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元世界:异度空间〕〔我转职成了黑暗道〕〔成为传奇选手从穿〕〔王的女人谁敢动〕〔强化医生〕〔武装魔女〕〔从一条鱼开始进化〕〔大明皇长孙〕〔武唐仙〕〔黄荆〕〔从冷宫皇子开始无〕〔金丝雀重生后被宠〕〔儒道神尊〕〔都市妖孽狂婿〕〔从史前的超神开始〕〔从湾鳄开始进化〕〔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网游我能掌握各系〕〔狂妃嫁到,帝尊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12章:七月
    !

    『ps:咳嗽倒还好,打喷嚏实在是太难受了。』

    ————以下正文————

    五月、六月,晋国对江东义师的征讨仍在持续,由于传递消息的不便利,对此心心念念的赵虞无从得知最近的战况,只能在胡思乱想中度过每一日。

    比如说,江东义师战败了怎么办?

    更有甚者,他兄长赵寅与公羊先生等人万一出现了什么闪失怎么办?

    想到最后,赵虞亦不禁有些恐慌。

    为了缓解这方面的压力,他唯有将全部精力投入颍川郡的建设,使自己无暇去胡思乱想。

    在他的督促下,昆阳、舞阳两县的采矿场,以及坐落于颖阳的冶铁工坊、锻兵工坊,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建造着。

    不过在此期间,米价的持续上涨,也成为了颍川郡里颇为头疼的一件事。

    由于那‘三十万石军粮’的消息没捂住——事实上也捂不住,从五月初起,颍川郡境内就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市米即将告罄’的谣言,这使得各县的米价再次飙升,在短短一个月内就突破了四百钱一石的大关,甚至于仍在持续上升。

    四百钱一石,这已是寻常百姓所无力承担的价格,而更要命的是,米价仍在上涨,以令人绝望的速度。

    米价的飙升,使得各县陆陆续续开始出现了一定的骚乱。

    好在这些骚乱都是当地平民自发形成的抗议,无组织、无纪律,在各县烟虎会的调停、安抚下,倒也没有造成什么实际影响,仅仅只是给颍川郡里敲响了警钟。

    得知消息的郡丞陈朗立刻来到都尉署,与赵虞商议这件事,看看是否要将一部分郡里掌握的粮食流入市集,对冲飙涨的米价。

    对此,赵虞摇头说道:“这次米价的上涨,源自郡内平民对缺粮的恐惧,他们并不知郡里其实还有足够养活全郡人的粮食,只知道被抽调了三十万石军粮……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我等也不宜将民众想得过于睿智,调郡粮对冲米价,最终结果无非就是富者、中富者购入了这批粮食,购不起的贫者,依旧购不起,考虑到大部分平民都是中下贫者,调郡粮对冲市米,这恐怕并不是制止恐慌的好办法。”

    陈朗信服地点点头,旋即问道:“那都尉的意思是?”

    “还是老办法。”

    赵虞右手虚握成拳,正色说道:“由各县官府出面,用以工代赈的形势推出‘官府工粮’,雇佣当地平民,修缮道路也好,拓宽河道也罢,总之将需要大量劳力的工程动起来,期间逐渐取缔市米。”

    他所说的,其实就是当年的昆阳的‘战时管制’,或者说‘昆阳模式’,由实践得出的结论,在官府的宏观调控下,可以做到以最少的粮食养活最多的人——这当然不是指克扣口粮来节省粮食,而是杜绝了个人囤积粮食的行为,使粮食基本被掌握在官府手中,用于所有县民。

    毕竟在粮荒时,囤粮是非常常见的行为,哪怕囤粮的人其实并没有‘居奇’的想法,但这仍然会给粮价造成冲击。

    这一点,赵虞非常清楚。

    “也只能这样了……”

    微微点了点头,陈朗又问道赵虞道:“那,针对各邻郡的援助粮……”

    赵虞思忖了片刻,说道:“对梁郡的援助粮早前就已经停止了吧?好,接下来暂停对陈留、汝南、南阳三郡的援助粮,陈郡……再缓一缓。”

    “好。”

    陈朗点点头,没有追问什么‘为何陈郡再缓一缓’的问题,很显然这是赵虞看在陈太师面子上做出的决定。

    此后十日内,颍川郡境内各县都陆续推出了‘工粮’条令,大抵就是官府出粮,雇平民、流民于本地开展各项建设,比如修缮城墙、道路,拓宽河道、开垦荒地等等,总之各县官府就是借这条政令告诉县人:购不起粮你可以替官府做工,只要勤快,就不会饿死。

    &.whhryl.nbsp;一时间,飙升至四百五钱一石的米价,终于缓缓停止,随后有所下滑。

    而在此期间,赵虞在借助各县烟虎会提供的消息,查到了几个试图囤粮居奇的商贾住址,派当地烟虎众的头目与对方谈了谈。

    随后,那几名商贾就表示愿意无条件交出手中的全部粮食,谁也不知究竟为何。

    在明,有颍川官府、郡军,在暗,有各县烟虎会,借助着‘一明一暗’两股势力,赵虞很快就平息了境内各县民众的恐慌与骚乱,顺带着还提高了各县官府的公信力。

    不过遗憾的是,与颍川郡相邻的几个郡,官府对境内的控制力度就远不如颍川郡。

    六月下旬,河南郡西部的伊阙贼再次作乱,一支向北前往雒阳一带,截击河南都尉李蒙的进剿;一支则向南,骚扰包括汝水、汝阳、阳城在内的汝水诸县。

    面对伊阙贼的威胁,汝水诸县团结一致,以阳城县令郑州为主,花重金征募游侠、游勇,组织了一支五千人的讨贼官兵。

    同时,汝水诸县还向下游的阳翟县求助。

    阳翟县自然不敢擅做主张,当即派人前往许昌的都尉署,请示赵虞。

    期间,汝阳县令王丹亦托魏普的关系,向颍川郡求助。

    &n.jxpxxs.bsp;   不得不说,当得知这件事时,赵虞也是颇感惊讶。

    不可否认,今年河南郡西部的伊阙贼是闹得蛮凶,但也不至于到郡军无法收拾的地步吧?

    伊阙贼,不应该是像卧牛山群贼那样,只是己方为了达成某个目的才姑且让他们存活的那样一支贼寇么?

    惊讶之余,赵虞当即下令都尉署以他的名义,向昆阳县下达命令,命昆阳的副县尉伍挚率两千县军前往阳翟,与后者组成一支县军,先去汝水诸县试试水,看看那帮伊阙贼的能耐。

    而同样也是发生在六月下旬,汝南郡与南阳郡再次发生暴动。

    汝南郡的暴动并不奇怪,因为作为罪魁祸首的卧牛山群贼一直没有剿灭,前一阵子,当虎贲中郎将邹赞派五千太师军去围剿他们的时候,这帮家伙立刻就躲了起来,躲到那五千太师军因为粮草告竭不得不撤兵,这群山贼就又跳出来作乱了。

    这群家伙,避开了有五千太师军驻扎的西平县,在上蔡、阳安、灌阳、朗陵等县兴风作浪,使得这几个县治安大差,无数百姓争相迁移。

    相比之下,在南阳郡的暴动,倒不是曾经的比阳贼、复阳贼,而是南阳军辖下的一座俘虏营发生了暴动。

    这座俘虏营,是南阳军效仿颍川郡的几支‘隶垦军’而设的。

    隶垦军,或者说囚农,其好处不必多说,单单不需要发放工钱,就值得南阳军效仿。

    王尚德的族弟王彦在叶县呆了一阵,自然而然也知道‘昆阳隶垦军’的存在,他甚至知道,那万余昆阳隶垦军,在去年昆阳县的耕种中,几乎占到了主力。

    于是乎,王彦学了去,也弄了几个俘虏营,打算让这些囚农来打理他们南阳军的军屯田。

    然而,也不晓得是南阳军士卒苛刻对待俘虏营的囚农,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在六月二十二日这一天晚上,位于襄乡的一处俘虏营突然出现了暴动,数千名手无寸铁的前叛军士卒杀死了看押他们的南阳军卒,夺走了后者的兵器与甲胄。

    尽管王彦在得知此事后,立刻调集军队前往镇压,却也没来得及将那些逃走的前叛军士卒一网打尽。

    这些流亡的前叛军士卒,或游荡在南阳郡境内,靠抢掠为生,或投奔了此前被南阳军击溃的一些散兵游勇的组织,与后者相约报复南阳军。

    更有甚者,其中有一部分人投奔了卧牛山,成为了卧牛山众贼中的一支。

    这次俘虏营的暴动,让王彦大感惊诧。

    他也不明白,明明颍川郡那边搞得好好的,像什么昆阳隶垦军、许昌隶垦军,一支接一支,为何到了他南阳郡,同样是叛军出身的这群俘虏就这么桀骜不驯呢?

    只能说,王彦看得太肤浅了。

    颍川郡之所以能搞‘隶垦军’,将义师出身的士卒收拾地服服帖帖,除了赵虞自身的手段意外,似鞠昻、曹戊、秦寔甚至于周贡等义师出身的将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像鞠昻、曹戊、秦寔等如今在颍川郡担任官职的前义师将领,他们好比是千金马骨,让义师士卒的将士们明白,他们其实是可以融入颍川郡的。

    再加上周贡等人的配合,这些前义师出身的将士,他们对颍川郡的敌意减到了最低。

    再加上赵虞曾承诺过‘奴役五年即可获得自由身’,因此这些义师将士出身的隶垦军才会乖乖听话。

    可南阳郡这边呢?

    王彦试图效仿颍川郡,打造一支无须发放钱饷的隶垦军,但又无法得到那些俘虏的响应与支持,当然会出现问题。

    又想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归根到底,俘虏也是有尊严的,南阳郡试图压榨这些叛军俘虏,那么自然而然会出现这些俘虏的反抗。

    总而言之,在愈演愈烈的天下大势中,颍川郡仍旧持续保持稳定,虽然期间也有小股流寇窜入颍川,但终究不能撼动颍川郡的稳定。

    七月初三,就当赵虞在都尉署处理政务时,功曹史王涛捧着厚厚一摞通缉令来到了赵虞的廨房。

    “这是什么?”

    “回禀都尉,是河南、梁郡、陈留、陈郡、汝南等地最近下发的通缉令。”

    “通缉令?”

    赵虞懵了一下,随手拿起一份通缉令,皱着眉头察看起来。

    他手上这份通缉令,被通缉的人叫做左志,贼号‘独眼虎’,陈留郡小黄县人士,因杀人而遭到陈留郡的通缉,随后逃到梁郡。

    梁郡与陈留郡之所以将通缉令发到颍川郡这边,显然是二者怀疑这名通缉犯或已逃入了颍川郡,希望与颍川郡合力抓捕。

    “全是杀人越货的么?”

    赵虞随手翻了翻那厚厚一摞通缉令,皱着眉头问道。

    “大致都是。”

    功曹史王涛微微点了点头。

    见此,赵虞点头说道:“好,叫人尽快拓画,发至各县。”

    “是。”王涛拱了拱手,正要转身离去,却又被赵虞喊住:“等等。”

    “都尉有何吩咐?”王涛不解地问道。

    只见赵虞思忖了一下,问道:“我颍川,最近可有类似的凶恶之人需要悬赏?”

    王涛笑着说道:“请都尉放心,我颍川倒没有。……据卑职所知,前段时间长社县倒是出了一桩命案,但凶手很快就被当地热心百姓扭送至县衙了。”

    “热心百姓?”赵虞一脸惊讶。

    “啊。”王涛笑着点点头,意有所指地解释:“绑着烟巾的热心百姓。”

    “……哦,你下去吧。”

    赵虞表情古怪地点点头。

    “绑着烟巾的热心百姓,呵……”

    待等王涛离开之后,赵虞哭笑不得地坐回椅子上,他就奇怪,一般百姓哪有勇气面对行凶之人,原来是长社县的烟虎会成员。

    『不过话说回来……』

    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方才见到的那一摞通缉令,赵虞不禁再次皱了皱眉。

    从两年前起,随着各路义师的起事,颍川与相邻诸郡的犯罪亦是持续上升,虽然颍川郡暂时还未出现形成规模的贼寇,但个例的犯罪,却是屡见不鲜。

    他颍川郡尚如此,更何况是梁郡、陈留、陈郡、汝南郡这几个地方呢?

    虽然这些被通缉的家伙,对于整个郡倒也不至于造成什么危害,但赵虞还是不希望这群人在他的地盘胡来。

    『叫各县加紧盘查吧……』

    赵虞正思忖着呢,忽然,尉史韩和匆匆地走入了廨房,朝着赵虞拱了拱手:“都尉。”

    “有事?”

    随着赵虞随口一问,韩和点点头,将手中一份行文递给赵虞,解释道:“这是郡守府方才派人送来的,说是‘内廷’送来的。”

    &.xgchotel.nbsp; “内廷?什么内廷?”赵虞双目一凛。

    倘若他没记错的话,童彦在担任梁郡都尉前,就是内廷出身的校尉。

    韩和摇摇头说道:“这个卑职也不知。卑职是听送来这封行文的小吏说的,他说,陈郡丞令他将这封行文送至我都尉署时,曾提过‘内廷’二字。”

    “哦。”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摊开行文,仔细观阅。

    旋即,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见此,韩和惊讶问道:“都尉,不知发生了何事?”

    赵虞摇了摇头,说道:“天子最疼爱的郡公主,不知何故擅自离开了邯郸,下落不知,内廷命包括我颍川在内的各郡,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这位郡公主,将其安然无恙送回邯郸。”

    “啊?”

    韩和目瞪口呆:“就这事?”

    “嗯。”

    赵虞点点头,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行文。

    他也没想到,他首次收到内廷、而非朝廷送来的行文,居然是因为一个什么郡公主。

    不过……

    『祥瑞公主?好似在哪里听过。』

    摸了摸下巴处的绒须,赵虞陷入了深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