁鲁又与赵虞聊了聊‘鲁阳赵氏名爵’的问题,似乎想问问赵虞是否能办法夺回鲁阳赵氏的名爵。

    用丁鲁的话说,虽然赵虞暂时从赵炳手中拿到了两万余亩田地,但只有赵虞彻底夺回‘鲁阳乡侯’的名爵,他们乃至县衙,乃至整个鲁阳县的百姓,才能彻底放心,毕竟那赵炳还有‘食千户’的特权,谁晓得这家伙会不会报复?

    对于这件事,赵虞也是感觉蛮头疼的,毕竟相比较拿回那两万余亩田地,想要拿回他们家的名爵与特权,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拿不拿地回来是一回事,能否会导致他真正的身份暴露,这又是另一回事。

    赵虞还想借晋国的发展一段日子,可没想这么早就撕破脸皮。

    他想了想,对丁鲁说道:“先等我从汝阳回来吧。……倘若介时那赵炳不安分,我会再收拾他。”

    见此,丁鲁也不好再说什么,唯有点了点头。

    当晚,丁鲁在村子里腾出了几间屋子,供赵虞一行人住下了。

    次日大概卯时前后,鲁阳县尉丁武就来到了郑乡。

    待在丁鲁家中用过早饭,赵虞一行人便告辞丁鲁、马氏夫妇,沿着瓃公渠继续往汝阳而去。

    两日后,赵虞一行人便抵达了汝阳县。

    进城之后,赵虞吩咐龚角带着静女、碧儿到城内的驿馆落了脚,而他则带着牛横、何顺,一路来到了县衙。

    片刻后,便有一名小吏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县令王丹的廨房,急声说道:“王公、王公,有门卒通报,颍川都尉周虎正在县衙外,要求与王公相见。”

    “……”

    王丹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说起来,赵虞与陈太师的关系,其实并未传开,至少王丹还不知这件事,但即便如此,颍川都尉也是一个不小的官员了,值得王丹慎重对待。

    更别说王丹还得知,‘颍川都尉周虎’乃是在昆阳、许昌两度挫败叛军的功臣,是颍川郡实实在在的‘虎将’。

    『这周虎来我汝阳郡做什么?』

    王丹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毕竟汝阳县隶属于河南郡,那周虎没事跑到他河南郡的辖地做什么?

    他唯一能想到的,便是伊阙一带的叛乱。

    据他所知,伊阙一带的叛乱可是闹得挺凶,由于他河南都尉李蒙还未率军回到河南郡,无人镇压伊阙一带的叛乱,以至于那群‘伊阙贼’闹得挺凶。

    想到这里,他赶忙起身,准备亲自出迎那位颍川都尉。

    而与此同时,赵虞正站在县衙门口,用怀念的目光看着县衙府门上方的横匾,毕竟在九年前,他可没少跑这座县衙,无论是为了他鲁阳以工代赈的事,还是为了汝阳郑氏的事。

    就在他感慨之际,他眼角余光瞥见一个臃肿的身影正匆匆朝这边快步而来,转头一瞧,正是县令王丹、王奉忠。

    “下官汝阳县令王丹,拜见周都尉。”

    气喘吁吁地快步走至赵虞面前,王丹拱手而拜。

    赵虞虚扶一记,笑着说道:“有劳王县令出来相迎,周虎愧不敢当啊。”

    “哪里哪里……”

    王丹正要说几句奉承话,忽然瞥见站在赵虞身后的丁武,面色当即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见此,赵虞微微一笑:这王丹,还是很聪明的。

    &n.jsshcxx.bsp;他不动声色地笑道:“王县令,咱们到衙内再说,如何?”

    “好、好。”

    王丹连连点头,期间有意无意地瞥了几眼丁武,略有所思。

    片刻后,赵虞一行人便在王丹的引领下,来到了后者的廨房。

    待小吏奉上茶水离开后,赵虞也不藏掖,开门见山地道明了来意:“王县令,看到丁县尉,你恐怕也已猜到几分了吧?……既然如此,周某也就不做隐瞒了,周某此番前来,是受到鲁阳县令刘緈、刘公所托,与王县令谈谈瓃公渠的事宜,究竟要鲁阳付出怎样的代价,贵县才允许鲁阳继续施工,王县令不妨对周某说说。”

    “这个……”

    王丹的面色有些难看。

    他哪里想到,鲁阳县令刘緈竟然能请到颍川都尉周虎出面替其说项?

    他委婉地说道:“下官不知,周都尉竟与刘公相识……”

    赵虞在来时的途中就已想到了说辞,闻言笑着说道:“王县令或许不知,周某本就是南阳郡人,十年前因南阳战乱而逃至鲁阳,幸得鲁阳乡侯放粮赈济难民,方才侥幸活下,后才辗转至颍川……鲁阳乡侯的这份恩情,周某至今铭记于心。”

    从旁,丁武亦笑着替赵虞补全这个故事:“丁某当初机缘巧合结识周都尉,想不到周都尉竟也是我南阳人,甚至在我鲁阳居住过一段日子……”

    听着赵虞与丁武你一句、我一句,王丹面色难看之余,心底倒也明白了周虎要替鲁阳撑腰的原因。

    果不其然,在丁武说完之后,赵虞笑着说道:“周某所敬者,鲁阳乡侯赵瓃,听闻鲁阳县以瓃公之名兴修河渠,周某亦颇为关注,却不知,这条河渠如何妨碍了贵县,被王县令勒令叫停?”

    “这个……”

    听对方的语气逐渐变得严肃起来,王丹心中暗暗叫苦。

    而与此同时,在南阳郡的宛城,亦有一名兵卒匆匆奔入了王尚德的廨房。

    “将军,府外有一人自称是鲁阳乡侯的家仆,恳请求见将军。”

    听闻此言,坐在廨房内的将军抬起头来,观面容便可知,此人并非南阳将军王尚德,而是王尚德的族弟,王彦。

    王尚德本人,目前还在南郡的江陵呢。

    “鲁阳乡侯?”

    王彦微微一愣,旋即脑海中浮现一个纨绔子弟的面容,恍然道:“哦,是他啊……他又派人来送礼了?呵呵,虽说是个乡侯,但出手倒也阔绰,唔,也懂得做人……叫他进来吧。”

    “是!”那名士卒抱拳而去,旋即便领着一名男子再次来到了屋内。

    这名男子,正是赵炳身边的家仆,姚进。

    “小人姚进,拜见王将军。”

    “免礼。”

    王彦上下打量了几眼姚进。

    虽然他也知道现如今的鲁阳乡侯赵炳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但谁让对方给他们兄弟、给他们南阳军的将领送了不少礼物呢,哪怕是看在那些礼物的份上,王彦也得客气地问候一声:“赵乡侯最近可好?”

    没想到,姚进却满脸愤慨地说道:“王将军,我家乡侯近日受到了屈辱,还被夺去了两万余亩田地,还请王将军替我等主持公道。”

    “啊?”

    王彦微微一愣。

    鲁阳县地面,还有人敢欺辱鲁阳乡侯?甚至于被夺走两万余亩田地?

    “谁?”他皱眉问道。

    听闻此言,姚进抱拳说道:“那人自称是颍川都尉周虎……”

    “周虎?”

    王彦闻言面色顿变。

    .zyxta.

    赵炳主仆不知那周虎的底细,汝阳县令王丹亦不知那周虎的底细,但王彦可是清楚的,包括周虎是陈太师义子这件事。

    “究竟怎么回事?”

    不知不觉间,王彦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姚进微微一惊,低着头说道:“我家主人是遭了县衙陷害。……那日,我家主人带着我等众人,本是想驱走我家田地里的庶民……”

    说到这里,他忽然补充道:“那片田地,本就是归我乡侯府所有,前些年租借给县衙,如今想要收回,县衙却不去答应,私下纵容那些庶民抢占田地,乡侯无奈,唯有带人去驱逐……”

    “说那周虎的事!”王彦不耐烦地打断道:“你等是如何招惹到那周虎的?”

    “是是。”

    姚进连连点头,急忙又解释道:“那日,乡侯带着我等去驱赶那群庶民,岂料县尉丁武竟领着那位周都尉来到了那片田地,我等不知那位周都尉身份,有所冒犯,于是被他拿住把柄,提出要求,除非我家乡侯让出两万余亩田地,否则他便要严惩。……我等无可奈何,唯有答应。”

    说罢,他偷偷看了一眼王彦,哀求道:“王将军,您要替我等做主啊。”

    “……”

    王彦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通过姚进的描述,他大致也猜得到,那周虎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夺取鲁阳赵氏的那两万余亩田地,而是特地给鲁阳县衙撑腰去了,而赵炳这群蠢货,就恰巧落下了把柄,以至于顺理成章地被周虎敲诈了一把。

    他甚至可以猜到,那周虎从赵炳身上敲诈所得的两万余亩田地,应该转手就让给了鲁阳县衙,应该不会自己保留——否则这件事捅到陈太师那边,周虎自己就无法交代。

    因此于情来说,周虎只是做了一件让鲁阳县衙拍手称快的事。

    可你颍川都尉,跑到我南阳郡替鲁阳县撑腰,干预我南阳郡的事务,这算几个意思?

    是的,王彦并不是气周虎巧取豪夺夺了他南阳郡境内一名乡侯的田地,而是气那周虎连招呼都不打,擅自干涉他南阳郡的事务。

    别忘了,当年他南阳郡派兵到颍川郡围剿烟虎贼时,可是被颍川郡守李昮勒令撤军的,双方差点因此撕破脸皮。

    好嘛,你颍川郡不许我南阳郡干涉你的内事,却擅自跑到我南阳郡地面,来干涉我南阳郡的内事?

    你这是不把我兄弟二人放在眼里啊!

    王彦越想越怒,当即带着姚进前往鲁阳,准备找那周虎讨个说法。

    陈太师的义子就能为所欲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