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轻狂小毒妃〕〔长白山异闻录之天〕〔我只是个平平无奇〕〔全球进入大洪水时〕〔她真的是白骨精〕〔洪荒:真地仙之祖〕〔全职法师之从亡灵〕〔重生之矿业巨头〕〔超凡数据化:无限〕〔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恐怖复苏〕〔修仙!我的增益状〕〔传奇再现〕〔科学家闯汉末〕〔神秘复苏〕〔苍茫之樗公传〕〔重返之2004〕〔我打造了神话模板〕〔重生年代之手里有〕〔快穿:宿主她危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09章:三月中旬
    !

    在杨定与王彦离开鲁阳的次日,赵虞亦带着牛横一行人离开了鲁阳。

    至于魏普,赵虞与他相约五月于许昌碰面。

    当然了,在离开鲁阳县之前,赵虞特地带着鲁阳县尉丁武又去了一趟新乡侯府,意在再好好敲打敲打那赵炳。

    得知赵虞前来,赵炳暗暗叫苦,此时的他其实仍不清楚赵虞有陈太师作为后台,但他至少已得知此人并非寻常的一郡都尉——没见昨日杨定与王彦都奈何不了这个周虎么?那两人,那可都是王太师一系的官员。

    在意识到这件事后,赵炳在赵虞面前表现地唯唯诺诺,发誓日后再也不干欺压良民、威胁县衙的事,同时也口口声声表示不再想念那两万余田地,态度诚恳地几乎要在赵虞跟前跪下来。

    鉴于赵炳这种表现,赵虞语气平常地阐述了他与鲁阳县的关系,最后丢下了一句不算狠话的狠话:“再让我得知你在鲁阳恣意妄为,我就打算你三条腿!”

    赵炳唯唯诺诺,不敢反抗,他甚至表示愿意无偿遣散府上的奴仆,还他们自由。

    待离开新乡侯府后,何顺面带不屑的对赵虞说道:“此奸滑小人也,其誓言不足轻信。”

    “无妨。”

    赵虞摇摇头,转头对丁武道:“日后若他再为非作歹,派人通知我,我再来收拾他。”

    他此前已向杨定与王彦暗示过:他并没有伸手介入南阳郡的意思,但鲁阳县对他有恩,他要偿还昔日恩情。

    有了这个名头,赵虞就可以一次次地介入鲁阳县的内事。

    虽然此举无疑会得罪王彦与杨定,甚至得罪王尚德,但赵虞笃定这三人未必会为了一个鲁阳县,为了一个赵炳与他撕破脸皮,或有可能采取视若无睹的态度。

    一次视若无睹,两次视若无睹,待第三次,也就默认了。

    至于为何不像牛横提出的建议那般,一刀宰了这个赵炳,当然不是因为赵虞顾念什么远方亲戚的情谊——他早已前后从张季、赵寅口中得知,临漳赵氏虽然是从鲁阳赵氏分出去的远亲,甚至分出去仅三辈而已,但两者的关系却十分恶劣。

    确切地说,当初临漳赵氏分出去的原因,就是因为whhryl.长兄与排行第三的弟弟发生了家产的争议,继而导致三兄弟分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赵寅、赵虞兄弟的祖父,即那位排行第三的弟弟,临漳赵氏,即那位长兄,而下邳赵氏,即当时家中的老二,也就是次子。

    至少三十年没有往来的亲戚,在赵虞眼里与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

    真正不杀赵炳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麻烦。

    毕竟赵炳如今顶着的‘鲁阳乡侯’爵位,是晋国朝廷授予的,即便赵虞身为颍川都尉也无权处置,倘若假借贼人之手,那就势必会引来朝廷的追查。

    因此在权衡利弊后,赵虞决定暂时让赵炳保留其府邸,以及那个名爵与‘食千户’的特许。

    他相信后两项迟早会回到他的手中,目前只不过还不是时候而已。

    至于如何约束那赵炳,让他不得滥用‘鲁阳乡侯’的名爵与特权,赵虞在临走前也给丁武出了主意:“丁县尉不妨派人盯着他,一旦他做出出格的事,便由县衙派人去制止,倘若他不服管教,你来找我。”

    在赵虞看来,这样几次下来,那赵炳保准就会灰溜溜地回临漳去了——因为他在鲁阳已经没法横行霸道了。

    而如此一来,就能将这厮在鲁阳县的危害减到最低。

    “我明白。”丁武点点头,旋即郑重其事地对赵虞说道:“这赵炳不过是个纨绔子弟,但都尉此番得罪了杨定与王彦,恐怕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结束,都尉要小心。……我曾多次与叶县县令高纯喝酒闲聊,据他所说,杨定一直以来都有想要对都尉不利的念头。”

    “放宽心。”

    赵虞笑着说道:“今时今日的我,杨定想要动我,他也得掂量掂量。”

    “那倒也是。”

    丁武笑着点了点头。

    随着众人的步行,远远已看到了来时的马车,赵虞停下脚步,转身对丁武说道:“好了,我也要回颍川去了,今年的春耕仍是重中之重,我身为都尉,不可懈怠。……你等也要尽快使瓃公渠竣工,争取抢在春耕之前。”

    丁武抱了抱拳,笑着说道:“都尉放心,今早县衙就已经派人去通知各屯,叫他们组织人手前往汝阳,不过要抢在春耕之前完成河渠,怕是有点困难了……”

    “呵呵,尽力而为吧。”

    说着,赵虞转头打量了几眼四下,由衷地说道:“一旦瓃公渠竣工,鲁阳的面貌,便不同往日了。”

    “那是。”丁武同样抱着期待,他当然明白瓃公渠竣工后意味着什么。

    “好了,我等就在此分别吧。”

    “这……好吧,都尉保重。”

    “你也保重。”

    寒暄几句后,赵虞便登上了静女与碧儿所在的马车。

    “回颍川了么?”端坐在马车内的静女轻声问道。

    “啊。”

    赵虞应了一声,从车窗往外头,朝着恭送xgchotel.他们的丁武挥了挥手。

    随着马车渐渐驶动,他的心情不禁有些复杂。

    .jxpxxs.鲁阳是他的故乡,可惜却不在他的辖下,好在昨日王彦与杨定已做出了妥协,日后应该不会干涉他介入鲁阳县的事……

    但一回想昨日的事,赵虞依旧有些在意那杨定的态度。

    杨定昨日表现地太冷静了,几乎不曾与他争执,这种不对劲的态度,让赵虞莫名的警惕。

    大半日后,赵虞一行人回到了昆阳县。

    这次他们并没有进县城,而是径直去了烟虎山。

    在见到郭达后,赵虞将发生在鲁阳县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后者,旋即叮嘱他道:“郭大哥,麻烦你派人替我盯着赵炳与杨定。……那赵炳,只要他不在鲁阳县胡来,就不必管他,关键在于那杨定,我怀疑他要做什么动作。”

    “他敢?”

    郭达听罢感觉很不可思议。

    要知道他兄弟赵虞如今不但是颍川都尉,还是陈太师的义子,那杨定敢有什么动作?难道不怕得罪陈太师么?

    据民间传闻,若陈太师发起雷霆之怒,那可是连当今天子都要畏惧的。

    虽说这传闻肯定有不实之处,但也足以证明,陈太师是当之无愧的朝中第一重臣。

    “小心点为好。”

    赵虞提醒郭达道:“那杨定可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你别忘了,当日刘仪、王雍二人落在咱们手中时,他冒着牺牲两名县令的危险,也要将我等一网打尽……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足以证明,他一直以来都想要除掉我等。”

    从旁,何顺插嘴道:“或许是一山不容二虎吧,叶县离昆阳太近,离颍川太近。”

    “有道理。”

    郭达深以为然,旋即点点头道:“不过,派人至叶县……”

    仿佛猜到了郭达的心思,赵虞提点道:“你不妨去找黄馥,黄家在叶县仍有家业,请他安排咱们几个兄弟,不成问题。”

    的确,黄馥、黄绍兄弟虽然‘叛出’了鲁叶共济会,但他们在叶县尚有祖宅与一些店铺,请他们帮忙安排几个烟虎众,假扮成家仆混入叶县作为眼线,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我明白了。”

    郭达点点头。

    次日,赵虞一行人便离开了昆阳县,启程返回许昌。

    三月十六日,赵虞一行人终于回到了许昌。

    回到城内,回到自家都尉周府,府内的管家贾应带着一干仆从出来相迎。

    期间,老管家向赵虞禀报道:“都尉,您与夫人不在许昌的期间,有一人自称是都尉您的相识,特地前来拜访,老朽也不知是真是假,虽不敢将其迎入府内,只是派人将其安顿在城内的驿馆,吩咐驿馆照顾其吃用。”

    “哦?”赵虞颇有些意外,问道:“这个人叫什么。”

    “此人自称高衡。”老管家拱手道。

    『高衡……郑罗的人啊。』

    赵虞当即就反应过来,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待老管教退下后,赵虞给何顺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而去。

    进府之后,赵虞先是到内院清洗了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随后才来到书房,静静等待那高衡的到来。

    不多时,何顺便领着那高衡来到了书房。

    果然,正是赵虞当日见过的,郑罗的同伴高衡。

    鉴于对方是郑罗信任的同伴,赵虞自然也表现地颇为客气,在高衡进门时,他便站起身,带着几分歉意笑道:“府内的人不知高兄弟,并非有意怠慢,还请高兄弟莫要见怪。”

    一如当日所见,高衡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似乎也不喜欢客套,在听到赵虞的话后,他仅平淡地说了句‘都尉言重了’,旋即便道明了来意:“首领派我将这封信转交都尉。”

    说着,他便从怀中取出一支竹管,递向从旁的何顺、龚角二人。

    从何顺手中接过那竹管,赵虞从中抽出一块白布,仔细观瞧。

    虽然他并不清楚这是否是郑罗的字迹,但看称呼,看信中的内容,应该是郑罗写给他的信。

    据郑罗在信中所写,他带着他那一干同伴到了砀山县后,故意大张旗鼓地祭祀砀山赵氏。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便引来了朝廷派去追查童彦死因的那位御史田贯。

    甚至于,那位田御史还连同砀山县,大肆抓捕可疑分子。

    根据郑罗自己的判断,他们已成功地将‘赵氏死士’塑造成了一批为了砀山赵氏复仇的死士,转移了那位田御史的注意力。

    看到这里,赵虞心中十分高兴,毕竟他还是很忌惮那位田御史的,生怕他万一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而现如今,有郑罗故意将其引导至‘砀山赵氏’,田御史就算要起疑,也只会怀疑砀山赵氏当年仍有幸存者,万万不可能怀疑到鲁阳赵氏身上。

    要怪就怪童彦当初铲除、陷害了那么多以赵为氏的家族,以至于现如今要追查加害其的凶手也成为了一件大海捞针的事,这就叫自作孽。

    除了以上这件事,郑罗还在信中简单讲述了当前沛县一带的消息。

    据郑罗打探到的消息,当日与赵虞分别的赵寅,已成功带着陈勖、程周、吴懿以及在陈郡战败的义师残余撤到了沛郡,目前正在彭城一带与驻江夏将军韩晫对峙。

    可能是因为沛郡最近也是贼寇四起的关系,陈门五虎之一的韩晫暂停了对江东义师的进攻,转而围剿在沛郡境内作乱的小股贼寇,而有意思的是,陈勖与程周也在做同样的事——双方都在为了维持沛郡的稳定而打击在境内作乱的小股贼寇,彼此保持着克制。

    看到这里,赵虞心下忍不住想笑:希望沛郡的贼寇安好。

    当然,这只是调侃而已,天下绝大多数的贼寇在赵虞眼里都该死,他自然不会去担心这帮人,他只是觉得当前韩晫与陈勖、程周等人的对峙颇有意思而已。

    不过他也明白,这种‘和平’只是暂时的,一旦晋军解决了那些贼寇,就会立刻对江东义师以及现如今依附其的陈勖、程周等势力动手。

    而现如今对于江东义师来说最恐怖的对手,那便是陈门五虎——汝南的邹赞、梁郡的薛敖、济北的章靖、沛郡的韩晫、陈郡的王谡,这五员虎将,如今就驻军在江东义师的庭院前,只待陈太师一声号令,便会朝济北、沛郡、江东三个方向展开猛攻,分别攻打江东义师的头、腰、尾,将江东义师的地盘截成三段,分而破之。

    之所以还未动手,一来是被各地纷纷兴起的贼寇绊住了手脚,比如兴起于汝南郡的卧牛山群贼;二来嘛,就是各支晋军的粮草还未筹足。

    而一旦晋军准备充分,那天下就将爆发一场不亚于前两年几路义师并起的战乱。

    『晋国,真的不打算缓两年么?』

    放下手中的书信,赵虞揉着额头沉思着。

    平心而论,哪怕是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他觉得陈太师也应该缓两年再动手对付江东义师,毕竟陈门五虎驻扎的郡县,才刚刚经历过几路义师并起的战乱,民心浮动不说,粮食也成为了攸关当地百姓存活的重大问题,倘若这个时候晋国不顾民生,继续筹集粮食发动战争,那么赵虞可以肯定,到时候必然会有无数的无辜百姓因饥饿而死。

    考虑到陈太师的为人,他应该不会无视这一切才对。

    『那位老大人现在在做什么呢?他还在邯郸么?』

    负背双手站在窗口,赵虞暗暗想到。

    而与此同时,在晋国的王都邯郸,陈太师正带着毛铮,乘坐马车前往王宫。

    作为两朝重臣,晋王室的守护之臣,陈太师拥有着种种特许,像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参拜不名等等,自古以来位极人臣的臣子甚至权臣所享有的特许,陈太师几乎都享有,简直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王下第一人’。

    还记得毛铮第一次跟随陈太师进宫时,他简直难以想象这位老大人所拥有的特许。

    不过几次下来,毛铮逐渐也适应了。

    “太师。”

    在步行前往大兴殿的途中,毛铮小声问陈太师道:“此番陛下召见太师,不知有什么事?”

    “老夫亦不知。”

    陈太师微微摇了摇头。

    前一阵子,为了楚侯杨固的事,陈太师与当今晋国皇帝闹得有点不甚愉快。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无非就是陈太师认为‘荆楚造反’其过不在杨固,而在某位太子,虽然他讨伐了楚侯杨固,甚至将后者的尸体带回了王都,但他认为这件事应当到此为止。甚至于,为了表现宽宏,朝廷应当厚葬楚侯杨固。

    对此,大兴殿的那位不同意,毕竟楚侯杨固造反这件事,让这位陛下深恨之,尽管这位陛下也明白楚侯杨固为何会对朝廷、会对他心存恨意。

    于是乎,陈太师与这位陛下足足争吵了一个时辰,期间可谓是吓得大兴殿的宦官、伺从瑟瑟发抖。

    但最终,在陈太师的据理力争下,晋国皇帝最终还是答应厚葬楚侯杨固,并答应不追究楚侯杨固那几个逃逸的儿子。

    当然,这是在那几位楚侯公子不再反抗朝廷、反抗晋国的前提下。

    不然,陈太师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就像他明知义师并非不义,却依旧带着几个儿子将那几路义师击溃一样。

    他,陈仲,终归是蒙受先帝恩泽的晋国臣子。

    片刻后,陈太师与毛铮便来到了大兴殿的殿门前。

    此时,毛铮拱手对陈太师说道:“太师,晚辈就在此等候。”

    “唔。”

    陈太师点点头,迈步走入了宫殿。

    只见在宫殿内,年过六旬的晋国天子手托着腮慵懒地坐在王位上,看似无精打采地听着殿内几位臣子的禀告。

    可当他眼角余光瞥见陈太师从殿门走入时,这位晋国的天子,竟下意识地坐正,抖擞精神。

    见此,殿内那几名臣子心中有些惊讶,或有察觉地转头看向身后,旋即果然看到陈太师走入了殿内。

    满朝文武,也就这位陈太师能治得了陛下。

    “臣,陈仲,拜见陛下。”

    陈太师恭恭敬敬地朝着天子拜了拜,中气十足。

    “免礼。”

    天子随意地摆了摆手,同时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太师陈仲。

    回想起前一阵子二人之间的争执,这位晋国天子就恨得牙痒痒,他可不会忘记当日这陈仲眦目瞪眼时的模样。

    若非这陈仲是先帝认养的义子……

    若非这陈仲是与他相识几十年的老臣……

    若非这陈仲是他李氏王室最忠心的臣子……

    他早就把这个敢多次忤逆他的老东西给斩了。

    但很可惜,他杀不了陈仲,反倒是这陈仲随时可以掏出先帝御赐的玉仗将他暴打一顿,美其名曰‘劝谏’。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前些年那样,借口塞外异族不稳,变相将这个老东西流放到塞外去,只可惜,频繁骚扰他晋国的塞外异族,前些年已经被这个老东西杀光了……

    『都快耄耋之龄了,这老家伙精神还这么旺盛么?』

    一瞬间闪过这个念头的晋国天子,浑然没注意到他早已也年过六旬了。

    “咳。”

    轻咳一声,晋天子沉声说道:“太师,此番朕请你来,乃是因为江东的乱党派人向朝廷送来了一份停战之议……”

    说着,站在他身旁的一名宦官,赶忙将一份书信样的东西递给陈太师。

    陈太师接过,皱着眉头仔细观瞧。

    据他所见,这封停战之议,乃是江东叛军的军师,一名自称‘公羊’的儒生所写,意在与朝廷相约,两年之内互不侵犯。

    往后的内容,这个公羊亦详细地阐述了晋国朝廷立刻下令征讨江东的种种弊端,称‘或会使群寇伺机而起、使百姓更苦’。

    “太师,你怎么看?”晋天子问道。

    陈太师仔细观阅信件,沉声说道:“此乃江东乱党惧朝廷围剿,故而借贼寇之名请和……”

    说罢,他用手指弹了弹书信,沉声说道:“话虽如此,但此‘公羊’,他清晰看到了我大晋如今的疲弱,正如其所言,若朝廷不顾一切进剿山东、江东,必将使国内愈加不稳。依臣之见,虽不可答应,但朝廷着实应歇养两年,待准备充足,再一举覆亡这路叛军。”

    “两年?”

    晋天子不悦道:“太师,你要朕看着那群乱贼占据山东两年?”

    陈太师沉默了片刻,旋即摇摇头说道:“此时发兵进剿,隐患太大,别的不说,就说筹集粮草……”

    “再大的隐患,也没有让江东乱党占据山东的隐患来得大。朝廷歇养两年,那群乱党岂不是也歇养了两年?”说着,晋天子看向陈太师,正是说道:“太师,朕你命于今年进剿山东,擒杀二虎,否则,朕心难安。”

    『二虎……么。』

    陈太师皱着眉头,默然不语。

    当晚,在邯郸的太师陈府,陈太师正坐在自己的书房内,神色凝重地看着摆在桌案上的那张纸。

    只见这张纸上,靠左一侧写着‘寅虎’二字,靠右一侧,则写着‘申虎’二字。

    「……朕夜梦二虎,一大一小……大虎扑朕,伤朕臂膀,朕拔剑刺之……小虎伺伏,咬朕咽喉……」

    陈太师的耳畔,仿佛回响起当初天子对他所讲述的一个噩梦。

    平心而论,就为了一个梦,使天下平添冤屈,陈太师对此十分愤慨,可他也没有想到,天子的噩梦,竟然渐渐要应验了?

    “呋。”

    微微吐了口气,老太师的面色便再次变得严肃起来,旋即,他提笔在这两张纸上又写了两个名字:赵璋、赵瑜。

    『此,即乱我大晋之二虎也!』

    看着这两个名字,老太师的眼神锐利如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