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裂天空骑〕〔八荒神尊〕〔洪荒:开局怒怼通〕〔哈利波特之我是死〕〔这个医生很稳健〕〔诸天末世之开局解〕〔八岁陪玩:从带飞〕〔秦氏仙朝〕〔第二个地球〕〔薪火游戏〕〔NBA:开局打破历史〕〔敬我为神明〕〔又见九叔〕〔封神:开局九连抽〕〔重生1977年从知青〕〔斗罗:污蔑我邪魂〕〔大秦,开局被始皇〕〔天价宠婚凌少别太〕〔龙凤双宝神医娘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10章:暗流涌动
    !

    四月初的一日,就当许昌县再度进入繁忙的春耕之际,赵虞带着一干人前往城外的农田,视察了春耕的进展。

    与去年稍有区别的是,今年被耕种的田地,已分成了‘官田’与‘民田’两块,后者由郡守府组织的民恳团负责,而前者,则由都尉署辖下的许昌隶垦军负责。

    相比较喧哗热闹的民恳团,隶垦军的那些囚农们从头到尾几乎一声不吭,翻土、播种的效率堪比老农。

    看这些人熟练的动作,谁会想到这些人皆是曾踏足过战场的老卒呢。

    “真要这些人干满五年囚农么?”

    目视着远处正在农田里翻土播种的隶垦军士卒,张季随口询问站在他身旁的赵虞。

    “唔?”

    赵虞看了眼张季。

    见此,张季带着几分惋惜说道:“我是说,这些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卒,真让他们当满五年农夫,之后再将他们吸纳为士卒,恐怕就得再花费一些气力去训练了……”

    “那也未必。”

    赵虞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倘若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老卒,就算当了五年农夫,敢上阵杀敌的照样敢上阵杀敌,差别仅在于他们是否愿意而已。

    毕竟士卒嘛,又不要求他们具备怎样的武技,有力气、有勇气就足够了,而干农活,同样是一种熬练体力的途径。

    当然了,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囚农不需要发放军饷、赏赐、抚恤等等,只要管饭即可,考虑到动辄成千上万的隶垦卒,这就节省了一笔相当可观的开支。

    唯一让赵虞有所犹豫的,也就只有周贡、徐牵、韩固、高宁等前义师将领了,但权衡利弊,赵虞觉得还是让这几人留在隶垦军中为好,一定程度上,周贡等人会替他约束这些隶垦卒。

    “说起那个周贡,他加入了‘许昌堂’……”

    在赵虞的另一侧,陪同赵虞而来的陈祖忽然轻笑着说道,他口中的‘许昌堂’,即指烟虎会在许昌的堂口。

    不同于长社、颖阴、颖阳等县皆由担任该县都尉的马弘、张奉、马盖等人兼职烟虎会分堂的堂主,许昌作为颍川郡的郡里,作为日后烟虎会的大本营,所要处理的事务也比其余县城要多得多,因此,赵虞便任命了陈祖作为许昌的堂主。

    在许昌,陈祖表面上是商贾,刚刚与汝阳魏氏共济会谈成了一项合作,创建了一个名为‘许昌兴盛会’的商会,简称‘许兴商会’,但私底下,他则是烟虎会的许昌堂堂主,负责发展会徒、打探各路情报、笼络许昌境内世家、商贾等种种事宜。

    平心而论,都尉署与郡守府的官员,对此也并非一无所知,但很可惜,大部分的官吏、役卒,都被烟虎会收买了,剩下的那些,根本不敢声张。

    哪怕是正直的荀异,也在这件事上保持了沉默。

    因为赵虞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由他彻底掌控的颍川,要比任何一个郡都太平。

    这可不是吹嘘,汝南郡的蜗牛山群贼,到现在还没剿灭,河南郡西部的伊阙贼,同样如此,而前几日,南阳郡又爆发了叛军余党的叛乱,唯独颍川郡,太太平平,赵虞那一道‘官田养军’的政令,使颍川各县陆陆续续都拥有了可观的县军,少则一、两千人,多则两、三千人,就算再来一次长沙叛军的入侵,各县的战况也肯定要比前两年好得多,绝不可能在短短几日内就连丢数县,最起码可以坚守到赵虞率领郡军赶往增援。

    这郡军加县军的组合,正是颍川郡如今最大的底气所在,也是颍川郡目前治安稳定的基础。

    “周贡加入了许昌堂?几时的事?”

    赵虞惊讶地询问陈祖。

    “大概就是大首领前一阵子前往昆阳的那段日子吧。”陈祖不以为意地说道:“我觉得也不是什么要事,就没有特意禀报。”

    “唔。”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周贡加入他烟虎会,确实不是什么要事,毕竟只要周贡这些人想要借颍川郡军的皮活过来,他们那就得牢牢抱住烟虎会,离了颍川郡,可再没有能够他们偷偷传播义师信念的土壤了。

    除非这些人逃到江东义师的地盘去。

    就在几人闲聊之际,远处急匆匆地走来几名郡卒,为首一人来到赵虞跟前,抱拳并报道:“都尉,署内方才收到来自汝南郡的书信,据信使所言,乃是虎贲中郎将邹赞邹将军送来的。”

    『邹赞?』

    赵虞微微一愣,心中转过几个念头。

    他有些好奇邹赞这个时候写信给他做什么。

    莫非是为了卧牛山群贼?还是想要赊粮?

    一想到卧牛山群贼,赵虞便忍俊不禁。

    原因无他,只因他上个月前往鲁阳县时,邹赞就曾派了一名偏将,率五千太师军去镇压卧牛山群贼,结果那五千精锐在数百里卧牛山转了一个月,愣是没找到那群山贼的行踪,只能在吃光随军携带的粮草后退至了西平县。

    当然,这也没办法,毕竟卧牛山的面积实在太大了,比应山还要大地多,别说五千太师军,就算邹赞麾下十万太师军尽数派往,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那群山贼的行踪,除非那群山贼蠢到胆敢与太师军对抗——陈太师直属的那十万太师军,可以称得上是晋国最精锐的军队了。

    不得不说,最初得知邹赞派人去围剿卧牛山群贼时,赵虞还吓了一跳,毕竟他暂时还是希望那群山贼活着。

    不过后来仔细想了想,赵虞忽然觉得那群山贼就算被剿灭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他派人去假扮卧牛山贼嘛,这样还反而好控制危害性。

    没想到,那群山贼还是蛮识相的,一见精锐军队前来围剿他们,就立刻逃入了深山。

    这样一来,别说邹赞,就算熟悉山贼的赵虞短时间内都别想剿灭那群卧牛山群贼了,除非他派出大量熟悉山林作战的军队。

    “张季,我回都尉署了,这里交给你。”

    “是。”

    对张季叮嘱了一句,赵虞便带着陈祖返回了许昌。

    进城之后,陈祖也告辞离去了,毕竟他这个烟虎会许昌堂主手头还是有不少事务的。

    片刻后,赵虞带着牛横、何顺几人回到了都尉署,在自己廨房的书桌上,看到了邹赞的那封书信。

    拆开一看,信中内容出乎赵虞的意料,邹赞这封来信的原因,既不是为了卧牛山群贼,也不是为了借粮,而是特意转告赵虞,称有一大群平民陆续从长沙郡、江夏郡涌入汝南郡,经询问,这些平民似乎是被颍川郡所俘虏的前叛军士卒的家眷,问赵虞是否准备接纳。

    赵虞这才想起,他当初为了笼络鞠昻、曹戊等降将,确实派人向长沙郡、江夏郡送去了消息,意在引诱那些俘虏的家眷投奔他颍川,目的当然是为了留住那些被俘的前叛军士卒,毕竟这些可都是能直接派上战场老卒,他可舍不得在五年期满后将其放归故乡。

    『又来一群张口吃饭的,这可真是……』

    赵虞颇有些头疼。

    但权衡了一番后,他还是决定接纳,毕竟在这个年代,谁也不如他明晰人口的重要性,只要郡内的存粮撑得住,赵虞欢迎一切外来人口。

    毕竟人多力量大嘛,他颍川郡无论是集中开垦田地,亦或是接下来开采矿山、冶铁锻兵,都需要大量的劳力。

    想到这里,赵虞吩咐何顺道:“何顺,派郡卒唤曹戊前来。”

    “是。”何顺抱拳而去。

    半个时辰后,就当赵虞在处理政务之际,曹戊匆匆来到了廨房,朝着他抱拳施礼:“都尉,你唤卑职?”

    “嗯。”

    赵虞也不废话,在招呼曹戊走近几步后,讲述道:“我方才收到邹将军从汝南郡发来的消息,得知有一大批来自长沙、江夏的平民迁至汝南郡……”说着,他见曹戊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点头说道:“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总之,你率你麾下军队去接应一下。另外,据邹将军所言,目前江夏郡十分混乱,有绿林贼之类的家伙不分敌我地行凶、抢掠,若有必要,我允许你越界前往江夏郡,不过,莫要打着旗号攻打城池,免得江夏郡愈发崩坏。期间若遇到什么阻碍,不妨向邹将军求助。……至于粮草,你去找韩和。”

    “多谢都尉!”

    曹戊郑重地抱拳领命,满脸欣喜之色。

    待他转身离去后,何顺皱着眉头说道:“大首领,江夏郡不是被绿林贼的张泰、向虎那几个家伙瓜分占据了么?这帮人占城为王、招兵买马,已聚集了不少贼众,曹戊麾下不到五千兵卒……”

    “呵。”赵虞为之失笑。

    不可否认,他也知晓江夏郡的变故,即当初陈勖选择跟随赵寅投奔江东义师时,张泰、向虎等绿林贼则逃回的江夏郡,趁机鹊巢鸠占、逐步占据了江夏义师的地盘,利用金钱与粮食招收了一批人,形成了割据江夏郡的局面。

    当然,这群绿林贼之所以能在江夏郡逐渐坐大,只因为邹赞与其十万太师军被汝南郡群寇四起的局面给拖住了,只要汝南郡稳定下来,邹赞随时可以收复江夏郡。

    别看那些绿林贼似乎据说已发展到几千人甚至上万人,但赵虞毫不怀疑,倘若这群人敢招惹曹戊与其麾下的旅贲营二营,保准被后者杀得人头滚滚。

    要知道曹戊麾下的军卒,那可是来自长沙义师最初的那批老卒,岂是张泰、向虎等绿林贼临时招收的平民、农夫、贼寇可比。

    比起担忧,赵虞更好奇张泰、向虎那群家伙为何不逃向大江以南,比如长沙郡。

    这帮家伙,真以为纠集一帮乌合之众就可以割据江夏郡?

    对此赵虞着实有些好奇。

    直到后来赵虞收到曹戊从江夏郡送来的书信,他这才知道,张泰、向虎那群绿林贼之所以不逃过江,那是因为项宣已经回到了长沙郡,取代在南阳郡被薛敖所杀的关朔,成为了江夏义师新任的渠帅。

    赵虞寻思,可能张泰、向虎等人不想再被项宣驱使,因此趁着晋军还未收复江夏郡,想在江夏郡过一把称王称霸的瘾。

    但很显然,这群家伙迟早会被晋军围灭,不是被驻军汝南的邹赞剿灭,就是被驻军南郡的王尚德剿灭。

    倒是项宣,尚有可能在长沙郡拖住晋军的脚步,或退入桂阳郡、或退入豫章郡,借地域纵深拖延晋军,毕竟这项宣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两日后,即四月初七,赵虞收到了陈太师的书信,一问信使,居然还是从邯郸送来的。

    信中内容很简单,就是希望颍川郡准备一批粮草,供邹赞、王谡二人的军队进剿江东义师所用——希望信中用词是‘希望’,但赵虞理解成‘要求’倒也没差。

    『陈太师最终还是选择了立即进剿江东义师啊……』

    在看完这封书信后,赵虞唏嘘感慨。

    从个人情感而言,他当然希望这场仗无限期延后才好,毕竟一方是他‘赵氏军’,还有他的兄长赵寅,而另一方,无论是陈太师,亦或是邹赞、薛敖、王谡等人,皆对他不错。

    包括章靖。

    闻名天下的陈门五虎,赵虞唯独没接触过韩晫罢了。

    纵然他的个人情感仍旧偏向他兄长赵寅那边,却也不希望双方沙场相见,更别说,江东义是与他兄长赵寅那边,大概率可能要吃败仗。

    但遗憾的是,这是他所无法阻止的。

    他只是不明白,陈太师为何会在这口档口急着进剿江东义师,再怎么想下一步都是先收复江夏郡吧?

    但即便抱着诸般不解的疑问,赵虞也得按陈太师的嘱咐,提前准备一批粮草。

    当日,赵虞前往郡守府,与郡丞陈朗商议了此事,陈朗听得大惊:“朝廷要发兵进剿山东?要我颍川筹备军粮?这……”

    也难怪陈朗大惊失色,毕竟去年他颍川郡收成的粮食,先后支援了陈郡、陈留、汝南郡、南阳郡,虽说近两年朝廷因为叛军的关系,暂停征收税收,可问题是‘借’出去的粮食,已经比上缴朝廷的税粮还要多了,再要他颍川郡筹集一批军粮,他颍川郡那几十、上百万军民怎么办?

    吃土么?

    陈朗当时就对赵虞说道:“都尉,一口气要郡内筹集几十万石军粮,纵使我颍川也拿不出来啊,都尉你与陈太师亲近,请务必告知太师实情啊。”

    “没有用。”

    赵虞微微摇了摇头。

    陈太师的那份信,他记得很清楚,虽然用词是‘希望’,但却加上了‘务必’二字,可见那位老大人已经下定了决心。

    “怎么会……”

    陈朗冷汗都冒出来了,急切地说道:“哪怕缓一年,就缓一年,介时陈郡、陈留、汝南三郡至少勉强可以做到自给自足,我颍川只需与河南郡共同承担支援南阳郡的粮食即可,可如今……”

    “……”赵虞默然沉思。

    其实他也感觉这件事有些怪异,按理来说,陈太师不至于不明白陈留、陈郡、汝南、南阳这几个郡的状况,缓个一两年进剿江东义师又能怎样呢?

    似这般给了江东义师喘急之机?

    难道陈留、陈郡、汝南、南阳这几个郡就不需要喘息之机么?

    其实双方的处境是一样的。

    哪怕站在晋国的立场上,赵虞也认为朝廷应该延缓两年再进剿江东义师。

    两年后,纵使江东义师多了十万、二十万.jss.zyxta.hcxx.军队又怎样?最起码晋国减轻了负累,哪怕双方战上几年,介时已基本恢复稳定的晋国各郡县,也能总共承担进剿江东义师所需的粮草,哪会会像如今这般,汝南的贼寇没剿完、江夏郡还被绿林贼割据着,就急着对江东义师动兵。

    这个时候再打江东义师,纵使晋军胜利,对于晋国而言恐怕也只是一场惨胜,隐患巨大。

    &jxpxxs.nbsp; 但看陈太师那封书信,显然那位老大人已下定了决定。

    『难道其中有什么缘由么?』

    饶是赵虞也有些想不通。

    摇头感慨之余,赵虞沉声对陈朗说道:“总之,先筹集二十万石粮食吧。……我估摸着,太师这次发兵进剿江东叛军,兵力应该在二十万左右,二十万石粮食,差不多足够这二十万军队吃三个月了,现在已经是四月上旬,应该可以吃到七月……”

    陈朗苦笑道:“算上耗费,可吃不够三个月。”

    他所说的‘耗费’,指运粮的民夫或军队编外人员在运粮途中所消耗的粮食。

    “……先筹三十万石,三十万石我颍川应该还是有的。”

    赵虞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陈朗苦笑说道:“三十万石自然有,其实五十万石也有,问题是这批粮食拨出去了,陈郡、陈留、汝南、南阳怎么办?再拨?倘再拨的话,我颍川几十、上百万人就只有吃土了……”

    赵虞思忖了片刻,沉声说道:“暂停对陈郡、陈留、汝南、南阳几个郡的援助,先筹集三十万石粮食。剩下的,我回头给邹赞将军写封信,与他商议看看。”

    陈朗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又问赵虞道:“此事可要禀告郡守大人?”

    赵虞略一思忖便点了点头:“说一声吧。”

    “好。”

    告辞陈朗,赵虞回到了都尉署,当即写了三封书信,派人前往梁郡梁城、陈郡陈县,以及汝南郡平舆县,分别交给薛敖、王谡以及邹赞,看看能否从这三位‘义兄’身上了解到什么情况。

    黄昏前后,郡守李昮急招赵虞前往郡守府的后府,向赵虞询问‘筹集军粮’一事。

    或许李郡守还以为赵虞作为陈太师的义子,会了解一些情况,奈何赵虞自己也一头雾水。

    在询问未果的情况下,李郡守皱着眉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上奏朝廷,劝阻朝廷暂缓进剿江东叛军。”

    赵虞自然不会劝阻,但他觉得,李郡守的上奏劝阻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

    因为他大致了解陈太师的性格,若非情况特殊,陈太师绝不会让这两年原本就过得艰难的晋国百姓雪上加霜,再次想尽办法筹集粮草与江东义师开战——虽说延缓两年进剿江东义师对后者有利,但总体而言,那肯定是晋国更占优势,有什么好急的呢?

    陈太师急着想要剿灭江东义师,肯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三日后,即四月初十,驻军在陈县的后将军王谡,亲自来到了许昌。

    在得知消息后,赵虞将王谡请到了自家府邸,吩咐庖厨准备了一桌酒菜,为王谡接风洗尘。

    在酒席筵间,赵虞旁敲侧击地问王谡道:“少严兄,去年秋收,大河以南、大江以北,唯河南、颍川两郡有所收成,其余梁郡、陈留、陈郡、汝南,今年才恢复农事,甚至于,江夏郡尚在一群贼寇手中,太师为何急着要进剿江东叛军?……江东叛军的占地,地跨济阴、济北、泰山、鲁郡、济南、北海、琅琊、东海、彭城、下邳、广陵、江东等众郡,非一年半载可以击溃,太师为何不延缓两年,待这边各郡恢复元气,再调粮调兵东叛军呢?”听闻此言,王谡摇摇头解释道:“贤弟误会了,并非父亲着急,而是朝廷……确切地说,是陛下着急。”

    “陛下?”

    “啊。”王谡点点头,严肃地说道:“贤弟且莫要传扬出去,据父亲所言,陛下曾有一日梦到被二虎所噬,经国师卜算,正应验在‘赵氏人’身上,暗合民间所流传的那则‘李氏当亡、赵氏当兴’的谶言,陛下甚为忌讳。恰巧江东叛军的贼首正是赵璋、赵瑜兄弟,陛下认定此赵氏兄弟便是‘亡李兴赵’的二虎,故而令父亲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将其铲除。”

    时隔年逾,再次从王谡口中听到这些害他鲁阳赵氏家破人亡的所谓箴言,赵虞在面具下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他不禁讥讽道:“就为这?就为这所谓的箴言,宁可令天下陷入动荡?”

    “居正……”

    王谡可能误会了什么,见赵虞出言讥讽也不生气,反而宽慰道:“待击溃江东叛军后,愚兄几人会立刻安抚各郡、管制治安……”

    说到这里,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因为他也明白,江东叛军早已趁着前两年各路义师并起时壮大,就像眼前这位义弟所言,绝非一年半载可以铲除。

    毫无疑问,进剿江东义师会是一场旷日之战,双方战上几年都有可能。

    而在这几年里,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卷入这场动荡。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王命难违!

    更别说,已逐步坐大的江东叛军,确实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晋国。

    而与此同时,在叶县的县衙,叶县县令杨定也收到了家将魏驰从邯郸派人送来的书信。

    待仔细观阅之后,杨定靠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

    『果然,最终还是要派陈太师立即进剿江东叛军……待陈太师进剿江东叛军时,我正好可以趁机设计,叫那周虎难以翻身,纵使陈太师事后得知,亦无能为力,介时我可以取周虎而代之……』

    想到这里,他当即提笔写了一封书信,旋即唤来了心腹近侍。

    “立即派人前往邯郸,将这封信交予魏驰。”

    “是,少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